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27 密切监视神秘少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漆黑的山洞在数十块月光石的照耀之下亮如白昼,清晰可见这整个山洞的格局,宽敞整洁自不必细说,单单就是那曲曲折折又极有规律的布局,显然不是先天就如此的。

    可见这处隐藏在魑魅林中的山洞,并非是无主的,而是作为一个隐蔽的落脚点,时常都有人在精心打理。

    “如何了,本少主吩吩你的事情可都办妥了?”宽敞明亮的大厅里,铺着金色绒毯的主位之上,一个面容冷峻,眉目清俊的年轻男子慵懒的斜躺在上面,乌黑的墨发随意的散落在他的胸前,微眯的双瞳看似无波却涌动着凛冽的冷寒之光。

    他以紫金冠束发,一袭银色的锦袍衬得他肤色如雪,高高立起的领口,以金银两色丝线相互缠绕,绣制出大片的奇异图藤,不禁令人眼前一亮。而那宽大的袖口处,则以同色的丝线绣制出层层叠叠的云纹,映衬着袍身上的海水祥云,真真是越发显得尊贵出尘,又不失雍容霸气。

    他的声音很是有些特别,犹如大提琴声那般华丽有力,音色朦胧,却又悠扬浑厚不失丰满,是那种只要一开口出声就能牢牢抓住了人耳朵的声音,让人闻其声就会有一种想要再见其人的想法。

    “回回主子的话,安琪都办妥了。”解安琪是个很高傲的女人,即便她的母亲不过只是一个妾室,而她也不过只是一个庶出的女儿,但她的骨子里却是极其高傲且自负的。

    她自认为不管是容貌还是学识,又或是心机跟手段,通通都不比解思甜逊色,她唯一差的就是出身。

    因此,她极其讨厌别人在称呼她为‘十小姐’的时候,再在十小姐的前面加上庶出两个字。

    然而,不管她有多高傲自负,又有多么的盛气凌人,不将旁人放在眼里,认为所有人都要低她一等,但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她是一点儿都不敢表现出半点的不恭不敬,甚至于她是畏惧这个男人的。

    别看这个男人总是一副温润亲和,又极好相处的模样,他若发起火来那是十个她都不一定招架得了的。

    “本少主与你相识多久了?”男人似是没有感觉到解安琪在他面前畏畏缩缩,甚至是心生惧意的模样,薄唇微勾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温和起来。

    “回主子的话,安琪与主子相识已有六年。”吞了吞口水,解安琪捏了捏自己的手心,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倒是没了之前的紧张,回起话来顺溜了许多。

    饶是她自认为自己极为揣摩人心,却也看不透这个被她称为‘主子’的男人心中所思所想,甚至于为了怕自己的小心思被男人看穿,面对他的时候,解安琪得不得不保持万分的清醒,以及高度的警惕,就怕一个不小心她就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正因为她摸不透这个男人的心思,故而,她在这个男人的面前从来都是恭敬有加,低眉顺目的,完完全全将自己的利爪给收了起来。

    “不知不觉竟然都六年了。”

    六年光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了,他从六年前得到消息,就从六年前踏上光武大陆的土地,然后就那么一直等,一直等…足足等了六年有余,终于再次有了新的消息。

    斜躺在主位上的男人,他锐利的目光有过片刻的怔愣与迷茫,却又极快就收敛了心神,漆黑墨瞳幽深如海,锋利如刀。

    当他那几乎没有任何情绪,与任何温度的目光,定定的落在你身上的时候,被他所注视着的你,顿时就有种接受凌迟之刑的错觉。

    就仿佛他的目光如刀,一寸一寸在切割着你娇嫩的肌肤,那种疼痛不但深入骨髓,更是直达灵魂深处。

    “是啊,呵呵。”哪怕解安琪没有抬头,她也能感觉到男人锐利如刀的目光从她身上扫过,若非她心中早有准备,只怕她会失态的狼狈跌坐在地。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和窘迫,解安琪大着胆子正视男人的目光回了话,立马就垂下头干笑一声,有种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感觉。

    “你很怕本少主?”这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男人好像也察觉到他将解安琪给吓到了,于不动声色间就敛了敛自己身上的气势。

    这也不怪他会情绪失控,整个人都不免有些激动,毕竟他奉命来到光武大陆,一直在等待的人终于出现了。

    光是想想他都激动得很,早已失了往日的淡定。

    “没…没没有。”

    “本少主有没有说过,本少主喜欢诚实的人,嗯。”

    解安琪闻言整个人一僵,瞬间就汗湿了后背,她张了张嘴竟是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半晌之后才惨白着一张美艳的脸道:“安琪该死,请主子责罚。”

    每当她在这个男人面前卑躬屈膝的时候,解安琪都忍不住要一遍又一遍的反问自己,如果她当初没有遇上这个男人,那么她会不会就没有落到如今这样的境地?

    明明她跟他,最开始的时候,应该是合作关系的不是吗?

    究竟又是为何,变成如今这样的?

    她要称他为主子,可她内心里却又不甘愿奉这人为主。

    说白了就是她解安琪不愿低人一等,不愿低首仰视别人,她想要的从来就是高高在上的俯视他人。

    就好像…就好像鬼域殿的君王妃一样,她不明白为什么同样都是女人,她生来就要被人践踏,而连一个正眼都不曾给她的宓妃,难道生来就是让人仰视俯首的吗?

    “你何罪之有,本少主又为何要罚你?”垂眸扫了眼跪在地上,娇躺颤抖得厉害的解安琪,男人漆黑的墨瞳里掠过三分冷嘲,七分不屑。

    就她这样的道行,也有资格在他的面前耍心眼?

    当真是个笑话。

    “主主子英明神武,气场强大,安琪心中钦佩不已,故而对主子心生敬畏,并非是真的惧怕主子。”如果可以,此时此刻解安琪真的很想远远的逃离这个地方和这个男人。

    她虽然称这个男人为主子,但她骨子里到底高傲得很,从不认为她就是男人手下那种可以挥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卑微如蝼蚁一般的手下可以相提并论的,因此,解安琪只有在极不利于她的情况之下,方才会在这个男人的面前自称属下,通常情况下她都会以她的名字‘安琪’来作为自称。

    似是如此就可以将她和那些没有丁点儿自主权的人区分开来。

    “起来吧。”

    “谢主子。”

    “灵川坞假扮鬼域殿君王妃一事,你不但没有让本少主看到该有的效果,甚至还险些失手被擒,继而暴露出更多的东西,对此本少主很不满意。”

    垂眸喉咙干涩的咽了咽口水,解安琪光洁的额上冒出细密的汗珠,她忍不住想要扯着袖口去擦,却又强行忍住了,咬着唇瓣低声道:“是安琪办事不利险些误了主子大计,还请主子恕罪。”

    “罢了。”

    听到这里解安琪并没有认为自己逃过一劫,以她对这个男人的了解,显然他还有没说完的话。

    “你虽办事不利,但好在也起到了混淆视听的作用,吸引了鬼域殿大部分的注意力,再加上其他那些势力不明其中原由,纷纷臆测假扮事件的真实目的,也算为本少主争取再次出手的时机了。”

    “还请主子再给安琪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解安琪不敢随意揣测男人的心思,她能做的就是听命行事。

    即便这些年来,她替这个男人办成了多少事情,哪怕一件件她都完成得相当的漂亮,可说到这个男人压根从未相信过她。

    解思甜于无意中得到宓妃的画像,然后自以为聪明的设了一个局,借着父亲解铮海之手将她送到了灵川坞,再通过她让镜月宗,观音谷和金陵宫中挑选出来的女子,在她的示意下装扮成宓妃的模样,堂而皇之的穿梭于灵川坞的大街小巷,以便迷惑赤焰神君,借机达成所愿。

    她以为她算计到了她,还能于不知不觉间除掉她,却不知她所设下的局,分明就是她面前这个高高在上,仿佛不将世间一切放在眼里的男人,不知通过什么手段一早就安排布置妥当的。

    原本解安琪是没有想到这一点的,她还曾傻傻的以为,她所接到的命令不期然间与解思甜的谋划不谋而合了,就算两者之间没有十分相像,但好歹也相差无几。

    又岂料解思甜竟然在神不知鬼不觉的状态中,莫名其妙就被这个可怕的男人当作了棋子。

    何谓最高明的棋子,无非就是沦为了棋子却不自知。

    显然,解思甜当了一回棋子,她却什么都不知道。还极有可能她在设计她之后,不知躲在何处暗笑她解安琪傻的吧!

    意识到这一切还是解安琪在重伤的情况下趁乱逃出灵川坞,因担心会落到鬼域殿的手中,她既不敢召来绝地山庄的暗卫相护,又不敢冒然返回清平客栈,只能咬牙硬撑着前往魑魅林的途中,偶然遇到奉命前往灵川坞辅助她成事的雪迎开始。

    雪迎就是那个黑袍女人,她直接听命于这个男人,是这个男人的贴身暗卫,地位算是相当的高,因此,即便她是奉命去相助解安琪的,在言行举止之上她也无视不屑了解安琪一个彻底。

    “你既有这个心,本少主自当成全于你。”

    “安琪谢主子信任之恩。”

    “可是雪迎回来了?”

    “回少主的话,是属下回来了。”

    “进来回话。”

    “是。”

    雪迎仍旧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袍,她身材高挑,目测足有一米七五左右,身段儿玲珑妖娆,肌肤如玉,容貌亦是集冷艳与妩媚于一体,拥有非常傲人的资本。

    她的五官立体而深邃,眼睛带着淡淡的绿色,活脱脱就是一个异域美人儿。

    “现在有多少个势力进入魑魅林了?”

    “回少主的话,十大势力已经全部都进入魑魅林范围内了。”

    “对此本少主并不觉得意外,到底是这片大陆上的顶尖势力,他们要是连这点儿本事都没有,本少主可是会相当失望的。”

    “少主所言极是,许是因为刚进入魑魅林天就已经全黑了的原因,他们都没有选择连夜赶路,而是就近选择了扎营歇息。”

    “嗯。”男人从椅子上坐直了身子,一旁的暗卫极有眼力劲儿的捧了盘水果端到他的面前,屈膝充当了一张矮几。

    只见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摘下一粒黑亮圆润的葡萄,优雅的剥了皮放进嘴里吃掉之后,这才慢慢悠悠的开口道:“除了十大势力以外,二三流势力有几个进入魑魅林的?”

    “回少主的话,二流势力有两个,三流势力只有一个。”

    “哦?”

    “风沙堡的运气不错,原本按照他们选择的那条路,至少要明天早晨才能进入魑魅林,可就在属下准备离开的时候,那风沙堡堡主乘坐的马车突然差点儿侧翻,也就是那一下将他们原本的队伍带离了原来的道路,因此,倒是让他们好运的直接就进入了魑魅林的范围。”

    得了这么个回答,吃着葡萄的男人也不得不承认这风沙堡的运气的确是好了点儿。

    “就是那么一个意外,倒是让得风沙堡比鬼域殿还要先一步到达。”

    “既然他们如此好运,本少主不免就想看看他们以后的运气还会不会这般的好。”

    “请少主放心,属下已经安排了密切注意风沙堡的一切动静。”

    男人满意的点了点头,雪迎是他的贴身暗卫,他也很喜欢这个冷艳的女暗卫,很多时候都不用他开口,这个女人就能帮他把事情办得妥妥的,如何能不让他高看她一眼。

    “另外那个二流势力是斩铁堡还是飞鱼坞?”

    “回少主的话,是飞鱼坞。”

    “怎么回事?”不是他要歧视女人,而是斩铁堡的综合实力比起飞鱼坞要略胜一筹,而且就他之前的观察,飞鱼坞走的那条道,明显是要明天才能到达的。

    雪迎面不改色,冷艳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她抿唇冷声道:“飞鱼坞那个大小姐挺有意思的。”

    男人安静的听着,倒也没有打断雪迎的话,只听她继续往下说,“那伏碧香很是有些魄力,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改道,结果就让她们遇上了鬼域殿的队伍,再然后便是她们一路跟着鬼域殿顺利的进入了魑魅林。”

    “有意思。”男人低笑一声,十大势力他就不多评说了,两个二流势力都有靠运气进来的成分,让得也不由期待起后面的故事来。

    “成功在今天进入魑魅林的三流势力,不出少主所料,正是玄阳岛。”

    “一会儿你出去就将外围的人都召回来,他们已经无足轻重了。”

    “是。”

    “另外,加派人手给本少主盯牢了十大势力还有那三个小势力。”墨瞳闪烁着冷冷的幽光,男人拿过雪白的帕子擦了擦手,思绪翻转间,似是又做出了某种决定。

    雪迎恭敬的点了点头,拱手道:“属下明白了,这便去办。”

    “查一下绝地山庄那位大小姐现在何处?”

    “是。”短暂的怔愣片刻,雪迎问都没问就应了声。

    “找到她,带回来。”

    “是。”

    “她若反抗,留下一口气就成。”

    “属下懂了。”

    “去吧!”

    自雪迎进来,解安琪就默默的退到一旁,眼观鼻,鼻观心的充当起背景墙,仿佛她就是个没有生命的,不管听到了什么都当自己没有听到。

    唯有在听到绝地山庄,听到解思甜的时候,她的眸光闪了闪,不等她有所反应,那道强势而霸道的目光就再次落到她的身上,让她整个人犹如顷刻间落入冰窖,闹了一个透心凉。

    “你想要她的命吗?”

    幽幽的声音似进解安琪的耳朵里,让她的神经猛然紧崩,硬着头皮抬起头道:“回主子的话,安琪想要她的命。”

    明明父亲最疼爱的是她,可就因为解思甜是嫡出,她就处处都要压她一头,甚至父亲因着她嫡出的身份,明面上也不能做得太过。

    她跟解思甜生来就是敌对的,大概从她们出生的那一天开始,彼此就注定不可能和平相处。别看明面上她们相亲相爱像一家人一样,但背地里无不想着将对方欲除之而后快。

    既然她的心思隐藏不了,何不就大大方方的承认,她本来就想要解思甜的命,如果主子能如她所愿,她又何乐而不为。

    “只要你办妥本少主下面要交给你的两件事,那么解思甜的命就是你的了。”

    “请少主吩咐,安琪必当竭尽全力。”解安琪咬着水润的嘴唇,她心下苦笑,这事儿怕不是她能左右,她能拒绝的。

    “你过来。”

    解安琪看着那高高在上,目空一切,俊逸挺拔的男人,脸颊不由一红,莫名有些羞涩,毕竟这个男人相貌是非常出众的,绝对是属于那种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当她这样被他注视的时候,不免就有些脸红心跳了。

    饶是如此解安琪仍是不敢违背男人命令的,只能恭顺的走到他的身边,“俯耳过来。”

    “…是。”

    “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解安琪是第一次这般近距离的看到这个男人的脸,他的侧脸几近完美,尤其是那浓密的眼睫一颤一颤的,更是让她有些无法控制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想到这个男人的脾性,解安琪深呼吸再深呼吸,生怕让他发现了她的小秘密。

    “本少主会安排人带你去绝地山庄的驻地。”

    “请主子放心,安琪不会让主子失望的。”水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解安琪此时没有过多的想法,她只知道她别无选择。

    或许,打从她跟这个男人相识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已经无法掌控自己的人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27密切监视神秘少主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