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05 密谈,出手相救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月落日出,又迎来了新的一天。

    住在鬼域殿修罗宫的日子,就跟以往住在梨花小筑没什么两样,里里外外都是清一色的雄性生物,绝对找不出一个雌性生物。

    好在宓妃这个灵魂穿来的地方不是这里,否则她不禁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诡异的穿到了男儿国。

    毕竟传说中美女如云的女儿国,甭管在正史还是野史之上都有迹可寻,若这世上真有男儿国的存在,那可就真的相当惊悚了。

    遍地强攻弱受什么的,那画面实在是有点儿太美好,有点儿让人不敢去想象啊!

    “咳咳…”一大清早,这才睁开眼睛就在想这些有的没的,宓妃对自己开的这个脑洞也是有些无语至极,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拧着眉抚了抚额。

    “君王妃起身了,奴婢伺候君王妃梳洗。”伺候在外的水碧跟水彤两个侍女听到房间里宓妃传出的咳嗽声,轻手轻脚的推门而入。

    水碧捧了洗脸水进来放好,再到妆台前挑选出宓妃今日要佩戴的首饰,而水彤则是捧了宓妃今日要穿的衣服挂在屏风上,然后才走到床边挑起华丽轻盈的月落纱床帐子。

    “嗯。”宓妃点了点头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就由着水彤伺候她穿衣跟梳洗。

    其实自己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对宓妃而言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她也并非真是那种自出娘胎就一直被娇养着长到这么大的闺阁千金,就算身边没有婢女伺候,她也能将自己收拾得妥妥当当,打扮得大方优雅。

    于她而言这算不得什么委屈,可在陌殇看来这就是委屈了她,因此,在他们回到鬼域殿的第三天,水碧和水彤这两个从血月司调来的死卫便成为了伺候她的婢女。

    据宓妃这段时间的了解,鬼域殿内当差的虽说并不是只有男人,但在明面上或是世人所知晓的暗地里,鬼域殿素来就是只有男人,没有女的。

    而隶属于鬼域殿,由陌殇下令培养的女护卫,女暗卫,女影卫甚至是女死卫,她们无一例外都出自血月司,由血月司司主湛泓维统领。

    这一部分女人,不管她们的身份是护卫,暗卫,影卫或是死卫,从根本上来说,她们与浩瀚大陆之上,皇家或是各大世家之中存在的暗影死卫是不一样的。

    当她们还是孩子的时候被带入血月司,再到她们结束各种残酷的训练到出师离开血月司,继而分散在光武大陆的各个地方潜伏下来,只要她们不主动暴露自己的身份,那将无人知晓她们的存在,更无从知晓她们是隶属鬼域殿的。

    她们走出鬼域殿后,容貌有美有丑,身份有高有低,可以说是千变万化,令人防不胜防。

    “不知君王妃可还喜欢奴婢选的这套衣服,如若不喜欢奴婢再换。”水彤跟水碧十八岁的年纪,模样生得艳丽,哪怕就是通身的气质都不会逊色于一般的大家闺秀。

    即便她们从小就生活在那么残酷而血腥的环境,要想活着,要想出师,要想走出血月司,那么她们的双手就不可能不沾染鲜血,然而,如果宓妃不是也曾品尝经历过那种生活的人,只怕她当真就会以为,水碧跟水彤只是陌殇找来寻常普通的婢女。

    毕竟从她们见到宓妃,再到伺候宓妃的日常生活,真的很难让人从她们的身上察觉到她们有何异常之处,明明她们是死卫出身,但却浑身上下都没有那样的气息。

    在宓妃的面前,她们所表现出来的,完完全全就是她们的真性情,一点儿逢场作戏的感觉都不会给人留下,仿佛她们就真的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婢女了。

    这种训练手下人的方法,别说,宓妃还真挺好奇的。

    “就这套吧!”

    “奴婢伺候君王妃更衣。”

    “这是奴婢为君王妃挑选出来今日要佩戴的首饰,君王妃瞧瞧可还喜欢?”

    宓妃随意的扫了眼水碧捧在手里的托盘,轻声道:“除那只翡翠凤凰飞天的步摇不要,其余的都留下。”

    “奴婢知道君王妃不喜满头满身的珠翠在身,其实都已经准备得很少了,结果还是没能让君王妃满意,这可真让人受打击。”

    闻言,宓妃抬眸粲然一笑,悠扬清脆的声音微扬,道:“你这丫头倒是会讨本王妃欢心。”

    “奴婢昨个儿新学了一种发髻觉得非常适合君王妃。”

    “那今日便梳你昨个儿学的那种。”

    “奴婢谢君王妃的厚爱。”

    看着在她跟前忙前忙后的水碧跟水彤,宓妃的思绪不由得渐渐有些飘远,整个人都被一种浓浓的落寂所笼罩。

    约莫一刻钟过去了,水彤早已经替宓妃穿好了衣裳,水碧也早就替宓妃梳了一个非常适合她的发髻,可宓妃却仍是安静的坐在铜镜前,心思都不知道飘哪里去了。

    这偌大的鬼域殿中,里里外外,前前后后,婢女就只有水碧跟水彤两个,而主子么,可不就宓妃一个。

    血月司里像水碧水彤这般年纪的女子有很多,可有幸能在鬼域殿露面,并且到君王妃身边近身伺候的却只有她们俩儿,光是想想这就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

    更何况有关君王妃的事情,即便血月司是整个鬼域殿最为隐秘的存在,她闪也是早就有所耳闻了。

    “水碧,君王妃这是怎么了?”

    “我怎么喊了那么多声,君王妃都没有反应?”

    王妃都没有反应?”

    “天呐,君王妃该不是生病了吧?”

    “不行,我我得赶紧去请蒙大夫过来替君王妃瞧瞧,万一君王妃有个好歹,君主还不得杀了我们?”

    “……”

    一句接着一句的话从水彤的嘴巴里蹦出来,听得水碧的太阳穴是突突的直跳,她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伸手捂住她的嘴巴,黑着脸咬牙切齿的道:“你这自说自话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得掉。”

    水彤满脸无辜的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她干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了,怎么的就惹毛了水碧?

    “你说那么多话,问那么多问题,你想我先回答哪一个?”

    “这……”

    “你也别担心了,君王妃没事的。”看了看宓妃的神态跟气色,水碧才不会相信宓妃是病了,大概是在想某件事情吧!

    别看君王妃现在这般模样很容易偷袭得手,谁要真敢往前凑,水碧觉得那人下场肯定特别的凄惨。

    “君王妃都这样了,也能叫没事儿?”

    水碧很不优雅的翻了个白眼,扯了扯嘴角,冷着声道:“君王妃露出这样的神情,许是想家了吧!”

    “想家?”

    “嗯。”

    “那咱们要怎么办?”水彤看了看宓妃,又扭头看了看水碧,抿着粉嫩的嘴唇,又道:“君主那么厉害,要不我们偷偷去给君主递一个消息,让君主将君王妃的家人也接到鬼域殿来,这样君王妃就会开心了吧!”

    水碧:“……”

    “怎么,水碧觉得我的提议不好。”

    “没有。”

    “那你刚刚的表情可真让我受伤。”

    每每对着这样的水彤,水碧就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特么的她到底为什么会被安排着跟这货成为搭档,然后一起来伺候君王妃?

    “君主那么疼爱君王妃,不会连这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君王妃的。”越说,水彤越发觉得自己有道理。

    “你的心思啊,还是都用到怎么伺候好君王妃的身上,不然仔细我告诉司主,让他……”

    “停停停,不说就不说,水碧你又何必那么坏,居然还想打小报告。”从被君主选中成为君王妃的婢女开始,她们的主子就变成了宓妃,生是主子的人,死是主子的鬼。

    就算在君王妃跟君主的意见发生冲突之时,她们要听从的也只有君王妃的话,而非君主的话。

    因此,水碧跟水彤对宓妃的忠心,那绝对是毋庸置疑的。

    水碧清亮的眸底含着几分淡淡的宠溺,她看着满脸孩子气的水彤,只是无奈的耸了耸肩,难得耐心的道:“君主是疼君王妃没错,将君王妃的家人接来鬼域殿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又怎知,不是君主不愿意接,而是想接都接不来呢?”

    “呃……”

    “你难道就不曾想,兴许君王妃的家人隔咱们这里很远很远,不是想来就能来的。”

    水彤瞪大双眼,呆呆的看着水碧,张了张嘴想要说点儿什么,最后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半晌才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整个人拉耸着脑袋,有些焉焉的了。

    “那就难怪君王妃会想家了。”郁闷的低头良久,最后从水彤的嘴里蹦出这么一句话。

    “水碧的心思倒是细腻,我还真是想家了。”宓妃对着镜子里明艳的自己笑了笑,离开家好几个月,她怎么可能不想家。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时不时能收到家里的消息,知道爹娘跟兄长是否安好,家中一切是否顺畅。

    可渐渐到后来,她不但没有办法收到家里传来的消息,更是没有能力将她的消息传递回去给大哥他们。

    只怕,大哥二哥和三哥很担心,若非还要顾着家里,指不定会直接出海来寻她。

    想到这些宓妃的心里就非常不是滋味,她的确是任性了,可一想陌殇,她却又不后悔出海的这个举动。

    “奴婢该死,不该胡乱揣摩君王妃的心思,还请君王妃责罚。”水碧一听宓妃的话,上前两步就跪在了宓妃的跟前。

    “你一没做错什么,二没说错什么,本王妃为何要罚你。”

    “可是……”

    “起来吧,你观察得没有错,本王妃的确是想爹娘和三个哥哥,还有师父和师兄他们了,只是本王妃的家不在光武大陆,就是想要接他们来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君王妃不是她们光武大陆的人?

    天呐,那君王妃能从浩瀚大陆找到光武大陆来,并且还将君主给找着了,这太不可思议了。

    “离开家那么长时间,也不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我娘的身体没有彻底的恢复,还有我的外祖母一家,我也很想念他们。”前世的她并不知亲情是何滋味,今生那么深刻的体会品尝过后,她又如何能舍弃得了。

    水碧水彤听到这里,抬头的瞬间都不禁被宓妃清澈双眸里溢满的浓浓思念给融化了,一时间竟是不知该如何开口安慰。

    “你们忠心于我,我其实心里明白,对你们的态度不冷不热,甚至表现得有些淡漠和疏离,也正是因为心中有所思,有所念。”在宓妃的示意下,水碧哪里还敢再跪着,立马就从地上爬了起来,“鬼域殿里全是男人的时候,我其实还没觉得有什么,可当你们两个来到我身边之后,每天看到你们就不免会想起以前在我身边伺候我的丫鬟们,其中有个丫头

    中有个丫头就叫冰彤,但她那性子却恰好跟水彤你相反。”

    “是…是吗?这可真是水彤的福气,说明水彤合该就是要到君王妃身边伺候的。”

    “奴婢相信君王妃跟家人团聚的日子不会太久的,君王妃一定要放宽心。”

    “那我就借水碧吉言。”

    “君王妃饿了吧,奴婢就便去传膳。”

    “嗯。”

    “园子里的蔷薇花开得正艳,要不奴婢去给君王妃采一束插在房间里?”

    “去吧,但你可别乱采一通。”

    水彤吐了吐舌头,一本正经的保证道:“请君王妃放心,奴婢保证不乱采的。”

    “行啦,赶紧去吧。”

    待两人都离开之后,宓妃揉了揉眉心,不知怎的就两日就是开心不起来,好像陌殇一日不在身边,她就控制不住满心烦躁似的。

    这种情绪当真是糟糕透了。

    “你…你怎么回来了?”从背后将她整个儿揽入怀中的人,哪怕没有看到他,只闻到属于他的气息,宓妃就知道他是谁了。

    陌殇环抱着宓妃,就这么将自己的下巴轻轻搁在宓妃的肩头,他刚回鬼域殿就直奔修罗宫,就连花点儿时间先去梳洗一下都没,便着急赶过来见宓妃。

    哪怕只是短短时日未见,他都快为她害了相思病。

    “阿宓。”

    “你还知道回来。”

    听着宓妃气呼呼的话,陌殇只觉自己一颗心都变得软乎乎的,他就这么用自己的下巴蹭了蹭宓妃的脸颊,柔声道:“宝贝儿,对不起。”

    宓妃跟水碧水彤两个侍女之间的谈话,好巧不巧的正被他听了一个正着,想到她瞒着温老爹夫妇就领着天玄五音和龙凰旗出海来寻他,他的一颗心就拧得生疼。

    “这笔账先给你记着,等以后你得慢慢还我。”

    “好。”

    “牧谦不是说你要过几天才能回来,怎么……”

    “事情弄清楚了,自然也就回来了。”陌殇站直了身子,慢慢将宓妃的身子转过来,他垂眸看着宓妃的小脸,最后忍不住吻了吻她的嘴角,又道:“还有,我想你了。”

    宓妃笑着打了他两拳,怒道:“也不知是谁故意丢下我的。”

    “我不想再让你冒一丁点儿的险,哪怕我明知道你有能够与我并肩的那个实力。”他是她的男人,她是他的女人,她活该让他护在他的羽翼之下,而不是为了他还要拼命去战斗。

    “好吧,这事儿我就暂且不跟你计较,说说你此行的收获。”

    “半个月后,进阶排名赛将在竹垣崇拉开序幕。”

    “然后呢?”宓妃眨着水灵的大眼,貌似并没有在陌殇的话里抓住什么重要的讯息,立马就不满的撅起水润润的小嘴,真真是欲引人一亲芳泽啊!

    “你个小妖精。”

    宓妃俏脸一沉,却是笑眯眯的道:“你想打架?”

    “妖精打架我很喜欢。”

    看着陌殇那无赖痞气的样儿,宓妃一头黑线,嘴角直抽,怒道:“你流氓。”

    “可就在这之前,有些人就巴不得我重伤,或是死了。”这要换在以前陌殇压根就不会放在眼里,可就最近的四五天,他是真的感觉他就要突破最后一道难关了。

    然而,这个时候要突破,对陌殇而言也不知是好是坏。

    “他们敢。”想要动她的男人,也要看看她应是不应吧!

    “阿宓,我好像就快突破了。”

    呆在陌殇怀里被他搂抱住的宓妃浑身一怔,她抬头看着陌殇,几乎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她记得陌殇告诉过她的,只待他突破恢复所有的记忆,他就将告诉她,他所隐瞒没有对她说的那一切。

    突然得了这么一个大消息,她整个人都还有些发懵,这幸福是不是来得太突然了?

    “熙然,是真的吗?”

    “原本我去天山谷,就是想要借用那里的温泉来积攒力量突破的,但在与阿宓重逢之后,那种触摸到屏障的感觉又消失了,之后一直都没有,所以我也就没放在心上。”有些事情强求不来,你越是强求越是求不得,反倒是顺其自然,容易得到满足。

    蒙昂那家伙虽说不靠谱,但他这话说得却是不假。

    “原本突破是一件好事,可眼下要突破的话就很棘手了。”冷静下来之后,陌殇的担忧宓妃又岂有想不到的道理。

    陌殇的体制本就异于常人,天生的天赐灵体,又阳魂阴魂共存于一体之内,他所修练的功法更是奇异,突破前跟突破后,只怕是都有一段时间的虚弱期。

    倘若在这个时候有人联合起来对他不利,鬼域殿要扛住的压力真是不小,“听你刚才的意思,绝地山庄,镜月宗,观音谷跟金陵宫是要专门针对你出手了。”

    “我的好宝贝儿,你就当真不能笨一点么。”

    宓妃撇撇嘴,不管气的赏了陌殇一肘子,道:“你快老实交待,不然后果自负。”

    “据我此次离开查到的消息,他们准备在八天之后,赶在进阶排名赛之前对我出手。”

    “哼,他们倒挺会抓住时机的。”

    “这可不。”陌殇虽仍是温柔的笑着,但熟悉他的宓妃却知道,这货已然对那四大势力动了杀机。

    啧啧,不就是以多欺少么,她倒也不惧。

    “熙然可知他们会在哪里动手?”?”

    “竹垣崇在光武大陆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但这片大陆上的进阶排名赛却历来就在那里举行,他们要动手的地方,就选在魑魅林。”

    “魑魅林,就是那片传说中的死亡之地?”

    “就是那里。”

    “他们是认定我们会走那条路去往竹垣崇。”

    “任何一方势力想要到达竹垣崇,魑魅林都是必经之地,他们选择在那里动手,一点儿都不奇怪。”陌殇眯起一双潋滟凤眸,俊脸之上的笑意越发的邪魅惑人。

    宓妃想了想,突然开口道:“那咱们不如先下手为强。”

    “宝贝儿果真知我心意。”

    “谁知你心意了,我这是手痒想要杀人了。”

    “好好好,我的宝贝儿不是知晓我的心意,而是想要活动活动筋骨了。”看着宓妃那要炸毛的样子,陌殇好笑的抱住她亲了又亲,想起什么似的接着开口道:“阿宓去见过那个女人了?”

    “嗯,见过。”

    “她又想玩什么花样?”

    “她要我放了她,并且治好她身上的伤,还要让她恢复得跟原来一模一样。”

    “她倒想得美。”

    宓妃瞪了他一眼,道:“你就不能听我说完。”

    “宝贝儿你说。”

    “而她要付出的条件就是告诉我一个大秘密。”

    “我还以为她要得到镜月宗呢。”

    “究竟是什么秘密她说只能事成之后才能说,给出的线索是光武大陆最神秘的那一片海域。”不知怎的,当从镜月公主口中得知那片海域的时候,宓妃其实就有意要与她做那笔交易了。

    总觉得那个地方,她如果不去会后悔终生,陌殇若是不去的话,更会后悔终生。

    “阿宓的意思是同意了。”

    “为何不同意,毕竟她聪明也不能把我们都当成是傻子呀。”

    “好,我懂了。”陌殇不是行事拖泥带水之人,心中一旦有了决断,行动起来就会非常的迅速,“血月司被我派出去之前,目的就是为了探查那一片海域,却不曾最后竟落到镜月宗的手里。”

    宓妃听了这话哪里还有不明白的,敢情蒙昂他们带回来,让她出手相救的血月司,敢情在被镜月宗擒住之前就已经负了伤,否则堂堂鬼域殿的血月司又岂会轻易被擒?

    “那我们一起去看看他,正好我也应该为他再行一次针了。”

    “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05密谈,出手相救下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