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16 杀机,西大街之乱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西大街的某处酒楼雅室内,陌殇负手而立站于打开的窗前,沉声道:“安排人去打听一下君王妃现在在什么地方?”

    虽说他明知宓妃肯定会来西大街,毕竟这消息是他家小女人故意放出来的,没道理她不来凑这个热闹,但是一刻看不到宓妃的人,他这心里就非常的不踏实。

    “是,君主。”

    顾伟晔恭敬的沉声应道,拱了拱手就准备退出去,陌殇却又再次背对着他们开口道:“那丫头出门素来喜欢男装打扮,你们都把眼睛给本主放亮一点儿,别男的女的都分不清楚。”

    得,一句话说得雅室里伺候的以牧竣为首的四个大男人都齐刷刷的红了脸,再想到他们还曾经怀疑自家君主是背背山,一时间不只他们的脸烫得能煮熟鸡蛋了,就连他们的头发丝儿都仿佛要烧起来了。

    丢人啊丢人,他们的脸早就不知道丢哪里去了。

    回想在天山谷,君王妃女扮男装被君主抱回卧房,他们只觉天雷滚滚啊,脑海里那是层出不穷,各种各样的脑补,结果岂料他们都白瞎了一双眼睛,怎的就愣是没有瞧出来,那被君主抱在怀里的‘男人’,其实是个女儿身呢?

    “请君主放心,属下等一定会把眼睛擦亮的,绝对不会错认君王妃的,要是属下认错了,待回鬼域殿后就自行去领罚。”抹了抹额上细密的汗,顾伟晔那是只差举手发誓了。

    君主也真是的,怎么能指着他们的痛处,死命的踩呢?

    要说当时将君王妃错认为男儿,也不能全怪他们眼睛没长好,实在是有诸多原因导致他们最终的错认结果的。

    一来,他们的君主不喜人靠近,哪怕就是他们这些近身侍卫都是不允许跟君主有肢体接触的,突然间他们就在夜里看到自家君主抱了一个男人回来,而且那个男人的脸还埋在君主的怀里,又见君主一脸温柔宠溺的看着怀中之人。

    顿时,他们就仿佛被五雷轰顶了一般,整个人都傻了好么!

    眼瞎,脑迷茫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冷酷邪魅的君主突然一下子变得温润如玉起来,对他们而言无益于太阳西升,六月飞雪,天降红雨……

    二来,不是他们要给自己找理由洗白自己,而是宓妃扮男装太有一套了,且不说什么高级的易容之术,也不服用易容蛊那类的玩意儿,甚至是不改变自己的本来相貌,偏却可以将自己意脸闪硗庖桓蹦Q鹚凳煜さ娜艘淮蜓矍撇怀隼矗皇煜さ娜司透咽镀扑呐砹恕

    尤其,每当宓妃男装打扮的时候,单就她完全挑不出一丝差错的外貌,还有她那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喉结和声音,任凭见到她的人,绝对不会怀疑她是女儿身的。

    再有一点,也是最让牧竣等人佩服的地方,那便是扮作男儿的宓妃,她的言行举止,哪怕就是一些小习惯都与真正的男儿相差无几,实在是只要她自己不承认自己是女儿身,谁能见一次就分辨得出来?

    “她抛出这两个消息,倒也不排除她会穿着女儿装出来露面,都仔细留意一下吧!”陌殇挑选的这间酒楼乃是西大街上,地理处置最好的,而他包下来的这间雅室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

    他此刻所站的窗前,正是一个居高临下的好地方,以他的眼力劲儿,只要宓妃在西大街现身,他就不会看不到。

    “是,属下省得了。”错将君王妃当作男儿,绝对是顾伟晔等人心中的最痛,偏偏每每陌殇提起的时候,他们压根就无力反驳。

    “今个儿这西大街甚是热闹,可千万别给本主领个冒牌货回来。”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扣击着窗棂,也不知陌殇在窗外都看到了什么,暗磁的嗓音竟是染上了几分邪气,只觉站在那里的人,越发邪肆狂傲,令人不敢直视了。

    只要不是个傻的,陌殇这话顾伟晔四人都听明白了,而且他们那刚刚退掉热度的脸,居然又烧了起来。

    满心憋屈的他们沉默再沉默,唯有顾伟晔这个苦逼的,只能顶着一脑门的黑线,咬牙切齿的保证道:“属下要心瞎眼瞎的迎个冒牌君王妃回来,属下实是无颜再见君主,定当自己抹了脖子。”

    噗――

    刚要溢出口的喷笑声,在牧谦和顾伟辰看到顾伟晔那张苦哈哈的脸时,愣是硬生生给憋了回去,可见他们是忍得有多辛苦。

    “去吧!”

    “是。”

    出了雅室的门,顾伟晔沉着脸用手朝脸上煽了煽风,他真是太老实了,明明君主安排的时候又没指名道姓的,特么他为毛要自己冲上去,害得他们都不出声,就自己被训了一顿。

    整了整自己的心神,顾伟晔想着陌殇交待的事情,倒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想旁的,赶紧唤了几个人出来跟着他一同出了酒楼。

    丽人坊

    “你们俩儿把我拽这里来干什么?”宓妃眨了眨眼,还没闹明白自己怎么就被拽进了成衣店,她没有要买衣服的打算,而且就算要买也不是在现在。

    一时间,宓妃完全没有回过味来。

    “主子……”宫灿其实很想说,主子您这呆萌迷糊的样子真特别好看,但他只吐出了‘主子’两个字,后面的话全都咽了回去。

    这话他放在心里说说还可以,倘若要是说出来,光是想一想有可能发生的后果,宫灿就忍不住要抱紧自己的双臂,腹议道:陌殇那个男人太可怕,面前这个女人也不温柔啊!

    “吞吞吐吐的干什么,有话就说。”饶是前世的宓妃是个特工头子,但女人爱漂亮衣服的这一面,她也是有的。

    走进成衣店里看到那么多的漂亮衣服,虽然脑子里还有一点儿迷糊,不知道自己被拽进来要干什么,但这一点儿都不妨碍宓妃看这些漂亮衣服,不免也有一种打开衣柜的时候,甭管里面穿了多少衣服了,反正就是觉得还缺一件,打开鞋柜的时候,也甭管里面摆了多少双鞋,仍是感觉自己缺了双鞋,心里涌出疯狂的购买欲。

    不过宓妃到底不是普通的女人,短暂的迷眼过后,她的理智回笼,又道:“你们这是觉得本公子身上脏了,需要换件衣服?”

    季逸晨宫灿默,两人一脸的呆茫,一时没明白过来宓妃话里的意思,于是两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宓妃。

    迎上两双比她还要迷茫困惑的眼睛,宓妃顿时无力抚额,她的眼角跳了跳,冷声道:“就算你们打算让本公子换身衣服,该去的地方也是男装店好么,跑进女装店干嘛?”

    啥?

    兄弟两人听到宓妃后面这句,得,脑子里灵光一闪,总算明白他们之间交谈的问题出在哪里了,是以,季逸晨推了宫灿一把,后者嘻笑道:“主子放出消息,将那些小老鼠都引来西大街,难道不该以女儿家的身份出现么?”

    “小晨晨也觉得我该以女儿身出现?”

    对于宓妃的称呼,季逸晨无力吐槽,他点了点头道:“主子放出鬼域殿已经到了灵川坞的消息,又将自己给抬了出来,想来君主他已经定然也得到了消息,总不能西大街上同时出现两个赤焰神君吧!”

    听了季逸晨的解释,宓妃抚了抚自己的下巴,水眸眨了眨,倒是瞧不出她心里是怎么想怎么打算的,“你倒将我的心思琢磨得透透的。”

    原本宓妃领着季逸晨和宫灿出了新月别院,依着陌殇的性子如果发现她不在,甭管手里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他肯定都会推后出来寻她的,如此,一旦他在街上听到她传出去的那两个消息,指不定现在已经在西大街等她自己出现了。

    这样一来,诚如季逸晨所言,宓妃想要扮成赤焰神君出现是不可能了,毕竟还需要君王妃出来唱一场不是?

    总不能叫陌殇扮成是她?

    以那家伙小心眼的程度,宓妃担心回别院后,他指不定得怎么收拾她来着,光是想一想宓妃就抖了一下。

    “不敢。”

    “没什么敢不敢的,听你那么一说,的确是我疏忽了。”宓妃笑着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裳,抿唇道:“你们再外候着,我去换身衣服。”

    “是。”

    丽人坊是灵川坞内最大的一家成衣店,但这丽人坊却只卖女装不卖男装,东家老板娘看到宓妃三人走进店里,眼见店里的伙计就要上前招呼,但她却极有眼力劲儿的阻止了。

    看他们三人的神情好似还有话没有说完,因此,丽娘倒也没有上赶着往前凑,而是打算等他们交谈完,她才适时的开口较为妥当。

    “你是这丽人坊主事的?”

    “公子客气了,小妇人丽娘,正是这间成衣店的老板娘。”

    “我要挑选一套女装,可有成套的首饰跟鞋袜?”

    闻言,丽娘明显怔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柔声道:“小妇人这里成套的衣服鞋袜是有,但与之相配的首饰却是没有的。”

    宓妃拧了拧眉,又道:“不知附近可有金银玉器店这些?”

    “回公子的话,这倒是有的。”

    “嗯。”宓妃点了点头,转身吩咐道:“宫灿,你去买套首饰回来。”

    “这位公子从丽人坊出去,左转一下便有一家玲珑阁,那是一家经营金银玉器的老字号,内里首饰什么的都非常的时新。”丽娘是个上道的,不等宓妃再次开口,她就温和的指了路。

    “是,主子。”

    “有劳丽娘领一下路。”

    “公子,里面请。”丽娘虽说是心中有疑惑,但偏又从宓妃的身上找不出问题来,不免让她心里没底。

    这走在她前面的人,到底是男还是女?

    直到一刻钟之后,宫灿将新买的首饰送到丽娘的手中,丽娘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她面前这位让世间女人瞧了都要丢了芳心的‘公子’,竟然是位拥有天人之姿的小姐?

    怪不得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可又说不上来,敢情这世间真有那等雌雄难辨之人。

    “姑娘,这是你家随从送来的首饰。”

    宓妃打开那盒子里的首饰看了一眼,速度飞快的从一堆衣服里面挑了一件紫色的立领收腰拖地长裙,又转身到屏风后面利落的换好,只是对她这一头的头发为难了起来。

    丽娘知道宓妃很美,扮作男儿都那般令人惊艳,当她看到宓妃女装的模样,整个人怔愣在原地,看着宓妃那是连眼睛都忘了要眨。

    她吞了吞口水,只道:原来这世间真有生得如此绝色的人儿。

    以前她所看到过的那些美人儿,与宓妃比起来,那差的还真不是一星半点儿。

    “姑娘若是不嫌弃小妇人的手艺,不妨由小妇人替姑娘梳个发髻?”丽娘见宓妃抓着满头的头发发呆,不由试探性的开了口。

    她瞧着这姑娘看似很好接近,实则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疏离之感。

    “那便有劳老板娘了。”宓妃身边没有带婢女,穿衣服也就罢了,梳头这件事情她是真不行。

    她总不能就着身上这套刚换上的华衣美服,再梳上一个麻花辫吧,真要那样走出门,还不得把人给笑死。

    “姑娘不嫌弃就好。”

    “感谢都来不急,如何会嫌弃。”每当要梳头的时候,宓妃心里都会不由自主的冒出一个念头,要是陌殇在就好了,她很喜欢陌殇给她梳头。

    丽娘没有多话,她走到端坐在铜镜前的宓妃身后,然后看了眼锦盒里装着的首饰,不卑不亢的问道:“小妇人替姑娘梳一个飞凤髻可好。”

    “好。”丽娘好歹也是丽人坊的老板娘,见识跟眼光自是都不差的,她在看过配套的首饰后,向宓妃提议梳飞凤髻,显然是靠谱的,宓妃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很快,在丽娘的巧手之下,宓妃有了一个美美的发髻,再戴上成套的首饰,铜镜里出现的就是一个浑然天成,貌若天仙的九天仙子,美得令世间万物都要骤然失色。

    “逸晨,将账结了。”

    “是。”

    宓妃话落之后就领着宫灿出了丽人坊,季逸晨只需宓妃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她的意思,于是在结账的时候,除了那套衣服本身的钱,他还额外付给了丽娘五十两银子,当作是她替宓妃挽发的手艺费。

    这厢宓妃刚刚踏出丽人坊,一直在西大街暗自寻找宓妃的顾伟晔就看到了她,顿时一脸喜色的就迎了过来。

    “属下给君王妃请安。”顾伟晔只是拱手向宓妃请了安,声音也压得低低的,面上不显心里却不住的想着,姑奶奶您这是跑哪里去了,可算是让他给找着了,要不君主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他。

    “出门在外的,无需多礼。”

    “是。”

    “熙然让你来找本王妃的。”虽说宓妃有猜到陌殇一旦得知她的消息就会寻过来,但没想到他的动作会那么快。

    “回君王妃的话,是的。”

    “行啦,正好我也有话要跟熙然说,他现在在哪里?”

    “君主正担心君王妃来着,属下这就带君王妃过去。”

    “前面带路吧。”

    “是。”

    眼见宓妃如此乖顺的就跟他走了,别说顾伟晔这心里还挺不踏实的,等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时候,顾伟晔恨不得拍自己一巴掌,特么的难道他有受虐倾向?

    丽人坊中,越琢磨就越觉不对劲儿的丽娘,描绘得精致的柳眉紧蹙成一团,手中的一张丝帕都快让她拧烂了,她的脑海里,眼里里浮现的全都是宓妃那绝世无双,倾国倾城的容颜。

    她只觉得宓妃的模样,好似在哪里看到过。

    是啊,她究竟是在哪里看到过呢?

    对了,她想起来了,因为进阶排名赛的临近,灵川坞一下子多了很多外来人,女人天生爱美,对于金银首饰,华衣美服最是经不住诱惑,因此,作为灵川坞最大的成衣店,可想而知这几日丽人坊的生意有多好。

    丽人坊专卖女子的衣裳,故,往来与丽人坊的十有*都是年轻貌美的女子,丽娘想到宓妃的脸,猛然就想起,之前在丽人坊她曾看到过好几张跟宓妃少说有三四分相像的脸。

    是了是了,就是这里很奇怪,只因她初见宓妃的容颜太过震惊,否则她早该回过味来的。

    “她到底是谁呢?”跌坐在椅子上的丽娘,一遍又一遍的反复问着自己,结果却是没有答案。

    然,当脑海里猛然浮现出两条讯息的时候,丽娘惊得整个人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张保养得宜,如诗如画的脸,顿时苍白一片。

    她,应该就是鬼域殿的君王妃吧!

    呼――

    轻拍着胸口给自己顺了顺气,丽娘又不禁想到之前那几个穿着跟打扮都与宓妃很相似的年轻女子,心里便不知是何滋味了。

    怕只怕那些女子来者不善,而…罢罢罢,丽娘不是傻的,她也瞧得出来宓妃不是个傻的,就怕那些想要算计她的人,没本事算计到她也就罢了,没得还要把自己给坑进去。

    “老板娘你这是怎么了,一会儿点头又一会儿摇头的,眉头一会儿拧得死紧,一会儿又放松了开,该不是哪里不舒服?”

    丽娘拍了拍凑到她跟前的脑袋,柔声道:“你们好生看着店,我累了到楼上休息休息。”

    “是。”

    转身上了楼,丽娘寻了一个既可以看到西大街上各种情况,又能将她完全隐藏起来的地方,然后静下心来等待即将发生的一切。

    她想,应该会很精彩的吧!

    “你们都退下。”

    宓妃走进雅室,牧竣等人几乎都不用等陌殇的命令,心里就有要退下的念头,于是陌殇一开口,他们就全溜到了门外。

    “阿宓过来。”

    “哦。”宓妃撇了撇嘴,好似乳燕归巢般投入陌殇的怀抱,双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腰,用小脸满足的蹭了蹭他的胸口。

    “阿宓,我有话要跟你说。”

    “熙然,我有话要跟你说。”

    抱在一起的两个人,皆是满足的发出一声轻叹,旋即又异口同声的开口,都有话要跟对方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16杀机,西大街之乱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