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34 初见端倪疑点重重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牧竣,你对那人可有印象?”

    “回君王妃的话,属下没有见过他,可是他的气息……”牧竣看了看宓妃紧蹙的黛眉,自己的眉毛也都皱成了小山状,语气很严肃却又带着几分不确定。

    总之,他那副纠结矛盾又犹疑不定的模样,瞧得宓妃跟陌殇都嘴角直抽抽,倒是没曾想这个性子呆板,又素日里面无表情,甚至是一拳头打不出三句话的家伙,竟然还有这样一面?

    “他的气息真是让人十足的讨厌。”也没等牧竣回话,陌殇深邃的眸光掠过那洞口,剑眉紧拧的道。

    不知为何,他就是有种发自骨子里对南门长风气息的厌恶,那是一种形容不出来,但却又恨不得对他除之而后快的滋味。

    陌殇毫不怀疑,倘若他刚才没有隐藏自己跟宓妃还有牧竣的气息,而是就这么与他面对面,他可以很肯定的说,南门长风会跟他有一样的感觉,都巴不得对方下一刻就死在自己的面前,那样才痛快。

    “熙然。”自打宓妃与陌殇相识,她发誓这绝对是她第一次看到陌殇的情绪如此外露,若非她对这个男人太过了解,她几乎都要以为她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

    从南门长风带着他的女暗卫出现,即便陌殇的目光还不曾与南门长风有过接触,但感官意识素来敏锐的宓妃就察觉到了,陌殇似乎对南门长风是超出她意料之外的厌恶。

    或许她不该说是‘似乎’,毕竟陌殇对南门长风的那种厌恶,就仿佛与生俱来,与他的骨血与灵魂融合在一起的,完全不是因为彼此立场不同的敌对之姿而心生出来的厌恶。

    “你失态了。”宓妃清冷的嗓音淡淡的,却如一股寒风吹进陌殇的心田里,让他瞬间就清醒了过来,而后在他深邃晦暗的目光注视下,宓妃又捏了捏他的手心,软软糯糯的道:“不管他是谁,又是何身份,我只知道只要他是熙然的敌人,那他就也是我的敌人,或许熙然一直都在寻求的真相,他将会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陌殇的梦境,那片神秘莫测的海域,一切的一切,那些所有被隐藏的秘密,总有一天都会坦露在阳光下的。

    而她相信,距离那一天的到来,真的已经不远了。

    冥冥之中,似是自有牵引,甭管走的是哪一条道,最后的终点都只有一个,遂,那一切不管如意的还是不如意的,亦不管幕后那一只一直推着他们前进的推手究竟想要达成何种目的,只要他们始终坚守本心,总有一天能够达成所愿。

    呼――

    听了宓妃的话,陌殇定定的望着她,那双波光潋滟的凤眸中闪过种种复杂难明的情绪,最后都化作成一汪清泉,一望到底,终汇聚成满目的柔情,那眸底的丝丝缠绵爱意,温柔深情的好似能将人溺死在其中。

    陌殇紧紧握住宓妃的手,性感的薄唇勾起浅浅笑意,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心里因看到南门长风而翻腾起的烦躁之气也顿时消失得干干净净,他低声道:“阿宓说得对,倒是我失态了。”

    诚如宓妃所言,发生在他身上不可思议的奇异事件,还有他那些消失的记忆,甚至是他扑朔迷离的身世,他迫切想要寻追的真相…如此种种,这个南门长风兴许正是他苦寻而不着的突破口呢?

    “不过我是真的很讨厌他的气息。”皱了皱眉,陌殇仍是没忘要清楚表达自己心里对南门长风的那种厌恶。

    宓妃听了他这加重了语气的话,只得无语至极的翻了个白眼,撇嘴道:“讨厌就讨厌吧,反正以目前咱们掌握在手的消息来看,他跟咱们是敌非友,又不需要跟他虚与委蛇,怎么高兴怎么痛快就怎么来好了。”

    “君主,属下有句话憋在心里实在不吐不快。”

    “哦?”宓妃一听牧竣这话不由来了兴趣,她挑了挑眉,粉唇微勾的道:“什么话,说来听听。”

    陌殇虽未开口,但他表达出来的意思很明显,于是牧竣也就豁出去了,拧着狭长的双眉道:“属下没觉得他的身上有什么特别的气息了?”

    人有不同,一个人的气息自然也是不同的,牧竣作为陌殇的左膀右臂,他的本事也是不凡的,对于如何辨别一个人与一个人之间不同的气息,他也算是个中高手。

    只是对于南门长风这个需要鬼域殿纳入重点防御跟监控的对象身上,他也是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的,可他并没有在南门长风的身上发现更为特别的气息啊?

    怎么君主就开始厌恶上了呢?

    虽说他牧竣也是一个非常自傲的男人,但他却不是那种死都不愿承认自己不如别人的男人,因此,于牧竣而言,他对南门长风的感应就是,对方的气息非常的沉稳绵长,是个高手中的高手。

    且不说他对上自家君主谁会更胜一筹,以他的修为是绝对打不过南门长风的。

    认识到这一点,牧竣就不得不在心里暗道一声幸运,要是之前他执意潜入山洞内去打探情报,只怕现在的他就是一具尸体了,好在他没有冲动。

    “他比你强。”

    宓妃冷冰冰的四字评价虽说挺打击人的,但牧竣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是大实话,对方的修为比他高深,他无法从气息中评判出对方的深浅也无可厚非。

    “不知君王妃要跟他碰上,结果又会如何?”明明这话只是牧竣心里想的,但他不知怎的居然就问出了口,抬头正对上陌殇似要将他给宰了的目光,牧竣就泪奔了。

    呜呜,他确定他不是在找死吗?

    水眸轻眯,宓妃知道牧竣没有恶意,大概就只是很好奇罢了,所以她倒没有生气,而是语气平淡的道:“你的修为是高于本王妃的,但如果本王妃要跟你拼命的话,本王妃有那个自信,最后死的一定会是你。”

    牧竣略显呆怔的看着宓妃,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他是百分之百相信宓妃的,因此,他也没啥好反驳的。

    “至于那个南门长风嘛……”宓妃眼角微微上挑,语气也随之上扬,却引得陌殇跟牧竣都将目光落到她的脸上,静待起她的下文来,“虽然没有跟他交过手,但直觉告诉本王妃他是个高手。”

    “那君王妃可有胜算?”

    “唔…”宓妃捏了捏手心,绝美的小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神色来,她平静的道:“胜算谈不上,不过真要与他正面对上,本王妃若是想逃他铁定是抓不住的,而若他要下杀手的话,本王妃也不是好惹的,至少他要有那个胆量敢拿自己的命来赌才行。”

    宓妃可不是个怕事儿的,没道理对方想要她的性命,她还不兴还手的。

    “属下以为短时间内咱们还不会跟他们碰上,所以君王妃可千万别拿自己去冒险。”说着,牧竣就忍不住伸手抹了把脑门上的冷汗,心中腹议宓妃真彪悍。

    特么君王妃是存心打击他的吧!

    他欲哭无泪的想着,说什么他的修为高于君王妃呢,他要跟南门长风碰上逃命都是九死一生的,君王妃竟然还有本事让南门长风付出惨重代价,到底谁比谁厉害来着?

    “只要他不来招惹本王妃,本王妃自然就不会去招惹他。”可是想到南门长风很大程度上就是冲着陌殇来的,看来这压根不是招惹不招惹的问题,而是或早或晚都要对上的问题。

    “阿宓,不许去冒险。”

    “是是是,你以为我傻呢,那个男人你自己去对付,我可没空。”

    陌殇仍是没多少放心的点了点宓妃的额头,郑重其事的道:“阿宓最好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不然仔细你的……”

    不等陌殇把话说完,宓妃就又羞又恼的捂住他的嘴,黑着脸厉声道:“闭嘴,要不姑奶奶咬死你。”

    牧竣果断的执行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原则,闭嘴闭眼利落转身,就当自己消失不存在了。

    陌殇眨着他那动人心魄,灿若星辰的眸子,表情那叫一个无辜,看得宓妃嘴角直抽,偏又不能真把他怎么着。

    这个臭男人,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

    “不许再继续刚才的话题了。”

    陌殇嘴巴被捂住,他只得乖乖的点了点头,饶是如此宓妃也没有放过他,再三要求了一些事情,她才松了手,咬牙切齿的道:“你丫的要是不守信用,也别怪我真的翻脸。”

    知道不能将自家小女人彻底惹毛,陌殇自然是见好就收,南门长风的底细还没有摸清楚,加之他也没有跟南门长风交过手,他是怕宓妃这丫头一时心血来潮跟南门长风对上会吃亏。

    虽然他相信宓妃有保命的手段,可于他而言,哪怕宓妃只是受一点儿小伤他都心疼要死,又如何能让她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

    “那言归正传。”

    “嗯。”宓妃点了点头,清澈如水却又幽深似海的眸光再次落到牧竣的脸上,嗓音清冷的道:“你家君主说南门长风的气息让人厌恶,并非单指他个人不同于旁人的气息,而是指他的血脉。”

    “君王妃的意思是说血脉气息?”

    宓妃看了眼面色古怪的牧竣,非常淡定的点了点头,即便她是初来光武大陆的,也听过有关于这片大陆上最为普遍的传言。

    这片大陆以武为尊,而每一个修为高深之人,都与他们本身高贵且纯正的血脉脱不了关系。

    换句话直白的说,高贵的,纯正的血脉,决定了这片大陆上,所有武学修练者的修练之路可以走多远。

    “阿宓,我其实就是觉得他的血脉味道特别的让人讨厌,就好像我的血脉味道跟他的血脉味道是天生就敌对的,我讨厌他,他若发现了我,也定是十分讨厌我的。”说这话时陌殇的眉头拧得死紧,好一会儿他的目光从山洞口收回来,凝望着宓妃又道:“阿宓,你怎么会知道血脉有高低纯正低劣之分呢?”

    失去那一部分记忆的陌殇,他也是在重新踏上这片大陆,再结合那些零星破碎的记忆片段,方才知晓一个人的血脉高贵与否,纯正与否,究竟是意味着些什么。

    只是陌殇实在想不明白,从未接触过这些的宓妃,到底又是如何知晓的?而且,浩瀚大陆是不讲究血脉的,即便在世人眼中,皇室的血脉很高贵,那也仅仅只是片面的,并不像光武大陆这么的重视血脉。

    “南门长风这个人要好好的查一查,南门这个家族更要好好的查一查,他们家族的血脉味道真的太让人厌恶。”

    宓妃看了看眼里带着疑惑,却又看着她保持沉默的牧竣,又看了看等不及她开口就又自顾自开口念叨讨厌南门家族血脉味道的陌殇,她的眼角猛地抽了抽,张了张嘴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难道她要说前世看得太多,听得太多,接触的东西太多,还是要她简单粗暴的来一句,就连狗都有什么贵族血统啊,纯种什么之类的,那些狗可不是普通狗可以相提并论的,难道人还不讲究了?

    她敢这么说么?

    那岂不是把她自己也给骂了进去,她傻么?

    更何况连魂穿这种事情都能发生,她就知道自己到的这个时空,表面上看着就是个架空的朝代,但实际上水深得很,甭管再发生什么,她都不会再觉得奇怪了,反而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咳咳…我猜的。”宓妃咽了咽口水,在陌殇的注视下莫名有些心虚,真怕自己撒下一个谎之后,就不得不用无数个谎去圆第一个谎了。

    陌殇眸光微闪,即便明知宓妃说了谎,他也没有追问,只是很平静的转移了话题,沉声道:“牧竣,本主指的是他的血脉,你最初想要说的是什么?”

    若非有他打岔,牧竣早该把他想说的说了出来,眼看乌云罩顶,狂风呼啸,魑魅林中飞沙走石,倾盆大雨即将落下,必须是陌殇要下决定的时候了。

    进,还是退,必须有个决断才行。

    “你那句没说完的话,别说你家君主好奇,就是本王妃也很好奇,说说看你的主意是什么。”此刻,迎着狂风飞沙,宓妃真有种连眼睛都睁不开的感觉,衣裙跟披风猎猎作响,饶是有陌殇护着她,她也一刻都不想在这地方呆下去了。

    这见鬼的天气,白天的时候艳阳高照,眼看就要天亮了却来唱上这样的一出?

    “君主,君王妃,属下这些年曾亲自走过大陆上很多个地方,也曾碰到过许多的人,属下不敢说与他们有过深入的接触,但一面两面之缘还是有的,而且属下天生就对一个人的气息极为的灵敏。”

    “接着往下说。”

    “看到南门长风的时候,属下也嗅到了他的气息,可想到这个人压根不曾在大陆上其他地方现过身,是以属下认为他的行踪必定是极为隐秘,并且绝不外传的,这魑魅林虽说历来就被传为死亡之地,但眼前这个处处都透着古怪诡异的山洞,显然是在分明的告诉我们,魑魅林才是他的盘踞之地。”

    指不定魑魅林被世人传成那般模样,以及这魑魅林中种种危及生命的绝地都是南门长风搞的鬼,但牧竣又实在想不出他的目的是什么?

    “相传弥月城是一座被诅咒过的空城,整座城池包括它方圆三百里土地范围都寸草不生,哪怕就是飞鸟都宁可绕路飞行,也绝对不会从弥月城的上空飞过,可是七年前属下有一次路过弥月城,却亲眼看到一个蓝衣男子走进了弥月城的城门。”回想起当年往事,牧竣也是心有余悸,天知道他的这条命险些就交待在了那里,“属下虽不曾看到过他的相貌,但对他的气息却是记忆犹深,而且当时属下也对那人心生好奇,便也大着胆子的尾随那人准备踏入弥月城,结果刚刚踏进城门,那人就消失不见了,而且属下也遭受了非常诡异凶狠的攻击,几乎是九死一生逃离那个地方的。”

    弥月城。

    一座被诅咒过的空城?

    宓妃眨了眨眼,她还是第一次听到,可她的心却莫名的跳动得非常的厉害,不禁让她的脸色都变了变。

    虽然她变脸只是短短一瞬,却也没有逃过陌殇的眼睛,他道:“阿宓,怎么了?”

    “没没事。”咬了咬粉嫩的唇瓣,宓妃不想连这都瞒着陌殇,抿唇道:“熙然,那座弥月城我一定要亲自去看看。”

    不去,她是不会死心的。

    看着宓妃那坚定不移,且不容他人反驳的强势模样,牧竣到了嗓子眼的话又咽了回去,君王妃要做什么,还轮不到他来说话。

    “为何?”

    “如果我想找的人在这魑魅林中找不到,那么他肯定就在那弥月城之中了。”宓妃的眸底划过一道冷光,她的到来究竟是意外还是命中注定的宿命,她是一定要弄清楚的。

    还有那个几乎操控了她整个前世的男人,今生他休想再操控她,她哪怕就是死也不会让他如愿的。

    “正好,那座弥月城,我也想去看看。”

    “君主,君王妃,这……”这两位主子可真会折腾人,君王妃胡闹也就罢了,怎么君主还宠着?

    天知道自弥月城存在以来,但凡不怕死踏入弥月城的人,一千个人里面能活着走出来一个都是好的。

    那外围地域还好,虽说危险遇上高手还不至于会致命,但那踏进城门的人可真真是没有一个能活着走出来的。当初,他也不过是刚踏入城门就遭受了攻击,然后就果断的撤了出来。

    如若不是遇到赶来寻他的牧谦,怕是这世间早就没了他牧竣这个人,眼下他又该如何阻止君主跟君王妃?

    “本主想要寻求的真相,那像就在那里了。”

    “什么?”闻言,牧竣直接瞪大了双眼,满眼都是不可置信,一旁的宓妃亦是如此,“熙然,你确定?”

    “虽无十分把握,五六分还是有的。”没有人会比陌殇更惜命了,他比任何人都迫切的想要活着,因为只有活着他才有资格站在宓妃的身边,“本主拿什么开玩笑都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听了陌殇这句话,宓妃跟牧竣都沉默了。

    “咳咳…”宓妃轻咳两声打破压抑的气氛,她扭头看着牧竣,道:“你就是因为觉得那弥月城内无活人,所以看到南门长风,感觉他的气息才会那么惊疑?”

    “属下就怕自己会错认了那气息的主人,因此,才会又是纠结又是矛盾的犹疑不定,都不知要如何开口才好。”

    突然,陌殇拧眉问了一个非常跳跃性的问题,“弥月城距离血月司说的那片海域有多远?”

    蓦地,宓妃跟牧竣都是眼前一亮,顿时有种他们眼前的迷雾被拨开了似的感觉。

    “回君主的话,因地理位置的不同,弥月城从下往上的看,正好就位于那片海域东南方向的上空,不知道的人几乎就要以为弥月城是在天上的了。”一经陌殇的提醒,牧竣的语气也变得有些激动起来,咽了口口水他又道:“对于那片地域属下了解得不多,可是血月司是从那片海域上探路回来的,没有人比他更有发言权了,而且因为血月司走的是海路,他…他他应该算是打破弥月城靠海一面绝无活人的先例了。”

    如此一来,君主身上的那些秘密,怕当真与弥月城脱不了干系,而且跟那片神秘诡异的海域更是脱不了干系。

    皱着双眉,牧竣都不禁要想,难不成君主跟君王妃要寻求的真相跟要找到的人,竟然在同一个地方?

    “不出一柱香的功夫,咱们怕是就要迎接倾盆暴雨了,既然咱们已经盯上了南门长风那就没道理会再让他溜了,今个儿就先回去,不管下一步要做什么,眼下都要从长计议一番了。”

    宓妃怎么也没有想到,不过只是打算来这处山洞探探深浅,竟然会扯出弥月城,大致的目标算是确立清楚了。

    “走,先回去。”

    “是。”

    陌殇直接将宓妃揽抱在怀里,足尖轻轻点头整个人就拔地而起,那飘逸到极至的轻功真是让人想不眼红都不行,“眼下无法将血月司召来魑魅林,不过倒是可以派些人去弥月城范围外查探消息,我有预感到了那里,我就应该站在真相的大门外了。”

    “不管上天入地,我都陪着你。”

    ……

    回到山洞内的南门长风心里七上八下的,怎么都平静不下来,他在铺满绒毛地毯的地上走来走去,最后没忍住又跑到洞外仔仔细细的亲自探查了一遍,结果还是什么发现都没有。

    不但如此,他还被倾盆而来的暴雨淋了个正着,想想心里的火都是憋着没处发啊!

    回到洞内,雪迎伺候他梳洗了一遍,可这非但没有让他冷静下来,却越发让他焦躁不安,只觉胸口窝着一把火,烧得他难受得很。

    “该死的。”

    雪迎算是了解南门长风脾性的,是以听到他的低咒,乖乖的静站在一旁什么都没有说。

    “你们确定外面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吗?”

    “回少主的话,属下已经加强了洞外的守卫,确实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之处?”

    “该死的,那为何本少主总觉得咱们被盯上了呢?”这种看不见又摸不着的感觉,简直叫人抓狂不已。

    面对这样的问题,雪迎真觉不好回答,那张冷艳的脸上亦是眉头都快挤成一座座小山了,“少主,要不属下领人出去搜寻一下?”

    “算了。”南门长风也觉得自己太大惊小怪,在那地方他的修为兴许只能算是中上,可在这光武大陆能压他一头的却不足一手之数。

    他都已经亲自去监控过了,倘若真的有人,只怕也瞒不过他的眼睛,想想倒也放下心来,扭头又道:“弥月城可有最新的消息送来?”

    “回少主的话,这个属下要去问问。”

    “快去快回。”

    “是。”

    雪迎出去不足一盏茶的功夫,很快就又跑了回来,恭敬的将一张细小的纸条递给南门长风。

    不料看完纸条后的南门长风却是愤怒的砸了一张碧玉石桌,脸色更是风雨欲来阴沉得吓人,再配上外面雷声,雨声,风声,真真是骇人至极,雪迎承受不住那样的威压,立马就屈膝跪下了。

    “那群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混蛋,混蛋。”咬着牙,南门长风面目狰狞的将纸条化为灰烬,厉声道:“去将人都叫进来,本少主有事要吩咐。”

    “是。”

    等他回去,等他掌权,他要那群老东西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他这刚刚找到目标都尚未确认其身份,他们竟然就要他加快动作取其性命,就连多一点时间都不给他,简直欺人太甚。

    罢了,不管他是与不是,都是不能再活着了。

    ------题外话------

    从今天起恢复更新,之前抱歉了,原本以为外出这几天荨是可以坚持更新的,结果外带的平板没有无线就压根用不起,以至于前两天用手机手写码字还能坚持,后面就完全不行了,荨是看到手机就要吐了。

    今天刚回家,带给大家的不便,还请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34初见端倪疑点重重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