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20 夫妻联手虐渣渣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你又是谁?”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心里本着憋着一把火的解安琪也顾不了那么许多,就如那一点就着的炮仗似的,噼里啪啦就炸响了。

    “挑着这个时候出来,你该不会是这女人特意找来的托儿吧!”解安琪怒火中烧的几乎全然忽略了陌殇那强大的气场,但是她的两个侍女没有啊,可身份卑微的她们也架不住解安琪这突然爆发出来的性子,只能又惊又惧的不住扯拉解安琪的衣服,以求让她醒醒神儿,别到最后怎么丢掉的小命都不知道为什么。

    眼见她们的小动作都做得那么明显了,解安琪却半点都不在意,反而有种就是要豁出去跟宓妃狠狠干上一场的架势,让得她们欲哭无泪的同时,又不免满心的酸涩之感。

    她们这都是为了谁啊,偏生她们一心为着她好的人,愣是不领情?

    “小姐别说了。”

    “小姐,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西大街吧!”

    “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以小姐的聪明才智,咱们今日暂且退让一步,他日定叫那女人为她所做之事付出十二分的代价,以此来抚平她对小姐的不逊。”小草自知今日宓妃是大大落了她家小姐的面子,以她家小姐那点儿心胸,断然是不会放过宓妃的,但眼下形势比人强,她也算是瞧出来了,别看宓妃没有动手,可宓妃绝对是个硬荐儿,没有几分本事休想在她手里讨到半点便宜。

    且不说她家小姐对上宓妃会是什么样一个结局,单就她跟小忧两个人加起来也不是对方一个侍女的对手,怎么看她们都处于弱势。

    不得不说,这一次对手太强,即便她家小姐心有不甘,也只能先咽下这口气再徐徐图之了。

    “以小姐的聪慧,想来已经明白咱们今日是误入了别人设下的圈套,倘若再不离开,只怕……”小草能想到的,侍女小忧其实早就想到了,可看到一脸不甘的解安琪,小忧只能强撑着虚弱的身体,想方设法的劝诫于她。

    怕就怕解安琪不管不顾,一股脑的想要找回场子,发了疯的要跟宓妃一决高下。

    “请小姐三思,就算暗处还要保护小姐周全的人,咱们可以将那些人都叫出来,可也难保她们就没有人手……”后面的话小草是越说声音越低,说到最后几乎都听不到她在说什么,但只要长了眼睛的人都知道她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说得不好听,再直白一点,堂堂鬼域殿的君王妃出行,她的身边又怎么可能只跟着两个侍女,想当然暗处肯定藏有护卫她周全的暗卫影卫什么的,但凡她们主仆三人大意一点点,怕只怕小命真要交待在这里。

    千万别搬出她家小姐乃是绝地山庄十小姐的这个身份,镜月宗宗主的独生女儿镜月公主身份够尊贵了吧,人家赤焰神君说扣留就扣留了,区区一个绝地山庄的庶出十小姐,难不成其价值比镜月公主还高?

    还真别说,在这片大陆之上,甭管你是第一势力也好,第二势力也罢,赤焰神君压根就没有放在眼里过。因此,在已经有*分确定宓妃身份的前提之下,小忧跟小草是特别的希望解安琪可以服一个软。

    “还请小姐三思。”

    “请小姐三思。”

    解安琪:“……”

    该死的,她这是要被两个卑贱的丫鬟左右的节奏么?一张美丽娇艳的脸黑沉如水,她咬牙切齿的道:“不想死都给本小姐闭嘴。”

    有她们这样做奴婢的吗?

    竟然长他人志气,灭自己人的威风,就算最后免不了要动手,她也绝对不可能向宓妃示弱的。

    即便在她那般咄咄逼人的言语攻击之下,又凭空冒出来一个要替宓妃说话的人,解安琪不打倒宓妃,她就怎么都不能安心。

    “可是小姐……”

    解安琪扭头,一个满是杀意和警告的眼神落到小草的身上,直让后者如坠冰窖之中,凉意从脚底板直蹿上心头。

    到底是她太自以为是,凭什么以为她的苦苦的劝诫可以改变小姐的想法呢?

    “藏头露尾算什么英雄好汉,她在世人面前虚张声势也就罢了,你个连面都不敢露的人,又凭什么说信她,你该不会冒出来说自己就是鬼域殿的赤焰神君吧!”

    听了这句话,始终都与解安琪面对面呈对峙之势的宓妃,万分无奈的扯了扯嘴角,带点儿小忧伤的在心里默默的替解安琪点上几排蜡,真不知该说她是胸大无脑,还是夸她不知者无畏。

    啧啧啧,以陌殇那货的心性,居然被一个女人质疑了他的身份,唔,貌似解安琪的下场会有那么一点点不太美好。

    不过,她能说她非常的期待吗?

    哈哈……

    “你们两个真当天下人都是傻子不成?”说实话,就是常年伺候在解安琪左右的小草跟小忧都不知道,敢情她们家小姐是个别人不理,她自个儿就能越说越起劲儿的人?

    眼看着一点不顾她们阻拦之意的解安琪,小忧小草是彻底的绝望了,两丫鬟对视一眼,心中同时下定了某种决定。

    “你说你是君王妃,你就是君王妃了?也不知从哪个山脚旮旯里冒出来的人,你说你是赤焰神君,你就真是赤焰神君了,真是好笑,好笑至极。”

    “真要想什么就能是什么的话,天下人都不用勤加修练,只要或坐或站在那里想就成了,本小姐还想说自己是……”

    没等解安琪把最后几个字吐露出口,宓妃就果断的将她的话给打断,冷声道:“不愧是绝地山庄的庶出十小姐,只怕单论你的这份口才,也得将那嫡出的大小姐甩出几条街去,本王妃今个儿算是开了眼界。”

    想到费尽心机叨叨出的一番话,直接被宓妃这轻描淡写,不咸不淡的态度给踢了回来,那积压在她胸口的那口气就这么不上又不下的,差点儿没把她给憋死。

    这个该死的女人,她丫的就是存心来给她添堵的是不是,怎么就见不得她好呢?

    当她看到宓妃的脸,再看她出尘的气质,解安琪不是个傻的,她当然明白她的运气有多‘好’了,明明最不想碰上的人,偏偏就这么碰在了一起,解安琪亦是有心想要避开宓妃的,又哪里知道宓妃专门设下西大街这个局,目的就是要将她们这几个扮演者都请过来,如何能让她溜了?

    既然她已经确定宓妃就是鬼域殿的君王妃,也意识到西大街不宜久留,可架不住宓妃硬要找茬儿不是,于是她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利爪都收起来,隐藏好自己真实的一面,却表现出一副有心机,却心机不太深,有野心却又没有多大能力支撑起那份野心的样子。

    唯有如此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假难辨的模样,方才能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也达到自己的目的。

    “只是本王妃素来就是个认死理的,不是自己的东西不会要,但只要是自己的东西,别人也休想从本王妃的手里抢。”宓妃这话的意思可就有些耐人寻味了,是以,说话是从宓妃身上展露出来的狂霸之气,不免让人纷纷侧目。

    这样的女子,可不是一般的男人能征服得了的。

    “阿宓,你怎么能把我比作东西呢?”某个被比成了东西的男人份外不满了,那幽怨的邪魅嗓音如魔音一般渗透进宓妃的四肢百骸,让宓妃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她撇了撇嘴,没好气的道:“你都说了是打比方了。”

    “既然就是打比方,我也生气了。”

    突然,宓妃定定的瞅着陌殇,半晌后她摩挲着下颚道:“嗯,你还真不是个东西。”

    噗――

    “……”陌殇被宓妃出奇不意的噎了一下,如果他此时正在喝茶的话,他保证他不会喷出来的。

    这个小女人,真是越来越调皮了。

    他能说什么,难道他要说‘他是个东西’吗?

    慑人心魄的潋滟凤眸轻眨间,端得是星光璀璨,耀眼夺目,如果不是场合不对,特么的他一定要教教他的小女人,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他,岂是一介东西可以相提并论的?

    “嘿嘿…”看着陌殇那黑沉沉的脸,宓妃没心没肺的笑了笑,当然,她对着陌殇的笑容里明显多了两分讨好的意味。

    那般惹人爱怜的小模样,直让陌殇恨不得把她疼进心坎里,哪里还有心思记恨她。

    “鬼域殿好歹也是十大势力排名第三的势力,这么些年来也没听说谁谁谁冒充鬼域殿的什么人,然后出来招摇撞骗,虎假狐威,兴风作浪的,可见冒充鬼域殿的人,其下场都不太好。”

    果不其然,宓妃话落之后,围观的众人便三三两两的交头接耳议论起来,自打鬼域殿横空出世,接着以雷霆般的速度占据幽冥城,在这片大陆之上的的确确没有出现过谁冒充鬼域殿的人,就连类似这样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可想而知,冒充之人一旦被识破其身份,将会落得怎样凄惨的下场。

    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这个女子,无论是她的容貌还是她的气质,都属世间少有,绝非寻常女子所能拥有的,她既然敢说她是鬼域殿的君王妃,想来不会有错。

    “解十小姐不用担心,你也不用花费心思将这池水搅得更浑,然后趁机脱身离开,本王妃初到灵川坞难得遇上一个说话如此投机之人,自然要将你留在身边好好的谈谈心。”

    不知怎的,明明宓妃说话的声音甜甜糯糯的,柔如春水,软如清风,但众人却在她的声音里听出丝丝凌厉的杀机。

    “本小姐还有事,恕不奉陪。”解安琪的心思被宓妃一语道破,她的脸上倒也没有被识破的尴尬,柳眉轻拧就连面子上的平和都不愿做了。

    只可惜,想象是美好而丰满的,现实却是冷酷而骨感的。

    整条西大街之上,以宓妃为中心,周围三十米之内都笼罩在一股强大的威压下面,除了宓妃在直面这股威压能够面不改色之外,其余的修为差的,竟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腿,直接就屈膝跪了下去,修为尚好一些的,也是控制不住的弯下了腰,修为勉强沾得上一个好字的,也不禁面色发白,额上隐隐有细密的汗珠冒出。

    “没有人可以在对本主的君王妃出言不逊,再质疑了本主的身份之后还能全身而退。”

    轰――

    如果时间稍稍往前推移一点,在那道力挺宓妃的好听男声落下后,围观众人对陌殇的身份还有所怀疑,不愿相信赤焰神君当真出现在此,那么此刻,他们心里那一点点的侥幸都没有了。

    赤焰神君不愧是赤焰神君,这般强大的威压,几乎让得他们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不过区区一个绝地山庄的庶女,本主即便今日亲手掐死了你,相信解铮海也说不出一个‘不’字来。”

    陌殇一袭冰蓝色的暗纹锦袍,领口跟袖口以金色的丝线绣出层层叠叠的龙纹,腰间是一根金色的腰带,上面镶嵌着大小各异的七颗暗紫色的宝石,脚上是一双镶金边的黑色靴子,与他的腰带相映成辉。

    他的武功深不可测,一现身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于温文清雅之中又散发着邪魅狂狷,孤傲霸气的王者风范,这样的他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令人着迷的气息,明知靠近他很危险,却又如飞蛾扑火般不管不顾的朝他扑去。

    哪怕明知将化作飞烬,却仍是那般的决绝,那般的不给自己留有退路。

    纵然他的脸上覆盖着一张薄如蝉翼的玉制面具,将他棱角分明的俊逸五官都遮盖了起来,但仅仅只是那暴露在外的,线条优美到无可挑剔的下巴,亦有让女人都为之疯狂的致命吸引力。

    “不过凭你,还不配由本主亲手动手。”云淡风轻的一句话,竟是对解安琪最大的侮辱。

    他的意思是在赤果果的告诉世人,区区一个解安琪,压根不值得他亲手去了结,那冰冷的语气,嫌恶的眼神儿,生生将解安琪踩进尘埃里。

    “阿宓,过来。”

    陌殇就那么站在人群里,即便身处闹市之中,他依然是最耀眼最独特的存在,不管他的身边有多少人,他终归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在他强大狂霸的气场之下,围观的众人没有一个想要距离他近的,无一不是恨不能离他远一点,再远一点,可被笼罩在威压下面的他,就算是逃跑也需要勇气。

    没得运气不好,他们一个转身就被灭了。

    阳光散落在陌殇的身上,仿佛为他渡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宓妃微微偏了偏头,只见陌殇凤眸含笑,朝她温柔的招了招手,那眼里的意思分明就是在说:阿宓,过来。

    孩子气的撇了撇嘴,宓妃乖顺的走到陌殇身边,任由他长臂一伸将她揽入怀中,嘟囔道:“你怎么来了?”

    “他们都在质疑你的身份,我当然要来证明阿宓的身份了。”她是他的宝贝儿,谁敢给她气受。

    陌殇轻捏了捏宓妃的鼻尖,低首在她额上落下个浅浅的吻,再抬起头时那双慑人心魄的凤眸之中,哪里还有半点温柔与宠溺,有的只是无尽的寒冷与冰霜。

    “你都安排好了。”

    “阿宓如此高调的出场,特意来了个抛砖引玉,我又怎能不全力配合。”

    “哼!”宓妃与男女感情一事之上虽说是有些迟钝,但她还是有身为一个女人最本能最敏锐直觉的。

    起初她还没发现解安琪对她家男人有什么心思,只觉大家立场不同,要谋算的事情也不同,但就刚刚解安琪看向陌殇的眼神儿,立马就让宓妃察觉到了些什么。

    “怎么了?”宓妃情绪的变化,自然瞒不过此时正抱着她的陌殇,可陌殇的确不明白,为嘛他家小女人会用那样的眼神儿瞪他。

    “还不赶紧解决掉你的烂桃花。”心中一恼,宓妃出手也就不留情了,她的小手熟悉的滑到陌殇的腰间,再熟悉的找到那一块软肉,然后狠狠的拧了两下。

    感觉到宓妃小手的动作,陌殇疼得是倒抽一口凉气,偏还要保证面不改色,真挺难为他的。

    “嘶――”

    “哼!”

    好半晌,当陌殇后知后觉的发现宓妃这是吃醋了的时候,还没等到喜上眉梢,他就乐极生悲了。

    心口正憋着一口气的宓妃,眼见陌殇只顾盯着她却什么动作都没有,于是半点面子也不给的就狠狠踩了陌殇一脚,并且还坏心眼的用她的脚在陌殇的脚上碾了碾。

    可想而知,某人就悲剧了。

    “来人。”任凭宓妃如何挣扎,陌殇就是抓着她的手不松开,一双凤眸紧盯着宓妃,直把宓妃瞧得又羞又恼,偏又拿他没办法。

    随着陌殇话音落下,一队统一身着黑色长袍手持银色长枪的护卫队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只见他们单膝跪在陌殇的面前,恭敬的道:“属下等参见君主,参见君王妃。”

    此时此刻,陌殇跟宓妃的身份就不言而喻了。

    鬼域殿的护卫队,半数以上都是这样的装扮,因此,戴着面具的男人是赤焰神君,而被他搂抱在怀里的女人,则是他的君王妃无疑了。

    “许是本主离开的时日太长,竟是不知这片大陆之上,何时出现了那么多个与本主捧在手心里独一无二的君王妃相似的女子。”

    这前半句话听不出喜怒,但陌殇的后半句话,是个人都能听出他话里的森森杀意了。

    “你们说,她们长得像谁不好,偏偏要长得像本主的君王妃,如此岂非是冲撞了本主的君王妃。”话锋一转,强大的威压又强了几分,只听陌殇冷酷无情又邪魅嚣张的道:“将她们一一都给本主拎出来,本主倒要看看她们的脸,是不是真的脸,兴许本主兴致好,还能让尔等见识一下*剥皮的技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20夫妻联手虐渣渣中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