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11 上门交易观音谷主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扑)  “什么?”

    许是史大鹏在情急之下吼出来的话信息量有点儿大,以至于陌殇都怔了怔神,有种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听的感觉。

    而事实上,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刚才听得很清楚,只是旋即他那双慑人心魄的凤眸就微微眯起,手指轻扣椅背的动作也是一顿。

    他在青城遇上的那个又肥又丑还极好男色的胖女人,竟然不是这观音谷谷主的亲生女儿?

    想到自他离开青城,而史雨青又落在他的手里,目前生死尚不可知,但他却丝毫都没有避讳史雨青是因为冲撞了他,才会落得那般凄惨下场的。

    因此,素来就将女儿宠得无法无天的观音谷谷主,怎么可能不找鬼域殿和赤焰神君的麻烦呢?

    有些事情即便是做戏,甭管高调还是低调,都必须讲究配合二字。

    “咳咳…咳…”

    陌殇挥出的那一掌实在太快,饶是史大鹏有心想要闪躲,却也无法做出更多的防御,只能是硬着头皮硬扛了陌殇一掌。

    说实话,这一掌挨得史大鹏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别看陌殇挥掌的时候,那潇sǎ如风,飘逸出尘的动作轻若拂柳,但只有那掌风落到身上,方才知晓他那一掌简直就是如千斤压顶,险些弄得他越发的狼狈。

    然而,今个儿他特意冒险来新月别院走这一遭,可不是来跟陌殇撕破脸的,毕竟他从来都不曾有太大的野心。

    抬手抹去嘴角的血迹,史大鹏一手捂着疼痛难忍的胸口,一手则是理了理自己身上宽大的黑袍,他抬头迎视着陌殇的目光,即便硬扛陌殇对他施的威压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但他好歹也是一方强者,骨子里自有他的一番不屈傲骨,周身的气势也并非寻常人可相提并论。

    “每个人都有自己拼了命想要守护的人或者是东西,看来外面传言不假,赤焰神君对您的那位君王妃,的的确确是宠爱得紧。”要说那君王妃是被陌殇捧在手心里如珠如宝的,小心翼翼守护着的稀世珍宝都不为过,只是那样的女子若无自保之能,赤焰神君越是宝贝她,那么她也就越是危险,“原本赤焰神君是没有任何软肋的,但她出现了,你便也不是无坚不摧了。”

    史大鹏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今日不过就只是想与陌殇做一笔交易,竟会让他想起很多年都不曾再忆起的往事,一时之间情绪就不免有些失控。

    倘若当年的他再小心谨慎一些,最后的结局会不会就不一样了?

    他这一生立誓要守护的她,也不会那么快就香消玉殒?

    这个‘她’是谁,史大鹏并没有点明,他相信以陌殇的聪慧,又岂有不知的道理。

    “唔,本主的小女人的确是本主的软肋,史谷主倒是瞧得分明。”

    听着陌殇这句完全听不出喜怒跟情绪的话,史大鹏皱了皱眉,这一时半刻的他竟摸不准陌殇话里的意思了。

    “赤焰神君说笑了,你那么高调的让她的名zi出现在各大势力的视线之中,难道你就当真不怕各大势力借着她来对付你么?”

    以前在星殒城,陌殇纵然想要向天xià人宣告,宓妃是他的女人,是他护着的女人,可他到底还要顾着宓妃的闺誉,同时还要顾忌相府的脸面,因此,他才一直忍着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他暗中安排的也不少。

    那些个但凡已到适婚年纪的世家公子什么的,通通都让陌殇想法子给定了亲事,让他们怎么都没办法将手伸到相府,伸到宓妃身上去。

    至于宫里那几对宓妃抱有心思的王爷,陌殇虽然不能安排他们将各自最不喜欢的女人弄回府,但也实实在在是没少给他们添堵,让他们一个个的都忙得跟打转的陀螺似的,就连喘气儿都不是件儿易事。

    即便就是已经言明要对宓妃放手,一直以来都坦坦荡荡的寒王墨寒羽,陌殇那货也是本着‘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心思,也给墨寒羽找了不少的事情做。

    好在陌殇在行事之前还是有谱的,因此,在他明里暗里的助动之下,墨寒羽虽然忙碌了些,可他做的那些事情却越发的深得人心,握在手中的实权也越积越多。

    “她的确是本主的软肋,但你又岂知她不是本主的逆麟呢?”在浩瀚大陆他有所顾忌,可在光武大陆陌殇那是一点顾忌都没有,他就是要告诉所有人,宓妃是他的女人。

    她,是他的君王妃,此生唯一的君王妃。

    要说自打他跟宓妃相逢以来,陌殇最为遗憾的是什么事,那无yi就是他跟宓妃还没有一个盛大的婚礼。

    虽然宓妃什么都没有说,可陌殇知道她想家,想到温暖的相府,他其实也是想的。

    再一想到他那爱女如命的岳父岳母,超级妹控的三大舅兄,再有极宠爱宓妃的外祖一家,陌殇的小心肝儿就不由得颤了颤,他要胆敢拐着宓妃在光武大陆办了婚礼,待回到星殒城时,陌殇毫不怀疑即便他家岳父是个地地道道的文人,指不定也得提把剑追杀他好几条街。

    “逆麟?”

    “史谷主该不会真以为本主的君王妃是朵养在温室里的花吧!”任陌殇的头脑再怎么好使,他此刻也绝对没想到,他为了寻找宓妃时所作的画像,竟然会流落了出去。

    此话一出,史大鹏整个人都怔住了。

    细细追究起来,当日陌殇顿生了画宓妃的画像,然hou交由鬼域殿

    画像,然hou交由鬼域殿各处的人凭借画像寻找宓妃的踪迹,可陌殇当时却画了宓妃好几个不同衣着打扮,且神态各异的模yàng。

    在他笔下的宓妃,或温柔娇俏,或明媚雅致,或古灵精怪,或清纯脱俗,又或冷艳高贵,轻狂邪肆。

    然,那张绝地山庄大小姐好不容易,花费了诸多心思和手段才弄到手的那张宓妃的画像,不凑巧的就是宓妃一袭月白色长裙,静坐在一株桃树之下抚琴时的模yàng。

    那张画栩栩如生的将宓妃的灵气跟神韵都捕捉到了,可这样的宓妃,虽说绝色倾城,已然到了无人可以比肩的地步,但从她的身上压根就一点儿都感觉不到她是一个会武之人。

    这样的女子,美则美矣,却是太易折。

    “这是什么意思?”史大鹏当即就傻眼了,难道是他的眼睛出问题了,要知道从绝地山庄传到观音谷的那张画像,他可是第一个看到的。

    即便只是看着宓妃的画像,史大鹏也不得不感叹这世间竟有如宓妃那样美绝人寰,集天地之钟秀灵气于一体的女子,也不怪赤焰神君对她那般的宠爱。

    只要是个男人,应该就没有一个看到宓妃会不动心的吧!

    “自然是字面上的意思。”许是太过震惊,以至于史大鹏都将自己心里腹议的话给说出了口而不自知。

    奇迹般的,偏陌殇还没动怒。

    “那个…我…”

    “本主也不妨对史谷主直言,本主的君王妃可不是个好招惹的,谁要招惹了她,最后就回家洗净脖子等死,毕竟她若要人三更死,倒还从没有一个能活过五更的。”

    嘶――

    史大鹏倒抽一口凉气,却只见陌殇凉凉的看了他一眼,又道:“她是可以与本主并肩的女子,即便没有本主,没有鬼域殿作为她的后盾,你便以为她是能让旁人随意捏圆搓扁的?”

    “那倒是我眼拙了。”陌殇的修为之高深,史大鹏已经有了切身的体验,再听闻他说他的君王妃是能够与他并肩的女子,史大鹏这颗心就好像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拽住。

    看来今日他走这一趟,貌似并没有走错。

    “之前与鬼域殿还有赤焰神君做对,无非就是做戏给各大势力的人看,还请赤焰神君给个薄面,让我把话说完。”

    陌殇挑了挑眉,牧竣牧谦会意的退到房外,此举也让史大鹏提起的心稍稍落了地,他直言不讳的道:“我刚才的话并不是假的,更不是为了混淆视听来的,史雨青的确不是我的亲生女儿。”

    “继续。”

    “世人都道唯镜月宗宗主有一个独女,其实我也只有一个亲生女儿,她自出娘胎就没有养在观音谷,而是被我秘密的藏了起来。”

    纵然史大鹏很想在陌殇脸上瞧出点儿什么,但无奈陌殇脸上戴着一张面具,而对于陌殇那双潋滟的凤眸,他却是不敢与之长久对视的,“赤焰神君爱着你的君王妃,老夫此生亦有一挚爱的女人,但她却在被人算计之后,拖着最后一口气为我生下女儿。”

    “那个女婴竟不是史雨青?”

    “就凭她,也配。”史大鹏在爱妻死后,就怕悲剧重演在他唯一的女儿身上,因此,他找了一个跟他女儿差不多大的婴儿抱回了观音谷,只因他将事情做得天衣无缝,以至于从未有人怀疑过史雨青的身世。

    毕竟史大鹏对史雨青的宠爱已经到了一种疯狂且病态的地步,任谁也不会怀疑这个史大小姐,竟然是个冒牌的?

    “她享shou了原本应该属于我女儿应有一切尊荣,即便老夫将她摆在那么危险的地方,让她成为别人算计的活靶子,老夫对她也是无愧的。”

    史雨青从小到大遭遇的算计多得数都数不过来,为了保证史雨青的身份不被揭穿,史大鹏待她也是真的好,只是随着史雨青渐jiàn长大,她的所作所为简直让史大鹏恨不得一把掐死她。

    也是从那以后,史大鹏待史雨青再没有了真心实意,对她表现出的一切宠爱无非都是为了迷惑敌人,以保证他亲生女儿的安全。

    “绝地山庄,镜月宗,金陵宫,再加上史谷主你的观音谷,你们该不会当真以为你们暗中结盟之事,本主就一无所知。”

    “听到赤焰神君这句话,老夫只道今日没有来错。”

    “哦?”

    “老夫素来没有什么野心,这辈子就想守着自己的女儿清清静静的过活,不想到死都没有办法把亲生女儿接到身边养着,赤焰神君是聪明人,想必也懂老夫的心意。”

    陌殇轻抚着下巴,半晌后方开口道:“那得看史谷主拿什么来与本主做交易了。”

    “老夫将我女儿在哪里这个消息告诉赤焰神君,唯一的条件就是还望赤焰神君手下留情,将观音谷留下。”观音谷到底是他们史家的根基,纵然史大鹏恨极了他的父母,但在他还没有闭眼之前,又焉能眼睁睁的看着观音谷就此消失在这片大陆之上。

    至于他的女儿,史大鹏是绝对不会让她接触这些的,即便要有所接触,也断然不会让她在这样的局势下接手。

    “史谷主当年那一手玩得太漂亮,本主又岂知你说的这个女儿,到底是不是你的女儿呢?”

    史大鹏被陌殇这话一噎,黑袍下的脸不由窘迫的一红,他黑着一张脸道:“老夫相信赤焰神君的为人,所以赤焰神君可以先去确定了小女的身份再

    女的身份再决定是否要与老夫做这个交易。”

    “那本主便信你一回。”

    “既然赤焰神君说了信,那老夫也不会有疑。”史大鹏其实很怕陌殇会拒绝,毕竟对这个男人,他是一点儿把握都没有。

    想到三十年前的那道箴言,刚开始的时候他根本就不相信,可随着时光流逝,上miàn所说之言一一变成现实,也就由不得史大鹏不信。

    为了他唯一的女儿,即便陌殇不会全然相信他,史大鹏也没有第二个选zé,可当陌殇没有如他所言去验证他女儿真伪的那一刻,史大鹏对陌殇就再也没了嫌隙戒备之心。

    “依刚才赤焰神君所言,君王妃是个厉害的,然,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撇开君王妃不谈,赤焰神君也需留个神儿,莫要轻易被人给算计去了。”

    “本主是否要被算计,可不就要看看史谷主的诚意了?”

    “明人不说暗话,既然赤焰神君已经承诺了老夫刚才所言,那么老夫自然就是站在赤焰神君这边的。”

    “说。”

    “不知赤焰神君可曾听闻过绝地山庄有一套极其神秘的武功功法,最适合女子修练。”

    陌殇拧了拧眉,好看到令人忍不住要沉醉其中的凤眸微微半瞌,真真是要迷死个人。

    绝地山庄适合女子修练的功法,半晌薄唇轻启,道:“你说的可是那魅惑之术?”

    “确是。”

    “不过就是一些狐媚之术罢了,何至于史谷主这般在意?”

    史大鹏猜不透陌殇的心思,也不知他是真不在意还是假不在意,只是顺从自己的心意,沉沉的开口道:“不瞒赤焰神君,老夫虽说没有见过你的君王妃本人,却已是亲眼目睹过她的画像了,这世间怕也只有那样的女子,方才能够站在你的左右。”

    啪――

    闻言,陌殇一掌拍在书案上,那张他用来放脚的书案就应声而碎,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谁给你的画像?”

    “是绝地山庄的嫡出大小姐。”

    “说说他们的计划吧。”陌殇的怒气仿佛来得快也去得快,心思之难以琢磨直叫史大鹏看走了眼。

    “绝地山庄解氏一族的女子,自六岁过后就会开始修习家族密不外传的魅惑之术,而绝地山庄年轻一辈的女子,修习此功法唯有两人的成绩最为突出,几乎超越了绝地山庄的前几代女子。”

    “这般隐秘之事,史谷主倒是知晓得清楚。”

    得了陌殇这么个评价,史大鹏倒也不恼,他看着陌殇沉声道:“老夫不才,既能一手撑起观音谷,又岂能没有些真本事。”

    他此生,唯一一件让他抱憾终生的事情,就是痛失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而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却不得不一直养在外面,纵然他有心也不能想见就见,心里对她的宠爱还不得不用在另外一个跟他毫无血缘关xi的‘女儿’身上。

    “除了那个嫡出的还有谁?”

    “自然是绝地山庄庄主最疼爱的庶出十小姐,那个女人面慈心恶,对外风评极好,内里却是阴毒至极。”若非一次意外,让得史大鹏看清了解安琪的真面目,要不就连他也看走眼了。

    书房外,牧竣牧谦是极有眼力劲儿的,哪怕陌殇还没有开口,他们就留下一人,另外一人则是去打探绝地山庄大小姐跟十小姐这两条美女蛇了。

    “比起嫡出的大小姐,庶出的十小姐将魅惑之术修练得更好,这种魅惑之术与普通狐媚勾引男人的手段不同,据说此术能够让人产生幻觉,就仿佛沉陷在自己的梦境之中一样,而那施术之人可以随意操控被施术人梦境里的一切,即便是……”

    “即便是让被施术者自杀。”

    看到陌殇说出他没说出口的话,史大鹏越发觉得他的选zé是对的,“是的,非但如此,为了引赤焰神君你入局,她们的准备也是做得相当充足的。”

    这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意思已然点明,史大鹏见自己要表达的都已经表达出来,于是便也不想知道陌殇接下来要做什么,“老夫会继续与赤焰神君做对,但还望赤焰神君记得承诺过老夫之事。”

    话落,史大鹏再次将自己完全裹在黑袍中,身影几个闪掠间,就避开重重守卫消失在新月别院。

    而书房中一想到自己被那么多恶心女人给惦记上的陌殇,特么的就让他恶心得想吐。

    丫的,他不发威还真当他是泥菩萨,是人都能上来捏上一捏?

    想要扮成阿宓的模yàng来引本主入局么?

    好,真是好。

    也不知突然想到了什么,陌殇邪气的勾起嘴角,难得他们花费了那么多的心思,他若不成全他们好像真有点儿说不过去。

    话分两头,这厢陌殇被那些个上赶着算计他的女人恼得不轻,那边宓妃领着季逸晨和宫灿出了别院,这还没有去到宫灿说的那个地方,她不找麻烦,但麻烦却找上了她。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11上门交易观音谷主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