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31 心有算计谁高一筹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看到陌殇那一副恨不得提剑就去杀人的狠戾模样,顾伟晔怕怕的缩了缩脖子,又窘迫的吞了吞口水,心里突突的很是不安,早知道君主会如此震怒,那什么他进来之前是不是应该偷偷看看那里面都写了什么?

    当然,顾伟晔也就那么一想,他可真没胆将此事付诸于实际行动,没得君主不活剥了他。

    “咳咳…”扫了眼被吓到的顾伟晔,宓妃用指腹点了点自己水润的粉唇,温婉却又不失清冷的开口道:“敢情天塌下来了,至于生这么大气么?瞧瞧你都把他吓成什么样儿了?”

    白嫩的小手一指,正对上那不知该不该偷偷溜走的顾伟晔,听了宓妃那满是戏谑的话,顾伟晔纠结得眉毛都要打结了,顿时被几道目光注视着,他立马就闹了个大红脸。

    呜呜…不带君王妃您这么抹黑属下的?

    君主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有没有。

    “没…没有,属下绝对没有被吓到。”连连摆手又摇头,顾伟晔真是欲哭无泪,他怎么就摊上这么个君主,再外加这么个君王妃呢?

    他们夫妻这是坑他的,坑他的吧!

    “真的没有?”

    “属下保证真的没有。”面对陌殇那堪称‘温柔’的逼问,顾伟晔简直就要泪奔了。

    “本主生得这般丰神俊朗,天上有地上无的,又并非是那等面目可憎之人,如何就吓人了?”话落,陌殇更是凑到宓妃跟前,一本正经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语带担忧的道:“阿宓,莫不我当真……”

    噗――

    没有等陌殇把话说完,宓妃直接就笑喷了,她一脸黑线,抽着嘴角,赶紧出声制止,道:“停停停。”

    “阿宓。”那表情,真叫个**,那语气,真叫个幽怨,直让宓妃鸡皮疙瘩落满身,差点儿就给陌殇跪了。

    丫的,这货现在唱哪出呢?

    该不是受刺激过度,抽风了吧!

    “你,给我说人话。”

    陌殇僵着嘴角,眼角抽抽,心中暗忖:难道他不是人?

    一旁的牧竣也觉得自己受刺激了,实在是陌殇一出手就颠覆了他对君主的认知啊?

    见识到陌殇这一面的他,吼,险些崩溃有没有?

    最难得的是这家伙平日里都是面无表情,不苟言笑的,剧情大反转之下让他差不点爆笑出声好么?

    至于顾伟晔么,短暂的惊愕过后,天知道他是怎么憋住笑的,呼,不行了,他憋笑憋得好难受,不知道他会不会成为天底下第一个憋笑给憋死的。

    “熙然,你这么自恋真的好吗?”。捂着额,宓妃朝着陌殇伸出自己白嫩嫩的小手,冷声道:“拿来。”

    她倒要看看那观音谷谷主传来的是什么情报,竟然需要陌殇不惜自毁形象在她面前上演这么一出来转移她的注意力?

    丫丫的,姑奶奶她是那么那糊弄的?

    “什么?”自己的心思被宓妃戳破,陌殇倒也没有觉得尴尬,只是无奈的摸了摸鼻子,卖萌装傻。

    “你说呢?”宓妃挑起好看的双眉,危险的眯起双眸。

    “对了,牧竣把你刚才没有说完的话继续说与本主听。”史大鹏要说的他都已经记下,不管那三家打的是什么主意,他都必叫他们得不偿失。

    原本他是没打算现在找他们的麻烦,只盼着可以参加完进阶排名赛,然后去那片神秘海域探寻他的身世之谜,若能得到阴魂阳魂相融之法,彻底解决掉他身体的隐患是最好的,若是不能他也不愿继续留在这里,只想带着宓妃回浩瀚大陆去。

    虽说如果他无法彻底解决好自己身体的隐患,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大概也只能多活几年,但原谅他的自私,哪怕他只有不到十年的寿命,他仍旧想要娶宓妃为妻,让她冠上他的姓。

    如此,他的人生方才圆满。

    他无意找那些人的麻烦,他们却一个个硬是要往他的跟前凑,甚至还想出那么下作卑鄙的手段来对付他,光是想想陌殇就恶心得不行,早晚他要他们全都蹦Q不起来。

    “牧竣,你丫的要敢开口,仔细姑奶奶收拾你。”

    好歹是陌殇身边极为亲近的人,牧竣虽是呆板如木头一样,可陌殇一个眼神他就明白了陌殇的心意,于是刚想配合自家君主转移君王妃的注意力,结果耳边就响起君王妃阴恻恻的说话声,顿时,他就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如此彪悍的君王妃,他默默的表示得罪不起。

    他的情商是低了一点,为人也木了一点,但这不代表牧竣缺根弦儿啊,有些事情他拎得清清楚楚的。

    比如,他知道君王妃是君主捧在手心里的宝贝。

    再比如,他知道鬼域殿的两位主子,究竟谁可以得罪,谁不可以得罪。

    要是得罪了君主,好歹还能找君王妃求情,只要君王妃开了口,君主就必定不会追究,可若得罪了君王妃,得,那可真就是捅了马蜂窝了,不但要被君王妃收拾,特么的宠君王妃到无法无天的君主,也会下死手狠命的整啊!

    要问牧竣为何这刻骨铭心吗?

    他能说这是他亲身经历的,完完全全就是他的一部血泪史吗?

    哎,往事不堪回首,想想都是泪。

    “想清楚再开口哦!”

    牧竣看着笑眯眯的宓妃,心中警铃大作,他下意识的闭上嘴巴,双脚更是非常听使唤的后退一步,再一步,对于陌殇投射在他身上的目光,彻底当作没看见。

    君主,不是属下不帮你,而是君王妃手段太高明,小的惹不起。

    “牧竣,你有事情没有禀报完?”

    “没…没有,属下没有。”对着宓妃的笑脸,牧竣的小心肝儿颤了颤,他哪敢说出让宓妃不满意的话来啊!

    陌殇瞧了牧竣那没出息的样儿,真真是气得肝儿疼,他当初到底看上他哪点了,怎么就将他提拔成幽冥二司之一了呢?

    “确定没有?”

    “属下确定没有。”牧竣看着宓妃,就盼着这位姑奶奶别再问了,没看他都快要哭了吗?

    呜呜…夹在君主跟君王妃中间,他真是辛苦。

    咬了咬牙,反正牧竣是坚定不移的选择站在宓妃一边,如果以后君主要打击报复给他穿小鞋,君王妃这靠山铁定是不会跑的。

    “熙然。”得了牧竣非常肯定的回答,宓妃转身笑眯眯的望着陌殇,那说话的声音别提有多么的温柔了,只是陌殇却听得心惊胆战。

    牧竣,顾伟晔对视一眼,两人皆是惊惧的一退再退,恨不得能退到帐外去喘口气,可苦逼的是主子们没叫他们退下,他们不敢走。

    为了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两人虽说憋笑憋得辛苦,可愣是将自己的气息都收敛得干干净净,生怕被陌殇和宓妃拉出来挡枪。

    “咳咳…”

    “给不给一句话。”

    “我给。”知道他要真敢不给的话,宓妃铁定真恼了他,陌殇可不愿做那种事,没得会让小女人连床都不让他上。

    “拿来。”一把将陌殇不给她瞧的密信夺过来,宓妃只一眼就扫清楚了上面的内容,顿时也不知该气还是该恼了,总之她就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史大鹏暗中与陌殇达成协议,甚至为表他的诚意,不惜将自己唯一的女儿的性命都交托到陌殇的手中,成为混迹在绝地山庄,镜月宗和金陵宫中间的间谍,为保安全起见,史大鹏传来的消息都是加密的,而且不过寥寥数语,只捡重点的说,半句废话都没有。

    这类密信应该如何解读,陌殇是教过宓妃的,而且宓妃前世所接触过的加密信件,远比这个时代的要先进许多,因此,陌殇稍加提点过后,她就心如明镜一般。

    “都说再一再二不可再三,也不知是哪个脑残想出的这种法子,他是觉得天下间就他最聪明,别人都是二楞子?”

    宓妃话落,陌殇直接喷笑出声,随声附和道:“可不就是脑残之人才能想出这么脑残又下作的法子么。”

    “阿嚏!”山洞内,宓妃口中的某脑残非常应景的打了个喷嚏,他从一堆急待批复的文案中抬起头,好看的眉头拧了拧,没什么不对劲儿啊,他这是怎么的?

    “阿嚏!阿嚏!”接连又打了两个喷嚏,某脑残疑惑了,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又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穿的衣服,呃,足够多,足够厚,也足够保暖,肯定就不是受了凉。

    谁在算计他?

    “少主,您没事吧!”

    “无事。”

    正当这个随侍要退下之际,某脑残男皱着眉头开口道:“各大势力可有异动?那个解安琪可有完成本少主指派的任务?”

    “回少主的话,各大势力现都严守着自己的营地,并无任何一方有所异动。”

    “嗯。”

    “解安琪那边倒是没有新的消息传过来,不过属下以为她是定然不会违背少主之命的。”

    这厢话音刚落,雪迎就如同一道黑色的残影掠了进来,沉声禀报道:“少主,解安琪发了紧急约见信号。”

    “难道出了什么意外?”这个时候他是不允许出现一丁半点儿错误的,他在这个地方等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等到目标总算出现,倘若无法将其除掉那么他就永远不要想着回去。

    为了离开这个地方,回到那属于他的地方,他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完成使命的。

    “请少主恕罪,这个属下不知。”

    “罢了,反正本少主也睡不着,雪迎你陪本少主走一趟。”

    “是。”

    ……。

    “阿宓,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我都不会认错你的。”

    宓妃黛眉轻挑,软声道:“我信。”

    她与他之间无须那么多的猜忌,那么多的不确定,她相信他,而他也相信她,这就足够了。

    甭管这魑魅林中有多少的魑魅魍魉,只要他们有种冒头,她就有脾气将他们都给收拾干净。

    “男人打女人说出去到底不好听。”以宓妃对陌殇的了解,既然他之前起了心思要将这封密信给藏起来,无非就是打算背着将那些女人都给解决掉,以免污了她的眼睛。

    但宓妃素来是个喜欢有仇自己报的,没道理那些女人觊觎了她的男人,她还要保持沉默的好伐!

    咳咳,虽说那些女暗卫要觊觎的其实不是她的男人,而是想要她男人的命,可谁叫她们惹谁不好,偏要惹上宓妃,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了。

    “我决定要亲手来收拾她们,你不许插手。”

    “阿宓的心思我懂,但我不同意你去冒险。”魑魅林这个地方本来就很诡异,而且按照史大鹏所言,这次出来执行任务的女暗卫都是这几个势力里面,精英中的精英,想来肯定不好对付。

    考虑到这一点,陌殇哪里还能允许宓妃去以身涉险。

    虽然就此事上看,对方心心念念要针对的都是他,可出于他的那种诡异的直觉,陌殇却有种对方是冲着宓妃来的感觉。

    目前这只是他的怀疑,因此,他也没有对宓妃提起。

    “我也不会托大,更不会拿自己去冒险,但我坚持要自己对付她们,如果我不是对手,那我请求帮助的,可好?”眨巴着水灵的大眼睛,宓妃抱住陌殇的胳膊撒起娇来。

    “你这丫头,性子怎么就这么倔。”

    “唔,我的性子再不好,不也是你纵出来的。”

    “你啊,真是拿你没办法。”陌殇看着她那娇俏又得意的小模样,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就是吃定了他,知道他会满足她的一切要求,亏得这丫头还这么的理直气壮,敢情他宠她还宠坏了?

    “那熙然是答应了。”

    “不然呢?”

    “呵呵。”宓妃丝毫不顾帐内还有两个大男人存在,就嘻笑着扑进陌殇的怀里,抱着他的腰就赖着不起来。

    陌殇点了点她的鼻子,嘴上也不说要阻止她的话,只是打算暗地里安排人紧跟着她,总之就是不能让她出事。

    “那现在我能问牧竣事情了?”

    说到这个,宓妃就想到她威胁牧竣的话,不由微红了红小脸,软声道:“自然是可以的。”

    “顾伟晔,你先下去吧。”

    “是,君主。”

    羡慕的看着顾伟晔离去的背影,牧竣定了定心神,而后开口道:“君主,属下觉得那处山洞内是别有洞天的。”

    “怎么说?”

    “是有所顾忌么?”

    牧竣看了看宓妃,又摇了摇头,他略有些不确定的道:“君主,君王妃,属下只是有些不确定自己的记忆是否出现了混乱罢了。”

    “说。”瞥了眼简洁干脆又不失暴力的陌殇,宓妃不雅的翻了个白眼,不免觉得自己初见他时,那么个不似真人的,温柔如斯的美男子,怎么性子就那么多变呢?

    唔,果然她的喜好就是那么的特别。

    “君主不在鬼域殿这些年,属下也曾来过魑魅林不只一次,之前一时没有想到上面去,刚才仔细回想了一下,那处山洞好像是有主的,而且山洞外围的守卫非常的严密。”

    听到这里暂且不管是真还是假,都值得陌殇跟宓妃高度重视了。

    “曾有一次属下还冒险试探过一次,结果却是负伤而去。”当初他受伤离去之后,回到幽冥城就加派了人手打探消息,最后倒也真的被他打探出不少的隐秘。

    只是今夜发现那处山洞的时候,又因有解安琪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加之在外观上又有所改变,以至于他一时都没转过那个弯来。

    好在等他意识到的时候,还为时不晚,否则他真是万死都难以赎罪。

    “阿宓,此事你怎么看?”陌殇有种已然要接近真相的感觉,可同时他的心里又万分的不安,最是需要宓妃给予他信心与支持的时候。

    “有道是宁可杀错也不可放过,既然牧竣对那处山洞有所怀疑,而且也收集到一些跟那处山洞有关的东西,趁现在他将那地方记得牢牢的,咱们不妨亲自走一趟,兴许会有意外之喜也说不定。”

    宓妃说到兴起之处,那双水灵的眸子就格外的明亮,仿佛满天星辰皆在她的眼中,光芒四射。

    知陌殇如她,哪怕只是他皱了一下眉,宓妃亦是放在心上的,而且她也不怕托大的说一句,她直觉这地方不但跟陌殇相关,同时还跟她自己有关。

    眼下,难得凑巧发现这么一处里里外外都透着秘密的地方,她要不去亲眼瞧一瞧又如何能死心。

    “咱们只是暗中去证实消息,又并非要与人动手,不管何种情况倒是都能应对的,过多的退缩可是不妥。”

    “君主,属下以为君王妃的提议甚好。”以他的能力探查山洞肯定要出问题,但若有君主跟君王妃同行,少说也增加了六七分的把握。

    “你想证明何事?”陌殇可不是好糊的,总觉得牧竣话未说。

    “有什么是不能说的吗?”。

    “不是。”

    “那就有话直说。”

    “回君主的话,不知君主可还记得血月司司主带回鬼域殿的情报。”

    “你是说……”

    “南门长风。”陌殇看了宓妃一眼,见得她睁大了双眼,粉唇微张的模样,心里柔柔软软的,“他的身份有问题?”

    两位主子都是聪明人,牧竣也不用把话说太明白,只道:“属下怀疑这个南门长风就是从那片海域里出来的。”

    这话一出陌殇面色变了变,沉声吩咐道:“下去准备一下,咱们即刻出发。”

    “是。”

    “阿宓,那人我一定要抓到他。”

    “我想真相就要浮出水面了。”

    “嗯。”

    ……

    “大小姐,咱们真的不回绝地山庄?”

    抹了把额上的冷汗,解思甜抿唇道:“暂时不回去,咱们先找个地方歇一晚。”

    “可是大小姐现在独自在外很危险的,而且大公子也会很担心的。”

    “本小姐心中有数。”可笑她原本以为是她设了局,将她的敌人都引入局中,结果却是她自己沦为了他人的棋子。

    每想到这一点,她就恨得牙根直痒痒,早晚她会找回场子的。

    “是,奴婢知道了。”

    “什么人在那里,滚出来。”空气中细微的气息波动引起了解思甜的警觉,浑身紧崩厉声道。

    “拿下解大小姐。”

    一声令下,数十黑衣人倾巢而动,惊飞林中飞鸟无数。

    “大小姐快逃,他们人太多。”

    “该死。”解思甜低咒一声,果断飞身逃离,一点都不想以卵去击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31心有算计谁高一筹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