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29 解家兄妹冷眼相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帐内沉闷而压抑的气氛让身处其中的人,下意识就将全身的神经都紧紧的崩着,有种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的感觉。

    在这样的氛围中,于半个时辰之前才回到绝地山庄营地的解安琪,一颗心那是七上八下的,怎么都平静不下来。

    她素来知道绝地山庄嫡出的大公子解高明是个极其精明,心思深沉,又擅于伪装隐忍之人,她的这位嫡出大哥虽说平日里看到她就跟没有看到一样,两人间从来都没有任何的交流跟接触,表面上解高明对她这个庶妹也将将就就过得去,但实际上解安琪心里明白得很,她的‘好大哥’恨她恨得要死,巴不得能一把掐死了她。

    她的母亲虽然不过只是父亲解铮海众多妾室中的其中一个,但架不住她的母亲模样生得美艳绝伦,争宠的手段又极为高明呢?

    是以,自打她的母亲被解铮海带回绝地山庄,一直到她出生后的好几年时间,可以说她的母亲得到了解铮海的独宠,即便在这期间,她的父亲还分别纳了又几房美妾,可她母亲的位置却是无人能够取代。

    然而,在她母亲刚到绝地山庄时,将原本就已经要彻底失了宠的绝地山庄庄主夫人更是逼得退无可退,说得不好听一点,那就是她解安琪的母亲,直接就将堂堂的正室夫人死死的压制住,再无翻身之地。

    故,身为庄主夫人嫡长子的解高明,如果他能待解安琪如解思甜一样,那才真是见了鬼了。

    至于解思甜,从头到尾她都从未掩饰过她对她的厌恶,即便就是在父亲的面前,她也不屑跟她做一做表面功夫。

    解安琪紧张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捏自己的手心,又或是垂眸轻咬自己的唇瓣,仿佛这样就可以减少她内心里的种种不平静,让得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可以慢慢的思考。

    她站在大帐中央,很是有些想要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却又忍不住偷偷的抬头观察解铮海的面部表情,至于一旁那个懒洋洋,似是坐在椅子上假寐的大哥解高明,她选择了不去关注。

    解高明对她可没有一丁点儿的手足之情,看到她遇事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怎能奢望他站出来替她说话?

    只怕他真要站了出来,解安琪还得怀疑他的动机是什么?

    庄主夫人死后,若非有老庄主一口咬定嫡庶有别,又执意要护着嫡出的解高明和解思甜,让得父亲解铮海不得不退步,凭着她母亲的本事,父亲早就应该将她扶正了,而她也能有个嫡出的身份。

    可想象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在这一点上老庄主,也就是解安琪的爷爷始终都不松口,任凭她的父亲怎么说都说不通,最后就僵持住了。而她的母亲为了不破坏她在父亲心目中的形象,多年来也只能咽下这口气,绝口不提扶正之事。

    如此这般,解高明也好,解思甜也罢,他们兄妹是恨毒了她跟她的母亲,巴不得对她们母女欲除之而后快。

    “明儿,你怎么看?”

    到底是自己捧在手心里疼了宠了十多年的女儿,看到解安琪平安归来的那一刻,解铮海简直高兴坏了。

    好在他还没有老糊涂,心中虽然高兴,但他并没有表露出来多少,毕竟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大女儿解思甜的消息,他不能让大儿子寒了心。

    “什么怎么看?”解高明睁开漆黑的双眸,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面无表情的道。

    这就仿佛他之前一直在睡觉,什么都没有听到看到似的,全然无视了解安琪的存在。

    “明儿,为父是问你,对于你妹妹刚才说的那些,你有什么看法,不妨说出来你我父子也好商谈一下。”解铮海能稳坐绝地山庄庄主之位,头脑可不是个简单的,自己的这些儿女间有什么矛盾纠葛,他心里明白得很。

    他虽重视嫡长子,但他也疼爱解安琪这个庶出的女儿,毕竟甭管他花心不花心,又拥有多少个女人,解安琪的母亲却真真实实极得他的喜爱,因此,对于他跟她所生的这个女儿,解铮海是真的疼,远比疼爱解思甜要多得多。

    正因为如此,他就非常希望解高明能跟解安琪相亲相爱,彼此间的感情就像解高明跟解思甜一样。

    但他就没有想一想,解高明疼解思甜,那是因为解思甜跟他一母同胞,而不管是解安琪也好,还是解安琪的母亲也罢,对他们兄妹而言那都属于入侵者,她们母女不但抢走了他们兄妹的父亲,甚至还间接夺取了他们兄妹母亲的生命,解安琪之于他们而言,那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没有见面就打起来都算不错了,解铮海如何还能认为解高明跟解安琪可以相亲相爱?

    怕是相爱相杀来得更贴切一些。

    “我妹妹现在正下落不明。”解高明在很多时候,面对很多情况,他都可以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当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但在这一点上他是绝对不可能妥协的。

    每每想到母亲临死之前拉着他的手对他说的那些话,解高明就恨不得一剑杀了解安琪母女,以慰母亲在天之灵。

    他更加不会忘记,在他母亲临死之前,曾是心心念念盼着可以见父亲最后一面的,但他的父亲竟然在那个女人的房间里,抱着那个女人风流快活,半点不顾下人们再三再四的相请。

    直到母亲咽下最后一口气,他都没有出现。

    从那时起,解高明不但恨解安琪母女,更恨毒了他的‘好’父亲解铮海。

    “安琪也是你的妹妹。”

    “不过一个卑贱的庶女而已,有何资格与我相提并论。”

    “为父希望你们兄妹……”

    不等解铮海把话说完,解高明就换了一个坐姿,俊脸之上带着温和的浅笑,他抬手轻抚着下颚抢声说道:“父亲,儿子只有一个妹妹,她就是甜儿,面前这个是您的女儿没错,但她却不是儿子的妹妹,区区一个奴婢所生之女,她还没资格做儿子的妹妹。”

    自古以来,嫡庶有别,嫡出与庶出之间,真可谓是有着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

    正妻的位置是尊贵的,不可侵犯的,而不管多么受宠,位置提得有多高的妾室,说白了就是主家的奴婢,明面上也能算个主子,可真要说起来不过就是比奴婢高贵那么一点点的奴婢罢了。

    妾室所出的女儿,位置稍稍比妾室出身的母亲要高贵一点,可也实在难以摆脱那卑贱的庶出身份。

    遂,解高明不将解安琪放在眼里,语言之间多有轻蔑与嘲讽,还真无法挑他的理来。

    “父亲也别恼,祖父的教诲儿子莫不敢忘。”祖父虽说不见得真有多喜欢他母亲那个儿媳妇,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祖父是极其不喜欢父亲带回山庄的那个女人的。

    换了以前解高明也不会这么跟解铮海发生正面冲突,但现在他是真的不在意,待进阶排名赛结束,等他们返回绝地山庄的时候,父亲最宠爱的那个女人,想来也不会在了。

    母亲告诫过他,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等这一天也着实等得太久了。

    “你个逆子。”解铮海恼怒至极,一巴掌猛烈的拍下去,距离他最近的那张桌子应声而碎。

    这小子可真是够狠的,竟然拿父亲来压他,还真不愧是他的儿子,解铮海咬牙恨恨的想着。

    “解高明,我跟你誓不两立,今日之辱,他日必将十倍奉还。”解安琪低着头,退站在角落里,如一尊雕像般静静的听着他们父子的对话,心里不住的怒吼出声。

    说她是卑贱的庶女,好,给她等着,早晚有一天她会摆脱掉庶女的身份,死死的将他跟解思甜踩在脚下。

    哪怕就是要出卖她的灵魂,她也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绝不。

    “父亲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您是一庄之主不是么?”今个儿晚上是个不眠之夜,任何一方进入魑魅林的势力,只怕没有几个是能安心入睡的。

    解高明原是在自己的营帐内打座修练,之后就有解安琪回来的消息传进他的耳朵里,再接着他就被自己的父亲请了过来,听解安琪一番解释过后,竟就是她接下来的计划。

    在解安琪说出自己目的之后,让得之前心中一直都没有怀疑的解高明,突然就对她的动机心生疑窦了。

    如果按照思甜告诉他的,是思甜设计了解安琪,让得解安琪顶替她出现在灵川坞,然后执行他们四大势力共同制定的针对赤焰神君的计划,但此时此刻,综合前面种种,解高明怎么觉得反倒是他的妹妹掉进了陷阱,解安琪这个死丫头,压根就是顺势而为,将计就将呢?

    越是琢磨,就越是琢磨出不对劲儿起来,但解高明极会掩饰自己心里的想法,哪怕心里已经掀起惊涛骇浪,他脸上的表情都非常平静,犹如一潭死水,完全看不出异样。

    “你…”

    “父亲别生气,都是女儿的错,如果不是女儿那般自负,也不会把父亲交给女儿的差事办成现在这般模样。”饶是解安琪自认很会揣摩人心,她也不太敢揣摩解高明的心思,毕竟后者修为远高于她,稍不留神她就得将自己给搭进去。

    她的祖父,那个极不待见她的死老头儿,平日里既不管理山庄内的事务,也极少出现在山庄内,但他却非常疼爱和重视解高明兄妹,甚至那兄妹两人的功夫都是他手把手交的。

    老庄主有一门绝学,哪怕就是她的父亲,老庄主的亲生儿子,都没能继承他的那门绝学,反倒不知解高明怎就合了他的眼缘,竟有资格受他亲自指导,自十岁就跟着老庄主修习那门绝学。

    据说,若将那门功夫练至大成可窥视人心,因此,解安琪别说去找解高明的麻烦了,她是躲解高明都来不及。

    这也是解铮海不也违逆老庄主的重要原因之一,解铮海非常清楚他父亲的脾性,当然也更明白他父亲的底线在何处,故,他总是将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也就让得老庄主除了护着两个嫡出的孙子和孙女儿以外,对他的事情几乎就是全然不插手。

    为免暴露自己心中的秘密,解安琪对解高明素来都是敬而远之的,就怕个不小心泄露了自己的秘密,就终将弄得她和母亲死无葬身之地。

    “琪儿先下去休息吧,为父跟你大哥还有事要谈。”

    “是,女儿听父亲的。”

    “魑魅林中比不得家里,你的两个婢女已死,就先自己照顾自己吧。”

    “是,女儿省得。”

    目光无悲无喜的瞥了眼那对父女情深的父女,解高明是一点儿都没有兴趣留下来看解安琪演戏,索性他起身拂了拂衣袍上根本就不存在的褶皱,冷声道:“儿子也乏了,父亲不妨跟你的好女儿彻夜长谈,我就不留在这里碍眼你们的眼了。”

    “你个逆子,你说的都是些什么混话。”

    “大哥若心中有气,不妨就冲着安琪来吧,莫要与父亲争吵伤了父子间的情分。”

    “你…”解高明冷着眉眼从头到脚的打量了解安琪一遍,冷嘲道:“哪怕就是让本公子憎恶于你,你都没有那个资格。”

    解安琪倒抽一口凉气,不得不说她被解高明给深深的刺激和打击到了,眼眶立马就委屈的红了,她看了看解高明,又看了看解铮海,那模样真是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够了,你不认安琪是你妹妹,好,为父也不与你计较了,但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吗?啊?”

    “她是父亲的女儿,那甜儿呢?”

    面对解高明的冷声质问,解铮海有一瞬间的怔神,更不免有些心虚,只是没让他等太久,解高明又冷声接着问道:“父亲将这卑贱的庶女当作掌中宝,难道甜儿她就是一根草,这个低贱的东西是父亲的女儿,甜儿她就不是了?父亲看到她回来了,果断就撤回了派出去寻找她和甜儿的人,不知父亲这是将甜儿置于何地?”

    表面上,世人皆知绝地山庄庄主最最宠爱的女儿有两个,一个是他的嫡长女,一个就是庶出的十小姐。

    不知情的以为这两位小姐在解铮海的心里地位相等,可知情的却是心明眼亮瞧得清楚,那所谓的疼爱的嫡长女,无非就是一个天大的幌子罢了。

    “为父……”

    “父亲无需解释什么,反正这么多年以来,儿子明白甜儿她也是明白的,不管父亲有多不喜欢我们的母亲,又有多喜欢那个女人,但我们的母亲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父亲的事情,哪怕她没有功劳至少还有苦劳吧,她人都已经不在了,父亲对我跟甜儿不待见我们也认了,只盼父亲的心莫要偏得太过,让母亲在天之灵都不得安稳。”

    话落,解高明也无意再多做停留,也不管解铮海的脸色有多难看,转身就要大步离去。

    解铮海的脸色一变再变,一时之间真真是被自己的儿子挤兑得又羞又恼,偏他又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如果父亲执意要被人一直牵着鼻子走,儿子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愿父亲不会后悔吧!”

    说完,解高明这次是真的头也不回的走了。

    听了解高明的话,解铮海的面色再一次变了变,他幽深如墨的眸光闪了闪,脑海里快速的划过些什么,最后他转身看着解安琪,那锐利的目光直让解安琪后背冷汗直流。

    “父…父亲。”

    “怎么,父亲吓到安琪了吗?”

    “没有,父亲最是疼爱安琪了,安琪怎么会被父亲给吓到。”

    “安琪这张小嘴儿还真是会哄人。”

    解安琪的心沉了沉,一时也摸不准解铮海的心思,她只能再次捏了捏自己的手心,提醒自己保持镇定,绝对不可以自乱阵角。

    她做的那些事情那么的隐秘,不会有人知道的,哪怕解高明临走时说的那句话,非常具有暗示性,但只要她沉得住气,也就没什么好畏惧的。

    毕竟解高明真要拿得出证据,他又何必说那样一句似是而非的话,他休想就凭那样一句话就扳倒她。

    “难道父亲也不相信安琪吗?”满含水光的眸子就那么一瞬不瞬的望着解铮海,为了让她尽得解铮海这个父亲的宠爱,她的母亲可没少教她,应该如何表现出自己最惹人怜惜的一面。

    与此同时,她也习惯在对人的施展些魅惑之术,时间长了,不但她的魅惑之术大有精进,就连人缘也是出奇的好。

    也正是因为她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这么做,因此,那原本只能作为一项辅助功法的魅惑之术,却经由她的手,慢慢的跟她相融在一起,渐渐发展成为她自身的一部分。

    这也让得她一旦施展起魅惑之术来,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只要稍不留神就将掉入她的阱陷里,被她牵着鼻子走。

    “为父自是相信安琪的。”

    “父亲,安琪最最喜欢你了。”适当的表现出她对他的崇拜之情,又将分寸拿捏得妥妥的,半点都不会显得刻意,就因为这个她得了解铮海更多的宠爱。

    毕竟因为她跟她母亲的原故,解思甜心里简直恨死了解铮海,又如何会撒娇卖乖满足解铮海作为父亲的虚荣心呢?

    “安琪,你有几分把握成事?”

    “回父亲,安琪有八分把握成事。”

    “那好,就按你说的去做。”

    “是,父亲。”

    “下去吧,为父也要休息了。”

    解安琪向解铮海行了礼之后退到帐外,她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角,不知为何心里感到特别的不安。

    不行,她必须要给主子递个消息过去,要不真出了意外,她可没办法将自己给摘干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29解家兄妹冷眼相对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