关灯
护眼
字体:
V299 漫天花雨闪瞎人眼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扑)  “小灿,一会儿记得要随机应变,切不可逞强。”

    “大哥你还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儿?”宫灿不满的撇了撇嘴,觉得季逸晨就是太护着他,有种将他当成小孩儿来宠的感觉。

    “没有。”

    “你心里想什么我还不知道么。”

    “行,你什么都知道好吧。”

    宫灿抿唇,努力忍着翻白眼的冲动,佯怒道:“你就这么宠着我吧,也不怕把我给宠坏了,然hou被卖了还真去帮别人数钱?”

    没有意外的季逸晨脚步一顿,嘴角猛地一抽,满头黑线的道:“以后我铁定不惯着你。”

    “大哥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季逸晨的心情宫灿明白,身为大哥的他想要护着他,不让他受一丝一毫的伤害,又岂知他这个做弟弟的,与他也是有着同样心情的。

    他们都想为对方好,却不知有没有用错方式和方法。

    “嗯。”

    兄弟两人跟在顾伟晔的身后,走过抄手游廊,再穿过两座花园,总算是到了陌殇指定好的那个水榭。

    “到了,请两位稍等,我去通报一声。”顾伟晔面无表情的对季逸晨兄弟说完,没有表露多余情绪的就快步走向水榭。

    “有劳了。”既然对方都没有表露出敌意,又或是慢待他们,季逸晨也就没办法冷下脸,从头到尾的态度都温温和和的,倒也可圈可点。

    至于宫灿么,他心知自己做不来那一套,索性也就把自个儿的嘴巴给看牢了,一切都交给他的大哥来处理。

    “嗯。”没有回头就这么应了一声,顾伟晔显然不想再因着他们两个耽误更多的时间。

    “大哥你看他那是什么态度?”

    “他只是做了他该做的事情,我们一不是鬼域殿的人,二不是鬼域殿的贵客,凭什么去要求他对我们恭恭敬敬?”

    季逸晨此言一出,宫灿立马就被噎了个无语,“认真说起来,鬼域殿的人待我们的态度除了冷淡疏离了一点,在其他方面可是一点儿都没有慢待过我们半分,比起某些狗眼看人低,仗势欺人的人,足以窥见鬼域殿的门风之严了。”

    “好好好,我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你啊,指不定人家心里也在想着不要跟你一般见识。”季逸晨摇着头拍了拍宫灿的肩膀,幽深的目光却是看向了水榭中那个背对着他们,迎着阳光负手而立,挺拔修长的男人。

    “你还是不是我亲哥了?”

    “我是不是你亲哥,你不是最清楚么?”

    宫灿无力抚额,嘴角动了动没再说话,他琢磨着会不会有一天,他得被某人给噎死?

    “咦,那个男人就是赤焰神君?”眼见季逸晨没理他,又一直朝一个方向看着,宫灿也就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

    “嗯。”至少季逸晨想xiàng不出,能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且气场如此强悍而霸道邪肆的男人,普天之下到底能有几个。

    有道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鬼域殿赤焰神君的名号,从他们踏上光武大陆开始就已经听了不少,可也只有此时此刻,他们才真正的明白,什么叫做传言不虚。

    赤焰神君之名,果然如雷霆贯耳,只闻其名就令人心惊胆战。

    “他,不负赤焰神君之名。”单单只是一个背影,就让人对他心生畏惧之意,俯身臣服之意,足见他的的确确有着傲视群雄的资本。

    鲜少有让宫灿发自内心钦佩之人,如果宓妃算一个的话,那么面前的陌殇亦算一个。

    远远的看着水榭中的陌殇,不免就让人生出一种,做男人就应该做像他那般男人的豪情出来。

    “难得这话是从小灿嘴里说出来的。”

    “难道在大哥的心里,我就真有那般偏执?”

    “非也。”

    “也唯有如他这般的男人,才值得那个女人将他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吧!”要说他们兄弟的长相岂止算是不错而已,他们都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好伐,可饶是宓妃初次见到他们,目光也绝对没有在他们的脸上停顿满上三秒,可想而知他们心中的挫败。

    他们感叹宓妃不受男色所惑的同时,又都不免心有不甘,猜测是不是他们的魅力下降了,不然这不该是美男的待遇不是?

    “虽然只看到了他的一个背影,还不曾看到他的脸,但若是输给他,我好像不算冤。”季逸晨扯了扯嘴角,黑眸里有着淡淡的笑意。

    他欣赏宓妃,同时他对宓妃也怀有钦佩之感,他对宓妃有关心,有在意,有维护,但这些都是非常纯净的,兴许他没有办法对宓妃没有好感,可他却实实在在对宓妃并无男女之情。

    因此,回想起流金岛上宓妃打击他,夸赞陌殇的言词,再次翻出来说,季逸晨的语气满是轻松和惬意。

    “哎,你说这天底下有长成她那样的女人也就罢了,怎么就还能有这般出众的男人呢?”

    季逸晨短暂的收回目光瞥了宫灿一眼,道:“你有意见?”

    “有,怎么会没有意见,你说这同样都是男人,他这样还叫我们怎么活?”宫灿虽不是那种顶自恋的男人,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并非只有女人才在意自己的容颜,男人亦是如此的好伐!

    以前在流金岛的那方小天地里面,他可是整座岛上模yàng生得最好的男子,为此他是非常得yi和自豪的。

    哪

    自豪的。

    哪里知道外面的天那么高,那么广阔,生得比他模yàng俊的,两只手都数不过来好么?

    “你敢跟她抢男人?”

    “不敢。”一想到宓妃,宫灿果断的怂了,那个女人他招惹不起,若再惹上陌殇那尊大佛,那他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那小灿就不觉得这样妖孽的他,跟那样绝色的她,其实就是天生一对儿么?”只有这两人互相把彼此给收了,他们这些人才好过活,才没有压力。

    “嗯,他们的确是天生的一对儿,地作的一双儿。”

    “别贫嘴了。”

    “是。”宫灿收起脸上的嘻笑,站在他们这个位置,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顾伟晔走进水榭中,躬身对陌殇说了什么,然hou陌殇便对他下达了某种指示。

    几乎都不用脑子去想,陌殇下达的指令,显然就是让顾伟晔将他们领过去,只是不知他要跟他们谈什么。

    “两位,君主有请。”

    “请。”

    待季逸晨兄弟两人跟在顾伟晔的身后走进水榭,两人都不禁面色一变,深切而真实的体验了一把来自陌殇身上强大到几乎不能抵抗的威压。

    那种感觉就好像在他们的胸口放上了一块巨大的石头,他们越是挣扎那石头就压得越死,兄弟两人咬牙硬挺着,脸上也满是不屈的神色,哪怕他们双腿打颤得厉害,也坚决不允许自己狼狈的跪倒在陌殇的跟前。

    依旧面朝湖面,迎着骄阳的陌殇仍是没有转身,但他却脑袋后面长了眼睛似的,将季逸晨和宫灿的神色和表情通通都尽收眼底。

    他对宓妃没有任何的隐瞒跟保留,宓妃待他亦是如此,故,季逸晨和宫灿两人的事情,宓妃也已经都对陌殇直说了。

    顺带着宓妃还让陌殇打探跟索耶部落有关的一切,冥冥之中她似觉得索耶部落与她之间,貌似还有更深的牵扯。

    “不知赤焰神君找我们兄弟两人有何事?”既然久等不到陌殇开口,季逸晨索性便自己打破了这份沉静。

    只怕他要再不开口,宫灿也会忍不住开口的,在没有摸清楚陌殇目的之前,他这个做兄长的又如何能让宫灿去冒险。

    “牧谦,奉茶。”

    “是,君主。”

    “两位请坐。”陌殇并没有立即就回答季逸晨的提问,他非常巧妙的岔开了话题,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

    在没有见到季逸晨和宫灿之前,又想到他的宝贝女人是为了救季逸晨才弄得一身是伤,别说陌殇有多么的吃味了,他甚至都有要将季逸晨给分尸再焚烧掉的冲动。

    但在亲眼见过季逸晨兄弟之后,陌殇撇了撇嘴,暗忖:这两货完全就没有什么挑战性嘛!

    顿时,他心里那股子阴郁之气就消失了。

    他家小女人的眼光多高,多挑啊,断然是不会看上这两货的,如此,吃醋男人的心安了,心情美好了,世界也就美好了。

    “多谢赤焰神君。”季逸晨跟宫灿皆是目光古怪的看了彼此一眼,一头雾水的向陌殇道了谢,没有推迟的坐了下来,顺手接过了牧谦递给他们的茶。

    罢罢罢,他们便耐着性子,静下心来看看赤焰神君找他们来,究jing是为了什么事。

    “本主的君王妃,有劳两位照顾了。”话落,陌殇转身走到主位之上坐下,牧竣牧谦一左一右护卫在他的身后。

    三千墨发高束,一袭黑红相间的锦衣华袍衬得陌殇身形高大而挺拔修长,举手投足之间,霸气横生,邪魅狷狂。

    一张薄如蝉翼的玉制面具覆在他的脸上,摭挡了他三分之二的脸,只有那完美到无可挑衅的流线型下巴完完全全的暴露在空气中,吸引着每一个看到他的人。

    “你的君王妃,谁啊?”

    嘴快把话都吐出口之后,宫灿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他眨了眨眼,额角忍不住跳了跳,他是脑抽了么?

    他这是明知故问的节奏?

    “原来她的身份竟然真是赤焰神君的君王妃,起初在流金岛,我们只以为她的出身应该很尊贵,却是不知她竟会是……”后面有些隐晦的话,季逸晨并没有说出口,他相信陌殇懂他的意思。

    “听阿宓说你们两个已经奉她为主了?”陌殇没有顺着季逸晨暗示的话去说,而是出乎他意liào的转换了话题。

    “是的。”对这一点,季逸晨没有否认。

    “既然你们已经奉她为主,那么本主就有必要提醒你们一句,既奉她为主,那么就永yuǎn不要妄想背叛她,否则后果自负。”

    “受教了。”

    “就算我们奉她为主,那也跟你没有关xi吧。”宫灿撇了撇嘴,忍不住就想浇陌殇一头的冷水。

    说得不好听一点,就算他们的主子是宓妃,而宓妃是他陌殇的女人,但他们也不归他陌殇管好伐!

    “嗯,的确关xi不大。”

    “小灿。”

    眼见宫灿的毛病又犯了,季逸晨就不由高声喊了他一声,却不料陌殇将目光落到宫灿的脸上,邪气的勾起嘴角,道:“无妨,他说的话也不无道理,毕竟本主从来都不会对她的下属有所约束,但前提是你们得对她百分之百的忠心,否则本主是不会让你们跟在她身边的。”

    换言之,他们若不能保有忠心,那么也就没有继续存在下去的理由。

    “她救过我的性命,我不会背叛她,这一点

    她,这一点赤焰神君可以放心。”正如宫灿所言,他们宿命中要寻求的东西,怕是只要跟在宓妃的身边才能达成。

    如此,他们奉宓妃为主,事事以她的利益为先,倒也没什么亏本的。

    “就算你不说,我也是不会背叛她的。”宫灿扯了扯嘴角,他是说话算话的人,“像她那样的主子现在可不好找,我还不愿错过这个机hui呢。”

    闻言,陌殇面色不变,就连眉头都没有挑一下,但他的心里却是不住的抽了抽,果然能被那丫头看中的人,脑回路都不一般。

    “本主请你们过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想到宓妃要他去查的事情,原本是没有什么眉目的,但在陌殇再见过这两个人以后,心里却是隐隐有了些谱。

    季逸晨跟宫灿,他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即便他见到的不是他们,那也应该与他们有脱不开的关xi,否则他们之间不会长得这么的相似。

    “她从昨晚离开后直至今晨都没有回来,不知……”

    “阿宓在本主的陵兰院。”

    “只要她平安就好。”季逸晨僵硬的扯了扯嘴角,虽然陌殇身上的威压已经有所收敛,但他还是觉得压力很大。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初次与陌殇碰面之后,不但季逸晨有了深刻的认知,就连宫灿也秒懂了。

    终于明白,为何光武大陆要以武为尊了,什么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不够看,而他们尚未与陌殇有过交手的机hui,就已经被他的气场和威压所震慑了。

    “她?”潋艳凤眸轻眯,陌殇暗磁的嗓音微微上扬,周围的空气为之一凝,气温骤然降低。

    “怎么了,有问题?”

    宫灿话音一落,季逸晨就黑脸抚了抚额,他这个弟弟不是很精明的么,怎么在陌殇面前就那么蠢呢?

    如果可以,此时此刻,他真的很不想说他认识宫灿。

    “咳咳…我我说错什么了吗?”他对宓妃的称呼一向都是‘她’,又或是‘那个女人’,鲜少有称宓妃为‘温小姐’的时候,虽然他奉了宓妃为主,但他还真没有叫宓妃主子的经li,而宓妃对他们兄弟也没有那样的要求,遂,宫灿全然没有察觉到陌殇为何突然就动了怒。

    呃…这,应该大概算是动怒了吧!

    “主子就是主子,随从就是随从,本主以为你们该明白的。”陌殇也算是留口德了,没有直指季逸晨跟宫灿是奴才。

    季逸晨早就听出了陌殇的弦外之意,可没等他开口就被宫灿接过了话头,“是,她的确是我们兄弟的主子。”

    “只怕我们叫她主子,她还要不习惯。”

    宫灿笨吗?

    不,他压根就不笨,他只是用这样的方式在试探陌殇的底限在哪里,也凭借陌殇的态度来判断他对宓妃的感情到底有多深。

    “她如何不是你们该关心的事情。”

    “行,我们都记下了,等会儿再见到她,我们一定叫她主子,不知赤焰神君可还满意。”

    陌殇没有辜负宫灿的期盼,性感的薄唇微微上扬,沉声道:“满意,本主非常满意。”

    “想来主子坚持要来天山谷,就是冲着赤焰神君来的,既然现在主子找到了赤焰神君,不知……”

    “这里的温泉对阿宓身上的伤有益,近几日本主不会让她离开天山谷。”说到这里,陌殇如冰棱子的目光就射向了季逸晨,都是因为他,不然阿宓也不会伤得那么重。

    “让主子因我而负伤,我很惭愧。”当他被陌殇的目光牢牢锁定的时候,季逸晨真有一种想要掉头逃跑的冲动。

    在他那双慑人心魄的凤眸中,季逸晨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倒影,然而他却敏感的察觉到,他看他就仿佛是在看一个死人。

    这种感觉,让他毛骨悚然。

    “她的手下不养闲人。”

    “是。”

    “那是意外,我跟大哥可以保证,绝对没有下一次的。”

    陌殇凉凉的扫了宫灿一眼,冷声道:“如果再有下一次,那么都不用阿宓动手,本主会亲自了结了你们。”

    “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更何况是在陌殇这个终极**oss的面前,武力值低下的他,压根就没有说话权。

    “那个赤焰神君能不能让我们见一见主子。”宫灿心里憋屈得要死要死的,发誓他一定要勤加练武,绝对不能再给陌殇嘲xiào和奚落他的机hui。

    “君主……”也不知顾伟晔跑进水榭在陌殇的耳朵说了什么,只见陌殇邪气的勾起嘴角,突然起身道:“回陵兰院,带上他们两个一起。”

    既然他们是阿宓的手下,还是住在陵兰院的好,至于长乐斋还是不要呆了。

    “是,君主。”

    “大哥,咱们要跟上吗?”

    “跟。”季逸晨算是明白陌殇的意思了,长乐斋他们怕是回不去了,“不跟着他怎么能见得着她。”

    “那行,咱们就跟。”咬了咬牙,宫灿认了。

    “顾伟晔,你刚才跟君主说什么了?”牧竣仍然是那张冰块脸,什么表情都没有,而牧谦是个好奇心重的家伙,心里哪能憋得住话。

    “别闹。”

    “喂,你要不告诉我,我就闹。”

    顾伟晔黑了黑脸,压低声音道:“伟辰传来消息,君王妃跟镜月公主打起来了。”

    “什…什么?”

    么?”

    “就是你听到的那样,君王妃跟镜月公主打起来了。”镜月公主死也就死了,但君王妃要是伤了,君主还不得把天山谷给移为平地?

    牧谦用手合上自己微张的嘴巴,他咽了咽口水,又道:“那个谁先动的手?”

    “你以为呢?”

    “噗,镜月公主那个脑残的女人。”牧谦捂了捂脸,她还真以为哪里都是镜月宗的地盘。

    “她到陵兰院找君主,结果在花园里看到了君王妃,然hou她就发了疯,再然hou她就跟君王妃打了起来。”

    “现在谁占了上风?”

    顾伟晔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牧谦,僵着一张脸不再理他,“君主还没有走远呢,你还是仔细你的皮吧!”

    “大哥……”

    “你是担心她会吃亏?”

    “没,那个女人什么都吃,但她就是不吃亏。”

    “走吧,快些跟上他们。”

    “嗯,走。”宫灿收起了自己的心思,拉着季逸晨紧跟在顾伟晔等人的身后,而陌殇却是早就不见了踪影。

    ……。

    “蒙昂,咱们真就要由着君王妃,当真不去帮忙啊?”顾伟辰快要急死了,他是真不敢想xiàng君王妃要是伤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而他不禁又想到宓妃阻止他们时的那个眼神,呜呜,他也不敢拒绝君王妃啊!

    “你敢去,我不拦着。”

    “你……”

    “行啦,你不也看到了,咱们的这位君王妃已经跟镜月公主过招不下两百了,但却半点都没有落入下风,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

    “我说你分明就是想要看看君王妃的武功修为到底有多强吧!”

    “你明白就好。”

    蒙昂笑了笑没再说话,他虽然想看看宓妃的底限在哪里,但他也不能放任宓妃去冒险,否则君主发起火来可不是他能承shou的。

    因此,他一边观察半空中两人交手的战况,一边留意着不让镜月公主真的伤到宓妃。

    “说,你到底是谁?”镜月公主真的要抓狂了,在光武大陆的女子里面,她的修练天fu是非常高的,而且她自幼就非常用心的学武,但她就是想不明白,与她对打的这个女人,她究jing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但容貌胜过她许多,怎么就连武力值也高于她。

    该死的,她一定要弄死这个女人,否则她还如何能得到陌殇。

    “呵呵,你若能打得赢本王妃,就是告诉你本王妃是谁,那又有何妨?”宓妃弯了弯嘴角,耐心已然用尽,既然经过这两百多招的试探,她已经摸到了镜月公主的底,那么她也没有顾忌了。

    胆敢对她的男人动心思,看她怎么教xun她。

    “你找死。”

    “你别只说不行动啊,本王妃正等着你来弄死本王妃呢?”

    “我杀了你。”

    “那你来啊,本王妃还怕你不动手呢?”

    “啊――”镜月公主尖叫一声,更是发了狠的朝宓妃攻去。

    凉亭里,蒙昂眨了眨眼,对顾伟辰道:“你说君王妃她这是故意的,故意的吧!”

    顾伟辰:“……”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99漫天花雨闪瞎人眼下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