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10 上门交易观音谷主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扣、扣、扣!

    一阵极有规律的敲门声响起,打破了月夜下沉寂幽冷小院中的宁静,仿佛一颗细小的石子投入湖中,激起了层层水浪涟漪。

    “阿树,何事?”

    “回谷主的话,高寿两兄弟回来了。”

    短暂的沉静过后,主屋里就亮起了灯,不多时一道沉稳低哑的中年男声响起,“让他们进来回话。”

    “是,谷主。”

    “阿树管家。”

    “谷主已经起身,你们到里面回话即可。”阿树看了高寿兄弟两人一眼,临走之前又对两人暗自交待一番,方才看着他们走进主屋,然后独自退场。

    “多谢阿树管家。”

    当主屋的房门开了又关上之后,管家阿树既没有就留守在门外,亦没有离开这座小院,而是不动声色的挑选了一处便于隐藏和潜伏的位置,如同一头在黑夜中出来觅食般的野兽,就那么静静的蛰伏在那里。

    一旦有人靠近主屋,那么他都将冲杀出去,一举将猎物给治服住,又或是猎杀掉。

    “属下高寿(高杰)参见谷主。”

    “行啦,这个时候又何必讲究那么多的虚礼,说吧,把你们在最近几日打听来的情报都仔仔细细的说一遍。”

    “是。”

    高寿跟高杰乃是观音谷谷主史大鹏的贴身侍卫,他们自有记忆开始就接受要以自己的性命护卫史大鹏周全的思想,于他们两人而言,史大鹏的安危胜过一切。

    此番各方势力齐聚魑魅林,说得好听一点儿是因进阶排名赛临近,大家都是为了提前做准备而来的;说得难听一点,直白一点,谁又没有怀有那么点儿算计的心思呢?

    只是,鬼域殿是好算计的么?

    而那赤焰神君,又是好算计的么?

    “既然所有势力都已经到齐了,那他们可有相互接触过?”观音谷能稳坐十大势力第六的位置,作为统领观音谷的一谷之主史大鹏,他又岂是那种没有脑子的人。

    他的眼光不但独到,而且还相小女孩的毒辣。

    别看他总是混迹于各种各样的淤泥之中,却仍能一直都坚守自己的本心,便可知他是一个人物。

    表面上十大势力之间都是和和气气的,可暗地里捅刀子的人却是不少,而且下手非常的凶狠。史大鹏一直都在这样的漩涡里浮浮沉沉,谁又知晓他有几分真心,几分实意?

    “回谷主的话,各方势力进入灵川坞之后,哪怕是住在同一家客栈的两三个势力之间,他们也没有任何的正面接触。”高寿跟高杰打探回来的情报跟消息,表面上就跟幽冥二司打探到的消息一样。

    眼见距离进阶排名赛的日子越来越近,各个势力都想努力的取得一个好的成绩,以提升自己在大陆上的声望跟地位,说是挖空心思想要力争上游都不为过。

    但也架不住有很多想要走捷径的人,他们聪明的头脑跟精巧的心思,仿佛从来就没有用在如何提升自我之上,而是用在了如何设计陷害,继而谋算他人之上。

    “那些势力之间,明着没有接触,哪怕对面相逢都装做不认识,但背地里却是接触良多。”

    高杰话音刚落,便见史大鹏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脸上,一时之间他整个人都僵在原地,有种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的心悸感,“那些个暗地里拉帮结派,意欲达成盟约的势力,可有本谷主吩咐你们要特别留意的?”

    “回谷主的话,没有。”

    “是…是啊,谷主要属下们特别留意的二流势力,撇开风沙堡,斩铁堡跟飞鱼坞,其余几个私下里都有过接触,但不知为何,最后却是谈崩了。”

    “三流势力中也有两个特别的,风雷庄和玄阳岛,他们好像就不是来力争上位,而是领着自己的人,准备跑到竹坦崇去看戏的。”这几个被点了名的二三流势力,无一例外都是在离开观音谷之前,谷主特意从众多的二三流势力之中圈点出来,吩咐他们到达灵川坞之后就要特别仔细打探跟调查的。

    结果也正如史大鹏所预测的那样,几乎没有多余的差错,这也是高寿兄弟两人对史大鹏忠心无二的最主要的一个原因。

    “赤焰神君的归来,就意味着从几天之后的进阶排名赛开始,十大势力即将重新洗牌。”史大鹏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淡淡的,好像就真真是他早就预料到了,因此,说起这个沉重话题的时候,他简直平静到了一种令人心惊的地步。

    到底是近身伺候在史大鹏身边的侍卫,高寿高杰好像知道史大鹏的话还没有说完,是以两人都静站一旁,眼观鼻,鼻观心,一副静静聆听的温顺模样。

    “在他的刺激之下,原有的十大势力还能保留下来几个,不好说。”话锋一转,史大鹏又道:“而一直力争挤进十大势力去的二三流势力,究竟谁能笑到最后,也是说不准。”

    史大鹏听过有关赤焰神君太多太多的传闻跟流言,但他却无缘跟赤焰神君碰上,虽说这次他观音谷也卷在要算计赤焰神君的队伍里,然他却是一点儿都不相信赤焰神君会乖乖的任人算计。

    指不定在他们算计他的同时,人家已经布下了一张天罗地网,就只等他们自投罗网了。

    许是心中太过于好奇,高杰实在没忍住,不知不觉就把自己的心里话给问了出来,“不知道谷主认为,二三流势力之中,到底谁更有把握挤进前十?”

    金陵宫已经败落,早就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即便不知为何金陵宫抱上了绝地山庄的粗大腿,可也架不住一个一心要弄死金陵宫的鬼域殿啊!

    也不知道金陵宫是怎么得罪鬼域殿了,自打一个月前开始,鬼域殿就在毫不掩饰的打压金陵宫,大有要一举吞了金陵宫的架势。

    “属下该死,请谷主恕罪,是是属下多嘴了。”

    坊间传闻,观音谷谷主爱女如命,是个慈父,不然也绝对不会将他嫡妻留下的女儿史雨青宠成那般模样。

    说他不但是个慈父,而且还是一个心慈宽厚之人,对谁都脾气好好,当然,在这些面前只有一个前提,那就是甭管发生任何事情,只要不跟他的女儿史雨青扯上关系,那么他就极好说话,可一旦跟他的女儿史雨青扯上关系,那么他就护短得很,就算真是他的女儿犯下的错,那不对的人也是别人,跟他女儿半点关系都没有。

    “难道本谷主特意圈出来的五个势力,还没能让你们领会到什么吗?”。

    进阶排名赛,谁进谁退,史大鹏还真不怎么关心,他只是想知道,想解读跟鬼域殿,跟赤焰神君有关的一切。

    高寿兄弟两人对视一眼,心下已经明白,遂沉声道:“是属下等愚钝了。”

    “绝地山庄跟镜月宗那边可有消息传回来。”

    “回谷主,暂时还没有。”

    “吩咐下去,将绝地山庄和镜月宗盯紧了。”至于金陵宫么,史大鹏还真没有放在眼里。

    那金陵王虽对外宣称他最挚爱的金陵王后逝世了,但明眼人又岂会不知其中的猫腻,无非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罢了。

    想那曾经名震一时的金陵王后,最后竟被一个吃软饭的男人弄得生死不知,仅是提起都令人唏嘘不已。

    “是,谷主。”

    “星象盟,五行院,丽炎坊,掩日神教跟皇极塔,他们五大势力动静如何?”

    “回谷主的话,他们住进客栈之后,落脚的院子就严密的防御了起来,属下等不敢冒然靠近,因此,只是知道他们没有离开各自的院子太久,唯有这些势力中的公子跟小姐外出的最多。”

    “而且那些公子小姐们离开客栈之后多半时间都在逛街,并不曾与什么生人有过接触。”

    听到这里史大鹏拧了拧眉,他沉声道:“让手下那些继续盯着,另外让三小姐跟五小姐六小姐按原计划行事。”

    “是。”

    “行了,下去吧。”

    “是。”

    待两人离开之后,直到管家阿树泡了一壶热茶进来,走到史大鹏的身后,他才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冷声道:“阿树,你说我是不是很残忍,很冷血?”

    “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守护的,谷主没有错。”

    “呵呵…是啊,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守护的,拼了命都要守护的,我也只是想要守护住我想守护的罢了,那些被我推出去的人,怪只怪她们命不好,注定只能落个那样的结局。”

    “谷主何须感到自责愧疚,她们享受了谷主给予她们的一切荣华和富贵,那么她们也就必将要承担起自己的使命。”

    史大鹏深深的看了阿树一眼,脸上难得露出真实的笑容,“阿树,你总是有办法开解我。”

    “谷主其实心里都明白,只是没有转过那个弯罢了。”

    “嗯。”

    “谷主……”

    “阿树,你该知道我从未将你当成是下人,有什么话你直说便是,无需有什么顾忌。”

    到底主仆有别,甭管史大鹏对他有多好,又有多看重他,该守着的本份他是不会忘的,“奴才只是想要问一问谷主,对鬼域殿究竟是如何打算的?”

    与其说阿树是关心史大鹏要如何对付鬼域殿,倒不如说是史大鹏究竟打算怎么面对赤焰神君?

    难道观音谷一定要跟鬼域殿对立?

    而谷主也一定要跟赤焰神君死磕到底?

    不是阿树对自己的主子没信心,而是赤焰神君本事的实力就非常的强悍,而且几乎无人知晓他的底限在哪里,若冒然与他对上,只怕不是一件幸事。

    “若能与鬼域殿为友,便绝不能与之为敌。”该怎么做,史大鹏其实心中早已有数。

    得了史大鹏这句话,阿树那颗提起的心算是落了地,他捏了捏手心,不禁想着即便观音谷在此次排名赛中落后一两个位置,好歹是能避开这一劫。

    这不管是对观音谷,还是对谷主,又或是对…都是极好的,他也不用担心死后下了地狱会对不起夫人。

    ……。

    转眼,又是两天过去,而在这两天里,陌殇在灵川坞,甚至是魑魅林的部署都已然成型。

    他就好像是一个下棋之人,他将魑魅林当做是一个棋盘,各个势力的人便都沦为了他手中的棋子,而灵川坞就是他的第一个战场。

    宓妃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或是习惯躲在男人背后的女人,陌殇有事情要忙,而她也有事情要忙,有些时候他们行事互不干预,而有些时候他们之间又会相互帮助。

    陌殇知道宓妃心中有事瞒着他,也知道她千里迢迢出海,除了要找他之外还有别的目的,但在宓妃向他主动开口提及之前,哪怕心中不舒服,他也会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虽然他很渴望他的小女人能够事事都对他说,且事事都依赖于他,让他可以将她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但他同时又明白,如果他的小女人真事事都如他所愿了,只怕他的小女人就不再是他的小女人了。

    他跟宓妃之间都有秘密,同时他们的心里都清楚这一点,但他们同样的都不会主动去提及,只会记在心里,然后自己一点一点的去发掘。

    这,已然成为他们之间的一种默契。

    用宓妃的话来说,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浪漫。

    “哟,主子您老这是要去哪儿?”

    啪――

    一听宫灿那怪腔怪调,宓妃就没好气的赏了他一巴掌,目标正中他的脑门,“本王妃老吗?”。

    ‘嘶’,宫灿倒抽一口凉气,扯着嘴角瞪着宓妃,愣是好半晌都没缓过来,他捂着肯定红了的脑门,口不对心的道:“怎么可能,主子您怎么可能会老,您还是一花骨朵儿呢。”

    特么的,说完后宫灿就心里下起面条泪,他家这主子的年纪的确是小,都还尚未及笄呢?

    可是他家主子这心智,丫的,都快赶上千年老妖了有没有。

    “怎…怎么了?”宫灿被宓妃看得浑身汗毛倒竖,顿生一种想要掉头逃跑的冲动。

    呜呜,他怎么就跟大哥说的一样,不管栽在宓妃手上多少次,为毛就是学不乖呢?

    “唔,本王妃确定你是皮痒了。”

    “咳咳,那个主子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小的这次呗!”

    “本王妃饶了你不是问题,不过么……”

    听着那刻意拖得长长的尾音,宫灿的神经就崩得紧紧的,他咽了咽口水,一脸怕怕的瞅着宓妃,最后闭眼咬牙道:“成,那主子就给小的一个痛快吧!”

    噗――

    宓妃没忍住直接喷笑出声,她摩挲着下颚,冷声道:“行了,你也别耍宝了,本王妃交待给你的事情办妥了没有。”

    “妥了?”

    “当真。”

    难得看到自家主子喜形于色的一面,宫灿呆呆的傻了一会儿,半晌才道:“主子,您这是……”

    “你看清楚了吗?要是你敢让本王妃空欢喜一场,可得好好仔细仔细你的皮。”

    宫灿只差举手发誓,他道:“主子放心,属下我可是再三确认过的,那地方的图案就跟主子画出来的一模一样,我是不会弄错的。”

    “我必须亲眼看到才行,你现在就带我过去。”

    “是。”宫灿抓了抓后脑勺,一点儿都不觉得他有说‘不’的权利,“主子,要不要叫上大哥一起。”

    现在的灵川坞可乱得很,这要让赤焰神君那个妖孽知道他拐…呃,也不是拐,就是让他将宓妃给带出了别院,万一不凑巧还出点儿什么意外,那他岂不是要倒血霉?

    多一个人多一份保障,拉着他家大哥才是明智之举。

    “那你去叫上季逸晨,然后在大门外等我,我得换身打扮。”

    “是。”

    眼看着宓妃在他面前一溜烟儿没了踪影,宫灿左思右想,到底该不该通知陌殇一声呢?

    可转念一想,他又不是陌殇的手下,为毛要事事都向陌殇报告,而且他的主子是宓妃啊,哪有他这么扯自家主子后腿的?

    于是,想明白之后,宫灿也果断的闪人了。

    “君主,观音谷谷主求见。”

    陌殇在灵川坞有一座新月别院,这事儿是极其隐秘的,可以说知道的人不过一手之数,但既然史大鹏知道了,而且还找到了这里来,足以说明鬼域殿的情报网络,对他之前的情报至少有四五分是不实的。

    显然,当门外的牧谦说出这句话时,书房里的陌殇就已然想到了这一点,他邪气的勾起嘴角,剑眉亦是微微挑起,慑人心魄的凤眸危险的眯起,短短的几个字从他嘴里吐出来,却是邪魅到了人的灵魂里,让人连灵魂都要为之颤抖。

    “让他进来。”

    “是。”牧竣恭敬的应了声,转身对站在院落中,全身都裹在黑色长袍里,只留出一双眼睛的史大鹏说道:“史谷主,里面请。”

    “有劳幽冥二司了。”

    一脚踏进书房,凌厉逼人的强大威压就朝着史大鹏迎面袭卷而去,房门更是‘砰’的一声就紧紧闭合上,然后那威压就犹如一块巨大的石头,犹如泰山一样压在史大鹏的头顶。

    书案之上,陌殇慵懒的斜倚在椅子上,修长有力的双腿轻轻交叠着,就那么悠然自得的放置在书案之上。

    他就只是那么静静的坐在那里,清绝出尘,瑰姿艳逸的绝世容貌掩藏在冰冷的玉质面具后面,只余下那线条极度优美,且极易惹人犯罪的好看的完美下巴,便不难知晓他有着怎样一张令世间女子都为之疯狂的俊颜。

    任凭史大鹏自身修为不低,亦是见过大风大浪,大场面的人,迎面直接陌殇这个初次见面的下马威,依旧显得非常的吃力。

    没有人知道,在笼罩在史大鹏的这件黑袍下面,他这堂堂观音谷谷主究竟流了多少汗,双腿又是怎样的打着颤。

    赤焰神君,果然名不虚传。

    这个男人,实在太过危险了。

    不过短短半柱香功夫的接触,史大鹏就清楚的认识到一个事实,他远不是陌殇的对手,而放眼整片大陆,能与陌殇旗鼓相当之人,怕只怕是凤毛麟角了。

    “咳咳…咳…难道这就是赤焰神君的待客之道?”强忍着要吐血的冲动,史大鹏硬生生将喉咙口的那口血又咽了回去,有道是输人不输阵,他岂能轻易在陌殇面前示弱。

    陌殇勾唇邪魅一笑,整个人显得邪气四溢,他漆黑的凤眸里沾染着笑意,然,史大鹏却只是越发觉得他危险。

    “史谷主来见本主,是打算替你那宝贝女儿收尸吗?”。

    “就她,还不配。”

    “看来传闻有假啊!”陌殇没有错过史大鹏在他提到史雨青时,眼里快速闪过的厌恶,看来事情比他想象中的要有趣得多。

    “我今日来此是想与赤焰神君做一笔交易的。”

    “交易?”

    “虽然鬼域殿很强,但我相信赤焰神君也明白一个道理,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多一个朋友总要比多一个敌人来得强。”

    修长如玉,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扣击着椅背,陌殇给史大鹏的感觉就是一团雾,朦朦胧胧的雾,你以为你就要将他看清,却发现在你拨开一层雾之后还有另外一层雾。

    仿佛不管你多么的努力,最后看到的却都不是真实的他,那不过只是一个幻影罢了。

    “即便本主要拉拢帮手,也并非观音谷不可,不是吗?”。

    史大鹏显然没有想到陌殇会来这么一句,一时间他竟被噎得无言以对,毕竟因着史雨青之故,观音谷跟鬼域殿在世人眼中,那可是赤果果的仇家。

    “赤焰神君的确能与其他势力合作,但谁又能保证他们的忠心呢?”

    “哦,听史谷主这么说,难不成是愿意效忠于本主。”

    “那倒不是。”

    陌殇笑了笑,潋滟的凤眸波光流转,眸底却是精光熠熠,丝毫都没有要接话的意思。

    “我是带着诚意来与赤焰神君做交易的,而且只要赤焰神君听完我下面要说的话,我相信赤焰神君会明白与我合作是最佳的选择。”

    “你就那么肯定本主一定会听你说?”

    “自然。”

    “牧谦,替本主送客。”

    “赤焰神……”

    “史谷主请吧!”

    “史谷主可别让我们兄弟二人对你动粗。”

    史大鹏看着一左一右出现在他面前的幽冥二司,他咬着牙道:“赤焰神君不听我说完,一定会后悔的。”

    “本主后不后悔都与你无关。”

    “那么赤焰神君就不怕你的君王妃知道一切后不痛快么。”史大鹏也是没办法了,他决定拿宓妃来赌一把。

    砰――

    意外挨了陌殇一掌,史大鹏面色一白,竟是吐出一口血来,“任何拿她来威胁本主的人都该死。”

    “咳咳…史雨青不是我的亲生女儿。”

    话落,书房内陷入了短暂的沉寂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10上门交易观音谷主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