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30 心有算计谁高一筹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别看解铮海对解安琪这个女儿疼得紧,也维护得很,甚至于解安琪这个女儿在他心里的地方,远远还高出了他嫡出的女儿,但只要解安琪的存在威胁到了他手中的权势,又或是他的地位,那么舍弃起解安琪来,解铮海也是毫不犹豫的。

    再如得他心意,受他宠爱的女儿,如若一旦威胁到他自身的利益,那又有何不能被舍弃的?

    不管当初解思甜得到宓妃的画像,究是一场意外的惊喜收获,还是有心人苦心经营专门挖好一个坑让她跳了下去,继而再借着她的手来一步步将他的计划变得天衣无缝。

    至少在不知情的情况之下,解思甜当真是一颗非常不错的棋子,于无形之中将他的设计完成得非常的好,也让得隐藏在暗处的他非常的满意,甚至都不免要生出将解思甜纳为己用的心思。

    不曾知晓自己费了一番心血得来的画像,其实是另有其人精心谋划出来的一个局,让得解思甜自以为她是下棋之人,藏于幕后操控着一切,满心以为她可以成所愿,将她的死对头解安琪逼入死局,今生今世再无翻身之能?

    孰不知,却是她自作聪明的成了茧中之蛹,不说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被别人谋划推演好的,每走一步都在别人的算计之中,就是她自己都被她所幻想出来的结果给欺骗了。

    解思甜自小就不得父亲解铮海的喜欢,但她却又需要得到解铮海的喜爱,以此来巩固她在绝地山庄大小姐的地位,因此,不管她的心里有多么的憎恶解铮海,又有多么的不喜解安琪母女,为了不被解铮海厌恶,这些她通通都可以隐忍不发,只待时机成熟再给予敌人最沉重的一击。

    许是自幼就在那样的环境中长大,解思甜小小年纪就练就了一份察言观色,揣摩人心的本事,她知道解铮海不喜欢她这个女儿,却也琢磨透了解铮海的性子,是以,不管他们父女之间真实的感情如何,至少在世人眼中,她是绝地山庄深受宠爱的大小姐。

    而她需要的,无非也就是这么一个名头罢了。

    有了这个名头,她就可以做很多的事情,也能避免很多的阻力,虽然解铮海不喜欢她,可偏偏解铮海是个极其注重自己颜面的男人,因此,他是绝对不允许有不利于他的言论流传出去的。

    虽说在很多地方,光武大陆与浩瀚大陆是不同的,但嫡庶有别却是更古不变的硬道理。

    故,解铮海是绝对不允许他宠妾灭妻,不待见嫡出子女的这种事情闹得人尽皆知的,说得不好听一点,解铮海这个男人就是那种做了那啥还想立上贞洁牌坊的人。

    解思甜就是牢牢的抓住了这一点,所以她知道在面对这个父亲的时候,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退,既然身为她父亲的解铮海都那么热衷于演戏,她又有什么不能陪着他演的?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她解思甜要是不会演,即便是有着祖父一心相护,她也绝对活不到这么大,以那对母女的心性,斩草不除根如何能让她们放心,安心。

    那么多年,解铮海是明知道怎么回事的,但就因为解思甜对他从来都没有什么所求,也从未做出过让他为难之事,因此,他也不介意解思甜借着那个名头行事,毕竟赚回来的美名可是属于他的。

    以宓妃的画像为引,再谋划出那么一个针对赤焰神君的计划,解思甜为此可谓当真很花费了一番心思,为了不引起解铮海的猜忌,解思甜也是再三斟酌再斟酌,生怕自己一时大意就将万劫不复。

    那个利用真假宓妃针对赤焰神君的计划,解思甜只是朦胧的画出了一个大概,其中更为细节的地方,她聪明的没有选择插手,而是拿捏好分寸之后,顺水推舟又不引起怀疑的递到了解铮海的眼前,就端看他用还是不用了?

    设计解安琪出面的那一环,解思甜心下很是有些不安的,结果到底还是如了解思甜所愿。

    也是从那一刻起,解思甜转身离开之际,心中冷冷的想着:“原来所谓最疼爱的,捧在手心里如珠如宝护着的爱女,也不过如此。”

    为了他更大的野心,也为了无人可以撼动他今时今日的地位跟权势,没有什么是他不能舍弃的,他真正爱着的,唯有他自己罢了。

    区区一个解安琪,推出去也就罢了。

    如是想着,解思甜突然觉得,要是她被解铮海如此舍弃,她定是不会心中难受的,毕竟她从一开始就没有期盼过他所能给的父爱,不是吗?

    至于当某天残醋的真相被血淋淋的揭露开时,不知解安琪又会是怎样一副表情,怎样的一个心情。

    “什么人在外面?”解安琪从解铮海的营帐出来之后,一颗心就是七上八下的,怎么都平静不下来。

    她琢磨着要给主子递个消息,一来她是想要求个心安,二来也是想给自己壮壮胆,为自己留下一条退路。

    但她也知道不能自乱阵角,因此,她不得不强迫自己保持镇定,并且没有流露出任何异常情绪的跟随父亲安排的护卫,一路无言的住进位置稍稍有些偏远的营帐内。

    这要是在平时,解安琪定是要吵着将她的营帐安排在解铮海边上的,但眼下她却是巴不得营帐距离解铮海越远才越好,不然如何方便她暗中行事。

    “回十小姐的话,奴婢是奉庄主之命前来伺候十小姐的。”帐外回话的丫头嗓音清亮,语气却是不卑不亢,显得进退有度。

    “进来吧!”

    “奴婢金枝给十小姐请安。”

    解安琪看了单膝跪在地上向她请安的少女,从她的气息上就可以感觉得出来,这个少女必然是父亲身边的女暗卫。

    此时安排这样一个女暗卫到她身边伺候,目的是什么不言而喻。这要换了别人,此时必然大怒,但解安琪看到这个名唤金枝的女暗卫,心下不怒反喜,倘若父亲没有此举,她才要心中不安呢?

    “你既是父亲安排来伺候本小姐的,那你就好好的跟着本小姐,本小姐自是不会亏待于你,但你要切记一点,本小姐眼里可揉不得沙子,你要想清楚背叛者的下场。”

    “金枝谨记小姐教诲,莫不敢忘。”从十小姐变成小姐,可见金枝也是个心思玲珑剔透之人。

    “起来吧。”

    “谢小姐。”

    “我连夜赶路回来,又在父亲营帐内折腾那么长时间,这肚子是早就饿了,刚才浑浑噩噩的也没觉得,现在准备睡了却发现肚子饿得很,你去看看有什么吃的,不拘着有什么,只要能填饱肚子就好。”

    “是,请小姐稍等,奴婢去去就来。”

    打发了金枝离开,解安琪坐在榻上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之前在父亲的营帐内,或多或少大哥解高明的话对父亲都是有些影响的,回想父亲当时看她的眼神,她心里就非常没底。

    父亲那般神色,明显就是对她起了疑,但为免过多的解释就是显得她心虚,是以,她不便开口,只能在心里干着急。

    熟知解铮海性情的她,一时心中拿不定主意,又找不到人商量,就只能放在心里憋着,看到金枝出现在她的面前,解安琪却奇迹般的松了一口气,倒也不在意金枝是解铮海派来监视她的。

    有金枝在,就证明父亲只是对她有所怀疑,只要她能打消解铮海心中的疑虑,一切也就雨过天晴了。

    没有金枝在,那就说明她被父亲舍弃了。

    以她父亲的脾性,一个人一旦不为他所用,又或是对他心生背叛,下场就只有死路一条。

    孰不知,聪明反被聪明误,信心满满的解安琪到底是高估了她在解铮海心目中的地位,全然不知姜还是老的辣,因着解高明的那句话,她现在是彻底被解铮海怀疑上了。

    安排金枝到她身边,无非也是因为他太了解自己这个女儿,为了稳住她才有此一举的。

    就是不知当解安琪知道这一点的时候,她会不会后悔得肠子都青掉。

    “该死的。”想到现在自己的处境,解安琪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就低咒一声。

    “该死的解高明,为什么就非要跟我作对,真是该死,你他丫的怎么就不去死。”

    “混账。”

    “怎么办,我现在该怎么办?”拧着眉,又揉着额角,解安琪急得在帐内不住的走来走去,一时间真是千头又万绪,就是无法为自己找到一条顶顶好的出路来。

    西大街之上,她被鬼域殿的君王妃堵个正着,偏巧还见识到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赤焰神君,紧跟着就是赤焰神君一声令下,灵川坞内几个扮作君王妃的人都被抓了出来,最后除了她成功逃脱之外,无一例外全都落了个被废的下场。

    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一个好好的人被废掉,简直就是生不如死。与其那样活着,还不如死了干净,痛快。

    那赤焰神君明知道她是绝地山庄的小姐,另外几个也不是那二三流势力的小姐,但他愣是半点都没有放在眼里,说动就动了,下手还那么狠。她若不是逃了,解安琪都不敢想象现在的她会是何种模样,又何谈她隐藏在心底深处的那些抱负。

    “罢罢罢,一会儿得想个法子将金枝笼络住,就算危险重重,她也必须外出一趟,还不能暴露自己的行踪。”咬着唇,解安琪在帐内来回走动,自言自语的低声道。

    以解高明对她的防备,解安琪可不相信他会回自己帐内倒头就睡,指不定就在暗处盯着她,只为抓住她的小尾巴,然后就跟解思甜一样,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她的命。

    “我也不想这样的,都是你们逼我的。”捏了捏手心,解安琪到底还是下了决心,做出了决断。

    逃出灵川坞,打着主意入魑魅林的她,途中有了雪迎的接应,安全得到了保障,可也处处都要受到那所谓主子的掣肘,她的人生早已不再只是她一个人的人生,时时刻刻都笼罩在那个男人的阴影之下。

    解安琪恼,解安琪恨,但却无法摆脱她已沦为他人手中棋子的命运。

    接了主子的一番命令,解安琪先是传了她平安的消息给解铮海,告诉她何时将归,与此同时也将她如何逃离灵川坞,又如何在没有暗卫相护的情况下保证了自身安全,这一切的一切她早就想好了说辞,同时也借此主子之手安排了一番,故,她的谎言倒也不怕被拆穿。

    就算她的父亲解铮海不会去查证她所说的一切,但架不住她的好大哥解高明会去查证,在这一点上解安琪部署得天衣无缝,饶是解高明再三查证都没有抓到她的把柄,不得不在解铮海的面前保持了沉默。

    纵然解高明对解安琪所说的一切有所怀疑,但他不是个没脑子的男人,手里没有证据之前,他是什么都不会说的。虽是如此,但他也不是能容忍解安琪之人,之前的针锋相对既是他对待解安琪的真实态度,又可说是他故意为之,目的就是想要看看解安琪会不会自乱阵角。

    绝地山庄,镜月宗,观音谷和金陵宫,四大势力结成联盟,分别派出容貌一流,修为一流的女子出来假扮鬼域殿君王妃,以求借着这有问题的君王妃打赤焰神君一个措手不及。

    魑魅林不同于别的地方,在这里变数甚多,就算赤焰神君有诸多的心思却也架不住别人的连番算计不是,难道那么多个女人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同时出手就没有一个能成功?

    哪怕只有十之三四的机会,若能将鬼域殿拉下马,哪个有心的势力不会乐见其成,不会有心横插一脚?

    主子的心思,解安琪自认为她是没有搞懂的,毕竟当她接到主子的命令,告诉那些女人在灵川坞四处晃荡的时候,她其实也是反对的,可她没胆忤逆主子之命,就只能硬着头皮照办。

    结果不出所料,不但当街被拆穿,更是险些丧命。

    直到主子再给她说了继计划一之后的计划二,解安琪才渐渐回过味来,敢情前面出现,甚至被赤焰神君下命当场废掉的人,压根就是主子无情抛洒出去的活靶子。

    那个男人早就料到,赤焰神君会有此举,换言之,那些女人从接到假扮宓妃的命令开始,其实就已经被当成了死人。

    可笑的是她,竟然还满心以为得到了重用,却原来要不是她够聪明,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

    正因为前不久才闹了那样一出,不管是其他势力想不到,就是赤焰神君肯定也不会想到,同样的伎俩,竟然还真的有人会用上第二次。

    尤其这一次,还是在魑魅林中进行,有了前面那一出,又有之前的各种流言和假消息作为铺垫,想来没有人会知道,主子真真正正要谋算的,竟是从所有势力都进入魑魅林之后才开始。

    “小姐,奴婢只找到些点心。”

    “有点心也不错。”

    “那小姐就吃些点心,再喝点儿肉粥吧。”

    “这粥…”

    “奴婢见只有些点心,就重新替小姐熬了粥,只是熬粥的时间短了些,味道怕是不怎么够。”

    “无妨,有得吃就很好了。”话落,解安琪也不矫情,拿起点心端起粥就用了起来。

    面上平静的她,心里浮现出一个又一个的想法,最后都被她一一否掉,再想出新的,如此周而复始。

    “我吃饱了,金枝你收拾一下,然后就歇在外间吧。”

    “是,小姐。”金枝低眉顺目的看着解安琪简单洗漱之后就躺到软榻上睡了,她手脚利落的收拾了一番,也是躺到相对小了很多的榻上歇下了。

    闭上眼睛之前,她的脑海里想的仍旧是庄主交待她的事情,盯紧十小姐,一旦发现她有异动就即刻回禀于他。

    虽然她被解安琪打发去找吃的,但不代表她就没有将解安琪的举动都尽收眼底,想想她没什么异动,于是便安了心,不知不觉也就睡了过去。

    漆黑的营帐内,足足过去了近半个时辰,原本躺在软榻上已经熟睡的解安琪却猛然睁开了双眼,她躺着没动静静的感知了一下周围的动静,确定一切如她所愿之后,方才起床换了夜行夜。

    临出门前,她站在金枝的面前,冷哼一声:“你最好莫要坏了本小姐的事,否则……”

    眸色渐深,时间并不充裕的解安琪转身果断闪身离开。

    ……。

    “如何?”

    “回大公子的话,十小姐被带回营帐后就再也没有出来,倒是庄主安排了一个女暗卫过去。”

    闻言,解高明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沉声道:“盯牢了她。”

    “是。”

    “除此之外,她还有何不同之处?”

    “回大公子的话,十小姐吩咐那个女暗卫替她准备了宵夜,之后帐内就熄了灯,想是睡了。”

    “嗯。”解高明不咸不淡的应了声,挥手就让来人退下了,也不知独坐桌前的他在想些什么,漆黑的帐内没有点灯,让得他那双阴翳的眸子在黑暗中,看起来格外的扎眼。

    另一边,解铮海的帐内,也得到了跟解高明打探回来一样的消息,不免就让解铮海觉得,他的这个女儿貌似要超出他的掌控了。

    的确,如果没有解高明临走前说的那句话,解铮海不会那么快就怀疑到解安琪的身上,但只要给他一点时间,发现问题只是迟早的事。

    既然问题出现了,解铮海是何等精明之人,又如何会放任自己的女儿算计他。

    “庄主是怀疑十小姐…”

    “本庄主并非是怀疑她,而是她的确有问题。”

    “可是大公子他的话…”

    解铮海是并不喜欢身边的人说话只说一半的,面前这人显然犯了他的大忌讳,但在脸上他并未表现出不喜,只是沉声道:“事实如何,本庄主心中有数,你只需守好本份即可。”

    “是。”

    以各家小姐假扮宓妃,以扰乱赤焰神君视线,继而趁机算计他的谋划落空,解安琪再度提出来的计划,可行性却是极高的。

    类似于他们这样的大势力,暗中培养的人可是非常多的,虽然女子的数量远不如男子那么庞大,可但凡有资格接受培养的女子,那绝对是各方面条件都非常出众的。

    因此,解铮海到底还是认同了解安琪今晚的提议,派出女暗卫散落在魑魅林中,且个个都以君王妃的形象出现,这种遍地撒网的伎俩,就看赤焰神君能摆脱几个了。

    与绝地山庄暗中达成协议的三大势力,他们既然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可以舍弃,难道还舍不得几个女暗卫么?

    世人皆道魑魅林诡异可怕,孰不知,人心方才是这世间最险恶可怕,最恐怖骇人的。

    “简直混账。”

    砰――

    宓妃睁着水灵的眸子,看着一巴掌拍碎一张桌子的陌殇,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弱弱的道:“熙然怎么了?”

    这观音谷谷主究竟送来了什么消息,竟然能把陌殇这货气成这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30心有算计谁高一筹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