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13 引蛇出洞心思各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主子,您不会就这么算了吧?”

    跟那几个女人分开之后,宓妃没了心思再去确认宫灿找到的图文印记,她现在更关心是哪些个不长眼的女人,正准备要算计她的男人。

    这一想到她的男人不但被别的女人惦记着,还被别的女人算计着,她这心里就窝着一把火,不把根儿给刨除来,她就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主子。”接连叫了好几声,无奈宓妃都没什么反应,宫灿也无法从宓妃的脸上瞧出什么,可他心里又实在是好奇得很,哪里还能憋得住。

    虽说他跟季逸晨是孪生兄弟,但兄弟两人的性子却是一静一动,以前在流金岛他被拘得紧了,随着他跟宓妃走出那座岛,见识了外面的世界,宫灿那埋藏在骨子里的性子,却是一点一点的被挖掘了出来。

    “小灿,你别闹了。”发现刚才那种事情,季逸晨以为任凭哪个女人心里都不会痛快的。

    再联想到宓妃的性子,没有一怒之下将那些个女人都给杀了,绝对已是手下留了情。

    “大哥我没有闹。”如果有别的男人扮作他的模样,宫灿是一定会弄死那人的,可一下子出现那么多个跟宓妃相似的女人,他家主子竟然没有发飙,这简直太让宫灿不解了。

    按他心中所想,宓妃隐忍不发是不正常的,一怒之下大开杀戒才是正常的。

    “主子的心思你别猜。”

    “大哥是想说不管我怎么猜,猜来猜去也猜不着?”宫灿撇了撇嘴,又无力的摊了摊手,一时之间他竟无言以对,“不猜就不猜,反正我觉得主子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季逸晨:“……”

    “你们怎么不说了?”突然,宓妃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眼面前的茶楼,嗓音清冷的道:“本王妃累了,到里面歇歇脚。”

    宫灿看了看季逸晨,一双黑漆漆的大眼又一瞬不瞬的落到宓妃的身上,低声道:“主子这是伤心过度?”

    噗――

    为什么他要有个这么不靠谱的弟弟?

    为什么离开流金岛的时候他就没有发现宫灿还有这样的一面,季逸晨无比后悔的想着。

    倘若他早知道离开后,宫灿会变成这般模样,他铁定想方设法都要将宫灿留在流金岛才妥当。

    自他们跟随宓妃离开流金岛,在宓妃周全的安排之下,现在的流金岛已经完全成了宓妃的地盘,而岛上的那些木材,则在未来的十多二十年间,为宓妃创造了大量的财富。

    “大哥,你嘴巴怎么了?”

    季逸晨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怒道:“小灿,你的嘴巴应该闭一闭了。”

    “哎,我的好大哥,你想叫我闭嘴直说就是,委实没有必要说得那么文绉绉的。”

    “那你就闭嘴。”

    “闭嘴就闭嘴,但在闭嘴之前,小弟还有一句话要说。”

    “你说。”短短两个字,甭管怎么听都有种咬牙切齿的味道,显然季逸晨是被宫灿折腾得有些恼了。

    为以防不测,宫灿在要说话的时候,脚步一退再退,直到季逸晨不可能打到他之后,他语气幽幽的道:“大哥你的嘴角别再抽了,要是照你这么个抽法,指不定再抽就得破相了。”

    “噗――”走在前面,一只脚刚要跨进茶楼的宓妃听到这里,脸色的神色再也没崩住直接就喷笑出声了。

    听到宓妃的笑声,宫灿下意识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呼,这姑奶奶好歹是笑了,也不枉他这么牺牲自己,只为逗宓妃一笑了。

    “小灿你死定了。”咬着牙,季逸晨原想给宫灿一巴掌以示惩戒,不曾想宫灿早有准备,老早就躲得远远的。

    他就是有心想要收拾他一顿,却也不得不顾及一下影响,大街之上动手委实不方便,等回别院看他怎么收拾他。

    “别介啊大哥,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把主子给逗笑的。”

    “少给自己找借口。”他们兄弟两人说话素来不会防备宓妃,因此,就算他们不刻意,宓妃也不刻意,那些话还是都传进了宓妃的耳中。

    起先季逸晨也没有领会到宫灿的用意,直到宓妃笑出了声,他才黑着脸继续配合宫灿。

    “三位客官里面请,小店有各种名茶,还有别的地方喝不到的顶级好茶,欢迎进店品尝。”一见以宓妃为首走进茶楼,相貌特别出众的三人,小二就热情的迎了上来。

    “楼上可有雅室?”

    “回这位爷的话,有的有的。”小二生在灵川坞,长在灵川坞,别说他还真没瞧见过宓妃这般神仙似的公子,于是没忍住就多看了几眼。

    宓妃见他眸光清明,心思澄澈,倒也坦然大方的任由他看,如若他的眼神不是纯粹的欣赏,只怕宓妃此时会直接赏他一脚的。

    “楼上既有雅室,还不赶紧带路。”

    “啊…哦哦,好的好的。”小二窘迫的红着一张脸,他孩子气的抓着后脑勺,颇有几分语无伦次了。

    “小灿灿,你挺威风的嘛!”

    “咳咳…”宫灿听到宓妃嘴里喊出的‘小灿灿’三个字,顿时他就遍体生寒,又种进入腊月寒冬的感觉,“主子,属下这不是借着您的威风么,嘿嘿!”

    那笑,说不出的讨好,也有说不出的献媚,看得一旁的小二憋笑憋得辛苦,差不点儿就要破功大笑出声。

    “赶紧领路。”季逸晨抢在宓妃开口之前接了她的话头,要不他真怕再从宓妃的嘴里蹦出一个‘小晨晨’来。

    深吸一口气,小二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崩住了,绝对不能笑,打死都不能笑出来,他捏了捏自己的手心,伸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恭敬的道:“三位客官楼上请。”

    这个机灵的小二别看年纪不大,但他还是很有些眼力劲儿的,虽说宫灿在宓妃的面前自称属下,但依他的观察,被一左一右护在中间的那位公子,绝对没有将另外两人当作是下人来对待。

    是以,他没有单说请宓妃上楼,而是聪明的钻了一个空子。

    他的这点儿小心思自然没能瞒得过宓妃,可宓妃也没有要理会的意思,只道:“送壶别的地方没有的好茶过来,赏钱少不了你的。”

    “小的谢爷赏。”

    “行啦,你只说哪间雅室空着,我们自己上去。”

    “回爷的话,二楼右手边第三间,那间房视野极好,透过窗户东南西北四面儿的景都能欣赏得到。”

    “嗯。”宓妃点了点头,提步上楼,宫灿紧随其后。

    季逸晨给了小二赏钱,再交待他除了送茶上楼之外,还备上一些当地有特色的点心一起送上楼,“动作快一点儿。”

    “好嘞,三位客官请稍等,小的立马就送上楼。”

    雅室内,宓妃习惯性的挑了临窗的位置坐下,正如那小二所言,这个位置视野极佳,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能瞧得见,倒不失为一个打探情报,又便以隐藏和观察的好地方。

    “小晨晨,小灿灿。”

    被点了名的两兄弟皆是浑身一僵,继而嘴角一抽,颇为惊悚的道:“不知主子有何吩咐?”

    宓妃笑眯眯的看了看神经崩得紧紧的两人,冷声道:“你们可知本王妃领着你们进茶楼的用意何在?”

    “主子想让我们暗中离开去打探消息?”宫灿此时说的‘消息’,指的可不就是那些女人假扮成她的这件事。

    宓妃笑而不语,没有说对,也没有说不对,只那双清澈见底的水眸,明明可一眼就望到底,却不知在那尽头之处,缘何是无边无际的黑暗,看起来极为骇人。

    故,胆敢一直盯着宓妃眼睛瞧的人,这世上除了陌殇以外,大概找不出第二人了。

    “主子不说话,难道是我说错了?”宫灿抓了抓后脑勺,黑眸里有着片刻的迷茫,半晌后才道:“哎哟,大哥你是不是知道,知道就快说啊,别这么吊着我的胃口啊!”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我…”宫灿张了张嘴,万无无语的看着他家大哥,他傻吗?

    丫丫的,他到底哪里傻了。

    宓妃突然起身,双手负在身后临窗而立,目光远眺着外面热闹的街市,久久都没有收回视线,最后也不知瞧见了什么,水润的红唇微微勾起,竟是说不出的邪气。

    “主子是想引蛇出洞。”在宓妃出手鞭粉衣少女的时候,季逸晨虽说大半的心神都留在宓妃的身上,可他到底是个心思缜密之人,因此,倒也分出了两三分心神留意周遭的动静。

    别说,还真让他发现了几个有异的地方。

    “引蛇出洞?是谁盯上了主子?”

    “暂时不知。”

    “灵川坞现在鱼龙混杂的,各个势力中的人都有,一时之间倒也难以确认他们的身份,但那不代表招惹上本王妃的人可以轻而易举的脱身。”原本宓妃当场就对那粉衣少女动了必杀之心,可在感觉到周遭有好几道目光在注视她的时候,她便临时改变了主意。

    那绿衣女子满心以为是她开了口,而宓妃又迫于舆论的压力,方才做出抽打粉衣少女十鞭以此来了结争端,孰不知宓妃压根就没将她以为的那些放在眼里。

    光武大陆与浩瀚大陆不同,在这里以武为尊,只要你的武力值够强,那么杀谁都不需要负责任。不像在浩瀚大陆,人分三六九等,尊卑等级森严,杀人是要偿命的。

    不过那所谓的杀人偿命,指的也无非就是那些身份卑微的平民了,有权有势之人,手里牵扯的人命又岂会少。

    “那图文既然已经被找到了,短时间之内就不会消失,早一天跟晚一天去确认也并无不妥,眼下还是搞清楚这帮人在打什么主意才好。”宓妃笑着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眸光如水,却冷寒如冰。

    “主子放心吧,我发现图文的地方很是有些隐秘,若无意外不会有太多人注意到的。”宫灿没有说出口的还有一句,那就是即便有人发现了,也不知道那繁复的图文代表或是象征着什么啊!

    因而,根本就无需担心。

    “小晨晨说得不错,今个儿本王妃就是要引蛇出洞。”宓妃白如玉的双手交握在一起,又道:“其实小灿灿说的也不错,走进这间茶楼除了口渴想要喝茶,顺便歇歇脚之外,本王妃需要你们分头出去打听打听消息,尤其是留意那些扮作本王妃的年轻女子。”

    若能打探到她们的具体身份最好,要是短时间内没有办法打探到,宓妃倒也不着急,她有的是法子让那些人自己露出狐狸尾巴。

    “主子放心,我们明白了。”虽然兄弟两人不满意宓妃这么叫他们,可他们了解宓妃的性子,你若表现得越是在意,那她就叫得越欢快。

    “小晨晨去打探其他消息之前,先将斜对面酒楼里的那个女人的身份弄清楚,先别惊动她。”

    “是。”

    “小灿灿。”

    “属下在,主子随便吩咐就是。”听着宓妃这越叫越起劲儿的兴致,宫灿简直就是有苦难言,只能告诉自己忍忍忍。

    宓妃今个儿这心里挺憋屈恼怒的,看到这兄弟两被她折腾得额上青筋直跳偏还要表现出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模样,骨子里的恶作剧因子就噌噌噌的往上蹿,控制不住的就是想要逗逗他们。

    “你先将鬼域殿已经进入灵川坞的消息散播出去,然后再打听一下这灵川坞什么地方最热闹,接着就将本王妃即将要出现在那个地方的消息也散播出去。”既然麻烦都已经找上门了,那么她会上一会又有何妨?

    她温宓妃虽然不喜欢麻烦,也讨厌麻烦,但她却是个不怕麻烦的主儿,若然敌对的几方要过招,还不知是谁能笑到最后。

    “主子,这样不妥。”

    “有何不妥?”

    “太危险了。”季逸晨拧了拧眉,显然不认同宓妃的这个做法,“主子刚才也说了,眼下灵川坞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是有的,万一……”

    没等他把话说完,宓妃就沉着一张脸,冷声道:“任何事情都是有风险的,你的意思是本王妃身边没有鬼域殿的人保护,别人就有本事随意捏圆搓扁本王妃了。”

    “属下并不是那个意思。”

    “行啦,解释就等于掩饰,别以为本王妃看不出来。”

    “主子别恼,大哥只是觉得咱们初来此地,人生地不熟的,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大哥有那样的担心也无可厚非嘛!”

    “你们以为本王妃会拿自己去冒险?”

    “呃…”这个他们怎么说得准,天知道只要是宓妃决定的事情,还真就没有能改的。

    “就这样,你们按照本王妃的吩咐去做。”

    “是。”

    敲门声响起,宓妃再次转过身去,季逸晨走到门口打开门就看到小二那张热情洋溢的笑脸,沉声道:“将茶水跟点心端进来吧!”

    “好嘞。”小二是个知情识趣儿的,将茶水和点心一一摆上桌之后,笑说道:“客官请慢用,若有其他吩咐只需拉一下门边的竹铃即可。”

    季逸晨没有说话,只是温和的点了点头,小二会意就转身出了房门,顺便将雅室的门轻轻带上。

    “出去之后小心行事,本王妃静待你们的消息。”

    “是,主子。”

    “以一个时辰为限,你们尽量抓紧时间行事。”

    “是。”

    安排妥当之后,宓妃朝他们挥了挥手,季逸晨兄弟自知无法改变宓妃的决定,只能将担忧藏在心里,颇有几分不情愿的离开了。

    另一边的酒楼客房之中,满心以为自己行事天衣无缝,没有露出任何蛛丝马迹的绝地山庄大小姐解思甜,怎么都没有想到,她已经暴露了,而且还被宓妃给盯了个死紧。

    此刻,她坐在上首位置,手里把玩着一个精致的茶杯,精致的面容掩映在阴影里,只听声音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魑魅林那边都安排好了吗?”。

    “回大小姐的话,已经都按照大小姐的要求布置妥当了。”回话的是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的男人,他整个人都包裹在袍子里,只露了一双阴戾的眼睛在外面,声音更是粗哑又刺耳,那一个个字仿佛就是从他喉咙里硬生生蹦出来的。

    “本小姐要的是万无一失,尔等可能保证。”

    “我们兄弟原就是大小姐的人,现又收了大小姐那么多的好处,自然要将大小姐交待的事情办得妥贴又漂亮。”

    “但愿如此。”

    “如果大小姐没有别的吩咐,我就先告辞了。”

    “等等。”

    转身就要离开的灰袍男人脚下步子微顿,他没有回头,只是生硬的道:“不知大小姐还有何事?”

    “只要你们好好替本小姐办成这次的差事,好处是少不了你们的,可若因为你们的粗心大意而导致本小姐的计划失败,我的手段相信你们也是清楚的。”

    “你我各取所需,大小姐实在不用过多的在意。”

    “本小姐还信你一回。”送走灰袍男人之后,解思甜又招来她的两个贴身侍女问话,“金陵宫那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现在何处?”

    “回大小姐的话,她们已经回了落脚的客栈。”

    “解安琪那个贱女人呢?”

    “她一早就出了清平客栈在大街上闲逛,身边没有其他人跟随,就只有她的两个贴身女婢。”

    解思甜可不认为她那个=/>眯惺禄嵴獍愦笠猓氲街板靛诼ハ麓蠼稚夏乔寰鸸蟮钠剩约澳飧呱畹纳硎郑筒幻舛藻靛纳矸萦辛酥种值牟虏狻br/>

    总之,出于女人敏锐的直觉,她敢肯定宓妃的身份不简单。

    她甚至都有想过,宓妃会不会就是没有戴面具的赤焰神君,那会不会就是赤焰神君的真面目?

    可惜这一切都只是她的想象,她压根就拿不出可以去证明的证据。

    “本小姐已经等不及要毁掉她了。”袖中的双拳渐渐收紧,解思甜突然扬起如花的笑颜,意有所指的道:“想办法将解安琪引到前面的那家茶楼里,切记莫要让她察觉到你们的存在。”

    “是,大小姐。”

    “还有一点,安排些人手暗中打探一下刚才那三个男人的身份,看看他们到底是不是生面孔。”

    “是。”

    “暂时就这样,你们都去忙。”

    她的地位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来破坏,区区一介庶出之女,也妄想与她争辉,饶是再隐忍个十年八年的,解思甜都要解安琪死无葬身之地。

    前面的魑魅林,就将是她的长眠之地。

    “君主您别着急,君王妃那么聪慧机灵,肯定不会有事的。”

    “是啊是啊。”顾伟辰撇撇嘴,他心里的真实写照其实是这样的,谁敢欺负君王妃啊,君王妃不欺负人就不错了。

    “还请君主放心,属下已经暗中加派了人手寻找君王妃的下落,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回来的。”

    “都闭嘴。”一人一句在他耳边唠叨,陌殇真是不厌其烦,他怎么也没想到宓妃离开别院,怎的连口信都没有给他留下一个。

    想他跟观音谷谷主谈完从书房出来就去找宓妃,准备带着她到灵川坞四处逛逛,哪里晓得会扑一个空。

    随后一问他才知道,宓妃只带了季逸晨跟宫灿就出了新月别院,天知道陌殇是有多担心她的安危。

    “君主,属下有……”

    “本主现在什么都不想听。”没找到宓妃,陌殇这颗心就静不下来,哪里有心情听别的。

    牧谦被吼了一句,莫名觉得有些委屈,想着他刚在大街上看到的那几个身影,心知事关重大,因此,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再次开口说道:“请君主容属下禀报一点儿情报,很重要的情报。”

    “说。”

    “君主,属下刚才在那边发现了几个衣着打扮都跟君王妃有四五分相像的女子。”

    “什么?”

    “属下是说有人假扮君王妃,意图迷惑君主是是真的。”在陌殇看似平静实则波涛暗涌的目光注视下,牧谦险些腿软的跌坐在地。

    有道是怒极反笑,形容大概就是陌殇现在的这种状态,他邪魅惑人的勾起嘴角,潋滟凤眸微眯,冷声道:“跟本主小女人有四五分相像的女子,还有好几个,本主还非得亲眼瞧上一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13引蛇出洞心思各异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