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37 初见端倪疑点重重5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暴露了?

    怎么可能会暴露?

    有那么一瞬间,满脸疲惫之色的南门长风都不禁觉得自己产生幻听了。

    为了尽早回到属于他的那片天地去,这么多年来他不可谓不隐忍,表面看似风光,实际上吃的苦头又岂是三言两语能够道得尽的。

    如果不是他有着那诸多的按捺隐忍,又有诸多的手段和深思熟虑的算计以保全自身,又焉能有那个能力跟把握杜绝那些见不得他好一点人的各种谋算。

    可饶是如此,他的处境也没有见得有多好,不然岂会一直被困在魑魅林,这个小小的山洞里面?

    以前没有人作比较的时候,南门长风还没有觉得有什么,可自打陌殇一手打造的鬼域殿横空出世,他就只差没把一口银牙给咬碎了。

    因此,他恨,他怨,他恼,他也怒。

    但这又怎么样呢?

    除了能把自己气个半死之外,什么效果都没有,尤其他在这里又恼又怒,又憋屈得要死要死的,可那个被他记恨的人却是什么都不知道。

    一切的一切,他所有的隐忍,目的从始致终都只有一个,南门长风也正是因为始终都坚持着一步一步要朝那个最终目标靠拢,故,他才会一直遵守那个誓言,并且死死的守着那条规矩,不敢越雷池一步。

    否则,他岂会一直都屈居在小小魑魅林这片天地中,早就应该走了出去成就了他的另一番事业。

    可是他没有离开,哪怕心中再如何的不甘不怨不愤,他都牢牢的守着这处山洞,仅在特定的时候走出魑魅林,遂,他南门长风的大名才没有响彻整个光武大陆。

    “你说什么,再给本少主说一遍?”

    听着南门长风那似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话,雪迎面色惨白不说,就是身体都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她哆嗦着回话道:“回…回回少主的话,属下刚才说的是咱们可能暴露了。”

    话落,南门长风锐利的目光就犹如锋利的毒箭般直射在雪迎的身上,让她整个人都暴露在南门长风的视线里,身体不由抖得更厉害了。

    好,好可怕,如果不是自小就接受那些惨无人道的训练,对上南门长风的目光,她吓都要被吓死。

    她甚至都不记得,有多久不曾看到这般喜怒外露的少主了。

    “可能?”

    抹了把额上的冷汗,雪迎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甭管少主平日里有多看重她,又给了她多少的体面,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狠起来的少主到底是有多恨。

    在她之前,少主身边其实是另外一个女暗卫在伺候着的,可就因少主发了一次怒,她的命也就交待去了。

    雪迎很怕自己就是那个即将豁出性命去的人,“属下该死,请少主责罚。”

    “责罚?你何错之有,本少主又因何要罚你?”

    “属下……”

    “够了,你就给本少主好好的解释一下什么叫做可有暴露了。”话锋一转,南门长风又道:“本少主很好奇什么叫可能,什么又叫能,你若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那就自己看着办吧!”

    深吸了一口气,雪迎冷汗涔涔,嘴角也抿得紧紧的,她卑微的跪在地上,头也垂得低低的,低声道:“回回少主的话,属下可以确定是暴露了,现在不说魑魅林中的各个势力在打探跟少主有关的消息,就是大陆上其他的势力也在打探少主的消息。”

    好死不如赖活着,心中有了要活下去的执念,紧张又惊恐的雪迎就冷静了下来,脑子也是飞快的转动着,对于南门长风的话她也没有正面回应,在,而是选了一个角来回话。

    果然,在她话音落下之后,南门长风脸上的怒气就消了几分,没有那么阴厉了,让得雪迎松了一口大气。

    她,算是赌对了。

    “可知消息是怎么泄露出去的?”

    “回少主的话,还在查,暂时没有新的消息传回来。”

    “你是从哪里收回来的消息?”

    “回少主的话,昨夜暴雨过后,属下想着不知那些势力有何动作,所以就主动外出去打探了一番,顺便查看一下山洞外围的情况。”

    “哦,那你跟本少主说说都打探出什么来了?”有关于魑魅林的传说由来已久,是早在光武大陆存在之初就存在的,生活在这片大陆上的人也不会擅闯魑魅林。

    而在他到来之后,南门长风就将秘密据点建在了这里,也正如他前期预料的这样,完全没有人会把主意打到他的头上,并且当他的势力渗透到这片大陆各个地方的时候,更是没有引起各方势力的注意。

    否则,以他当时的实力跟他所要承受的限制,只怕他是怎么都无法像现在这样的安稳和自在。

    “是。”点了点头,雪迎定了定神,然后接着开口就道:“跟少主有关的消息,属下是真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的,等属下查清楚之后肯定第一时间禀告给少主知道。属下早上出去后,所打探回来的消息都记录在这个上面,请少主过目。”

    接过雪迎双手奉上的册子,南门长风眸光微闪,不等他开口,只听雪迎又道:“少主,昨夜的暴雨下得太大,林中有不少地方的路都蹋了,而且泥泞得很,有几个势力并没有拔营离开,反而是沉默在静静观望。”

    这魑魅林中原就危险重重,若再加上他的暗中操控,想要活着走出这里是真的非常艰难,那些不急着离开的倒是聪明。

    至于那些一门心思想要抓紧时间走出魑魅林的人,南门长风表示他一定会好好招待他们的。

    无法在那个地方成为操控这里的王,南门长风就立志要成为魑魅林的王,遂,在他看来经过这几年的经营后,他已然就是魑魅林当之无愧的王了。

    “分别都有哪些个?”

    “回少主的话,属下都有做标记的。”

    “你倒是心细。”

    “为少主效力,属下自当全力以付,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嗯,鬼域殿有什么动静?”一鼓作气走的跟静观其变等的两路人,雪迎都用红色跟蓝色两种颜色的笔勾画了出来,一眼就可以看得分明。

    对这些势力,南门长风兴趣不大,他感兴趣的从头到尾就只有鬼域殿罢了。

    以前他的目光全都放在赤焰神君陌殇的身上,他想要看看那个被誉为光武大陆第一人的男人,到底有什么值得世人推崇的,他更想看看那个男人胜他胜在哪里。

    尤其在陌殇有十之七八的可能就是他要找的那个人的情况之下,南门长风就是想要关注陌殇都难。

    一旦确定陌殇的身份,那么陌殇就是他的死敌,他与他是要不死不休的。

    眼下,南门长风除了非常关心陌殇是不是他要找的人以外,他对宓妃也是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当然,只看过宓妃画像的他,虽然他也惊叹于宓妃的美貌,从而对宓妃也心生涟漪,有了些想法,但他到底没有见过真正的宓妃,因此,那种想要得以的想法不是很强烈。

    然,饶是如此,单凭他有觊觎宓妃的这个念头,也是万万不能被原谅的。

    “回少主的话,鬼域殿什么动作都没有。”

    “什么动作都没有?”南门长风闻言眉头拧了拧,又道:“他们就没有一个人离开营帐吗?”。

    “没有。”

    赤焰神君,你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世人只知鬼域殿有赤焰神君,却是不知赤焰神君姓什么叫什么。

    “本少主现在有两件事情要吩咐你去做。”

    “请少主吩咐,属下定当竭尽全力完成少主的指令。”

    “第一,查清楚跟本少主有关的那些消息都是从哪里流传出来的。第二,加派人手盯紧鬼域殿,他们的一举一动本少主都要第一时间知道。”

    不管雪迎将会打探什么消息传回来,南门长风都打算将计划提前了。

    “是,属下谨记少主之命。”

    “解思甜那个女人失踪了,而本少主派出去的人却一个都没有活着回来,想来她定是被人救了。”南门长风冷笑一声,厉声道:“有那个能力在本少主插手的情况下救走她的人,除了鬼域殿以外就是镜月宗之类的势力了。”

    “少主,属下认为解思甜不可能是镜月宗或是其他势力救走的。”

    “哦?”

    小心翼翼的看了南门长风一眼,见他不有生气,就道:“属下以为,解思甜十之**已经落入鬼域殿之手了,而且属下还认为少主的消息是鬼域殿那赤焰神君泄露出去的。”

    “有何根据?”

    “直觉。”雪迎倒也没觉不好意思,直接就把自己心里想的给说了出来。

    南门长风没说话,脑海里却不由自主回想起昨夜他回来的时候,在洞外感觉到的那股陌生气息,难道来人真是赤焰神君?

    当时他就觉得似是有人在暗处看着他,可当他用自己的神识去搜索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现,害他真以为是自己感觉有误。

    现在看来,怕是当时他已经被盯上了,而且还被对方找到他的老巢来了,当真可恨。

    “传本少主的令,加派人手守卫山洞内外的安全,只怕不出一个时辰,很多人就会找到这里来了。”

    “是。”

    “行了,下去吧。”

    雪迎转身走出去后,拍着胸口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真庆幸她的脑袋还留在她的脖子上。

    按照南门长风的吩咐,雪迎面无表情的下达了一连串的指令,而那本该呆在山洞中的南门长风,则是换了一身黑色的衣服,犹如鬼魅般失去了踪影。

    ――

    “咦,发生什么事情竟让熙然这么开心?”

    陌殇笑而不语,只是笑着走到宓妃的身边吻了吻她的额头,不用眼睛看都知道他的心情很好。

    “莫不是熙然让南门长风吃了大亏么?”

    “算是一个闷亏了吧。”

    “怎么的?”

    陌殇倒也不藏着掖着,沉声说道:“我将南门长风和他呆的那处山洞的位置传了出去,而且还透露了一些跟他有关的消息出去,我想他那里现在应该很热闹。”

    “你可够狠的。”宓妃眨了眨眼,想到她跟陌殇接下来要去做的事情,有南门长风挡在前面吸引各方注意力,不得不说对他们而言是太完美了。

    “能替我们挡在前面吸引注意力是他的荣幸。”

    “嗯,的确是这么回事。”

    “那阿宓做好准备了吗?”。

    “唔,随时都可以出发的,我都没问题。”

    “那好,阿宓去换身轻便些的衣服,咱们这就出发。”

    “好。”宓妃重重的点了点头,欢快的就跑开了。

    虽说陌殇对魑魅林也不是百分之百的熟悉,可比起她来是强很多的,有些她不知道的地方,显然有陌殇跟着要妥当方便许多,至少她可以少走很多的冤枉路。

    “南门长风,你我之争就此展开,端看谁笑到最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37初见端倪疑点重重5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