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23 高明,后续的效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是夜,静谧的月光如流水一般,悄无声息的犹如一件素色却晶莹的薄衣覆盖在整座灵川坞的上空,虽然说夜空之上是一轮高悬的满月,隐隐可见繁星点点,但天上却又似有一层淡淡的云,让得视线所及的范围内朦朦胧胧,充满了梦幻感。

    某处幽暗的小院里,花草树木葱葱郁郁,清冷的月光透过错落有致的树丛照下来,在弯曲的青石板路上投射下斑驳的黑色树影,精致小巧的河塘边上,是一棵棵垂坠着枝条的绿柳,塘中留下的清影与朦胧的明月相映成辉,如诗如画。

    突然,一道破碎的刺耳的撞击声,突兀的划破了夜的宁静,似是连周遭的空气都为之一顿,气温斗然变冷。

    “一群废物。”

    “请宗主息怒。”

    “请宗主恕罪。”

    柯志为黑沉着一张脸,端坐在主位上的他,仿佛浑<无><错>小说身都燃烧着一股灼人的火焰,真真是怒到极至,谁凑上去就烧谁,保准儿一个都讨不了好。

    “息怒,恕罪,除了这两样你们还能说什么,是不是下一句就要让本宗主降罪责罚你们了,啊?”说到最后,柯志为好似也不怕别人听到,更不怕影响别人睡不了觉,那粗犷洪亮的声音是顶顶的拔了尖,生怕没人知道他已怒火冲天,找不到宣泄怒气的出口。

    堂中四男两女双膝跪地,一个个都拉耸着脑袋,一双双眼睛都直勾勾的盯着地面,大气都不敢喘一口,那边角落里还躺着一个黑衣男子,他整个人蜷缩成一团,手臂和大腿都不断的往外渗着血,地上一个半米多高的青花瓷瓶碎了一地。

    可见这个黑衣男人正是之前被柯志为一脚送到那里去的,只一脚就去掉半条命,足以说明柯志为是恼怒到了何种程度。

    “没死就给本宗主起来。”

    黑衣男人原本就挂了彩受了伤,再生生受了柯志为几乎**成力的一脚正中胸口,身体倒飞出去砸倒大青花瓷瓶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凶多吉少,出气多进气少了。

    半晌没有得到回应,柯志为想到近来频频在陌殇手中受挫,他也越发抑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怒吼道:“全都傻愣着做什么,非得让本宗主亲自动手去看他死透了没吗?”。

    “请宗主息怒。”距离黑衣男人最近的青衣女人小心翼翼,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然后拉耸着脑袋靠近黑衣男人,接着蹲下身子查看了一下他的鼻息,本就苍白的脸色不由又是一白,又惊又惧却强作镇定平静的道:“回回宗主的话,他已经死了。”

    “晦气。”柯志为皱了皱眉,看都没再看黑衣男人一眼,直接就道:“拖出去扔了。”

    “是。”

    很快,从房外就进来两个暗卫,面无表情的将黑衣男人抬起来,来也快去也快的消失在柯志为的视线里。

    “本宗主尚未到灵川坞之前就再三交待过你们,务必要将人给本宗主保护好了,看看你们都做了什么。”他精心安排的一颗棋子,都还没有发挥她该有的效用,竟然就变成了一个废物,叫他如何不恼,如何不怒。

    棋子被毁还不是让柯志为最为大动肝火,异常恼怒的,让他恨不得将面前这几个人全都捏死的原因,乃是镜月宗平白无故损失的十个暗卫。

    md,此番进阶排名赛事关重大,镜月宗的地位不容有失,柯志为老而成精,心思自不是旁人可以揣摩的,但前往竹坦崇必经之路的魑魅林前后却无法安插太多的人手。

    因此,柯志为安排在灵川坞附近可以随意调动的暗卫并不多,但却贵在个个都是一等一的好手,远不是普通的暗卫可相提并论的。

    是以,即便就是损失了十个暗卫,也足以让柯志为肉痛好长一段时间。

    “虽说一颗棋子毁了还可以安排第二颗,但你们知道本宗主再培养十个出色的暗卫需要花多少精力,多少金钱吗?整整十个暗卫,竟然就那么悄无声息的被人给灭了,你们居然还告诉本宗主你们什么都不知道,那本宗主还养着你们干什么?”鬼域殿赤焰神君手下个个都是好手,这一点柯志为承认,但要他如何承认他手下的人就是比不上陌殇手下的人?

    难道他柯志为堂堂一方霸主,竟然比不上一个年纪轻轻的黄毛小子不成?

    “要是继续向你们一样,让你们来护卫本宗主的安全,那本宗主哪天人头不见了,你们知道是谁干的吗?”。

    只要一想到他的安全会没有保障,柯志为就忍不住要跳脚,一张脸满是风雨欲来的模样。

    “是属下等考虑不周,致使兄弟们无故受死,还望宗主给属下等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请宗主再给属下等一个赎罪的机会。”

    “倘若属下等再让宗主失望,那属下等甘愿以死谢罪。”

    “……”

    听着堂内几个下属纷纷开口,柯志为暴怒过后迎来了短暂的平静,他沉着一张黑脸冷声道:“好,本宗主就还给你们一个赎罪的机会,倘若再犯类似的错,那就休怪本宗主无情了。”

    “谢宗主宽恕。”

    “都起来吧!”如若不是现在重新召集人手来不及了,而他眼下又正是用人之际,按照柯志为的脾性,今晚出现在这个房间里的人,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

    “谢宗主。”

    “静丫头已经废了,明个儿处理掉。”柯志为是个连自己独女都可以利用的人,就更别谈他会对旁支出身的小辈心生怜惜了。

    既然已是一枚不能再用的弃子,抛之又有何妨。

    “是,宗主。”

    “禀宗主,绝地山庄的十小姐逃了,也不知落没落在鬼域殿的手中,而观音谷和金陵宫的小姐也都废了,这于原本的计划已经有所出入,属下等还请宗主示下。”

    “此事本宗主自有计较,尔等无需再过问,静待本宗主的指令即可。”

    “是。”

    “盯紧新月别院,将鬼域殿的一举一动都盯紧了,要是再出什么差错,就仔细你们的脑袋。”

    “是。”

    “行了,都退下吧!”

    得了柯志为的话,几人冷汗涔涔,心有余悸的躬身退了出去,独留下柯志为还坐在椅子上,昏暗的蜡光照在他的脸上,他的半边身子都隐在阴影之中,给人一种阴冷狰狞的感觉。

    好一会儿之后,柯志为又起身绕过宽大的屏风走进左边的书房,提笔研墨不知写了些什么,随后拧着双眉将几张纸装进一个信封里,再小心谨慎的用上火漆,最后才挥手招来一个暗卫,对他好一阵耳语,待暗卫完全领会了他的意思,方才化作一道黑影消失在这处小院之中。

    “洪锋,刘钰。”

    “属下在。”

    “走,你们随本宗主去绝地山庄看一看。”

    “是。”

    解安琪到达灵川坞之后就住进了清平客栈,在她的安排下,绝地山庄庄主解铮海带着他的嫡长子解高明和几个庶出的儿子,自然而然也就住在清平客栈里。

    此刻,柯志为正带着他的两个贴身侍卫,犹如三道黑影一般,直奔清平客栈而去。

    白天西大街‘真假相似’鬼域殿君王妃一事闹得太大,赤焰神君虽然没有下必杀令,但也绝对算得上大开了杀戒。

    以解安琪为首的几个女人,除解安琪趁乱逃脱之外,其余几个虽然活了下来,但丹田被毁简直就是生不如死,贴身伺候她们的丫鬟当场殒命,而那些在暗处保护的暗卫却尽数被悄无声息的解决掉,就连一点儿响动都没有闹出来。

    观音谷谷主史大鹏已然与陌殇达成了协议,为了保住他唯一的女儿,他断然不会做任何不利于鬼域殿的事情,因此,所有观音谷担了他女儿身份的都可以舍弃。

    不过一颗棋子,他史大鹏还舍得起。

    至于愧疚之心,史大鹏一点心理负担都不会有,临行之前他就坦白的问过她们,不想来的都聪明的躲了,而想来的他自然要成全。

    毕竟观音谷不同于绝地山庄,他的‘女儿们’可没有修习什么魅惑之术,最终又将落得怎样的下场,全然不在史大鹏关心的范围之内。

    “谷主,赤焰神君他欺人太甚,咱们绝不能咽下这口气。”

    “那依几位长老之见,该当如何?”

    “这……”

    “行了,假扮鬼域殿君王妃这个计划是绝地山庄提出来的,现在闹成这样后面又该如何,本谷主会亲自去清平客栈问一问。”

    “那谷主的意思是鬼域殿那边不追究了吗?”。

    “后天就要前往魑魅林,你们还想在这个时候跟鬼域殿扛上吗?稳坐第三的鬼域殿真是咱们这第六位置能动得了的,你们是嫌日子过得太安份?”

    “我们……”只是咽不下这口气,这话到底是没有勇气说出来,只怕说了也是白说。

    想想鬼域殿历来的行事之风,偏又是赤焰神君跟他的君王妃亲自下的令,谁敢不要命的往上凑。

    “没有万全把握之前,不要轻举妄动,安排人到新月别院周围盯紧鬼域殿的一举一动,切记不要打草惊蛇。”史大鹏面上不显,心里却满是不屑,特么的真当他是傻x吗?

    想要把他推出去,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

    想找鬼域殿讨说法,行,本谷主不出面,由得你们一个个的随便闹,看看最后谁自讨没趣。

    “谨遵谷主之命。”

    同样的为了不让绝地山庄庄主解铮海起疑,史大鹏在房间里坐了约莫一刻钟之后,果断换上夜行衣离开了,目的地同样是清平客栈。

    转角的树丛里,一个黑色的身影目送史大鹏离开,起身就去了东边的厢房,低声道:“谷主去了清平客栈。”

    “知道了,你且去清平客栈外守着,不要暴露了。”

    “是。”

    金陵宫宫主亦是黑着脸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那地上铺着的地毯都快要被他给磨平了,想到今日一连损失两个女儿,他就抓狂得想要杀人。

    虽然他的女儿很多,但拿得出手修为还不错的也没有几个,一下子损失两个最出色的,而且对于他来说还是大有用途的,光是想想他就肉痛得不要不要的。

    “当初本宫就不相信绝地山庄那个庶出的十小姐能办成什么好事,今个儿可算是证实了,要不是她出的馊主意,本宫如何会损失了绿衣跟粉衣两个女儿。”

    “宫主所言甚是,我们金陵宫也不是好欺负的,必须让解庄主给咱们一个说法,不然绿衣跟粉衣都白死了。”绿衣跟粉衣两人虽说已经被带回了金陵宫,但她们丹田已毁,活着还不如死了,留着还有什么用。

    “这越想本宫这心里就越是窝火,不行,本宫等不到明天了,必须今晚就去清平客栈找解铮海问个清楚明白。”

    “要不妾身随宫主一起去,凭什么他解铮海的女儿逃了,却将咱们的女儿留下来垫背。”

    “你就别跟着去了,本宫自有分寸。”

    “那妾身送宫主出去。”

    “也好。”

    清平客栈

    “怎么样,找到十小姐了吗?”。一想到赤焰神君连半点面子都不给绝地山庄,解铮海就气得想杀人。

    他完全都没有想到,倘若易地而处,他的女儿遇上像宓妃那样的糟心事儿,他绝地山庄又会如何行事。

    “回庄主的话,没有找到任何跟十小姐有关的线索。”

    “一群废物,她一个负伤之人,难道还能飞天不成。”解铮海到底是非常疼爱解安琪这个女儿的,因此,他再三叮嘱过解安琪,他安排在她身边的暗卫一定不能分散了,不然恐她会有危险。

    而解安琪又是一个非常惜命的女人,她知道解思甜一直都想要除掉她,是以她的身边是从来都不离人的。

    甭管是呆在自己的院子里还是外出,随行的暗卫没有一二十个,少说也有七八个左右,但她怎么都没有料到,从她踏入西大街开始,暗中跟着保护她的暗卫就已经被陌殇安排的人给悄悄清理掉了,并且是连一点儿动静都没有闹出来。

    小忧小草两个贴身侍女武功已算不成,但也成功护主身亡了。

    “属下等该死。”

    “你们的确该死,赶紧再加派人手去找,千万不能让她落到鬼域殿的手里。”

    “是。”

    直到护卫们都退了出去,解铮海的嫡长子,绝地山庄的大公子解高明才喜怒不辨的幽幽开口道:“父亲难道半点都没有觉得此举不妥吗?”。

    “你什么意思?”

    “父亲是个聪明人,又何必让儿子把话点明了。”解高明跟他的妹妹解思甜一样,最恼最恨的就是解铮海将他的那些庶出的子女放到与他们兄妹同等的地位。

    好在他的处境到底要比解思甜好一些,至少他的父亲还没有把任何一个庶子捧得比他还要高。

    解安琪是怎样一个女人,别说解思甜了解得很,就连他解高明也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那个女人想要谋求的,可远远不是地位那么简单,她想要的还有绝地山庄的权利。

    “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你的妹妹。”

    “是庶妹,而且还是一个闯出大祸的庶妹,难道父亲要告诉儿子,咱们之前拟定的计划就是她安排出来的那样?难道赤焰神君是个傻的,他的君王妃更是个傻的吗?”。

    解高明接连两个反问,直把解铮海问得怔住,半晌都找不到可以反驳的话。

    “放眼咱们这整片大陆,有多少女人肖想赤焰神君身边那个位置,但有一个成功的吗?又有一个胆敢往赤焰神君跟前凑的吗?没有对不对,那父亲还会觉得如今能够站在赤焰神君身边,并且深受他宠爱的君王妃,她会她能是个简单的?”

    “这……”张了张嘴,解铮海发现他竟无言以对。

    “以目前的局势来看,就算咱们一直稳坐着第一势力的位置,又与其他三派达成了结盟,却也不适合现在对鬼域殿发难,要清楚咱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才能保证不迷失方向。”解高明是个极富心机又极有手段的男人,平时不怎么开口,但他若开口就定是一针见血,说的往往都在点子上,“如果儿子所料不错,父亲还是想想怎么跟镜月宗,观音谷和金陵宫解释吧!”

    “本庄主有什么可向他们解释……”

    “虽说这次参与到这个计划中的女人都是棋子,但容儿子提醒父亲一句,现在的关键是您的女儿还活着,但他们的女儿死了。”

    解铮海眸色一沉,不由就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冷声道:“为父知道了,你去安排一下,将派出去寻找安琪的人都召回来。”

    “是,父亲。”

    “另外,你再联系一下思甜,看看她到什么地方了?”

    “儿子省得。”

    “行了,夜也深了,你安排妥当就去休息吧。”

    “儿子告退。”

    这边解高明刚离开解铮海的房间,侍卫屠顺就快步走进房间告诉解铮海,镜月宗宗主来了。

    紧接着,观音谷谷主跟金陵宫宫主也一前一后的到了,短短不到一刻钟的功夫,解铮海就迎来三个人,心下不由也恼怒起解安琪为他招惹来的这个麻烦了。

    鬼域殿他早晚都要动,但正如解高明所言,绝对不是现在他们能动得了的,一切还需要成熟的时机方可。

    抓准时机趁乱逃走的解安琪不敢留在灵川坞,她只能拖着受了伤的身体,一路不要命的往城外赶路,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会落入鬼域殿的手中。

    清平客栈她不敢回,别看她的那个嫡亲大哥平日里看到她就跟没看到一样,但只要给他机会,解安琪知道他一定不会放过她,谁让她挡了他嫡亲妹妹的路呢?

    好不容易逃到城外,解安琪终于能喘上一口气,再找个地方处理一下伤势,休息够了之后,她咬着牙腹议道:既然灵川坞回不去了,那就只能去魑魅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23高明,后续的效应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