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09 妒忌,齐聚魑魅林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灵川坞虽说只是一个小镇,而且还距离危险重重的死亡之地魑魅林不过三十余里,但这个小镇的交通与经济都非常的发达,即便不逢赶集之日,大街小巷的都非常热闹。

    许也是靠近地形地貌非常复杂且危险魑魅林的原故,灵川坞的地理环境也非常的奇特,很多生长在灵川坞周围的动植物都极为稀有,并且其他地方不管如何精心的养育或是栽培都无法存活。

    越是接近灵川坞,修为高深的人就越是可以感觉到空气中流淌着的浓郁灵气,不免就会顿生出一种想要长期居住在灵川坞的念头。

    光武大陆以武为尊,这里的人修习的功法越高深,他们对于灵气的感知能力就越为敏锐,同时他们也更能将灵气吸纳入体内,借由自己所修练的功法将灵气转换为自身所需的真气,继而提升自己的修为。

    禁制的虚无之海,遂,两片大陆之间才几乎没有任何的牵连。

    同处于一片蓝天下的两片大陆,空气之中所蕴藏的灵气其实是一样的,有些地方灵气充裕,有些地方灵气稀薄。光武大陆修为高深之人,他们能够感知到灵气的存在是因为他们所修习的武功功法,即便就是最次等的功法,也足以与浩瀚大陆的高级功法相媲美,甚至稍好一些的功法,直接就可以与浩瀚大陆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可遇不可求的顶级功法画上等号。

    是以,不是浩瀚大陆没有光武大陆好,而是两片大陆因为修习功法不同的原故,导致浩瀚大陆在时光的长河之中,一点一点的退步,直至变成现如今的模样。

    他们之所以感觉不到空气中灵气的流淌,也并非全是因为他们自身不足的原因,同时还存在很多的外在因素。

    至于在那变幻莫测的虚无之海之中,究竟还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又岂是谁轻易可以解答的?

    灵川坞虽好,也让大陆上各个势力渴求武学巅峰的人想方设法的,准备在这个小镇内外添置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打算修练的时候就住在这里,但是,这灵气如此充裕的地方,真就是谁想来就能来的地儿?

    血淋淋的残酷事实告诉世人,灵川坞这个地方,有时候它就跟魑魅林一样的诡异可怖,没有招惹上的时候,随便你怎么着都没事儿,一旦招惹上点儿什么,那就必将是不死不休的。

    随着来到灵川坞的人越来越多,发生的各种怪事,离奇之事也越来越多,渐渐的人们也总结出一个因为所以来。

    自灵川坞存在以来,这个小镇就是跟魑魅林相依相伴的,然后就有了生活在这个小镇上的人,但不管过去了多少年,这个小镇之上,刚开始是多少人,到现在就还有多少人。

    这里并非是没有生老病死的,而是这里仿佛有个特别奇怪的怪圈,比如说,小镇上的居民死了一个男人,那么就会新生一个男婴,若是死了一个女人,那么就会新生一个女婴。

    总之一句话,甭管怎么变化,生活在这个小镇上的人,他们的数量跟男女的比例是怎么都不会改变的。

    再有就是,但凡灵川坞周围方圆五十里范围内的,不管动物也好,植物也罢,离了这片地方那就活不了,而从别处移栽到这个范围内的植物,也无法存活下来。

    久而久之的,便也就断绝了那些人想要在灵川坞常住的念头。

    也使得每到举行进阶排名赛的时候,灵川坞就形成了格外热闹喧嚣的这种场景。

    “你拉着我做什么?”

    “我要不拉着你,你就闯祸了知道吗?”。

    “什么闯祸不闯祸的,我闯什么祸了。”

    “你……”

    “松手,你别真以为我不敢跟你动手,放开。”几句话下来,娇俏的声音里已然透出几分难以掩饰的怒气。

    “你保证不冲动行事的话,我就放开你的手。”她还年轻不想死,可不想就这么被她给拖累。

    黑着脸,粉衣少女点了点头,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道:“好,我保证不冲动行事,一定不出去找那个女人理论,这样可以了吗?”。

    “你说话可要算话。”

    “还有完没完了,你别以为我喊你一声姐姐你就可以左右我。”

    “我没想左右你。”她有的只是想要自保罢了,如果不是临出发前,父亲跟母亲对她有所交待,她才不乐意搭理这个蠢货好吗?

    倘若这次方便下手的话,她绝对让她没命回到金陵宫去,看她还敢不敢在她的面前嚣张。

    “那个女人跟她的丫鬟都走远了,你可以放手了吗?”,粉衣少女咬得极重,别说看她那张黑沉如墨的脸了,单就是那双快要喷出火来的眼睛,已然足够让人明白,她究竟恼怒到了何种程度。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要阻拦你买那件衣服的,实实在是那个女人我们现在不宜招惹。”

    粉衣少女冷静下来,扭着看了看她身着绿色长裙的姐姐,仍是心中有气的道:“为何?”

    “妹妹难道就没有认出她来吗?”。绿裙女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心说:果然妒忌那种东西,是种害人不浅的东西。

    漂亮的女人最是见不得比自己更漂亮的女人,因此,男人看女人跟女人看女人,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女人见到比自己生得美的女人,很少有不心生陌桑』蚨嗷蛏俣蓟嵯缺冉弦环缓笮睦锔髦植皇亲涛丁

    虽说是她们姐妹先进的这家成衣店,那套华美的衣裙也的确是她们先看中的,但偏偏那套衣裙被抢走之后,她这个妹妹恼怒的并非是那套衣裙,而是抢走她衣裙的那个,容貌胜她几分的女人。

    “我为什么要认出她,她以为她是谁?”

    听着粉衣少女这般理直气壮的话,绿裙女子险些气得吐出一口血来,那女的或许算不得谁,但比起她们姐妹也的确算得上是谁了。

    “妹妹先摒除对她的一切成见,再好好想想她是谁?”

    “我……”

    “难道姐姐会害妹妹不成?”

    粉衣少女见绿裙女子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能被派到灵川坞来,头脑也不是个简单的,故,冷静下来摒除成见之后,她仔细回想那个女人的脸,还有那个女人的作派,猛然瞪大双眼看着绿裙女子使劲的眨眼睛,脸色也是‘刷’的一下惨白。

    “她她她是……”

    “可不就是她。”绿裙女子撇了撇嘴,面上分毫不显,心里却也是不舒服的。

    她还以为绝地山庄多少会有点儿顾忌的,没曾想那个面慈心恶的女人竟然这么等不急了。

    “别说她还扮得挺像的。”怪不得她第一眼瞧见她,还觉得很眼熟,原来她是一丁点儿都没有要掩饰自己的意图。

    绿裙女子听出了粉衣少女语气中的冷嘲之意,她拍了拍她的手道:“眼下咱们不宜与她正面发生冲突,更何况虽说同为庶出之女,但她比起我们姐妹来的确要尊贵那么几分。”

    “那姐姐的意思是……”

    “妹妹心中已然有数,又何必非得姐姐亲口说出来。”

    “那倒是,咱们与她且走且看。”纵然她们几大势力结成联盟,可也架不住绝地山庄的强大实力,没办法在这次的行动中,她们首先不能得罪的就是来自绝地山庄的小姐。

    而且,在粉衣少女跟绿裙女子离开落脚的客栈之前,对方的婢女就已经传信给她们,解安琪要见她们。

    因此,既已识得她的身份,粉衣少女只要脑子没残,她就断然不可能再跟解安琪发生冲突。

    不过想要她咽下那口气也是不易的,她们不妨骑驴看唱本,谁笑到最后才是王者。

    “妹妹能这么想,姐姐就放心了。”

    “不逛了,咱们回吧。”

    “妹妹可别为了无关紧要的人坏了心情,走,姐姐陪妹妹到旁边那条街再转转。”这个时候绿裙女子可不会放粉衣少女回客栈,她要收集的情报还没有到手,身边自然要拉一个陪着,“虽说姐姐这也是初次到灵川坞来,不过来之前姐姐也是做足功课的,真真华丽漂亮的衣裙可不是刚才那种料子的,妹妹真愿意就这么回去了?”

    女人对华衣美服几乎都没有什么免疫力,粉衣少女这还记着解安琪抢她衣服的仇,心里不住的盘算着,甭管用什么法子她都必须压解安琪一头才可以,于是她就顺坡下驴的道:“那妹妹就陪姐姐走一趟。”

    “难=/>美忠馀=/>,如此姐姐也不会=/>贸钥鞯模然岫粲=/>看中的只管告诉姐姐。”

    “那妹妹就不客气了。”

    直到那两姐妹出了成衣店,大气磅礴的山水屏风后面才又走出一对容貌出众的姐妹。

    “那套衣裙我也看上了。”伏碧兰年约二八,身着一袭桔红色的七重薄纱琉璃裙,裙摆成鱼尾状,外面披着一件碧色的绣玫瑰花小袄,领口跟袖口缝着大小均称的白色珍珠,自腰间往下的裙身,斜着坠满了细小的绿色宝石,行走间宝石与宝石相互碰撞,会发出极悦耳的声响。

    她那一头柔顺丝滑的长发高高挽起,露出雪白修长的玉颈,乌发间六只垂坠着珠帘的碧玉簪如扇形排开,更显她的妩媚娇俏,清雅的玉颜之上,薄粉略施,眉心一朵粉白樱花,让得她于清纯之中散发出丝丝妩媚明艳,更多了几分惑人的魅惑之气。

    “姐姐可知那个女人究竟是谁,那两姐妹又为何就此作罢,依我之见,那个穿粉色衣服的女人,她可不是一个善茬儿。”

    “兰儿,姐姐很欣慰你刚才没有闹脾气。”被伏碧兰喊作姐姐的女子,容貌艳丽妖娆,眉目间与伏碧兰有四五分之像,尤其是她右眼眼角下的那一颗泪痣,真真是说不出的妩媚惑人。

    她穿着以紫色为底,上面以金色的丝线绣制出大片牡丹花的抹胸裙,外面罩着一件雪色笼烟纱的薄衣,上窄下宽的衣服款式将她傲人婀娜的身段展露无遗,及腰的长发梳成灵蛇髻,发间没有多余的发饰,仅有三支紫水晶的发钗别于发间,将她过于艳丽妖娆的玉颜,奇迹般的衬托得清雅脱俗,浑身都散发着浓浓的书卷之气。

    “我又不是个傻的,怎么可能那么没有眼力劲儿。”

    “呵呵,我家兰儿自然不是个傻的。”

    “姐姐。”伏碧兰跺了跺脚,玉颜之上飘起一朵红云,那嗔怒的娇俏模样真像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

    伏碧香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尖,嗓音轻柔,黑眸之中却是掠过道道精芒,“刚才离开的那两姐妹,她们是金陵宫的小姐。”

    “金陵宫的?”

    “想什么呢,表情那么古怪?”

    “姐姐,这次进阶排名赛之后,金陵宫就将在十大势力中除名了吧。”

    “任何事情没有到最后一步,又怎知其结果。”伏碧香是个现实主义者,她只相信事实,从来都不会去幻想。

    对于自家嫡亲姐姐那想法实在不敢恭维的伏碧兰,她只是撇了撇嘴,自顾自的说着自己的观点,“虽然还不清楚金陵宫落马之后,我们飞鱼坞能否挤进前十,但我敢打包票金陵宫完了,除非金陵宫中还能出现像金陵王后那样的女子。”

    “你啊。”

    “怎么,难道兰儿说错了。”

    “咱们管好自己就成,母亲没有来之前,我们只需要安安份份的潜伏着就好,切记不要惹火烧身就好。”

    “我明白。”

    “如果现在心里有气,有不甘的话,那就再忍忍,等咱们登上那一步的时候,再来发泄也是不迟的。”伏碧香眯了眯眼,又捏了捏自家小妹嘟起的嘴巴,只觉她这般性子真是怎么看怎么可爱。

    “好,我听姐姐的。”

    “兰儿,那个女人是绝地山庄的十小姐,以后如果碰到,一定要躲得远远的,明白吗?”。

    绝地山庄的十小姐,虽是庶出的却顶着绝地山庄庄主最宠爱女儿的光环,因此,像她们这样的二流势力的小姐,最后是有多远就躲多远,不然就只有吃亏的份儿。

    “任她再怎么嚣张,再怎么狂拽,出身就是她的硬伤,也甭管她怎么蹦Q,上面依旧还有嫡出的少爷,嫡出的小姐压着,姐姐就放心好了,兰儿才不会跟她一般见识。”

    “我并非单指这个,兰儿可明白?”

    伏碧兰:“……”

    “罢了,我就是觉得今日看到的解安琪与往日似有不同,可一时之间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想跟你说呢,我自己又有些糊涂,倒不如等我想明白了再告诉你。”

    “姐姐放心,我自己也会多多留意的,定不会毁了母亲多年的苦心经营和计划。”

    “好。”

    ……。

    新月别院

    也不知陌殇在她的面前玩了什么马戏,总之在马车驶入灵川坞的时候,原本豪华大气的马车,竟然变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简直就是丢在人群里都不易被发现的那种。

    同时,随行的鬼域殿众人,也全都在陌殇的吩咐下,分开后乔装打扮进入灵川坞,再到指定的地点汇合。

    在别院中安顿下来后,宓妃先是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热水澡,再美美的享用了一顿丰盛的美味佳肴,只觉通体都舒畅了。

    吃饱喝足又休息够了之后,宓妃可没有什劳子逛园子的心情,于是就找来顾伟晔,让他将整个灵川坞外带魑魅林的详细资料给她弄一份,甭管正史还是野史,反正越是详细的她就越喜欢。

    别说,翻看过顾伟晔拿来的这些资料,还真让她对灵川坞这个地方有了新的认识,那颗鲜少对什么感到好奇的心,竟然就跟被小猫挠了痒痒似的,真想出去探探究竟。

    身为宓妃的手下,却难得有机会守卫在宓妃身边的季逸晨跟宫灿,当他俩儿看到宓妃那跃跃欲试的表情,还真就不约而同的抬头望了望天,那神色好像是在瞧,太阳有没有打西边儿出来?

    啪――

    啪啪――

    “哎哟。”宫灿吃痛,捂住脑门哀叫两声,拉耸着双肩道:“主子,你太偏心了。”

    怎么打他就是两下,打他大哥就是一下,这是赤果果的在挑拨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啊!

    “你家主子我就不能有点儿好奇心?”

    “没,谁要敢说主子没有好奇心,我就跟谁急。”

    季逸晨抚额,真想说他没有这么个献媚的弟弟,宓妃对顾伟晔说的话,他跟宫灿都听到了,其实他们也想看看灵川坞的详细资料。初到这片大陆的他们,所能收集和打听到的消息,是远远没有顾伟晔他们多的。

    “主子,这份资料能不能给属下也看看。”

    “行啦,我可从来没有将你们当成是手下来看待,自己拿去看吧。”他们来这里是有着他们使命的,而宓妃来到这里,亦有属于她的使命。

    前世今生,那个男人,她一定会找到的,一定。

    “多谢主子。”

    “阿宓。”陌殇走进小院的时候,只见季逸晨跟宫灿都捧着一份资料距离宓妃远远的在看,于是他的眼神儿就柔和一些,暗忖算他们兄弟两个识趣儿,否则他会让他们能者多劳的。

    宓妃没有错过陌殇凤眸里的那抹得意,心下好笑的撇了撇嘴,她怎不知这货那么小心眼,还那么爱吃飞醋呢?

    不过,她的男人吃醋的时候,怎么就那么可爱呢?

    “熙然你忙完了。”宓妃很给面子的扑进陌殇怀里,小脸还在他的胸口蹭了蹭,只听陌殇柔声道:“宝贝儿今个儿这么乖,让我来猜猜你想要什么?”

    宓妃:“……”

    噗嗤――

    差一点儿就要溢出口的笑声被宫灿死命的又咽了回去,他一手把资料举高,一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双肩抖得十分的厉害。

    有道是一山还有一山高,本着一物降一物的道理,他家主子的克星就是赤焰神君啊!

    “你个混蛋,讨打呢?”

    “说吧,就算宝贝儿想要的是天上的星星,我也想办法给你摘下来。”

    “哼!”

    看着在他怀里转过身去,只留一个后脑勺给他的宓妃,陌殇好笑的吻了吻她的发顶,俯身附在她的耳边道:“阿宓,我带你出去走走可好?”

    “当真?”

    “当真。”陌殇重重的点了点头,灵川坞这个地方,他之所以在此处建了一座别院,又焉能没有他的用意,“阿宓等我一下,我去换身衣服,不带面具陪你出去好不好?”

    “好。”

    就在陌殇回房间换衣服的功夫,幽冥两司的牧竣跟牧谦,还有顾伟晔兄弟就走了进来,此行唯有蒙昂留守鬼域殿,同时也负责照顾伤势还未痊愈的血月司湛泓维。

    “你们倒是回来得齐全。”

    “属下等参见君王妃。”

    宓妃摆了摆手,不一会儿陌殇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沉声道:“说吧,现在是什么情况。”

    “回君主的话,其余九大势力的人都已经在最近两三天内住进了灵川坞,目前为止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的接触。”

    “一个时辰前,绝地山庄庶出的十小姐秘密接见了金陵宫的两位小姐,但镜月宗与观音谷尚未有人出现。”

    “熙然,现在要动手吗?”。宓妃是知晓陌殇计划的,但她现在却貌似想到了更好玩的法子。

    陌殇似是知晓宓妃的心意,他点了点她的鼻尖,软声道:“怎么,宝贝儿有更好的办法。”

    “的确有,不如先盯着他们,先不要打草惊蛇,我总觉得他们还有后招。”

    “按照君王妃的话去执行。”

    “是,君主。”

    “你们呢?”

    “回君主的话,此番进阶排名赛,二三流势力共有十二个,其中表现最为突出的,二流势力有风沙堡,斩铁堡和飞鱼坞,三流势力有两个,分别是风雷庄和玄阳岛。”

    陌殇剑眉轻拧,冷声道:“给本主盯紧玄阳岛。”

    “是。”

    ------题外话------

    推荐好朋友的文《腹黑两宝之毒妃戏残王》,求收:太医府女巨人改造榻上废物冰山面瘫巨兽王爷并抚育一双儿女的爽辣宠故事!

    么么哒,好友水水的文,喜欢的妞儿可以去看看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09妒忌,齐聚魑魅林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