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22 求救无援惊慌逃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上解安琪在内,今个儿一共拎出了七个扮作宓妃的女子,个个单看身形都与宓妃相差无几,再论其相貌,抹开她们现在的模样与宓妃有三四分相似不谈,就说她们原本的相貌,也有资本当得起美人一说。

    有道是好奇心害死猫,她们一到灵川坞就秘密的去见了解安琪,按照临行前各自家族当家的吩咐全权听从解安琪的指派。

    于是,即便她们对解安琪心有不满,但也说不出拒绝她的话来,毕竟像她们这样的出身和修为,如果失去可以依靠和赖以生存的家族,无益于就是自寻死路。

    接连好几天的时间,她们都按照解安琪的吩咐,并没有带太多的人跟着,顶多身边也就跟了两个贴身伺候的丫鬟,就这么漫无目的在穿梭在灵川坞的大街小巷。

    之后她们就在无意中听到了宓妃刻意放出的两个消息,起先她们的防备之心还很严,为了安全起见她们也安排了人分散出去打听,直到确定消息的来源没有问题,而且她们的身边也没有被可疑的人给盯上,方才生出要到西大街会一会宓妃的念头。

    光武大陆,赤焰神君之名,如雷贯耳。

    且不说这片大陆之上见过陌殇真面目的人有还是没有,但即便是世人皆知鬼域殿的赤焰神君,终年以一张玉制面具遮面,不知其相貌是美还是丑,可单就有关于陌殇的种种传闻,已然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就收获了无数妙龄女子的芳心。

    只要看到过陌殇人,哪怕仅仅只是看到他的一个身影,没有看到他的相貌,都将在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吧!

    这些出自大势力的女子,即便她们没有见过陌殇,但她们对于赤焰神君的名声也是耳熟能详的,心中难免就会对陌殇产生好奇,崇拜,仰慕等种种情绪,若有机会能见上陌殇一面,她们又怎么可能不心动?

    虽说打听来的消息里面并没有说陌殇会出现,但鬼域殿的君王妃会出现啊,对于宓妃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君王妃,据说还是非常得陌殇宠爱的君王妃,她们心里的好奇因子已然都泛滥成灾了。

    看过宓妃画像的她们,不得不承认宓妃的美貌是她们所没有的,没有对比的时候不会知道,明明她们也是名动一方的美人儿,可当她们跟宓妃放在一起比较的时候,宓妃若是红花,那她们就要沦为绿叶了。

    想到这一点,她们的心里就不舒服了,倒也说不清楚心中是种什么滋味,反正就是固执的觉得,自己也生得美,丝毫不比宓妃逊色。

    有道是:异性相吸,同性相斥。

    这一点,可以完全诠释这几个女人在看到宓妃的画像,又被下达了那样命令后的心态。

    饶是她们还没有真正与宓妃碰过面,但在她们的心里,已经想了许许多多宓妃的缺点跟不足,总觉得这突然冒出来的宓妃,霸占了赤焰神君的宓妃,怎么想怎么不顺眼。

    一听宓妃将在西大街出现,暂且不谈安全问题,这几个女人就没有一个不想来看看宓妃究竟是何方神圣的,她凭什么就能拥有赤焰神君的。

    宓妃放出消息的时候,也正是因为她牢牢的抓住了这一点,是以,她才有信心可以钓得到鱼。

    只是一下子钓出这么多条鱼,还是超出了宓妃的意料,让她整个人都恼了,不由狠狠的瞪了陌殇一眼。

    臭男人,尽招些烂桃花回来。

    陌殇无辜的摸了摸挺立的鼻子,他什么都没有做好伐,面对宓妃甩过来的眼刀子,他只能无奈耸肩。

    “我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干坐着等死啊!”

    “可…”默默的观察了一下对面的强大阵容,粉衣少女咽了咽口水,怕怕的道:“可可就凭我们几个,哪里会是他们的对手。”

    鬼域殿不养庸才,能够近身伺候赤焰神君跟护卫君王妃的人,那他们的武力值能弱得了吗?

    她还年轻,她不想死的,早知道她就不要听姐姐的怂恿,非得跟来西大街看个究竟,这可真是要好奇心害死猫了。

    “怎么,阿宓认识那个女人?”

    “哪个?”

    陌殇伸手捏了捏宓妃的脸颊,黑着脸道:“小丫头,你就非得明知故问不可?”

    “认识也不认识。”

    “那一会儿找牧谦来问问,他肯定知道。”陌殇这辈子眼睛里看进去的唯有宓妃一个女人,别人管他是男是女,在他眼里只能算是个人了。

    若非一直站在宓妃身旁的他,感觉到宓妃一直在盯着那个穿粉色衣服的女人,他根本不会有此一问。

    “从新月别院出来,我在大街上不小心撞到她一下。”宓妃眯了眯眼,当时她对这个粉衣少女可是一点儿都没有手下留情,没曾想短短两三个时辰不见,她居然就又生龙活虎了?

    “她是金陵宫的人。”半晌后,宓妃又语气幽幽的补充了一句。

    陌殇一愣,沉声道:“金陵宫虽说败落了,但多少还是有些底蕴的。”

    原本陌殇是要对金陵宫出手的,但计划赶不上变化,进阶排名赛的举行跟宓妃的出现,打乱了陌殇的一部分计划,让他不得不改变他的计划,因此,针对金陵宫的计划就暂时搁浅了。

    至于观音谷,既然史大鹏那个老家伙拿出最大的诚意来与他做交易,陌殇自然而然也不是出尔反尔的人。

    “金陵宫的女人脾气都那么暴躁,那么以自我为中心,觉得全天下的人都欠着她们的吗?”。事情是已经过去了,宓妃也觉得没必要去计较,但再次想起来还是她心里特别不舒服。

    “她欺负阿宓了?”

    “我是谁啊,我能让人欺负。”宓妃撇了撇嘴,她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而且吃什么都不能吃亏,今个儿她虽开口道歉了,但她也着实狠狠的抽了那女的一顿。

    陌殇温柔的凝视着笑颜如花娇俏动人的宓妃,大手忍不住轻轻揉了揉她的黑亮柔软的发,又点了点她的鼻尖,笑而不语。

    “我抽她的那顿鞭子可不轻,短短两三个时辰,没道理她还能蹦Q得这么欢呀。”

    “呃…”陌殇微怔片刻,抿唇又道:“金陵宫没有顶极的疗伤圣药,但绝地山庄却是有的。”

    闻言,宓妃微张着嘴,如水的眸光一瞬不瞬的望着陌殇,那略显呆萌可爱的表情真是逗人得很,让他完全都不受控制的低首,在宓妃水润的唇瓣上落下一个浅浅的吻。

    唔,宓妃眨了眨眼,眸底有着瞬间的迷茫,几乎是下意识在陌殇退开的时候,她就伸出粉舌轻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该死的。

    陌殇低咒一声,赶紧别开眼不去看宓妃,这个磨人的小东西,到底知不知道她刚刚的小动作有多性感,多诱人。

    如果不是时间场合都不对,他非得压着这丫头狠狠的吻她一通不可。

    “熙然…”

    “乖,我在。”难得看到宓妃这般迷糊的小模样,陌殇不免又好笑又好气,真拿这丫头没办法。

    “熙然。”

    “嗯。”

    “熙然,你刚亲了我。”灵动的大眼眨了眨,宓妃语气不善,细听起来好像还暗藏着几分隐隐的不甘。

    强忍着喷笑的冲动,陌殇无比淡定又温柔的道:“我不会反抗的,阿宓要是不服气可以亲回来。”

    “哼,你少得了便宜还卖乖。”宓妃是那么好忽悠的吗?

    答案,当然是不。

    “呵呵…”陌殇到底是没能控制住那在他心中一点一点扩散开的愉悦与欢喜,他的小女人呵,不管还要他付出怎样的代价,他断然是不会再松开宓妃的手。

    他要她,哪怕至死都不甘,不愿放手。

    他始终坚信,这个世上除了他,兴许还有很多的男人看到她的好,心悦于她,但他仍坚信着,只有他才能给宓妃幸福。

    别人能给的,他或许给不了。

    但他给的,陌殇肯定是任何人都无法给予宓妃的。

    “噗――”

    一声凄厉的尖叫,伴着一道粉色身影沉重落地的声响,宓妃听到响动扭头看去,啧啧啧,她看到半空中飞溅的血珠,画面是说不出的凄美。

    “咳咳…”粉衣少女捂住自己的胸口,剧烈的咳嗽声不断从她的嘴里溢出来,胸口大片的衣服都被染成红色,可见她挨的这一脚力道有多大。

    目光从粉衣少女的身上掠过,宓妃观察了一下正在激烈交手的敌我双方人马,纤细白嫩的手指摸了摸下巴,宓妃扯了扯嘴角道:“他们下起手来还真是狠啊,居然半点都不放水?”

    “是谁叫他们不要怜香惜玉,打架千万不能像个娘们儿的。”陌殇素来不喜欢站在大街上被人围观,按照他的行事风格,是该这么速战速决才对。

    “我有说过吗?”。

    “自己想。”

    “看着他们打得这么痛快,我也手痒了。”宓妃撇了撇嘴,坚决不会承认她是看这些打扮跟她相似女人不顺眼,这才故意对牧谦等人有所要求的。

    那什么她要亲自动手的话,她保证她们的下场比现在还要凄惨四五倍不止,瞧瞧她是多么的善良。

    牧竣牧谦,顾伟晔顾伟辰,再加上季逸晨跟宫灿,前面四个就不说了,他们听命于陌殇,陌殇叫他们杀人他们不敢放火,在他们的观念里压根就没有不打女人这回事。

    季逸晨跟宫灿倒是有那原则,但他们不打的女人,那是指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女人,可不是类似于解安琪这等修为不差的女人。

    至于水碧跟水彤,她们两个原本就是女人,因此,跟女人动手简直就是毫无压力可言,而且出于别的一点点原因,她们下起手来可比男人对女人狠太多了。

    虽然宓妃这方只派出去了八个人,解安琪她们一方加上各自的贴身侍女,在人数足足高出他们一倍都不止,但也只有刚开始的彼此实力不分上下,攻防不过一刻钟左右,明显牧谦等人就占了上风。

    之前跟宓妃有过一面之缘的粉衣少女,可不就是被宫灿笑嘻嘻的一脚给送地上去的么?

    不怪宫灿小心眼要跟粉衣少女计较,怪只怪大家在挑选对手的时候,阴差阳错的让她对上了宫灿,而且她也认出宫灿就是之前碰上的那三个人里面的其中一个。

    结果就她愣神的那么一小会儿功夫,得,直接就被宫灿给pk出场了,出脚都不带半点犹豫的。

    “怎么办,咱们撤吧!”

    “是啊,我们根本就打不过他们。”这些人实力太强,以她们的修为对付起来很是吃力。

    眼看着她们的侍女被一个接着一个的解决掉,若说之前她们还觉得可以拼出一条路来,现在才发现人家根本就是在逗她们玩,也亏得她们缺心眼的才瞧出门道来。

    “鬼域殿可不是好招惹的,咱们现在该如何是好?”

    “还能怎么着,咬牙挺着呗!”

    “你倒是心宽,要是我的消息没有误,你们镜月宗的镜月公主还在赤焰神君的手里关着吧。”

    没好气的瞪了眼提起这事儿的黄衣女人,镜月宗柯氏一族已经非常偏远的旁支小姐冷声道:“都这个时候了,你不挤兑我会死吗?”。

    她也真是倒霉,倘若柯亦菲那个女人,她又怎么可能会被宗主安排提前来灵川坞,那她也不会面对现在的局面。

    打,打不赢。

    逃,逃不掉。

    这可真是要逼疯一个人。

    “十小姐你快想想办法啊,我们可都是按照你的吩咐行事的。”

    “是啊,你赶紧想想办法。”

    “要是我们都出了事,绝地山庄落不到好,十小姐你也别想好。”

    “当初我们就说了你的法子不靠谱,但你偏要一意孤行,现在弄成这样你要负全部的责任。”如果她们落到鬼域殿的手里,不幸的再丢了性命,那她们就是做了鬼也不会放过解安琪。

    明明她们在族中得到的消息,无非就是化妆成宓妃的模样,然后进入魑魅林再见机行事,结果解安琪给她们的命令却是让她们扮成宓妃的模样在灵川坞四处行走。

    如若不是如此,她们又怎会招来今日之祸。

    在这个生死攸关的时候,只要有一个开了口,后面也就一个跟着一个上了,纷纷都在讨伐起解安琪来,直把解安琪气得跳脚,差点儿没吐出一口老血来。

    “要是十小姐不能保证让我们性命无忧,那也别怪我们就算死也要拉你下水了。”

    “对,你必须保证我们的……”

    “都给本小姐闭嘴。”解安琪实在听不下去了,她怒吼一声,一张脸憋得通红。

    亏得这个时候她们还能吵起来,她们还能有点儿脑子吗?

    她到底是做了什么孽才会有她们这样的一群队友?

    解安琪痛快的吼完过后,发现她们几人已经被团团围住,而牧谦等人脸上的表情赤果果的在告诉她,你们继续吵,继续精彩的吵,他们还没有看够这场戏呢?

    还有比这更丢脸,更坑人的吗?

    “都别愣着了,赶紧动手,速战速决。”

    “是,君主。”

    “该死的,别傻愣着了,赶紧把暗卫召唤出来。”解安琪身边的两个侍女,小忧妥妥的被水碧给收拾了,小草加入后面的战局,也很快就被牧竣给灭了,解安琪却一直都在强撑着,果断的没有将暗卫叫出来。

    另外几个女的听到这里,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真傻了,她们怎么就没有想到自己身边还有暗卫呢?

    于是一个个的都赶紧发求救信号,以便暗卫们冲出来救她们脱离苦海,结结信号是发出去了,但特么的连个鬼影都没有出来好么?

    这个时候,几个女人包括解安琪在内都傻眼了。

    怎么回事?

    难道她们的暗卫也全都被拔出干净了?

    这不可能,她们带出来的暗卫可不是普通的暗卫,怎么可能被灭得悄无声息呢?

    “求人不如求己,现在整条西大街都被鬼域殿的人封锁了,暗中护卫你们的暗卫怕是早就投胎去了,所以……”宓妃摊了摊手,一副让她们自求多福的模样。

    “你卑鄙。”

    “呵呵…”宓妃仰头大笑,笑声清脆悦耳,她道:“本王妃今日打的还就是钓鱼的主意,只是没想到会钓上来这么多条鱼,你们说本王妃应该怎么奖赏你们呢?”

    不等她们有所回应,宓妃话锋一转,气势斗然攀升,厉声道:“莫不是你们觉得堂堂的鬼域殿君王妃出行,身边真就只有两个侍女跟着?”

    今日的西大街除了宓妃跟陌殇都有意要揪出来的四大势力之外,还隐藏着其他至少不下二十个大小势力的人,宓妃这番话一出口,某些动了心思的势力也只能作罢了。

    毕竟他们与其趟进这浑水里与鬼域殿结仇,倒不如保持一个看客的姿态,至少甭管那火怎么烧都烧不到自己身上来。

    砰!

    砰!砰砰!

    一通沉闷的声响过后,以解安琪为首的几个女人全部落败,个个都挂了彩的摔在地上,伤口里渗出的血染红了她们的衣裳。

    “禀君主,是否要将这些冲撞了君王妃的人带回鬼域殿。”

    “本主并非残忍嗜杀之人,废去她们的丹田算作她们失礼的代价即可。”

    光武大陆以武为尊,无法修练跟没有修为的人,那简直活得连乞丐都不如,可当陌殇说这句话的时候,那语气就好像是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似的,足以说明这个男人绝对没有他看起来那么好相与。

    “是。”

    “不――”

    然而,牧竣等人又岂会给这些女人拒绝的机会,出手快狠准,压根就是武力全镇压。

    轰隆――

    一声巨响,带起一阵浓烟,待浓烟散尽,牧谦的脸‘刷’的一下就沉了下来,“禀君主,绝地山庄十小姐逃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派人去搜索她的行踪。”

    “是。”

    叫来顾伟晔兄弟,陌殇做出安排之后,牵起宓妃的手道:“本主先与王妃回别院,你们办好事情之后再回来。”

    “是,恭送君主,君王妃。”

    “熙然,那个……”宓妃没有把话说明白,只是动了动手指头,指了指某个方向。

    “放心,她跑不掉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22求救无援惊慌逃命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