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32 有破绽的魅惑之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流莹,他们人多咱们不能与之硬碰,你自己保重,找准机会就逃。”也不知是谁要对付她,竟然能安排数十个黑夜人来取她的性命,还真是看得起她。

    想她自诩聪明绝顶,处处算计,亦将别人的生死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她自己才是别人手中的棋子。

    何其可悲,又何其可笑。

    那日在灵川坞,她藏在暗处将西大街上发生的一切都尽收眼底,没等到将解安琪等人的下场看清楚,她就意识到了危险的来临,于是提前带着自己的人就逃往城外。

    当宓妃跟陌殇同时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并且两人毫不犹豫,不将任何一方势放在眼中,强势且霸道的处理掉假扮宓妃的人,解思甜就知道她的算计只怕是落空了。

    不说能否借此除掉她的眼中钉解安琪,就是自保都有些危险。

    她绝不相信鬼域殿的人是刚到灵川坞的,能抓准那个时机出现在西大街,谁敢说他们是个意外,是没有准备的呢?

    待她意识到危险逃出灵川坞,方才意识到人家鬼域殿的君王妃分明就是故意去的,目的也是非常明确的。

    “奴婢知道,大小姐快走。”咬了咬牙,流莹知道这次她是真的要性命不保了。

    今夜来的都是高手,纵然她的身手很不错,有能以一敌十的本事,但她却架不住这么多高手的围攻。

    “你一定要活着。”解思甜从不说自己是好人,为了保证自身的安全,她没有什么是不能舍弃的。

    不过一个暗卫出身的婢女罢了,她不会舍不得,只会选择如何舍弃对她更有利。

    “大小姐,走。”流莹挡住涌上前来的黑衣人,手中的银制长鞭挥舞得虎虎生风,出手就必是杀招。

    “好,本小姐会沿途给你留下记号的,我等着你。”想要别人为自己卖命,收买人心是必不可少的。

    解思甜在解安琪离开绝地山庄之后,带足了人手紧随其后,一路上都不紧不慢的跟着,密切的监视着解安琪的一举一动。

    她不知道她是怎么暴露的,也不知道鬼域殿的人为何对她紧追不放,若非那些人无意伤她性命,只是想要抓住她,只怕她早己死得不能再死。

    饶是如此,她的人也是折损了近一半的人,到最后也是只剩下了流莹一个。

    “若是奴婢还能活着,一定会去找大小姐的。”身为暗卫流莹没有过多的选择,她从有记忆开始就知道她是为了解思甜的存在而存在的,要是没了大小姐,那么她也活不成。

    因此,即便她知道大小姐说的话没有几分真心实意,可她还有第二条路走吗?

    “好。”

    黑衣人疯狂的朝解思甜靠拢,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将解思甜给少主带回去,至于这个丫鬟她没有存在的必要,杀了才不会出意外。

    “杀了她。”

    “是。”

    眼见流莹被黑衣人团团围住,解思甜心里没底,再也没有丝毫犹豫,出其不意的斩杀了一个黑衣人,寻了突破口连方位都没有辨别的溜了。

    解思甜的身边带了很多暗卫,结果全都折了,只留下流莹这么一个,可想而知她的修为之高深。

    但即便她有着以一敌十的本事,可南门长风派出来的人也不是草包,更何况双拳难敌四手,刚开始交手流莹还能略占上风,很快她就被死死的牵制住,别说是逃命了,就是保命都难。

    很快,她的手上就挂了彩,黑衣人也发了狠的要弄死她,再收拾解思甜。

    银制的长鞭在流莹的手中如一条灵活的长蛇,它仿佛有生命般,乃是最适合她的武器。

    在她的阻拦之下,解思甜虽是抓住机会逃了,可也很快就被三个黑衣人缠上,根本就无力脱身。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为难本小姐。”解思甜一边与黑衣人交手,一边语气凌厉的质问出声。

    她行事素来小心谨慎,不说恃强凌弱,也不说仗势欺人,即便有时候她下手狠了些,但她绝对不曾与人结下如此大仇,会让人不惜代价的要活捉了她。

    若是仇,杀了她岂不更省事,活捉她明显是需要付出大代价的。

    “不管你们是谁,想杀本小姐容易,但想活捉本小姐就看你们的本事了。”在生死抉择面前,解思甜也不会隐藏自己的真正实力,唯解决掉他们方能保证自身安全。

    “解大小姐还是不要浪费口水了,我等也是奉命而行。”

    “如若解大小姐真想知道为什么,不妨就跟我们走一趟。”

    “为免我等粗人一个,万一不小心伤到解大小姐可就不美了。”

    解思甜手上动作不慢,也没有被转移注意力,只有手上的攻势越发的凌厉而凶狠。

    噗――

    “流莹。”

    “解大小姐还是束手就擒的好,不然……”

    “咳咳…”胸口受了一掌的流莹嘴里喷出一大口血,她很是有些狼狈的落到地上,“大小姐,奴婢护您离开。”

    黑衣人单个的身手暂且不说,仅是他们的数量就是解思甜主仆的数倍,要想脱身当真是难。

    也正是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流莹准备放弃自己的生命,助解思甜安全脱身离开。

    “该死的。”此刻明月被乌云所笼罩,黑夜里的魑魅林就如同被黑色浓雾侵染了一般,就好比解思甜此刻的心情,简直就是乌云罩顶。

    “抓紧时间拿下她。”少主可不是个有耐心的人,他们出来的时间已经够长了,再不赶紧回去怕是不好交差。

    “我家少主只是请解大小姐去做客罢了,并没有恶意的。”

    解思甜闻言冷哼一声,如果真是单纯的请她去做客,用得着大晚上的用这种方式?

    真当她傻,一点眼力劲都没有?

    少主,去他丫的少主,都见鬼去吧!

    “连名都不敢报的鼠辈,又凭什么让本小姐相信你们。”

    她从灵川坞出来行踪是非常隐秘的,一路上就连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这些人要是没有一早就将她给盯上,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找到她的。

    也正因为想明白这一点,解思甜不禁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已经暴露在他人的监视之中了?

    “大小姐快走。”流莹弃了长鞭,算是动用自己保命的底牌了。

    与其让大小姐落入这群人的手中,倒不如牺牲她一个人。

    “流莹,你要是死了,本小姐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一举成功击退围攻她的人,流莹闪身挡到解思甜的身前,直面围攻解思甜的三人,“既然你们想要我的命,那你们就给我陪葬吧!”

    就算是死她也要拉几个垫背的,否则如何能够瞑目。

    “今日之辱,他日必报。”咬着牙,解思甜头也不回的飞身离去,就怕自己落到那不知名的人手里。

    “发信号弹,再调人手过来。”

    砰――

    一束只有他们自己人才能看明白的信号弹升上天空,不出一盏茶的功夫,就有黑衣人自四面八方飞奔而来。

    可见,世人眼中危机重重,诡异凶险的地方,早己布满了南门长风的人,手眼都要通天了。

    “该死的,我这究竟是招惹上了哪路神仙,见鬼的非得把我往绝路上逼。”解思甜一边逃一边自顾自的想着,恨不得自己能多长几条腿出来,那样她就能保命了。

    到底是谁这么针对她,以她绝地山庄大小姐的身份,其他势力不太可能对付她,尤其是在魑魅林中更无可能。

    黑着脸解思甜是越想越不对劲,到底那个所谓的少主又是谁?

    哪里的少主?

    不,应该说是哪个势力的少主,她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二三流势力中谁又胆敢对她出手呢?

    有胆量在魑魅林中动手的人,身份背景又怎么可能差得了。

    噗――

    “大小姐,奴婢……”流莹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己经看不到解思甜的身影了,身上被刺了六七剑的她,已然生存无望。

    “这个该死的贱婢,要不是她阻拦,咱们已经抓住姓解那个女人了。”

    “行了,她已经死了,咱们赶紧去抓那个女人。”

    “是。”

    ……

    “啧啧啧,那解思甜够狠的啊!”宓妃撇了撇嘴,轻笑出声。

    她跟陌殇原是要去那处山洞的,没想会在途中看到这样一场好戏。

    “不过这个暗卫倒挺护主,牧竣,一会儿安排人将她安葬了。”

    “是,君王妃。”

    “阿宓,咱们再不跟上去可就没有好戏看了。”

    “那咱们走。”

    “绝地山庄的大小姐不该精通魅惑之术吗?她为何不用,还是说施展魅惑之术需要别的条件?”陌殇拧眉说出这样的疑问,宓妃接过他的话头,道:“她可没有拿出真本事。”

    要不,她也不至于说解思甜狠,当然那个女暗卫也是够傻的,只是这个时代的暗卫太严苛,有些东西不是她们可以选择的。

    “那个女人真该死。”牧竣咬了咬牙,黑沉着脸吐出这么一句。

    虽说暗卫护主是使命,但遇上那将暗卫命不当命的主子,又何必那样舍命呢?

    “的确该死。”宓妃气死人不偿命的点了点的头。

    牧竣:“……”

    “这些人的身手……”

    “君主,他们的气息跟那处山洞外面守卫的人的气息是一样的。”

    “什么?”

    看着宓妃猛然瞪大的双眼,牧竣下意识的说道:“君王妃,属下不敢说谎。”

    宓妃翻了个白眼,捏了捏手心,软声道:“熙然,我们要不要出手救她一救,总不能便宜了那个男人。”

    “既是那个男人要抢的人,本主当然要截胡了。”

    “嗯。”宓妃重重的点了点头,她也想抢了解思甜,看看那个南门长风为何要抢这个女人。

    而解思甜又有何重要的,竟是值得那个男人连夜要活捉她?

    逃了没一刻钟,解思甜就又被围住了,不由冷着脸道:“你们欺人太甚,真以为本小姐动不了你们。”

    “解大小姐,我们的任务就是带你回去,不惜一切代价。”

    “混蛋。”

    “哪怕缺胳膊断腿也要将解大小姐带走。”黑衣人一挥手,数十个人就围上了解思甜,变着法的要带走她。

    “那就各凭手段。”解思甜知道逃不了,索性也就不逃了,打算正面迎敌了。

    原本解思甜是不打算动用魅惑之术的,可眼下却是不得不用了。

    “动手。”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魅惑之术?”只见解思甜的双手飞快的结出奇异的印结,然后宓妃就明显感觉到那些黑衣人的身形微微一顿,面色一白,但很快就又恢复过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倒是真的有些奇特。”

    只因变化太快,牧竣并未发现异样,听了宓妃跟陌殇一前一后说的话,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怎么就他啥也没瞧见,难道是他修为太低,不但比不得君主,还被君王妃压了一头去?

    明明上次跟君王妃交手,他占上风的啊,啥时候君王妃就狠压他一头了?

    短短时日内,君王妃修为精进到这样的地步,简直堪比妖孽好伐,实在太打击他了,这两主子都是变态。

    好在宓妃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即便是知道她也只会告诉牧竣他想多了,她并非是修为己经胜过他,之所以瞧见了解思甜那一瞬间带动起的变化,只是因为她的五感意识较常人更加的敏锐罢了。

    当然,饶是宓妃的修为低于现在的牧竣,可两者要是生死之战的话,牧竣不会是宓妃的对手。

    “那咱们就静观其变?”

    “不然,阿宓想去帮忙?”

    “不要。”帮忙,开什么玩笑,她不上去添把柴都是好的。

    “我倒是好奇这魅惑之术还有哪些神奇隐秘之处。”

    宓妃点头表示了解,毕竟按照史大鹏所言,那些人对付陌殇的手段可是跟这个有莫大关系的,由不得她不在意。

    知彼知己方能百战不殆,说不得那些人还会将这种下作的法子用到她的身上。

    既有假扮成她的女暗卫,焉知就没有假扮成陌殇的男暗卫。

    虽说陌殇不会允许她单独行动,但也架不住有突发状况,为了解开陌殇的心中所惑以及她想追寻的图文印记,待天一亮他们就要遍寻整个魑魅林,其中的危险又岂是三言两语说得清的。

    “慢慢看不就知道了。”

    “嗯。”陌殇颔首,紧紧握住宓妃柔若无骨的小手,他家小女人能想到的,他岂会想不到。

    这,方才是他接到史大鹏传信最为震怒的地方。

    打他的主意,算计他可以,但动宓妃就是他绝对不能容忍之事。

    “不能再等了,动手。”

    “一起上。”

    解思甜脸沉了沉,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她不想再拖下去,一出手就是狠招,不说取这些黑衣人的性命,至少可以让她成功脱身。

    眼下她不知道背地里有多少人准备对她出手,这样的局面于她非常不利,必须想办法联系上她大哥,要不她的这条命还真怕保不住。

    绝地山庄是她的靠山不错,可不排除这个靠山里也有针对她的人。

    “本小姐杀了你们。”

    “哼!”

    双方战事一触即发,解思甜的魅惑之术施展得极为隐密,就如阵法之中的迷幻术和障眼法,具有迷惑人心的力量。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又让宓妃不禁推翻了自己心中所想,她看到解思甜跟一群黑衣人打了起来,前者出手尽是杀招,而黑衣人目的在于活捉解思甜,因此,他们出手都留有余地。

    只可惜解思甜招招狠辣凌厉,根本就不给黑衣人退路,让得黑衣人也不得不拿出全身的本事来应对,打算只留她一口气带回去向少主复命即可。

    然而,甭管林中的打斗多么的激烈,真相却只有陌殇宓妃三人看得分明。

    所谓魅惑之术真正高明之术怕是就在这里了。

    若非亲眼所见,怕是别人对他们说起他们也是不会信的。

    明明解思甜不是在战斗吗?那站在树梢之上的人又是谁?

    两个解思甜吗?

    绝不可能的。

    可解思甜就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看‘解思甜’跟黑夜人大战,她就像个局外人似的看着这一切,就仿佛是她施展了一个梦境,将所有人都控制在了她的世界里。

    “阿宓,你说谁能赢?她又能逃得了吗?”陌殇拥着宓妃,冷眼扫了解思甜一眼,黑衣人已是在节节败退了。

    “这就好像是在她编织的一个梦境里,不管敌人如何强大,她才是这一切的主宰。”宓妃眯了眯,然后又道:“绝地山庄的魅惑之术果然有它的独特之处,咱们可是得好好的防着。”

    “嗯。”

    “君主,下面完事儿。”

    “她不错,倒是省了咱们的不少功夫。”

    “牧竣,你去抓住她。”

    “是,君王妃。”

    牧竣得了宓妃的吩咐,身影一闪就飞到解思甜的跟前,面无表情的拦住了她的去路。

    “你又是谁?”

    “你不用知道。”

    “你……”解思甜咬牙切齿的指着牧竣,但她已是气息不稳,施展魅惑之术是有后遗症的,她不能在对敌。

    收拾好自己的心情,看着面色不善的牧竣,解思甜只知道她要速战速决,否则黑衣人解决了,她还得落入他人之手。

    “一柱香的时间。”

    陌殇的声音在牧竣的耳边响起,他就冲解思甜的面门直攻而去。

    施展魅惑之术动了她的根本,再对上劲敌牧竣,不出一柱香的功夫,解思甜径直落败。

    噗――

    “阿宓你……”

    “咱们总是需要一个人带路。”

    陌殇点头,沉声道:“安排人带她回去,封住她的修为。”

    “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32有破绽的魅惑之术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