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21 夫妻联手虐渣渣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面色惊惧的咽了咽口水,听了陌殇的话,脚步更是不住的往后退,如果不是还有理智尚存的话,她铁定都要抱头尖叫转身而逃。

    “兰儿。”

    “兰儿,别怕。”

    “姐…姐姐…”

    “别怕,有姐姐在呢,姐姐不会让人伤害你的。”

    “嗯。”伏碧兰冰冷的手被她的姐姐伏碧香握在手里,渐渐的总算让她感觉到了几分暖意,颤抖的身子也不由得大半部分都倚靠在伏碧香的身上,就连自己说了什么都是下意识做出来的反应。

    陌殇下令让鬼域殿的人去拎人的时候,伏碧香就后知后觉的回过些味来了,只是她完全没有预料到,这里面的水比她所能想象的要深太多,还好她一直都有按照母亲的吩咐行事,否则……

    光是想想有可能发生的后果,伏碧香都要发疯抓狂。

    无错小说

    “姐。姐姐,咱咱们赶紧走吧!”赤焰神君不愧是赤焰神君,以前只听过他的名号,伏碧兰对他就崇拜得不行,眼下见到赤焰神君本人,伏碧兰才发现陌殇的气场太过强大狂霸,让她几乎都不敢抬眸直视于他。

    拍了拍轻扯她袖口的小手,伏碧香点头道:“兰儿不是最崇拜赤焰神君了吗?以前不也嚷嚷着非要见他一面么,怎么这都见到真人了,你个小丫头反而怕成这样?”

    虽然陌殇的气场强大,气势也足够惊人,但伏碧香并不担心她们姐妹今个儿会落到陌殇的手里,毕竟她们姐妹即便就是暴露了身份,想他堂堂鬼域殿之主也断然不会有**份对她们出手的。

    更何况,伏碧香脑子转得也足够的快,很快她就明白赤焰神君今天在西大街上想要做什么了。

    先是鬼域殿到达灵川坞的消息传出来,再是传出赤焰神君的君王妃将到西大街闲逛的消息,紧接着就是宓妃出场了,后面发生的事情也是明摆着的了,伏碧香垂了垂眸,心思几个翻转,已然有了决定。

    “姐姐…他他太危险了。”咬了咬唇,伏碧兰小心翼翼的抬头,飞快的看了陌殇一眼就赶紧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她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她觉得现在这整条街上的人仿佛都被一双眼睛给紧紧盯住了,一旦她们有什么异动,就将性命不保。

    “危险?”

    “嗯,他很危险,姐姐我们赶紧走吧,赶紧离开西大街。”早知道今天出门会遇上这样的事情,伏碧兰是说什么都不会离开客栈的。

    “兰儿你是不是感应到了什么?”她的这个妹妹修为不是最高的,但她的感知能力却是最敏锐的,那种对未知危险的感知本能,真真让人羡慕嫉妒恨。

    “姐姐你别问了。”

    “我怎么能不问。”

    “总之我们离他远一点就好,还有那个女人。”

    “兰儿是说君王妃?”

    伏碧兰咬唇点头,她抱住伏碧香的胳膊,低声道:“不管是赤焰神君还是他的君王妃,他们两个人给我的感觉都非常的危险,趁他们现在没有注意到我们,我们赶紧离开。”

    “好好好,姐姐听你的。”

    “嗯,姐你相信我,我是明白母亲心意的,所以我不会坏母亲的事,但这两个人咱们都惹不起,能躲就躲着些吧!”伏碧兰作为飞鱼坞当家伏露笛看中的女儿,她要没些真本事是说不过去的。

    随着金陵宫一年不如一年的败落,多少势力想要取而代之,属于老牌二流势力之一的飞鱼坞,当然也有着那样的野心。

    别说飞鱼坞与鬼域殿不会碰面,就算真碰上了,也只有她们躲得远远的份儿,否则鬼域殿分分钟都可以灭掉飞鱼坞。

    也正是因为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她的母亲才没有像其他势力那样剑走偏锋,掺合进鬼域殿的事情里,而是再三告诫她们姐妹,凡事不要强出头,尤其是对出身不凡的人敬而远之。

    “那你缓缓神儿,总不能让姐姐就这样扶着你走吧。”

    “姐,咱们速度要快,我怕迟了咱们就走不了了。”

    “这话怎么说的?”

    “难道姐姐真的觉得,赤焰神君和他的君王妃同时出现的地方,真能是个普通的地方吗?”。虽说她修为的确不高,但她的感知力却是惊人的,因此,别人觉察不到的东西,她能。

    “兰儿你是说……”伏碧香扭头四下看了看,瞪大了双眼看着脸色惨白的妹妹,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什么都别说,咱们先离开这风暴的中心,至于能不能安然离去,咱们再静观其变。”

    “好。”姐妹俩悄悄的从人群里退出去,等到走了好长一段距离之后,她才扯着袖口擦了擦脸上的冷汗,拍着胸口暗暗吐出一口浊气。

    好在前几日她跟伏碧兰在城里闲逛,后又几次三番遇到容貌有几分相似的女子,当时伏碧香心中就犯起了疑云,但她面上不显,却暗中安排了人去打探消息。

    之后收到打探出来的消息,伏碧香的脑海里当真浮现出了好几个念头,直到母亲突然传来的一番话,方才打消了她心中的想法。

    此时回想起来,她才惊觉自己这是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啊!

    “大小姐,十小姐今日怕是要毁了。”

    阁楼上,隐藏在帷帽下的解思甜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弧度,周身的气息斗然变得有些冷凝,让得房间里伺候她的随从全都低下了头。

    他们这位主子心思最难琢磨,偏又还喜怒无常,当真是叫他们无所适从,心里怎么都不得劲儿。

    “大小姐,如果十小姐现在就死了的话,那会不会影响到大小姐的计划呢?”

    “眼下不但十小姐的身份暴露了,其他的也……”

    突然,解思甜抬起手打断她们的话,冷声道:“你们觉得今日过后,本小姐在灵川坞这件事情还兜得住吗?”。

    她的那个好庶妹倘若真有那么容易死掉,这些年来她们明争暗斗的,怎就不见她落多少下风呢?

    虽然解思甜巴不得解安琪就这么死在陌殇的手里,但同时她又不希望解安琪死得那么痛快,而她心里明白得很,她的好庶妹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儿,想要她认命,还没那么容易。

    既然陌殇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解思甜也不是什么天真单纯的女人,都到了这个时候她要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她也白活这么多年了。

    “大小姐的意思是要亲自出面。”

    “不,解安琪的事情本小姐可没有打算去插手,她是自己犯到那对夫妇手里的,本小姐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她休想指望本小姐助她一臂之力。”

    “既然大小姐心中已然有数,属下以为大小姐应该赶快离开西大街,这个地方有古怪。”

    “都已经入了局,台上的戏没唱完,如何走得了。”解思甜面上不显,心中却是万分恼怒的。

    她自以为她方方面面都算计到了,却不知自己就在不知不觉的状况下,一步步钻进了对方的圈套里,想想她就窝火得不要不要的。

    “之前都是本小姐大意了,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鬼域殿的这个君王妃是这样一个不按牌理出牌的人。”

    宓妃其实什么都没有做,她单单就抛出了两个看似重要的消息,收获的却是她苦心布下的那一颗颗棋子。

    此时此刻,解思甜都不知道该赞宓妃一声聪明呢?还是该低咒解安琪一声愚蠢。

    “赤焰神君如此高调的出现在西大街,又毫不避讳的扬言要收拾那几个女人,他怎么可能没有做其他的安排,想必现在的西大街,已经被鬼域殿围得如铁桶一般了。”

    与其这个时候出去自讨没趣,解思甜宁可就站在这阁楼之上静静看戏,总归会让她琢磨清楚,这对夫妻到底想要干什么的。

    “大小姐那现在咱们该做什么?”

    “等。”

    解思甜冷冷的吐出一个字后,目光透过帷帽再次投射到西大街最热闹的地方,而站在她身后的三男两女却是面面相觑,一时之间相对无言。

    ……

    孰不知,不管是此时拿不定主意的解思甜也好,还是那自以为没有引起任何注意的伏家姐妹也罢,她们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在几双眼睛的监视之下,而她们却是浑然不知。

    “砰砰砰――”

    不到一柱香的功夫,牧谦等人就从人群里拎出了五个扮相与宓妃相似的女子,毫不留情的就将她们狠狠的丢在地上,发出一声声闷响,全然没有一点儿要怜香惜玉之心。

    宓妃眸色淡淡的扫了这几个女人一眼,别说这一个个的还都是货真价实的美人儿胚子,只是当她看到她们与她相似的眉眼,嘴角也是控制不住的抽了抽,心下特别的不爽起来。

    那种感觉怎么说呢?

    反正就是违和感太强,让她控制不住有些抓狂。

    “难得本王妃突然一下子多出这么多个姐姐妹妹,你们下手可都给本王妃精准一点儿,还有没有漏掉的,赶紧都给本王妃找来。”

    “是,君王妃。”

    陌殇看着宓妃恼怒的小模样,心下觉得好笑,但面上却是半点都不显,他牵起宓妃的手,嗓音温润清雅,“不过都是些玩意儿罢了,阿宓为她们生气可是不值当的。”

    “哼!”要说这些女人全都是为了算计陌殇而来,半点都没有想要打陌殇主意的心思,那是打死宓妃她都不会信的。

    你说说一个大男人长那么好看干嘛,还偏偏气质那般清绝出尘,这不光招惹烂桃花的么?

    “阿宓这是真生气了?”

    “对,我生气了。”

    “行,一会儿我就先拿她开刀,好好替阿宓出出气。”

    “瞧瞧这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你真舍得?”宓妃黛眉微挑,语气中带着几分挑衅,偏那眼神儿说不出的勾人。

    陌殇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沉声道:“这世间除了你,还有什么是我舍不得的。”

    别说这些个女人他陌殇一个都不认识,就算是他认识的又如何,她们焉能有资格与宓妃放在同样的位置拿来比较么?

    “禀君主。”

    “说。”

    “今日出现在西大街冲撞了君王妃的女人全都在这里了,请君主定夺。”

    陌殇摆了摆手,黑衣侍卫退了下去,“原本眼看着进阶排名赛举行在即,本主也不希望横生枝结的,但偏偏有些人就是喜欢挑战本主的权威,既是如此本主又岂有后退之理。”

    蕴藏了丝丝内力的声音传得很远,几乎响彻了整个灵川坞,毫不怀疑的说陌殇此举意在敲山震虎,杀鸡儆猴了。

    “绝地山庄,镜月宗,观音谷,金陵宫。”随着陌殇每吐出一个字,在场人的心就忍不住抽一下,尤其是被牧谦等人粗鲁丢到宓妃跟前的,狼狈摔在地上的几个女人。

    以前的她们或许不相识,但在到达灵川坞,又经解安琪暗中吩咐各自要做的事情之后,她们对彼此已然是有些熟悉的了。

    “除我鬼域殿之外,其余九大势力中的四大势力就是这么给本主送见面礼的,好,很好。”

    虽然陌殇的脸上戴着面具,但在他说话的时候大家也都感觉到他笑了,可不知怎的那笑却让人后背忍不住生寒。

    “堂堂鬼域殿的赤焰神君,今日莫不是要当街为难我等一介寻常女子,传出去也不怕大家笑话吗?”。定了定心神,解安琪告诉自己一定要稳住局面,绝对不能慌。

    深吸一口气,解安琪看了看宓妃,又看了看嘴角带笑的陌殇,接着又道:“人有相似,花有相同,有道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们不过只是画了时下最流行的一种妆容罢了,何至于让赤焰神君迁怒至此。”

    到底她们都不是普通家族出身的女子,哪个势力还没有一点看家本事了,纵然她们个个的模样都与宓妃有三四分相像,但架不住她们用的都是自己的脸,一来没有使用那种低级的易容术,二来更没有使用那种更低级的易容蛊,是以,想到这一点的解安琪倒是一点儿都不惧陌殇跟宓妃了。

    她在赌,赌这个时候,陌殇宓妃就算恨她恨得要死,也断然不会伤她的性命。

    现如今她已经被困在这个局里,想要全身而退是没有可能了,但只要可以保住她的性命,即便是要拼得重伤她也认了。

    “女人爱美是天性,自打君王妃的画像在大陆上流传开来,试问又有哪个爱美的女子不羡慕君王妃的好相貌,又有哪个女人不想拥有君王妃那样的倾世之容。”

    陌殇的眼里酝酿起风暴,墨发无风起舞,宓妃则是红唇微勾,那似笑非笑的神情让人后背一麻,有种被猎人牢牢锁定的危机感。

    将处心积虑装扮成她的模样,说成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也亏得解安琪想得出来,宓妃都要忍不住站出来替她鼓掌了。

    “都说这容貌是天生的,但女为悦己者容,我们先天是没有君王妃那等出众的相貌了,可后天修补一下还是可以的。”强忍着心中的不适,解安琪顶着巨大的压力,愣是当作没瞧见陌殇身上杀气的样子,自顾自的又道:“如果赤焰神君仅仅只是因为我们参照着君王妃的模样,精心给自己化了一个这样的妆容而怀疑我们别有用心,会不会武断了一些?”

    话听到这里,宓妃不得不说解安琪歪楼的本事比她都要强大,想让人不佩服都不行。

    “牧竣牧谦。”

    “属下在。”

    “本主懒得跟她们废话,直接杀了吧!”陌殇直白的一句话,打乱了解安琪所有的自救法则。

    有道是在绝对的武力值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是空谈,显然陌殇压根不屑与解安琪过多的纠缠下去。

    “本王妃瞧着她们也挺碍眼的,杀了干净。”简单粗暴的处事之风,宓妃最是喜欢了。

    今个儿西大街如此热闹,各方势力云集,别看他们都将自己藏得很好,但陌殇既然打定主意要在此立威,她断然没有要拖他后腿的意思。

    而且,拿绝地山庄庶出十小姐来开这个刀,立这个威,貌似份量不多不少刚刚好。

    “谨遵君主,君王妃之命。”

    解安琪咬了咬嘴角,黑着脸道:“赤焰神君你这是打算跟绝地山庄正面为敌吗?”。

    好歹绝地山庄也是光武大陆排名第一的势力,难道这个男人心中就半点顾忌都没有吗?

    还是说绝地山庄压根就没有入过陌殇的眼?

    不得不说,解安琪真相了。

    世人眼中不可撼动的绝地山庄,陌殇的的确确还没看进眼里,只要他愿意,他已然有了足以称霸整个光武大陆的实力。

    “绝地山庄,镜月宗,观音谷还有金陵宫不是都已经结成联盟要对付鬼域殿了么,既然早就是敌人了,你又何必要这般作派,看着可真够让人恶心的。”明明背地里都已经做了那见不得人的勾当,偏还要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作派,宓妃真是看着都牙疼。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动手。”

    牧竣牧谦躺枪,无言的表示自己真的很无辜,刚要动手又听宓妃交待道:“下手都给本王妃狠点儿,别跟个娘们儿似的。”

    噗――

    好在他们两人还没飞身动手,要不真得被呛死不可。

    “该死的。”解安琪低咒一声,脸色变得相当难看,看来今日不动手是脱不了身了。

    “你们几个也别坐在那里看戏了,他是不会放过我们任何一个的,想活的话就得杀出一条路来。”

    解安琪一声怒吼,让被拎出来的几个女人心下也没底了,她们的确都是出自绝地山庄,镜月宗,观音谷和金陵宫的人。

    眼下,进,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若退,只怕性命难保。

    “你们也去帮忙。”

    “是,君王妃。”

    于是乎,一场混战就此展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21夫妻联手虐渣渣下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