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25 双梦境,新的里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又是一天转瞬即逝,整个灵川坞都沸腾了起来。

    这一天,晴空万里,艳阳高照。

    新月别院内,宓妃由水碧水彤伺候着起床,穿衣,梳洗,再精心装扮过后方才到花厅跟陌殇一起用早膳。

    “阿宓,过来。”

    粉唇微撇,宓妃几乎是一步一顿的挪到了陌殇的跟前儿,这般幽怨模样的她,直让跟在后面伺候她的水碧水彤忍不住憋笑。

    “这是怎么了,谁惹我的宝贝儿不痛快了。”陌殇笑得温柔,伸手牵了宓妃的手,顺势就将她抱在怀里,又爱怜的在她额上落下一吻,“瞧瞧,可别再撅着嘴巴了,再撅可是能挂上油壶了。”

    宓妃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实在是有些提不起精神来,不由就烦躁的扯了扯垂在胸前的一缕头发,语气含糊的道:“一会儿就要出发前往魑魅林了吗?”

    “嗯。”陌殇点了点头,又见宓妃实在是心情欠佳的模样,心下泛起狐疑,沉声道:“你们退下吧。”

    “是,君主。”

    “别转移话题,阿宓到底是怎么了?”

    宓妃摇了摇头,说不清心里是种什么感觉,反正就是觉得全身都不得劲儿似的,陌殇揉了揉她的发,柔声道:“可是昨夜没有睡好?果然阿宓一定要在我的怀里才能睡得安稳。”

    说到这里陌殇的语气,那可真是十足十的得瑟,只是说得轻点儿他要替宓妃考虑,再说得重一点儿,他那是为了他的身体健康着想。

    咳咳,天知道每天夜里抱着自己最心爱的女人,能看不能吃,能抱不能摸的滋味有多考验他的定力。

    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别的女人,他的自制力好到变态,可面对着宓妃,他要对宓妃没有一丁点儿的想法,估计他都要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了。

    虽然他是很想天天都跟宓妃同床共枕来着,但为了能少冲几次冷水澡,陌殇不得不告诫自己离宓妃远一点,以免因一时冲动而伤了宓妃。

    “谁要跟你睡了,不要脸。”

    “呵呵…那阿宓这是怎么了,怎的一脸的倦意?”

    “没什么就是有些没睡好。”对上陌殇溢满关心担忧的眸子,宓妃有些心虚的垂下头,下意识的咬住水润的唇瓣。

    昨晚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她的梦里先是如电影一般掠过她前世的种种,再一点一点闪过她的今生,那种仿佛一切都失去控制,脱离了她掌控的感觉,一步一步似要将她给逼疯。

    她发了疯似的想要挣脱那个梦境,强迫自己赶快睁开眼睛,赶快清醒过来,可她越是挣扎就陷得越深,然后她就开始呼喊陌殇的名字,一遍又一遍,但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就在那半梦半醒之间,宓妃看到了那个男人,那个在她前世生命中占据了三分之二时间的男人。

    她清楚的看到了他的脸,看到他立于虚空之中,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她,嘴角勾起一抹邪气至极的浅笑,轻声告诉她:他在等她,等她。

    她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神仿佛在无声的告诉她:你来了,你终于来了,我在等你。

    再然后,她就自睡梦中惊醒了过来,也是那时她才发现,她整个人就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整个人都汗湿了。

    “可有哪里不舒服?”陌殇眸光闪了闪,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他知道宓妃心里有事瞒着他,但他却不想追根究底的去问。

    他可以留给宓妃足够的私人的空间,是因为他相信,总有一天他的小女人会毫无保留的将一切都告诉他。

    “熙然。”

    “我在。”

    “熙然。”

    “我在。”

    “熙然。”

    ……

    宓妃将头轻靠在陌殇的肩头,左手掌心紧紧的贴在陌殇的心口,她一遍又一遍轻唤着陌殇的名字,耳边响起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满心的浮躁就这么渐渐平复了下来。

    她每唤一声,陌殇就温柔的回应她,我在。

    明明只是再简单朴实的两个字,却是宓妃听过最美丽的词汇。

    “傻丫头,不管发生什么,只要你回头看一看,我就在你身边。”陌殇现在也摸准宓妃的一些小习惯了,每当她不安彷徨的时候,就喜欢一遍又一遍的轻唤他的名字。

    “熙然我……”

    修长的食指轻覆在宓妃的唇上,陌殇吻了吻她清澈灵动的眼睛,满是信任体贴的道:“我等。”

    清亮灵动的双眸就那么看着陌殇,一眨也不眨的,却只听陌殇又道:“我只认定你,不管阿宓心里藏着什么样不能言的秘密,我虽然很想知道但却不会强迫阿宓告诉我,我会耐着性子等阿宓愿意告诉我的那一天,在这之前我只要知道,我的阿宓不会伤害我,不会做任何不利于我的事情,不会因任何外在原因就离开我,如此便够了。”

    “熙然,谢谢你。”并非是她不愿意说,只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那个男人,那个亲手毁了她的人生,却又不得不承认他教会了她一切,在她成为强者之路的途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一角,在她那算不得长的生命里既如师但又如仇。

    那样的一个人,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又如何去讲述。

    “熙然,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我以后都会告诉你的。”再等等她,或许等她在这片大陆找到他,解了她心中之惑,她方能放下一切,如实的向陌殇讲述有关她的一切。

    “傻丫头,我不怕等的。”

    “嗯。”

    “饿了吧,这些都是阿宓喜欢吃的,多吃一点儿,一会儿起程去了魑魅林可就吃不到了。”

    “我昨晚做了很奇怪的梦,在梦里怎么都找不到你,我叫你叫得嗓子都哑了,可也听不到你的声音。”宓妃又软趴趴的靠回陌殇怀里,虽然知道那就是一个梦,但她心里还是怎么都不是滋味。

    “果然是个傻丫头。”

    “你才傻。”

    陌殇好心情的扬了扬眉,嘴角微微勾起,柔声道:“阿宓,我决定从今晚开始,必须搂着你睡才好。”

    “哼!”宓妃捏了捏陌殇的脸,黛眉轻挑就冷哼了一声,今天就要起程前往魑魅林了,那鬼地方危险重重,哪里有住在别院舒服惬意,以陌殇的性子自是不放心她单独行动的,说什么必须搂着她睡,分明就不是那个意思,却又非得嘴上占她便宜。

    “乖了,赶紧吃早点,要不都凉了。”

    “好,熙然也吃。”

    “嗯。”陌殇没有告诉宓妃的是,昨晚歇在书房的他,其实也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的前半部分,是他幼年时候的画面,那时的他身体非常的虚弱,父王跟母妃非常的相爱,对他非常的疼爱,哪怕楚宣王府里人人都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也不管他的父王母妃处境多么的艰难,但给他的爱却是最最真挚的。

    然后他就梦到母后去了,接着父王失踪了,不管他派了多少人出去找,结果都没有任何的音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也就渐渐的放下了。

    但梦的后半部分,却着实惊出陌殇一身的冷汗。

    那些他熟悉的人,熟悉的一切都消失不见,在他的梦境里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蓝得剔透,蓝得惑人,充满了神秘的色彩。

    他如一缕游魂般飘荡在海面上,看那波涛汹涌,听那惊涛拍岸,而后他隐隐听到母妃温婉的声音。

    她在唤他,一声又一声。

    只是当陌殇寻着那道熟悉的声音去寻找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找不到,不由在他的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然儿。”

    “然儿,我的儿。”那声音轻轻的,柔柔的,如羽毛一般轻轻抚触着陌殇的内心。

    “母妃,母妃是你吗?”

    “然儿。”

    “母妃,你在哪里,你到底在哪里?”陌殇寻着那道声音找啊找,似是心中自有牵引一般,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飘到了一片海域上,而那片海域越看越眼熟,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然儿,我的儿,母妃好想你,好想你啊…”

    “母妃。”

    “然儿,母妃好想看看你,我的孩子,呜呜…”

    压抑的,细小的,如泣如诉的哭声似从那片海域里传出来,就如同一只手紧紧的拽住了陌殇的心,一点一点的捏紧,让得陌殇剑眉微拧,薄唇紧抿,俊脸黑沉如墨。

    “母妃你在哪里,母妃。”

    “然儿,然儿…”

    陌殇明明感觉到他的母妃,楚宣王妃的声音就在他的耳边,可任凭他的视力再怎么锐利,却也看不到他的母妃在哪里,视线所及之处除了蔚蓝的海水还是海水,根本就看不到一个人影。

    “母妃。”没办法,找不到楚宣王妃,陌殇急出一头的汗,他紧盯着海面,想也没想就朝着那片海域一头栽下去。

    砰――

    游魂般的陌殇一头撞到海面上,然后‘砰’的一声反弹回来,将他整个人都掀飞出去。

    “然儿,然儿,母妃好想你。”

    “然儿,母妃在等你,等你…”

    “母妃,母妃。”情绪激动的陌殇一时也没弄明白最后那句话里暗藏的意思,他只是迫切的想要找到楚宣王妃,找到他的母亲。

    于是,他不顾一切,疯狂的撞击海面,一次又一次。

    虽然陌殇不相信人在海里能存活,但他就是觉得他的母妃很可能就在这片静谧的海面下,他要找到楚宣王妃,那就必须冲进这片海里。

    撞一次不行,他就撞两次,一次接着一次,直到他再没有力气去撞,整个人都虚脱了,却也不肯停下来。

    哪怕一次次的失败,陌殇依旧不敢初心。

    “熙然,熙然。”

    “熙然,你发什么呆呢?”宓妃原本是埋头吃早点的,结果等她都吃好了,却见陌殇呆坐在那里,整个人都傻乎乎的。

    她接连喊了好几遍,愣是不见陌殇有所反应,不由就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可陌殇还是没反应,她就没忍住凑过去咬了他的嘴巴一口。

    “熙然。”

    “阿宓怎么了?”陌殇捏了捏眉心,伸手揽住宓妃的腰。

    “不是我怎么了,而是熙然你怎么了?”

    “阿宓,我昨晚梦到母妃了。”陌殇抱紧宓妃,让自己的头轻贴着宓妃的小腹,语气幽幽的又道:“阿宓,我我其实自母妃去世之后,从来都没有梦到过她。”

    “嗯。”宓妃知道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任由自己的手指穿梭在他的墨发间,静待陌殇的下文。

    “昨晚是我第一次梦到母妃。”

    “唔,那王妃她都说了些什么,是不是夸赞她生了一个好儿子,她的儿子是这世间最最好看,最最温柔的男人呢?”宓妃弯了弯嘴角,语气俏皮得很。

    陌殇摇了摇头,他闷闷的道:“我没有看到母妃,只是听到了母妃的声音,她一遍又一遍的呼喊着我的名字,母妃说她想我,母妃还说她在等我,阿宓你说母妃她她是不是还活着。”

    最后‘活着’那两个字,陌殇吐字极轻,但宓妃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她略显惊愕的愣了一下,很快又回过神来。

    “阿宓,你说母妃她是不是没有死,父王他是不是也还在,他们只是在我找不到的地方而已。”

    “熙然。”

    “阿宓,你相信我吗?”

    看着眼前脆弱的陌殇,宓妃心里酸酸的,她没有半点犹豫的道:“我信,不管天涯海角,我会陪着熙然一起去找的,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找到的。”

    “阿宓可还记得湛泓维提到过的那片海域?”

    “记得,熙然是梦到了那片海域,然后在那里听到了王妃的声音吗?”听到这里宓妃也不由得瞪大了双眼,然后她道:“熙然,等到进阶排名赛之后咱们就去那片海域查个清楚。”

    “好。”

    “把心里闷着的话都说出来之后是不是舒服多了,既然没了心事可有胃口吃东西了。”

    “有。”

    “都凉了,我叫水碧重新准备热的。”

    “无妨,我可是铁打的胃。”陌殇让宓妃坐在一旁,他动作飞快的挑了几样早点填饱肚子之后,又接过宓妃递到手里的帕子擦了擦嘴角,然后净了净手,道:“阿宓,我们走。”

    半个时辰之后,牧竣牧谦等人按照陌殇的吩咐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妥当,只等陌殇一句话就可以出发前往魑魅林。

    “君主,君王妃,可以出发了。”

    “嗯。”

    “请君主君王妃上马车。”

    “出发吧!”

    “是。”

    陌殇牵起宓妃的手上了马车,然后鬼域殿威风凛凛,整齐化一的队伍就离开新月别院,然后出了灵川坞朝魑魅林进发。

    ……。

    “鬼域殿有何动静?”

    “回庄主的话,鬼域殿已经在赤焰神君的带领下前往魑魅林了。”

    得到这样的回应解铮海并不觉得意外,他想了想就对自己的贴身侍卫屠顺屠商道:“传本庄主的命令,即刻起程前往魑魅林。”

    “是。”

    “另外,召回那些去寻找大小姐和十小姐的暗卫,让他们也即刻赶回魑魅林与本庄主汇合。”

    “谨遵庄主之命。”

    “明儿可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父亲倘若有了新的计划,不妨赶在到达魑魅林之前将计划的内容告之镜月宗,观音谷和金陵宫的当家,以免再出什么纰漏。”不是解高明想要说这些,也并非是他对解铮海这个父亲有多深的感情,他无非就是暗中接到了妹妹解思甜传给他的迅息,并且认为解思甜所言有理,因此,他才会这般粉饰太平的开这个口。

    如果说这个世上有谁会真心对他好,维护他的一切利益,那个人非解思甜莫属。

    解高明知道他的妹妹不是一个无所求之人,但解思甜要的他给得起,是以他也不担心解思甜会不为他谋算。

    “这恐有不妥吧,万一我们的计划泄露了,岂不是又要竹篮打水一场空?”只要一想到那天晚上,镜月宗宗主,观音谷谷主,还有金陵宫宫主都来责问他,解铮海心里就有把火在烧,让他又是恼又是怒。

    “既然父亲心中已有决断,那儿子就不再多言了。”

    “你…”

    “反正在父亲眼里,大概也只有解安琪才会真正为父亲着想,真正为绝地山庄好,而我…呵呵。”解高明没有把话说完,最后甚至还呵呵了一声,他的表情跟他的语气,满满的都是嘲讽。

    如若思甜传给他的消息没有误,那么解安琪那个女人就非常不可靠,她身为绝地山庄的十小姐,却背地里奉他人为主,可想而知她是何居心了。

    但思甜现在手中也没有证据,如果冒然开口指责于解安琪,怕只怕要适得其反,让父亲以为是他们兄妹容不下解安琪。

    “明儿,是不是思甜她跟你说了什么?”

    “妹妹也失踪了,她能跟儿子说什么?”

    解铮海看了解高明一眼,沉声道:“安琪她也是你妹妹。”

    “思甜才是我妹妹。”

    “罢了,为父懒得跟你争论这个问题。”

    “正巧,儿子也不想提到那个女人,至于儿子之前说的,父亲再好好想一下吧。”

    目送解高明远去的背影,解铮海拧了拧眉,不免就想到昨夜他接到的消息,之前他还没觉得奇怪,但此刻回想起来,的确是有不妥之处的。

    以前他从未对解安琪起过疑,是以他就没觉得解安琪身上有问题,但仔细想想她离开时的状况,再结合她递回来给他的消息,她究竟有何手段,竟然能避过鬼域殿的耳目?

    “庄主,可以出发了。”

    “走吧。”

    上了马车后,解铮海越回味越觉不对劲儿,思来想去他还是提笔写了几封信,然后叫来屠顺,对他吩咐道:“你且将这三封信亲手送到镜月宗宗主,观音谷谷主和金陵宫宫主的手中。”

    “是,庄主。”

    安琪,但愿你不要让为父失望,否则就休怪为父不讲情面了。

    “大公子,庄主已做决断。”

    “嗯。”

    “是否还要盯着。”

    “小心些,莫要暴露了。”

    “是,大公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25双梦境,新的里程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