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17 杀机,西大街之乱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你先说。”

    “你先说。”

    话音刚落,两人又说出一模一样的话来,两双灵动的黑眸对视在一起,又不免笑出声来。

    陌殇将宓妃环抱在怀里,温柔含笑低首将自己的额头轻抵在宓妃的额头上,见她清澈的双眸一瞬不瞬的望着他,那澄澈的眸光里满满都是他,一颗心不由就变得越发的柔软起来,只道他家小女人怎就那般可爱,那般惹人怜爱呢?

    “宝贝儿先说,我听着。”

    宓妃摇了摇头,轻抿着水润的红唇,嗓音软糯甜腻的道:“不要,熙然先说,我也听着。”

    先前宓妃心里记挂着她交给宫灿的事情,整个人都懒懒的,好像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之后宫灿回她话说,已经找到她画出来的那种图文,心下一喜她便将陌殇给抛之脑后了,等她意识到要跟陌殇说一声的时候,人已经出了新月别院。

    原本想着她不过就跟着宫灿去证实一下那里的刻画出来的图文是否就是她要找的,应该耽误不了多长时间,大不了早去早回就好,也不至于会让陌殇担心,哪里知道她今个儿完全就是出门没看黄历,自打踏出新月别院,就没发生一件让她顺心的事儿。

    “怎的还闹起小脾气了?”

    “没有。”

    “你个小丫头没闹脾气,我可是要闹的。”

    “嗯?”宓妃揣着明白装糊涂,她才不会傻乎乎的去点破陌殇那意有所指呢,就全当听不明白他的话,省得他又想法子来折腾她。

    虽然那什么的折腾其实也算不得是折腾,可那样让她长记性的法子,也实在是太羞人了。

    “装傻这门功夫,小丫头是越装越顺溜了。”笑看着宓妃瞪圆了漂亮灵动的大眼睛嗔怒的瞪他,陌殇不免手痒的想要伸手轻捏宓妃光滑细嫩的脸蛋儿,心里那么想着,实际上他也真那么做了,最后捏了还不算,更是没忍住凑近宓妃,狠狠亲了她几口。

    “唔…”

    “宝贝儿真甜。”

    “臭流氓。”

    “既然我都成臭流氓了,为了更坐实这个名声,我得再喜几下。”话落,陌殇也不顾宓妃的扭动跟挣扎,愣是将她牢牢抱在怀里,好好的亲了又亲,直亲得宓妃避无可避。

    男人与女人有着先天的力量悬殊,在均不用功夫的前提下,宓妃是摆脱不了陌殇钳制的,只能憋屈的任他亲够了放开她才能脱身。

    “混蛋,臭流氓。”粉唇微肿,俏脸嫣红,宓妃推开陌殇喘着气,又是羞又是恼的瞪他再瞪他,想要狠狠的骂他点儿什么吧,却又发现自己词穷得很,真真是恼得头顶都要冒烟了。

    笑看着宓妃那又嗔又怒的俏模样儿,陌殇就那么宠溺的笑望着她,仿佛是只餍足的猫儿似的,浑身都散发着心满意足的味儿。

    唔,宝贝儿实在太甜了,每每一黏上她,他就巴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让她每时每刻都跟他紧密的融合在一起。

    “好了,是我坏,要不宝贝儿打我出出气?”

    “你欺负我。”

    “嗯,我只欺负宝贝儿一个人。”

    “你敢欺负我?”

    陌殇一愣,听出宓妃弦外之音的他剑眉微拧,心说不能将宓妃给惹毛了,要不他可什么福利都没有了。

    还有最最让他头疼的一点,别看在光武大陆是个人都知道他的君王妃是宓妃了,但浩瀚大陆那边不知道啊,而且他想妥妥的将宓妃娶回家,貌似还前路漫漫来着。

    “咳咳…宝贝儿真恼我了,是我说错话,我是肯定不会欺负宝贝儿的,就让宝贝儿来欺负我成不?”

    “哼!”

    “乖了,刚才是我亲了阿宓,要不换阿宓亲我,这样咱们就扯平了。”

    闻言,宓妃一脸黑线,嘴角控制不住的抽了抽,她握起小拳头捶了陌殇两下,没好气的道:“想得美啊你,休想得了便宜还卖乖。”

    “呵呵…谁让阿宓那么诱人的,只要面对的是你,我纵有再强的自制力也是把持不住的,阿宓就是我的克星。”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平时也会有这个年纪男人该有的需求,但他却是个极其自律的男人,很多时候他的自制力已然达到了变态的地步。

    面对别的女人,他兴许就是个柳下惠,甭管怎么诱惑他,他都可以视对方于无物,但若那个人是宓妃,他在她的面前,自制力就几乎为零了。

    “熙然的这张嘴巴是越来越能说会道了。”

    “我是实话实说。”宓妃之于他太过重要,在他的心里宓妃甚至重过了他的生命,初闻观音谷谷主那些话时,陌殇其实并没有放在心上,面上更是没让史大鹏瞧出什么,但陌殇也不免暗自反问自己,倘若真如史大鹏所言,那绝地山庄的魅惑之术真有那么厉害,对方化作宓妃来迷惑他,他又是否能坚守本心,不被对方所惑?

    虽然陌殇对自己很有信心,他相信自己不会被宓妃的表相所惑,因为他的宝贝儿从头到尾就只有一个,如果他当真只为眼前的表相所惑,是不是说明宓妃之于他,并没有他所以为的那么重要呢?

    “熙然,你有心事?”陌殇的吻,宓妃是很喜欢的,每当被他抱在怀里忘情亲吻的时候,她总觉得她就是陌殇捧在心尖之上的宝贝,这世间再没什么比她更为珍贵的了。

    宓妃不是个矫情的人,喜欢就是喜欢,她并不觉得她跟陌殇抱在一起亲吻有什么不妥,毕竟她不是原装的古人,这种事情在她眼里也不算有违礼教。她恼的是明明她跟陌殇都是新手来的,为嘛每次接吻都是她被陌殇牵着鼻子走,每次也都是她被吻得晕乎乎分不清东南西北,这真真是丢脸死了。

    想她每次被吻得浑身酸软无力,只能借着陌殇的怀抱支撑自己的时候,宓妃就咬牙切齿的想,下次一定要掌控主动权,下次她一定要找回场子把陌殇给吻晕乎了,可这都多少个下一次了,她就没有一次成功过。

    于是,某女心中无限的怨念就升级了。

    “是有一点儿。”陌殇揉了揉宓妃的发,爱怜的吻了吻她的发顶,有力的双臂将她紧紧圈在怀里,柔声道:“阿宓,可是不喜欢我吻你。”

    “没有。”小脸蹭了蹭陌殇的胸口,宓妃的声音小小的,软软的,却让陌殇格外的喜欢。

    “那阿宓是喜欢的。”

    “嗯。”臭男人,明明都知道她心中所想,偏还要哄着她亲口说出来,真是坏透了。

    “呵呵…”没什么比自己心爱的女人喜欢自己对她的亲吻更让他动容的了,趴在陌殇胸口的宓妃,能够非常直接的感受到他的欢喜,“要不我现在什么都不做,阿宓再自己亲回来。”

    遇上一个心细的男人,其实也是一件非常让人头疼的事情,就比如陌殇这货,他明知道宓妃在接吻这件事情上,一直都想要掌控主动权,想要找回场子把他给吻晕了,结果他就愣是不让宓妃如愿。

    “我看起来真傻?”

    陌殇摇头,他毫不怀疑要是他敢点头,这小女人一准儿得有半个月不搭理,想想那种滋味他就觉得难受。

    “那你觉得我会让你占那便宜?”

    “不会。”

    “哼,这次的账先记着,你也别得意,早晚我会找回场子的。”宓妃握了握小拳头,待她谋划好了,看她一定妥妥的将他给扑倒。

    “好,我等着。”

    “下次我一定吻晕你。”

    “嗯。”陌殇笑着点头,小女人要主动吻他,他可是巴不得,天知道宓妃主动吻他的机会,可是少得很。

    眼见自己又被陌殇一闹,主题都歪出去老远了,宓妃有些不乐意了,她的小手滑到陌殇的腰间,精准的找到一块软肉,然后轻轻一捏一拧,那滋味儿就别提有多么的酸爽了。

    “熙然,岔开话题可是不能蒙混过关的哟!”

    “嘶――”小女人下手一点儿都没有留情,陌殇疼得倒抽一口凉气,俊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生动,他飞快的在宓妃唇上啄了一口,没有立马就回答宓妃的话,而是反问道:“阿宓刚才要跟我说什么?”

    “熙然不也有话要跟我说,你先说?”出于习惯使然,宓妃走进雅室的时候,虽然目光一下就被陌殇吸引住了,但她还是习惯性的将所处的环境都观察了一遍,让自己的心里有了底。

    不等陌殇开口,宓妃从他的怀里退出来,然后走到窗边倒了一杯茶端在手里,如水般静谧的目光落到热闹喧嚣的街道上,放出自己的五感意识,全身心的去感知西大街上所有的一切。

    陌殇转身看着宓妃的背影,一声轻叹自他口中溢出,他提步上前从身后将宓妃拥在怀里,下巴轻搁在她的肩上,正准备开口的时候,只听宓妃不咸不淡的道:“今个儿一出新月别院,我就遇上好些个姐姐妹妹了。”

    听着宓妃这含了怒气的话,陌殇剑眉紧蹙,性感的薄唇轻抿成一条冷硬的直线,可他没有着急着开口,只静待宓妃的下文。

    “要不是我很确定娘亲只生了我一个女儿,我定然都要以为她们是我娘亲失散多年的闺女儿了。”

    “她们是撞在阿宓的枪口上了?”陌殇凤眸沉了沉,原本他是打算一切仍按原计划进行,但她们既然惹恼了他的小女人,不妨临时改变一下计划也是可以的。

    “哼,都是你惹的烂桃花。”

    陌殇嘴角抽了抽,撇嘴道:“我才没有招惹她们。”

    他很冤的好不?

    他的鬼域殿里里外外都是男人,他也压根都没有跟女人有接触好么,唯一跟他近距离接触的,也唯有宓妃一个而已。

    这样冤枉他,真的好么?

    “要说惹的烂桃花,小女人你身边才多好伐!”陌殇如是恨恨的想着,但他可不会傻的说出口。

    “倘若那些女人当真扮成我的模样出现在熙然的面前,再使上一些迷惑人心的手段,熙然能分辨得出真假么?”

    灵川坞突然出现那么多个她的‘姐妹’,显然全都直接避开她,是冲着陌殇去的,打的主意是什么,也如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宓妃不是三岁小儿,甭管前世也好,今生也罢,这个世界上奇奇怪怪的事情有很多,要说那些女人既然胆敢明目张胆的扮成与她相似的模样,在大街小巷的乱逛,要说她们没有什么倚仗,纯粹就是扯淡了。

    是以,当她看到那些女人的时候,心中的恼怒可想而知。

    如果她们喜欢陌殇,又或是她们要算计陌殇,真刀真枪的拿到明面上来都好,她不但不会恼还会高看她们一眼,但偏偏她们选择的是这样的方式,简直让她无法控制心中对她们起的杀心。

    “在那样的情况之下,熙然可还能分辨出哪个是我。”在爱情面前,男人也好,女人也好,任凭你再如何的聪明,有时候都会幼稚得很可笑,智商什么的也直降为负数了。

    女人生来就敏感,即便陌殇当时的情绪仅仅只有一瞬,还是让宓妃给捕捉到了,说不清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阿宓。”

    “好了,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明白了。”

    陌殇屈指轻敲了敲宓妃的脑袋,他没好气的道:“你这丫头,我还什么都没有说,你明白什么了。”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听。”

    “没有发生的事情,我无法向你做出百分之百的承诺,但我会用实际行动向你证明的。”她是他刻在心上的女子,不管在怎样的情况跟环境下,陌殇相信他绝不会错认了她。

    “你……”

    “你什么你,阿宓该叫我什么?”

    宓妃眨了眨眼,小手拽着他胸口的衣服,垂下眸子道:“不管你要做什么,切记安全第一。”

    诚如陌殇所言,还没有发生的事情,现在又如何能说得清楚。倘若真有那样的一天,那样的一刻,宓妃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会做何选择,现在说什么都是空谈。

    “阿宓,我是绝不允许你不要我的。”

    “阿宓,你信我吗?”

    “我信。”没有犹豫,没有迟疑,宓妃答得很肯定。

    两个简短的字,奇迹般的就稳了陌殇的心,他又紧了紧抱着宓妃的手,柔声道:“观音谷谷主今个儿到新月别院与我谈了一个交易。”

    这原就是陌殇要告诉宓妃的,仅用了短短几句话,陌殇便将他跟史大鹏之间的谈话都概括起来说给了宓妃听。

    “绝地山庄的魅惑之术当真有那么厉害?”与其说是厉害,倒不如说是邪门来得妥当。

    “要真有史大鹏说的那等诡异,想来是非常厉害的。”

    “佛语有云: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则万物皆不动,心不变,则万物皆不变。只要守好自己的本心,不为一切幻象所惑,想来那所谓的魅惑之术就能破了。”

    按照陌殇所形容的,那由魅惑之术所制造出来的梦境幻象,或许仅仅就是比一般的障眼法或是迷幻阵要更高级一些的一种术法罢了,故,只要心境不乱,便可不受幻境所扰。

    “阿宓这番话倒是点醒了我。”陌殇其实并不怕那所谓的魅惑之术,也不担心他会认不出宓妃,他怕的就是身陷魅惑之术所制造出来的梦境,看到出现在他面前受伤或是怎样的宓妃时,他会因为太在意宓妃而无法守住自己的心神,如此,才是给敌人可趁之机。

    “魑魅林不是一般的地方,眼下还没有踏入魑魅林,她们就明目张胆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灵川坞,想必已经有了后招,由不得咱们不防备。”要是没有后招的话,宓妃相信这些女人都不可能以这样的形象出现的,照这样的情况来看,她们还就是怕陌殇不知道她们存在一样。

    “我也是这个意思。”

    “那我放出鬼域殿还有我自己的消息,会不会坏了你的计划?”宓妃眨眼再眨眼,颇有一点点讨好的意味。

    陌殇拍了拍她的头,突然伸手指了指西大街的几个地方,沉声道:“阿宓,你要引的东西出来了。”

    她要引的东西?

    那分明就是好几个要脸蛋儿有脸蛋儿,要身材有身材的美妞儿好伐,说人家是东西,他可真不客气。

    “熙然,你到底怎么想的?”

    “别恼,阿宓听我慢慢说。”陌殇松开抱着宓妃的手,也不站在她的身后了,而是站到宓妃的旁边,与她并肩看向楼下,“你们也都进来候着。”

    “是。”

    “那史大鹏没来之前,我是打算按原定的计划进行来着,但他来说了那些之后,我就改变主意了,正想找你商量一下却发现你偷溜出了别院。”

    宓妃讪笑着吐了吐舌头,软声道:“我不是故意的。”

    “出了别院找你的途中,听到有关鬼域殿和你的消息,再有那些个与阿宓相似的女子的消息,我便打定主意要先下手为强了。”

    “熙然的意思是……”宓妃的双眼突然‘刷’的一下亮了起来,那璀璨的光华灿若骄阳,真是绚丽得不得了。

    “你这丫头手真有那么痒?”

    “我可不就是手痒了么。”

    “等那些冒牌货出现,咱们就一个都不要放过,干净利落的收拾干净,也省得她们在魑魅林里去作。”

    “好。”觊觎她的男人,甭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在宓妃看来那就是不可原谅的事情。

    所以,揍,她非要揍得她们连爹娘都认不出来。

    “牧竣。”

    “请君主放心,属下已经按照君主的吩咐,西大街外围已经全部换上了我们的人,保管儿跑来这里的那些个女人,一个都跑不出去。”

    “让他们都藏好一点儿,切莫暴露了身份。”

    “属下省得。”

    听着这主仆两人的对话,宓妃心下了然,这果然是陌殇的行事之风,心里想到了,也就随之都安排妥当了。

    “牧谦。”

    “君王妃,属下在。”

    “你上前来,你可知那角落里,戴着帷帽的女人是谁?”

    之前宓妃跟陌殇在雅室内说话,牧谦四人跟季逸晨兄弟两人就在外面说话,将他们各自收获的情报结合起来,牧谦看着宓妃所指的那个女人,恭敬的道:“君王妃,如果没有差错的话,那个女人应该是绝地山庄的大小姐解思甜。”

    “竟是她?”

    ------题外话------

    祝妞儿们女王节快乐,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17杀机,西大街之乱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