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06 绝地大小姐的算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绝地山庄

    “奴才参见大小姐,大小姐万福金安。”

    只见迎面而来,施然然停下脚步的妙龄少女梳着百合髻,乌黑的发顶斜插着一支碧玉衔珠飞凤金步摇,光洁饱满的额头上,垂坠着白玉串成的雅致链条,身着一袭冰蓝色的水雾百褶裙,长长的裙摆拖地,臂间缠着玉色的轻烟挽纱,脚上穿着一双水烟云缎绣子的精巧绣鞋。

    她生得一张小巧雅致的瓜子脸,弯弯的柳叶眉,清澈明亮的丹凤眼,秀挺的瑶鼻,红润的樱唇,肤色白,润莹如玉,端得是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儿。

    “起吧。”

    “谢大小姐。”

    “庄主可是在书房之中。”女子的声音轻灵悦耳,犹如古琴般悠扬透亮,即便只闻其声,亦可知说话的女子,相貌定当不凡。

    女子柳眉轻蹙,细长的手指轻轻抚了抚平整没有褶皱的袖口,柔声道:“你们进去禀报一声,就说本小姐有要事要求见。”

    看守此处月门的两个小厮听了她的话对视一眼,其中一人向她恭敬的拱了拱手,低声道:“请大小姐稍等片刻,奴才这便进去通报。”

    “去吧。”

    没等小厮转身,那沉稳又不失大气庄严的书房里便响起一道极具威慑力的低沉男声,顷刻间,有如一道惊雷划过天际。

    “让大小姐自己进来。”

    定了定心神,两个小厮站在月门下侧开身子,恭敬的道:“大小姐里面请。”

    “小芳小薇,你们就在此处候着。”

    “是,大小姐。”

    女子抬步行走有如若柳扶风,步步生莲,许是步法奇特之故,给人造成了非常强烈的视觉冲击,看着她就产生了一种幻觉,明明她近在眼前,却又在一瞬间远在了天边。

    行至房门紧闭的书房前,她轻抿着水润的红唇,抬手正欲敲门,只听之前那道声音再次响起,“进来吧。”

    平日里保养得宜,细嫩得仿佛可以掐出水来的手微微一顿,清亮的眸子里闪过什么,旋即推门而入,漂亮的脸蛋儿上扬起娇俏甜美的笑容,柔声道:“父亲早就知道女儿会来?”

    踏进书房,一步步朝着里间走去,女子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小女儿家撒娇卖乖的娇气,却是极讨人喜欢的。

    就算没有得到回应她也不恼,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娇俏甜美,只是那嘴巴却越撅越高了,看起来更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难不成父亲这是不想看到女儿,那女儿正可就转身走了哦!”

    “甜丫头你这是存心想要讨打?”

    “吓――”

    “何时甜丫头的胆子变小了?”

    轻拍着自己的胸口,大大的深吸两口气,她撅嘴不满的道:“父亲难道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么?”

    真是的,怎么可以突然从她的背后冒出来,这要不是她够镇定,只怕都要吓得跳起来了。

    她一直都知道,她的父亲武功修为深不可测,而她即便自出生之日起,就被一致认定为绝地山庄最有修练天赋的第一人,但跟她的父亲比起来,她显然还不够看。

    “为父可不认为甜丫头的胆子会这么小。”说话的男人正值中年,身着一袭黑红相间的华丽暗纹长袍,墨发高束,五官俊朗,哪怕就是岁月也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过多的痕迹,算是聚集了这个年纪的男人身上应该具备的所有吸引人的气质。

    有道是知子莫若父,知女莫若母,对于他的这个嫡出女儿,绝地山庄这一代的庄主解铮海可是心里门清的。

    作为光武大陆的十大势力之首,绝地山庄就如庞然大物一般矗立在这片大陆之上,让无数势力望其项背,虽有心想要超越它,却没有那个实力超越它。

    一直以来绝地山庄都表现得非常的神秘,同时也表现得非常的低调,在任何事情面前都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对待这片大陆上发生的事情,既不主动也不被动,仿佛就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当然,这不过只是绝地山庄表面上给人的感觉,而事实上绝地山庄暗中渗透在大陆上的眼线,绝对排在各大势力之首。

    “原来在父亲的心里,女儿竟是那般……”

    “怎的,为父的一句玩笑话,竟也惹得甜丫头伤心委屈了。”绝地山庄庄主解铮海有正妻一个,姨娘九个,通房丫鬟不计数。

    正妻刘氏为他生有嫡长子解高明,嫡长女解思甜,他的那些个姨娘肚子也争气,硬是给他添了庶子七个,庶女十一个,因此,他的子嗣在十大势力的各个当家人之中,算是名列前茅的。

    比起女人迎了一堆又一堆回镜月宗,却仍旧只有一个独女的镜月宗宗主柯志为,在子嗣这一方面解铮海不要太得意。

    以往他们这些当家人面和心不和聚会的时候,每每这都是大家用来调侃柯志为的‘武器’啊!

    “父亲说的哪里话,女儿才没有觉得伤心跟委屈。”解思甜是绝地山庄的嫡出大小姐,模样在众姐妹之中也是极为出挑的,可饶是她身份再怎么尊贵,却也并非是她父亲解铮海最疼宠的女儿。

    从早些年开始,她的父亲就已经不再宠爱她的母亲,若非谨守着解氏一族的祖训,只怕宠那个狐媚子都快要宠上天的父亲,早就将她的母亲赶下正妻之位了。

    解思甜讨厌那个得她父亲宠爱的狐媚子,同时也更讨厌那个狐媚子生下的下贱庶女,可即便她在心里恨毒了她们母女,面上却从未流露过分毫出来,她自有法子让那对惹了她心烦厌恶的下贱女人死得凄惨。

    好在她虽不是解铮海最疼最宠的女儿,却也比起她那一堆庶妹要得解铮海的宠爱,再加上她的修练天赋过人,自小便由她的祖父带在身边亲自教养,倒也从未有人胆敢当面挑衅于她。

    而她,更是将自己心里的想法藏得好好的,甭管人前还是人后都没有表露半分,只静静的蛰伏着,准备给她的敌人最为致命的一击。

    眼下,她等待多年的那个机会便要到了,解思甜又如何甘心错过。

    “过来坐吧。”

    “谢谢父亲,女儿这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要跟父亲商量呢。”

    “看来为父是白疼了你一场。”

    “呵呵……”听出解铮海言外之意的解思甜,她倒表现得也坦然,仿佛就是一个心机不太深,但却极为聪慧的女儿,捂着唇便笑开了,“女儿倒是想着天天来烦父亲的,就怕惹了父亲的嫌啊!”

    “说得好像为父不疼甜丫头似的。”

    “父亲当然疼女儿,要不女儿焉能有这般金贵的出身,那般尊贵不可替代的地位。”解思甜当然不会把自己的心里话告诉解铮海,明明对她的疼宠不是最多的,花费在她身上的心血也不是最多的,偏生现下又想在她的面前扮演慈父,她其实不介意的。

    不就是演戏么?

    别人会,她也会。

    “甜丫头这张嘴巴可真甜,倒是不愧为父给你取的这个名字。”解铮海只有一个嫡子一个嫡女,即便他对正妻已经没了感觉,只一心宠着几个年轻貌美的妾室,但他到底还记着嫡庶有别这一点。

    因此,他对他的嫡子解高明是的的确确花了心思在教养的,至于这个嫡出的女儿,如果不是被他的父亲带在身边亲自教养了,他定然也会亲自带在身边教养。

    纵然他给这个嫡出女儿的疼爱,不如那个庶出女儿的多,但解铮海自认他没有错,对谁也没有亏欠,孰不知,此时此刻坐在他面前的这个女儿,早已经将他恨进了骨子里。

    “可不就父亲最了解女儿么,要不怎么女儿一出生,父亲就给取了思甜这么个名字。”

    “行啦,以后有时间多来看看为父。”

    “这话可是父亲你亲口说的,以后要是女儿天天来,父亲你可别嫌弃女儿闹你。”

    “为父有好长一段时日没有见到你祖父了,他老人家身体可好?”观察了这么半天,解铮海也没有从解思甜的脸上看出些什么,他便很轻松的转移了话题。

    想到即将举行的进阶排名赛,他的眉头就拧得紧紧的,明明早已准备充足,却不知心下为何隐隐不安。

    这种手足无措的感觉,解铮海还当真从未有过,要说起来他这辈子从出生再到继承绝地山庄庄主之位,从来都是顺风顺水的,压根没有经历过什么波折,看起来颇具威严,实则骨子里到底缺少了一些东西。

    他是绝地山庄上一任庄主的嫡出之子,排行第三的他原本无缘继承庄主之位,怎奈天意弄人,排在他上头的两个兄长都先后死去,虽他父亲仍有一大堆的庶子,可他的地位是无人可以撼动的。

    也正是基于这一点,甭管解铮海有多宠爱他的那一个姨娘,对那个姨娘所生的庶子庶女有多么的关心疼爱,他的心里都是有一条不可逾越底线的,对待嫡子他非常的看重,而因只有一个嫡子,他的心眼也留得非常的实,否则指不定还要闹出什么乱子。

    好在解高明也不是个傻的,笨的,他在自己母亲和嫡妹的长期提醒之下,把自己的性命看得极为重要,遂,那些几次三番把主意打到他头上的人,最后都没有落到好下场。

    “父亲放心,女儿呆在祖父身边的日子最长了,如果这都还照顾不好祖父的话,那可就该罚了。”

    “近来事多,你祖父的身体好,为父就安心了。”

    “父亲可是在为前日里商谈过的那件事情为难?”见到解铮海之后,扯了这么半天的闲话,解思甜也总算将话头引入正题了。

    绝地山庄,镜月宗,观音谷跟金陵宫暗中达成结盟,计划于八日后在魑魅林对赤焰神君下手,这件事情关系重大,因此,即便是身为绝地山庄庄主的解铮海也不能独自做决定,而需通过长老院才行。

    与此同时,作为绝地山庄年轻一辈的嫡子嫡女,解高明解思甜兄妹也是有资格列席旁听的。

    听得解思甜提到这个,解铮海的眸光顿时就凌厉起来,他定定的看了解思甜好半晌,迟迟都没有开口。

    “父亲为何这样盯着女儿看。”适当的露出一丝惧怕,一丝小心,一丝怯意,解思甜将她的情绪拿捏得极其到位。

    “甜丫头提及此事,难道是有很好的解决办法?”鬼域殿的势力发展太过迅猛,赤焰神君的出现已然打破了已经维持了近千年的平衡,解铮海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绝地山庄败在他这一代的。

    故,赤焰神君一定要除,鬼域殿也一定要为他所用才行。

    如若不能为他所用,那便就要毁掉。

    “女儿确是想了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今日女儿来此,其实是来向父亲请命的。”

    闻言,解铮海看着他这个女儿的脸久久都没有眨眼,有时候他觉得解思甜的心思一眼就可以看得透,可有时候他却又觉得他的这个女儿,心思之深沉,饶是他都看不透。

    不知他的这个女儿,他的父亲可曾看透了?

    如若没有看透,以他父亲的心性,又岂会提出要亲自教养于她?

    这,究竟只是她的意思,还是他的父亲在借由解思甜在传达他老人家的意思呢?

    “女儿前不久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件东西,相信父亲看过之后就会明白女儿来请什么命了。”

    话落,解思甜也不扭捏,在解铮海的目光注视之下,从宽大的袖口里取出一张卷起的画纸,而后又道:“父亲请看。”

    “这是……”

    “父亲猜的没有错,女儿反复打听过了,这画像上绝色倾城的女子,便是赤焰神君放在心尖上宠着的,鬼域殿的君王妃。”

    鬼域殿的消息灵通,其他各方势力的消息也很灵通的,赤焰神君自将宓妃带回鬼域殿,世人对她的大名就如雷贯耳了。

    “甜儿,你是想要扮成他的‘君王妃’,然后去魑魅林?”出口的话虽是带着几分疑问,但那语气却是肯定的。

    “有何不可呢。”

    “赤焰神君可不是好忽悠的人。”

    “这一点女儿当然明白,可是身为父亲的女儿,女儿自当要为父亲分忧的,想要近赤焰神君的身,如若不扮成他的君王妃,想来是怎么都无法靠近他的,那又何谈对他下手。”

    “甜儿说的为父都明白,但这风险委实有些大。”

    “祖父曾经说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都还没有试过的事情,父亲又岂能轻意的妄下决断。”她解思甜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去冒那样的险,但她定然会将那个下贱的庶女送过去的。

    沉默半晌,解铮海沉声道:“甜儿你有几分把握。”

    “女儿的易容伪装之术可是很高明的,放眼整个山庄可没几个能强得过女儿,难道父亲还有什么怀疑么。”

    “虽是如此,为父还是想要知道甜儿到底有几分把握成事。”

    “七分。”说到此处,解思甜有些落寂的低了头,但不过片刻她又抬起头说道:“虽说女儿只有七分把握成事,但这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强,而且这画像是女儿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就算要出手也不能只咱们绝地山庄一家出手。”

    解铮海听着解思甜的话,心中思绪翻涌,同时也在脑海里推演着,用眼神示意她接着往下说。

    “身为父亲的女儿,也身为绝地山庄的人,此番前往魑魅林还望父亲莫要阻拦,当然,咱们不是还有几个盟友么,总不能就女儿一个去冒险,暗中将这画像传过去一份,让他们也安排精通易容伪装之术的女子去魑魅林。”

    “嗯,甜儿所言有理。”

    “只是……”眼见时机成熟,解思甜就有些为难的开了一个头,静待她的好父亲继续往下问。

    思来想去,解铮海的目光又在书案上的画像上盯了一会儿,觉得以目前的局势来看,解思甜提出的这个办法,显然就是最好,也是最值得一试的办法。

    “只是什么,甜儿说与为父听听,咱们父女一起想办法。”

    “其实也没什么,女儿就是希望父亲在传信给他们的时候,一定要特别提醒他们,挑选出来的女子必须是易容方面的高手,否则一旦露出马脚的话,咱们的计划可就全暴露了。”

    “也是这么个理,为父记下了。”

    “这么说,父亲是同意我的这个提议了?”

    “是,同意了。”

    “那真是太好了,既然父亲已经同意了女儿的请命,女儿这便回去再多多练习一下,保证一定会替父亲解忧的。”说着,解思甜就‘刷’的一下从椅子上起身,再一溜烟的消失在书房里。

    待她都已经出了书房,解铮海的耳边都还回荡着她最后说的一句话,“父亲容女儿先行告退,女儿一定会练好易容之术,保证不给父亲丢脸,不会损了我绝地山庄的威名。”

    “这丫头风风火火的性子也不知道像谁。”认真说起来,绝地山庄里面比他这个嫡女更精于易容之术的,貌似是他家的小十。

    静静的坐于书房之中,想了好长一段时间,解铮海的心中已然有了决断,对付赤焰神君不容有失,既然已有最佳的人选,又岂能让一个次了很多的人过去。

    解思甜是他的女儿,小十也是他的女儿,既然身为嫡女的甜儿都愿为了绝地山庄去冒险,身为庶女的小十,她便更应该为他分忧了。

    罢罢罢,便让小十去一趟魑魅林。

    “大小姐您可出来了?”

    “走,回院里再说。”

    一步一步远离解铮海的书房之后,侍女小薇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压低声音道:“大小姐,事情成了吗?”。

    “本小姐在这件事情上花了那么多的心血,岂有不成之理。”

    “恭喜大小姐。”

    “这声恭喜可别说得太早,待事成之后再说吧。”

    “是。”

    ……

    鬼域殿

    “你这身子还虚着,怎么就起来了?”

    牧谦走进小院的时候,正好看到血月司司主湛泓维走一步晃三下,硬咬着牙一步一步的从房间里面挪到房间外面。

    “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该怎么照顾人需要本司主手把手的教吗?”。

    “奴才等不敢。”

    “好了,你想发脾气冲着我来就行了,是我让他们一旁伺候不许过来扶我的。”湛泓维停下来,直接就用袖口擦了擦自己脑门上的汗,他的嘴唇有些干裂,声音也非常的嘶哑,“你不在君主的身边伺候着,跑我这里来做什么?”

    “我来看看你死了没有。”

    闻言,湛泓维嘴角一抽,苍白的脸斗然一黑,咬牙切齿的道:“就算你死了,爷也会活得好好的。”

    “啧啧啧,你就是这么个方式活得好好的。”话落,牧谦围着湛泓维转了一圈又一圈,是吃定了湛泓维没有办法跟他动手,“话说,我真的很好奇你怎么会把自己搞成这样。”

    “你别得意,爷总有一天会收拾到你的。”

    “我等着。”牧谦挑了挑眉,颇有几分庆幸的接下湛泓维的挑战,当牧竣跟他说,这家伙几乎活不下来的时候,他是真怕他会没了。

    “大仇未报,我怎甘心去死。”只要一想到他在镜月宗的那些遭遇,他就恼怒得不要不要的。

    “这才像你。”

    “哼。”

    “好在有君王妃,要不我都得在坟前去给你烧纸了。”

    湛泓维嘴角抽了抽,黑着脸抚额,暗忖牧谦这货就是欠揍,但想到君王妃他是真的满心的感谢。

    宓妃替他诊治的时候,他多半都处于半昏半睡的状态,有时甚至完全失去了意识,但他知道他的命是宓妃从阎罗王那里抢回来的,所以,他更加没有理由去死。

    “我知道。”

    “报仇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你得顾着自己的身体一点儿,君王妃可不是好惹的主儿,你要惹毛了她,仔细她不给你治伤,真要任由蒙昂来治的话,你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亲手去报仇呢。”

    湛泓维知道他是心急了些,可他实在太想亲手杀到镜月宗去了,因此,他也违逆了一些宓妃的交待。

    此时听牧谦提起宓妃,他几乎是本能的就瑟缩了一下,略感不妙的道:“牧谦,你扶我到床上躺着,我累了。”

    “好。”

    这厢,湛泓维刚上牧谦扶到床上躺好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外面便有人进来传话说君主跟君王妃到了。

    呼――

    好险,只差一点儿他就完蛋了,湛泓维不由感叹自己运气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06绝地大小姐的算计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