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35 初见端倪疑点重重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南门长风这边发生的事情,已经赶在暴雨来临前回了鬼域殿营地的陌殇宓妃自是不知晓的,他们只庆幸自己决定做得早,要是再迟那么一时半会儿的,指不定就全成落汤鸡了。

    踏入魑魅林的第一晚,原本就是一不眠之夜,各方势力不说打探其他势力的动静,单单就是要明哲保身护住自己都要费上一番功夫,倒也真没功夫去找别人的麻烦。

    饶是如此,各种传递讯息用的飞鸟也是在魑魅林内外飞来飞去,那叫忙得一个不亦乐乎。

    却不料后半夜里突然就变了天,那是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就差没把各个势力驻扎的营帐给掀了。若说上半夜他们还有心思去谋划算计什么,但下半夜里该有的不该有的心思都歇下了,倒是一门心思盼着风能刮得小点儿,那雨也能下得小点儿,要不他们还不得全都暴露在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之中?

    也正是源于这突如其来的一场暴雨,竟是无意中让山洞外的所有势力都安份了下来,彻底歇了那些算计,伴着雷声,风声,雨声,舒舒服服的睡了一个安稳觉。

    “母亲,您醒了吗?”

    “兰儿进来吧!”

    不管别人是怎么看的,伏露笛这个飞鱼坞的当家人是心知肚明的,如果不是一路跟随在鬼域殿后面,只怕她们会晚上一天才能到达魑魅林的。

    没有进来之前她还没觉得有什么,自打踏入魑魅林之后,趁着手下人扎营安寨的功夫,她四下走了走,看了看,原本那颗信心满满的心也是狠狠的沉了沉。

    但愿这次参加进阶排名赛能够顺利一些,她的野心没有很大很大,只要能保证飞鱼坞能持续上升,排名与地位不要后退便好,至于其他的,伏露笛倒是真没想太多,毕竟飞鱼坞的整体实力摆在那里,她不指望能一口吃成大胖子,那样搞不好还会毁了飞鱼坞的根本,伤了飞鱼坞的元气。

    “母亲昨晚睡得可好?”伏碧兰梳着堕马髻,发间是一整套的碧玉镶金玉石头面,一袭粉蓝色的立领束腰长裙衬得她身材高挑,身姿窈窕,真真是面若桃花。

    看到宝贝女儿那白里透红的好气色,伏露笛冲她招了招手,难得语气温和慈爱的道:“看来兰儿是真的睡得很香。”

    保养得宜,白嫩如葱的手指将散落在伏碧兰颊边的一缕头发拨到她的耳后,伏露笛的眼里满满的都是笑意,“你这丫头年纪也不小了,以后可不兴这么的没心没肺了。”

    大女儿伏碧香跟小女儿伏碧兰都是她嫡出的女儿,好在她们姐妹两人是同一个父亲,而且自小感情就非常的要好,伏碧香也是真的疼爱这个妹妹,从未有过什么算计,否则伏碧兰也不是个傻的,如何还能那般的信任依赖于她?

    两个她最重视的女儿相亲相爱,作为母亲的伏露笛自然是开心的,也正是因为她们都将伏碧兰保护得太好了,以至于这个丫头虽然有些小聪明,但终究是撑不住大场面的,也无怪乎她要对她耳提面命一些。

    “兰儿可是起了个大清早专门来看母亲的,母亲不用一见到兰儿就对兰儿说教吧!”伏碧兰嘴角含笑,眸光清明,抱着伏露笛的胳膊孩子气的吐了吐舌头,稚气的道:“兰儿就是这样幸福的孩子啊,不但有母亲疼着,兰儿还有姐姐护着呢?”

    她虽有着飞鱼坞伏氏一族这样的家族背景,自幼所学跟接触的也无非就是一些上位者的权术之类的,但她想要的不多,也足够的简单,她不去争不去抢却不代表她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有些人有些事有些东西是真的不能单单只看表面的。

    “兰儿是个聪明的孩子,母亲相信你懂的。”

    “难道母亲要不管兰儿了吗?”眸底掠过一抹不安,伏碧兰很快就掩盖了过去,她就那么执拗的看着伏露笛,如同一个孩子。

    伏露笛看着蹲在她身边的女儿,不由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头,那说话的声音明明近在耳边却好似远在天涯,给人一种极不真实的感觉,“母亲不会不要兰儿的,但兰儿也该学着长大了。”

    人生在世,谁能一口否认自己不喜欢高高在上,动动手动动嘴就能主宰一个人或是很多人生死的权利呢?伏露笛不否认她是一个喜欢权利的女人,不然她也不会坐上飞鱼坞当家的位置,更不会为了要得到这个位置而手染数个亲姐妹的鲜血。

    她享受权利在手的感觉,可她却不是一个非得霸着权利至死都不松手的女人,因此,在她掌管飞鱼坞的期间,心境得到突破改变之后,方才有了飞鱼坞现在的内部安稳。

    毕竟,不管是十大势力也好,还是那些排得上名的二三流势力也罢,当这些势力内部当家人的子嗣都在明争暗斗夺取继承权的时候,她的飞鱼坞可没有发生类似的事情。

    哪怕她尚未宣布飞鱼坞的下一任继承人是谁,她手下那些人就已经心中有数了,如此倒也省了她的口舌以及不必要的争斗。毕竟,她对嫡出长女的培养已经那么明显,而伏碧香也没有让她这个做母亲的失望,多年历练下来她在飞鱼坞的威望很高,各个方面的综合实力都让她极为满意。

    “谢母亲教诲。”听了伏露笛这几句很容易让人想歪的话,伏碧兰的心里就‘咯噔’一下,实在有些琢磨不透和拿捏不稳她这个母亲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了,难道她是在试探她?

    伏碧兰一直都知道她的母亲很重视她的姐姐,而且若无意外,她的嫡姐伏碧香将是最合适的继承人,她不曾想要跟嫡姐争的。

    若是嫡姐待她从未真心,处处想着要算计她还好,那她必定不会坐以待毙,哪怕几率甚小也要争上一争,可她的嫡姐待她极好,甚至好几次都全些为她送了性命,遂,她伏碧兰也不是白眼狼,断然做不出背后捅人刀子的事情。

    母亲今日对她说的话,莫名的就是让她心有不安,这回起话来都让她不自在。

    “兰儿会听母亲的话,学着保护自己不给姐姐拖后腿,也学着慢慢的成长起来,然后帮着姐姐守护好我们飞鱼坞,争取让飞鱼坞更上一个台阶,如此也不枉……”

    “母亲,香儿有事要禀告您。”伏碧香人未至声先到,待她掀开帐帘正准备要迈进去的时候,看到妹妹伏碧兰抱着母亲的胳膊在说什么,她微怔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很是自然,道:“原来兰儿在母亲这里,害我还担心她是不是跑出营地了。”

    伏碧兰的话被打断,她也乐得不在继续那个话题,从善如流的接过伏碧香的话,孩子气的撇嘴道:“母亲你瞧,在姐姐眼里兰儿就是只野猴子。”

    换了在其他地方,兴许正如伏碧香所说,她要没呆在自己的屋子里,十有*就是跑出去野了,可这魑魅林诡异又阴森得很,她还是很看重自己小命的,哪能独自去冒险。

    更何况,夜里又是刮风,又是打雷,又是下暴雨的,山林子里面的路都是泥巴路,可比不得那些铺得干净整洁的青石板路,没被雨水泡过的泥路还好,脚踩过后至少不会黏上稀泥,可被泡发过的泥路,一旦从上面走过,特么伏碧兰都不想要自己那双鞋了。

    “昨夜辛苦香儿了,坐下吧。”

    “一切都是母亲安排好的,香儿只是按照母亲的指示行事,又何来的辛苦一说。”哪怕是在自己的亲生母亲面前,伏碧香也是戴着面具生活的,她不会去揣测伏露笛的心思,而她自己的心思藏得严严实实的,能够流露于外的无非都是表面的东西。

    至于那个与她同父的嫡亲妹妹,伏碧香表示她是真的疼她,亦从未曾算计过她。

    并非是伏碧香对伏碧兰有绝对的信心,而是她相信自己眼光的同时,牢牢抓住了伏碧兰的性子。伏碧香知道,只要她不算计伏碧兰,那么伏碧兰就永远都不会背叛她,非但如此伏碧兰还会死心塌地的助她一臂之力。

    “有你们姐妹陪在母亲身边,母亲既安心又高兴,行啦,香儿先坐下,然后有什么事说给母亲听。”进入魑魅林后,伏露笛的确是有心还想跟在距离鬼域殿不远的地方,但她也知道如果她真带着人跟了,只怕不等走出魑魅林,整个飞鱼坞就得交待在这里。

    思来想去,左右权衡后,伏露笛咬着牙选了一条跟鬼域殿完全相反的路,费了一番波折方才找了这块可攻可守的地方扎营,为确保安全她这个家主可是丝毫都不敢大意,前前后后倒也发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指令,好在没有闹出什么乱子。

    纵观现目前的局势,飞鱼坞可以更进一步的几率根本不大,而且那几分的几率还必须是在走出魑魅林这个地方之后,因此,伏露笛不敢托大,也不敢不小心。

    虽说她避开了鬼域殿,选择了跟他们完全相反的方向,但她也没有走太远,只是就近挑选了这个地方,提前防着的就是一旦发生意外,她还可以派人去向鬼域殿求救。

    自打鬼域殿在光武大陆横空出世,飞鱼坞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从头到尾都没有跟鬼域殿发生过冲突的势力,想来若有意外发生,她们上门救助,赤焰神君也不会袖手旁观。

    至于需要付出何种代价,伏露笛也是想了很多的,可饶是如此,她也不得不提前做出这样的打算,往后的路谁能预料得到呢?

    没有是最好,若有,损失一部分东西或是权利,至少还能保存实力与根本,更何况伏露笛可不认为堂堂鬼域殿会看得上飞鱼坞。

    真要看得上的话,如何能允许飞鱼坞这些年的壮大,早该就向她们动了手才是。

    “姐姐以后可不许埋汰我了,说得我跟小孩儿似的,我可是早就成年了。”皱了皱鼻子,伏碧兰适时表现出她的不满之情,别说那傲娇的小模样真真是演泽得入目三分。

    “是是是,是姐姐错了还不成。”抿唇一笑,伏碧香自是连连承认自己的错误。

    “呵呵…还是姐姐疼我。”

    “你个小没良心的,难道母亲就不疼你了?”

    “疼,母亲跟姐姐都疼我,其实兰儿这么早来找母亲,就是想要问问母亲咱们今日还拔营行走吗?”到底伏碧兰不是个粗神经的姑娘,对于伏露笛之前话里的影射,她还是留着心眼的。

    “怎么,雨还未停?”

    摇了摇头,伏碧兰接话道:“这倒不是,昨夜那狂风刮得虽大,暴雨也骇人,但好在天亮时分都停了,就是雨后的路不太好走,到处都是泥泞,真是让人心情不好。”撇了撇嘴,伏碧兰可一点儿都不想在这样的路况下赶路,虽说越快走出魑魅林就意味着她们越安全。

    昨个儿扎营安顿下来,用过晚饭后她们都忙碌了起来,尤其是她跟姐姐伏碧香,真有一种恨不得自己是三头六臂的感觉,直到电闪雷鸣,下起倾盆大雨之后,整个飞鱼坞反倒安静了下来。在确定狂风刮不倒帐篷,暴雨也冲不走帐篷之后,安排好守卫,其余人难得睡了一个安稳觉。

    在这样恶劣的天气情况下,别说是其他势力派出来的探子了,哪怕就是林中凶猛的野兽,估计都会窝在自己的洞里,断然不会出来溜达,故,这一夜算是各个势力进入魑魅林中最为安全平静的一个夜晚。

    至此之后,便是夜夜都惊魂,各方皆有所损失。

    “母亲昨夜睡得太沉,倒是难为香儿了。”

    “母亲交待的事情,香儿自当竭尽全力办妥当了。”莫不当真是自己太敏感了,伏碧香怎么觉得她的母亲睡了一夜起来,说不出有哪里不对劲起来。

    心下虽有此疑问,面上却是分毫不显,再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伏碧兰,见她似是也有所疑问,于是伏碧香心里就有了主意,只待一会儿她再问问自家这个妹妹即可。

    “若照兰儿所说,林中山路如此湿滑,而且谁也无法预料被暴雨冲击过的山石会不会突然垮塌,因此,母亲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究竟是拔营离开还是再停留观看一天。”

    “女儿在来见母亲前到周围查看了一番,若非昨个儿咱们选择扎营的这座山峰地势较高,三面都利于排水,只怕就要落得跟风雷庄一样的下场了。”暴雨降临之后,伏露笛眼见什么事情都做不成,于是就将安全和防御问题都交给了伏碧香来负责,安排妥当一切之后,还不等伏碧香回营帐休息片刻,风雷庄的人就冒雨前来求助了。

    “原昨夜女儿是想禀报母亲的,可想到母亲已然安睡,所以就擅自将咱们多出来的帐篷借用给了风雷庄的人,而后还将咱们发现的那处可避雨的山崖也指给了他们,还请母亲责罚。”

    风雷庄是一个三流势力,平时纵有所接触却也是不多,伏露笛听了没有立马就开口,只是冷声道:“他们付出了什么?”

    “回母亲的话,风雷庄给的报酬是临近咱们飞鱼坞的一座城镇。”无非就是一些备用的帐篷罢了,换来一座小城镇,算起来还是她们赚了,“当然,风雷庄的人还提出想要跟我们一同上路的要求,这个女儿不敢擅自做主,还请母亲定夺。”

    “那公孙赞倒是舍得。”

    “母亲,风雷庄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伏露笛拍了拍伏碧兰的手背,冷笑一声,道:“甭管他们是否有阴谋,既然是对方主动送上门的,咱们又有何惧之。”

    风雷庄在打什么主意伏露笛暂时没有兴趣知道,他们这两大势力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相争的无非就是靠前的名次罢了。可风雷庄到底不是鬼域殿,怕只怕也没有赤焰神君那样的魄力,可以直接就杀入前十。

    因此,与其说是要求倒不如说是提议与她们一同上路,说得好听一点儿是可以一路上相互扶持,说得难听一点,无非就是在危险来临的紧要关头,看谁能把谁推出去挡灾避祸了。

    “母亲说得对,区区三流势力的风雷庄,人家都敢这么算计咱们,没道理我们尝尝飞鱼坞要退让的。”咬着牙,握着拳头,伏碧兰是一点儿都没有将风雷庄放在眼里。

    要说那些三流势力里面,真正有哪个势力值得飞鱼坞重视的话,唯有那极其精通阵法之术的玄阳岛了。

    阵法之术的苦头,伏碧兰可是有着切身体验的,单单只是回想一下下,她都不免汗毛倒竖。

    “母亲,我也是这个意思。”

    “一会儿用过早饭,香儿你亲自走一趟,去请公孙庄主过来,就说母亲有事与他相商。”

    “是,母亲。”

    “另外,咱们先静观其变,看看其他的势力是动还是不动,尤其注意鬼域殿的动静,但切记友好一点,不要被当成敌人了。”

    “香儿省得,请母亲放心。”

    飞鱼坞在十大势力中或许不出彩,可飞鱼坞胜就胜在情报系统非常的强大,别看这是在魑魅林中,各个势力都分散在各个地方,可哪个势力占据着哪里,愣是没有逃过飞鱼坞眼线的。

    如若不然,伏露笛也不会有那么足的底气,说出那样的一番话。

    “母亲,兰儿还闲着呢,您也安排点儿事情给兰儿做呗。”

    “鬼域殿可不是好闯的,就凭你那点儿修为,怕只怕还没有靠近就暴露了,兰儿你可不能胡闹。”

    小心思一下子就被伏露笛戳破,伏碧兰撇了撇嘴,却不得不承认她家娘亲真了解她,“母亲可真会打击兰儿的自信心。”

    伏露笛嘴角一抽,没等她开口就只听伏碧香板着脸道:“不知是谁在西大街被赤焰神君吓得险些昏倒,只嘟囔他危险的。”

    当初发生在西大街的事情,伏碧香两姐妹一五一十都告诉过伏露笛,是以后者才没有心生疑窦,“兰儿就跟在我的身边,哪里都不许去。”

    “母亲,姐姐,兰儿当时说的话可不是忽悠你们的,那个赤焰神君跟他的君王妃的确很危险。”不提没感觉,一提伏碧兰就瑟缩了一下,她都不禁要为自己鼓掌了,居然还不怕死的想要往那两人身边凑?

    “母亲你怎么看?”

    “行啦,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至于赤焰神君跟他的君王妃,暂时不是我们能招惹的,以免为飞鱼坞招致大祸。”

    “女儿牢记母亲教诲。”

    伏露笛摆了摆手,拧眉沉声道:“去吧。”

    对于事先没有任何的征兆,突然就横空冒出来的鬼域殿,还有那一殿之主赤焰神君,别说她伏露笛是满心的好奇,就说其他势力的当家人哪个不好奇,但无论他们花费多少心思,费尽多少手段,对于赤焰神君的来处就是查找不到丝毫的线索,他就好像是凭空冒出来的。

    那样一个仅凭一己之力就可以力压群雄的男人,饶是真正见过他的人少之又少,又有谁胆敢小瞧于他?

    他若不危险,谁才危险?

    能够站在他身边,被他那样看重的女人,又岂能是个简单的?

    她的小女儿伏露笛对于危险天生就有非常敏锐的感知力,她能在初遇陌殇和宓妃的时候就颤抖着说出他们很危险的话来,足以说明那两个人的强大与恐怖。

    若能与之为友,那就切莫为敌,否则岂不要后悔终生?

    ……。

    雨后的空气异常的清新,一呼一吸之间那空气都带着清新的泥土的味道,真真是一份美好的体验。

    营帐外,宓妃看着初升的太阳,还有那从树梢之上不时滴落的雨滴,嘴角勾起浅浅的笑痕。

    “阿宓。”

    “来了。”再一次伸了一个懒腰,宓妃转身如一阵清风吹进了帐内,“过来用早点。”

    乖巧的任由陌殇牵起她的手坐到他的身旁,宓妃眨着水灵的大眼睛,嘻笑道:“熙然这么高兴,可是收到新的消息了?”

    “哪有那么快?”昨个儿回来之后,宓妃倒是没有参与到陌殇跟牧竣牧谦等人的大讨论中,她是自己回了营帐就开始睡,然后睡到一刻钟之前才起床。

    虽然陌殇没有开口,不过宓妃已是心中有数,在没有收到血月司回寄到这里的新资料之前,他们是不会离开这个地方的。

    而趁此机会,陌殇的打算则是带她到四处转一转,看看有没有她要找的那些图文印记。

    “那咱们得在这里呆几天。”

    “嗯,不会太久的。”

    宓妃点了点头没再开口,弥月城不管是对陌殇,还是对她,都非常重要,似乎冥冥之中,自有缘法在牵引着她与陌殇靠近彼此。

    ------题外话------

    文中提到的几个势力后面还有用,所以跟他们有关的都不是白写的,么么哒妞儿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35初见端倪疑点重重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