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26 跟随,见鬼的野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魑魅林

    “怎么回事?”

    “回母亲,是前面的路被山石挡住了。”

    “人为的?”

    “女儿已经安排人过去查看,还需要等人回来才知晓究竟是意外还是人为的?”若是意外还好,可若是人为她们就要再小心谨慎些了,总不能都到这个时候才踩翻打倒,那脸上就有些不好看了。

    “传令原地休整。”

    “是的,母亲。”

    光武大陆以十大势力为尊,其次便要数那些二三流的势力,他们的势力比上不足但比下有余,在这片大陆之上,他们也拥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

    鬼域殿内收集有齐全的资料,大致从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来说,零星散布有二十五个二流势力,三十四个三流势力,至于其他的小势力,也许在小地方还挺有名望,但往大了说几乎无人知晓。

    此次有资格前往竹坦崇参加进阶排名赛势力,居于首位的不用说也知道是十大势力,个个都榜上有名,其次就是二十五个二流势力中排名前七和三十四个三流势力中排名前五的势力,剩下那些既没有资格,也不具备穿越魑魅林登上竹坦崇的实力。

    飞鱼坞在七个具备参赛资格的二流势力中占据着第三把交椅,而它的当家人却是一个容貌美艳,成熟妩媚的女人。

    “母亲你怎么下来了?”

    “反正一时半会儿也无法起程,母亲下来走走也好。”伏露笛穿着一袭金色的华丽长裙,精致的鹅蛋脸,细长的柳叶眉,一双杏眸如秋水横波,妩媚而妖娆,立体挺俏的瑶鼻,厚唇适中的红唇,举手投足间都散发出成熟诱人的魅惑风情。

    飞鱼坞伏氏一族,历来都是女子掌权,直白的说飞鱼坞就是一个女权当道的势力,而身为飞鱼坞当家的伏露笛,在她眼里可没有什么从一而终的观念,她除了一位正夫以外,还有六位侍夫。

    伏碧兰和伏碧香两姐妹乃是伏露笛和她的正夫所生,是以,这两姐是为嫡出之女,她其他的女儿皆为庶出,至于儿子在一个女权当道的家族里,自然就比不得女儿精贵。

    因此,飞鱼坞的公子,很大程度上就是一个摆设,不但没有实权还地位低于小姐。

    “那女儿就跟姐姐陪母亲到那边坐坐?”出生在那样一个家庭,伏碧兰的眼光自然是高的,再加上她是嫡出的女儿,身份比起庶出的还要更高贵一些,是以她可算不得一个好相与的人。

    但她年纪小,嘴巴又甜,时常又有姐姐伏碧香在一旁提点她,遂,若问飞鱼坞内谁最得宠,无疑就是她了。

    伏露笛虽说对正夫的感情已经淡了,近些年来更偏爱新晋的侍夫,但在她的骨子里却是一个非常重嫡庶的女人,因此,对于两个嫡出女儿的培养那是非常严格的。

    于她而言,无论是庶出的儿子也好,庶出的女儿也罢,宠一宠是可以的,但若真要跟嫡出的这两个女儿放在一起,自然而然是没有可比性的。好在她是一个非常精明的女人,早早就断了其他女儿的念想,如此,飞鱼坞内才相对平静,并没有什么内乱发生。

    “香儿,你去问问怎么回事。”

    “是,母亲。”

    “兰儿,你过来陪母亲。”

    “嗯。”伏碧兰俏皮可爱的点了点头,然后撒娇似的将头轻靠在伏露笛的肩膀上,软声道:“母亲,女儿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怎么,难得有你这丫头不好意思开口的事情,说来母亲听听?”

    “母亲真坏,竟然笑话女儿。”

    伏露笛点了点女儿的额头,难得语气温柔的道:“母亲就是在笑话你,你要怎么着?”

    “呵呵,兰儿还能怎么着啊,反正兰儿脸皮厚着呢,随便母亲怎么笑话兰儿。”眨巴着一双晶亮的眸子,伏碧兰终是没有忍住心中的好奇,道:“母亲,咱们能挤下风沙堡跟斩铁堡,成功进身十大势力之列吗?”

    伏碧兰因前面有个同父的嫡亲姐姐,而她本人也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因此,她乐得自己的姐姐将来接手母亲的位置,成为飞鱼坞新一代的当家,而她姐姐自小就疼她,想来以后也不会为难于她。

    “你啊,还真是一个孩子。”

    “兰儿可不就还是个孩子吗,上有母亲疼着护着,还有姐姐也疼着护着,谁也欺负不了兰儿。”

    “即便现在金陵宫搭上了绝地山庄,但没了金陵王后的金陵宫,已经没有资格再稳坐十大势力之列了。”

    金陵王后之名,伏碧兰是不陌生的,毕竟她们伏氏一族跟金陵王后还很有一些渊源,幼年时母亲也不只一次提到过金陵王后。

    “只要能顺顺利利的穿过魑魅林,风沙堡跟斩铁堡母亲自有信心,至于现在风头正盛的三流势力风雷庄跟玄阳岛,母亲还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

    “嘿嘿,母亲莫怪,兰儿就是好奇心重了些。”

    “你那性子母亲还不明白么。”

    “母亲,姐姐过来了。”伏碧兰松开抱着伏露笛的手,像只小鸟似的飞奔到伏碧香的身边,果断的抱住她的手臂,甜甜的喊道:“姐姐。”

    伏碧香是自小就被伏露笛当做接班人来培养的,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非常大气雍容且端庄优雅的,几乎没有出格的时候。

    “母亲,女儿刚才亲自过去查看过了,那些山石是从两边山上自然滑落下来的,并非是人为,而且时间已久。”

    “既然现在的路况是这样,香儿以为该当如何?”

    “母亲,咱们按照眼前这条路走,顶多再有两个时辰就可以到达魑魅林,可现在路被堵了,想要把那些山石疏通,至少也需要三个时辰左右,前面都堵得死死的。”

    “香儿的意思是改道?”

    “是的,母亲。”

    伏露笛柳眉微蹙,她抚了抚颊边的一缕头发,沉声道:“如果改道行走大约多长时间可以到达魑魅林,现在的天色可不早了。”

    魑魅林内危机重重,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夜里要么就在魑魅林扎营,要么就距离魑魅林远一些扎营,总之就是不能靠在魑魅林的边缘地带,那里甚至比魑魅林里面更危险。

    “母亲请看地图,要是咱们不改道行走,等到山石清理干净,就不能再前进只能就地扎营,待明天天亮再起程,但如果我们改道的话,从这里穿过去只需要半个时辰,然后就是一条通往魑魅林的大道,顶多两个半时辰,天黑之际咱们就能踏入魑魅林的范围,不用等到明天。”

    她们飞鱼坞比不得绝地山庄,镜月宗那些势力,更无法与鬼域殿相提并论,她们只能抓紧时间进入魑魅林,再抓紧时间走出魑魅林,否则谁知道在林中会发生什么,一旦她们晚几天才到竹坦崇,谁知道又会有怎样的变数。

    有道是笨鸟先飞,她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早些出发,然后争取早些到达,如此方能立于不败之地。

    “越是靠近魑魅林,围绕在它周围的路就越是千变万化,有时候明明走在这条路上,等再看之时却又变成了另外一条路,姐姐指的这条路,好像咱们之前就没有看到。”

    正是因为魑魅林外围的路变数很多,这才导致了无人可绘制出魑魅林的详细地图,伏碧香对地图多有研究,也是花费了诸多心思,方才发现其中的奥妙之处。

    好比宓妃在没有做图之前,她也没有发现问题,但在她绘图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不妥之处,后又经陌殇的手修改了一番,如此才得到一幅相对靠谱的魑魅林地图。

    “母亲,兰儿,你们再仔细看看这里的两条路跟这里的两点路。”伏碧香没有多做解释,而是更形象的伸手指出了地图上的两处地方,让她们可以更直观的用眼睛看到。

    半晌后,伏露笛才朗声笑说道:“还是香儿有心,你赶紧去安排,咱们就走这条道出去。”

    “是,母亲。”

    伏碧兰对着那地图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嘟着嘴看了良久,仍是没瞧出哪里有问题,不由撇嘴道:“哎哟,人家看不懂啦,不看了。”

    “看看你这毛躁的性子,也该跟着你姐姐好好学学了。”

    “别啊母亲,兰儿的心可小得很,嘿嘿!”

    “就算你以后不需要接手飞鱼坞,却也是要辅佐你姐姐的,这般性子可怎么得了。”

    “母亲你看姐姐都安排妥当了,咱们赶紧走。”

    眼看着自家小女儿这般模样,伏露笛笑骂了她几句,倒也任由她扶着她的手快步上了马车。

    别人家要防着族中内斗,她只得两个嫡出的女儿,兰儿虽说也聪慧机敏,天赋亦是不错,但综合其他各个方面来说,显然是大女儿香儿更胜一筹,尤其是在修练天赋之上。

    然,最最重要的一点却是,香儿有野心,兰儿却没有野心,如此一来,伏露笛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把飞鱼坞交到伏碧兰手中的。

    不出伏碧香的预料,当她们改了道,从她所指的那条路穿出来,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事情了。

    她骑着马跟在马车的外面,伏碧兰陪着伏露笛坐在马车里,飞鱼坞其他人一路上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丝毫都不敢大意,饶是现在距离魑魅林还很有一段距离。

    “姐姐真有你的,这条路可比咱们之前走的要好,而且远远的好像能看到传说中魑魅林内最高的那座山峰。”以伏碧兰的年纪她是没有去过魑魅林的,事实上就连灵川坞,她也还是第一次去。

    “我也不能确定前面的路还会不会有所变化,咱们只能走着看。”

    “姐姐指的路一定没问题。”

    伏碧香摇头失笑,看着那在马车前头又蹦又跳的妹妹,实在是拿她没有办法,只得故意板起脸,沉声道:“兰儿,还不成到魑魅林呢,你还是到马车里呆着吧。”

    “不要,我都快闷坏了。”

    “香儿,母亲要打座一会儿,你就让那野丫头呆在那里吧。”

    “那兰儿就不打扰母亲了,兰儿跟姐姐一样骑马,然后就护在母亲左右。”

    “嗯。”伏露笛淡淡的应了一声,盘膝坐于马车内,闭上双眼就要开始入定。

    正巧她们飞鱼坞的队伍从山弯的这边走了出去,前面鬼域殿的队伍就赫然出现在她们姐妹的眼中。

    “完了。”许是那一日陌殇跟宓妃带给伏碧兰的印象太过深刻,以至于她下意识的就会去回避陌殇跟宓妃,不自觉的就会感到害怕。

    “母亲。”伏碧兰看到了,伏碧香自然也就看到了,这倒不是说遇到鬼域殿的人不好,而是这样的局面于她们而言却是两难的局面。

    一方面,跟着鬼域殿走,她们可以很顺利的到达魑魅林,而且这期间基本上不用担心会有危险。

    另一方面,她们这样跟着鬼域殿,也很难不让鬼域殿的人认为她们有所企图,万一发生冲突,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难不成,她们要再次改道不成?

    “何事?”

    “母亲,前面是鬼域殿的队伍,咱们是否需要回避?”

    短暂的沉默过后,伏露笛冷静的开口道:“不用。”

    “可是…”

    “他们走他们的,我们走我们的,叮嘱好咱们的人莫要生事就好,也别凑得太过去。”

    “是的母亲,香儿明白了。”

    “兰儿你坐到马车里来。”

    “哦,是的母亲。”

    伏碧香递了一个眼色给伏碧兰,后者会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就钻进了马车里,而外面伏碧香也简单的交待了几句,抱着一颗平常心继续行进。

    ……。

    “禀君主,君王妃,后面多了一条尾巴。”

    “哪个势力的人?”

    “回君主的话,是飞鱼坞。”

    牧谦话音刚落,豪华舒服大马车里,躺在贵妃椅上的宓妃就挑了挑眉,软声道:“就那个女尊男卑的伏氏一族?”

    “回君王妃的话,就是那个伏氏一族。”抹了把脑门上的汗,牧谦抽了抽嘴角,他怎么觉得君王妃的语气透着几分幸灾乐祸呢?

    呃,但愿是他想多了。

    “大路朝天各走半边,这里的路千变万化的,她们能跟咱们走上同一条路也是缘分。”想到宫灿后来回给她的话,宓妃对这魑魅林就越发的好奇和在意起来。

    她让季逸晨和宫灿去寻找的那些图文记号,串连起来之后,所指的方向正是魑魅林,而跟着那些箭头所指的方位,也是这被称之为死亡之地的地方,这叫宓妃怎能不对它感兴趣。

    “不用理会她们。”区区一个飞鱼坞,陌殇还不至于放在眼里,不管她们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跟着就跟着吧!

    “是,属下明白了。”

    “阿宓,你想找的东西在魑魅林?”宓妃纵然有事不曾对陌殇言明过,但她行事却从未想过要隐瞒陌殇,因此,陌殇对宓妃的一些举动是知道的,但秉着尊重宓妃的原则,他一直都没有开口过问。

    季逸晨跟宫灿显然是知道一些什么的,但那两个家伙是宓妃的手下,他们只听命于宓妃,即便陌殇有法子叫他们开口,可他不屑那么去做。

    一切还是等宓妃愿意说的时候再说,他可以等。

    “我也不知道,也许在,也许不在。”摇了摇头,漆黑的眸子里有迷茫,有无措,最后又都化作坚定。

    梵音寺一行,让宓妃清楚的知道,她会魂穿至此,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倘若她的到来是命中注定,那么就必定有所牵扯,毕竟因果因果,有因才会有果。

    如果她的到来是果,那她也一定要弄清楚因是什么。

    “需要帮忙的话就告诉我。”

    “嗯,我会的。”

    “别想太多,阿宓还有我。”

    “熙然,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在出海之前去过一趟梵音寺。”

    陌殇点了点头,轻声道:“阿宓说过。”

    “熙然你相信宿命吗?”

    陌殇摇了摇头,潋滟的凤眸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宓妃,半晌后才道:“以前我是信的。”

    “嗯?”宓妃偏头看他,语气微扬,带着几分疑惑。

    “但在遇到阿宓以后就不信了。”

    宓妃瞪大了双眼,不明所以的看着他,那漂亮灵动的大眼睛似是在问他为什么?

    “阿宓不是告诉我人定才能胜天么,既是如此我就不信命,哪怕只有一线生机,我也会付出十万分的努力。”唯有如此,他才能活下来,才能与她牵手到白头。

    “熙然,我出海除了要找到你,其实还要找一个人。”

    “男的女的?”

    闻言,宓妃看着陌殇那一本正经,严阵以待的模样,顿时一头黑线,嘴角也随之抽了抽。

    “男的还是女的?”

    不等宓妃回答,陌殇又拧着剑眉道:“如果是女的,那我不生气,如果是男的,我保证不杀了他。”

    噗――

    好在宓妃没有喝水,要不她非得把自己给呛死不可,“是是…是个男男的。”

    呼――

    宓妃细若蚊声的说出口,真是被陌殇给打败了,眼神要不要这么锋利啊,看得她毛毛的。

    “那阿宓出海,是找我重要一点,还是找那个野男人重要一点?”话落,陌殇紧紧的盯着宓妃,那模样就好似宓妃要胆敢说那个男人重要一点,他就要扑上去咬死宓妃一样。

    “咳咳,不是你想的那样。”宓妃怔愣了一下,连连摆了摆手。

    虽然她从来都不承认,但不可否认那个男人算得上是她的师傅,她找他是为了一个答案,而她找陌殇却是随了自己的本心,孰轻孰重她分得很清楚。

    这就好比她如果找不到那个男人,顶多只是有些遗撼,但她若是找不到陌殇,就将会难过伤心一辈子。

    “这世间再没人比熙然更重要了。”

    什么叫心花怒放,陌殇算是体会到了,他一把将宓妃搂进怀里,下巴轻搁在她的肩头,嘟囔道:“阿宓是来找我的,只是顺便来找那个人的对不对?”

    “对。”

    “阿宓最喜欢我。”

    “我最喜欢熙然。”

    陌殇满足的笑了,很大方的道:“那我不反对阿宓找那个野男人。”

    “等我找到他,解了心中疑惑之后,我就将一切都告诉你。”靠在陌殇怀里,宓妃如是说道。

    见鬼的野男人,她才不会喜欢上那样的变态好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26跟随,见鬼的野男人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