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38 初见端倪疑点重重6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许是被陌殇给念叨了,神神秘秘避开所有人离开山洞不知要去往何处的南门长风狠狠的打了两个喷嚏,好看的眉头死死的拧了个结,略带愤恨的低咒道:“该死的,别让本少主知道是谁在背地里算计本少主。”

    虽说南门长风嘴上说得厉害,脑海里也急掠过那么几个人,可他脚上的动作却是不慢,‘嗖嗖嗖’的飞快在半空中急掠而过,只留下一道道模糊不可见的残影,给人一种阴森冰冷之气。

    待他见过那人,见过那件东西,一旦确定下鬼域殿赤焰神君的身份,那么他与他之间就不存在朋友关系,而将是不死不休的敌人。

    他跟陌殇,是敌非友,彼此只能活一个,另外一个非死不可。

    “赤焰神君,饶是本少主尚未跟你正面对上,可凭着本少主的直觉,你,应该就是本少主等待多年的那个人了。”心里这么想着,嘴上也这么低喃着,南门长风无所畏惧,甚至于他的心里还燃烧起了熊熊烈火,那是自他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兴奋之感,整个人都不禁激动得要颤抖了。

    撇开那片地域不谈,这光武大陆之上,如若有人能够引起他的重视,甚至是让他心生忌惮,那个人理当就是如赤焰神君那样的人物,其他的还没有那样的资格让他高看一眼。

    “你可千万别让本少主失望,呵呵…”道不出南门长风怀着的是怎样一种情绪,反正他最后发出的笑声,特么就是阴森森的,似是冒着骇人的寒气,惊飞了林中许多的飞鸟。

    一时之间,魑魅林中回荡的都是鸟儿的惊叫声,以及它们疯了似的拍打翅膀的声音。

    这边安排好牧竣等人各种任务的陌殇,极其悠闲的独自带着宓妃离开了驻扎的营地,倒是全然不知在他们‘惦记’南门长风的时候,后者也在‘惦记’着他们。

    双方都已经是心中有数,就差没有捅破最后那一层窗户纸了。

    “熙然怎么了?”突然听到一个响亮的喷嚏声,宓妃扭头回看了陌殇一眼,身姿轻盈的飘落在一颗参天大树分枝上,软糯甜腻的嗓音响起,就如丝丝清风吹进了陌殇的心田里。

    黑着脸撇了撇嘴,陌殇摸了摸挺立的鼻子,沉声道:“没事儿,估计是有人在背后惦记我呢?”

    尤其是‘惦记’两个被刻意咬重的字,不难品出某人心情正不爽呢?

    这都不需要动脑子,单用脚趾头也知道是谁会在这个时候特别的惦记他,不过陌殇倒也真不恼南门长风惦记他,毕竟他也在惦记他,还是那种巴不得将他给惦记下地狱的那种惦记。

    当然,在他送他下地狱之前,陌殇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挖干净南门长风所知道的所有秘密。

    综合他这些日子收集来的所有情报消息,在陌殇看来他要寻求的那个真相,南门长风此人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就类似于一把开启真相的第一重钥匙一样,没有他的存在,陌殇就永远无法触及到那一层。

    虽然掌握住南门长风这个人,不一定就能帮助陌殇解开他心中所有的困惑,但至少不会让他如同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就将有一个明确的目标。

    “不怪他要惦记你的。”倘若换成是她被陌殇几个动作就推入现在这样的局面,宓妃相当肯定她也会非常惦记他的。

    “阿宓这可是胳膊肘往外拐呢?阿宓就不怕我生气?”

    宓妃不客气的翻了个大白眼,又伸出一根白嫩纤细的手指头戳了戳陌殇的胸口,嘻笑道:“你丫的要敢这么算计我,特么我肯定惦记你,而且还是惦记你怎么不去死。”

    眼见陌殇俊脸一黑,嘴角直抽,宓妃又笑嘻嘻的转了话锋,道:“不过熙然算计的对象不是我,当然就要该怎么狠就怎么狠,要不怎么对得起咱们出一次手呢。”

    “你呀!”

    “呵呵…”清灵悦耳的欢笑声响起,灿若骄阳,艳若桃李,真真是连天地都要为之骤然失色。

    “我的脸上有脏东西,要不宝贝儿怎么这么看我?”陌殇摸了摸自己的脸,那波光潋滟的凤眸直勾勾的望着宓妃,别提有多么的魅惑人心了,那般模样让得宓妃险些都要对他伸出魔爪了。

    咳咳,什么叫男色惑人,这就叫。

    太特么惹人犯罪了有没有?

    “果然还是我生得最好看,要不阿宓怎能看得痴了呢?”眨了眨眼,陌殇说得那叫一个一本正经。

    话到喉咙口的宓妃听到陌殇这话,直接就翻了个白眼,额上黑线直落,嘴角也是抽了抽,没好气的道:“你丫的还能再自恋一点吗?”

    “宝贝儿不觉得我说的是大实话。”

    宓妃:“……”

    “宝贝儿难道真不觉得我长得很好看,我长得最好看?”

    “闭嘴。”

    “宝贝儿这是说不过我,然后恼羞成怒了吗?”

    一瞬间,宓妃紧盯着陌殇,心中成千上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心说:你他丫的歪楼本事不错,差点儿就把她也给带沟里去了。

    “别想转移话题,我可不是来跟你胡扯的。”

    陌殇无力抚额,他可不会承认是他在把宓妃往沟里带,揉了揉她的发顶,嗓音温软的道:“可不是我主动提起那人的。”

    “是是是,就是我主动提起那人的。”宓妃深吸一口气,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旋即又冷着声道:“南门长风那人可不简单,熙然别小瞧了他,要不可得小心得不偿失。”

    “阿宓还不了解我的性子么。”他虽出生贵族,自出娘胎便高高在上,可他从来都不会小看自己的任何一个对手,否则他不可能将璃城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让那些打璃城主意的人都不敢轻意犯到他的手上。

    毕竟,当初楚宣王失踪的时候,陌殇不过才十岁稚龄,多少人对他虎视眈眈,结果又如何?

    陌殇愣就是一肩抗起了楚宣王府,牢牢掌控了璃城,奠定了自己无人可以取代的绝对地位。

    “咱们时间有限,熙然准备领着我从哪里开始搜寻?”

    “从西面开始吧。”

    “行,我听你的。”

    “嗯。”

    “对了,你那位血月司大概多久可以给你回信?”

    “最多三天左右。”

    “三天?”宓妃抿了抿唇,拧眉道:“那咱们还赶得及到达竹坦崇吗?时间会不会太紧迫?”

    “阿宓只管放心,一切都有我在。”

    “好吧,熙然心中有数就好。”

    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陌殇倒也不多言,只爱怜的吻了吻她的额头,半抱着她飞快的穿梭在树林间,那交叠的两个身子就仿佛是划过林间的流星,不过眨眼的功夫就消失无踪。

    “按照我们两人的速度,不说仔仔细细,但求一个大致搜寻一遍,该记下的路都清楚分明了,阿宓觉得等我们要离开的时候,还需要花更多的精力吗?”

    “呃…”

    “魑魅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光凭咱们两个人找起来会很困难……”

    不等陌殇把话说完,宓妃就接口道:“所以熙然早就打好主意,准备在明天之后,安排牧竣他们一起出来找。”

    “知我者,阿宓也。”

    “难道熙然就对这魑魅林中其他的势力那么有信心,咱们就一点都不需要防备吗?”只要一想到绝地山庄,镜月宗和金陵宫联合起来算计他们,宓妃就恼得牙根直痒痒。

    许是宓妃脸上的表情太生动,以至于陌殇都不用去猜,只看着她那双似是会说话的眼睛,对于她的内心活动,陌殇就全都明白了。

    是以,他就越发觉得她可爱,简直就是让他爱罢不能。

    “如果是二十年前的绝地山庄,镜月宗这样的势力,我尚不能拿捏他们,行事倒也不敢太过张狂放肆,但近十多年的这些势力,不是我看不起他们,而是他们自己都快要将自己给作死了。”

    宓妃眨巴着水灵的大眼睛,因她不太了解这片大陆各大势力间的隐秘,故,对于他们间的纷争,亦是没有话语权的。

    可陌殇跟她不一样,即便他对自己在光武大陆的记忆不是很清晰,但该知道他都知道。

    “表面上单独看这些势力,一个比一个横,可真要论起他们的真实战斗力,拿得出手的不过七成而已,自鬼域殿成立的第三年开始,论战斗力又岂会屈居第三。”

    鬼域殿是十年前出现在光武大陆的,可鬼域殿在七年前就已经有了问鼎十大势力第一第二的实力,又经过这些年的积累与沉淀,不说秒杀那几大势力,想要力压他们一头,铁定是没有争议的。

    “我隐隐记得我好像曾经制定过一个计划,针对的好像就是那些势力的,只是不知为何全都忘了。”说到这个陌殇的脸色就有些难看,每当他用力去想,头就会疼得特别的厉害。

    从宓妃跟陌殇相遇,不但她自己给陌殇诊过脉,确定他的身体情况,以及查看陌殇是否对她有所欺骗,并且她还在第一时间就询问过陌殇在这里的专职大夫蒙昂,得到的答案跟她自己诊脉得出的结论是一样的。

    因为不知名的原因,陌殇的记忆有一大段是空白的,原本随着时光的流逝,他的那一部分记忆将会永远的消失。但,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陌殇因为她而执意选择了出海,故而他的那一部分记忆有了裂痕,从而在陌殇的脑海里就总会闪现过零碎的记忆片段。

    就如蒙昂所言,那些急速闪过陌殇脑海的记忆片段,倘若陌殇能够看得清楚的,记下或是回想一下都是无妨的,可他若抓不住的,切记莫要固执的去深想,那样不仅无益于他恢复那一部分,反而还会适得其反,将自己弄得狼狈不堪,甚至严重的还有性命之忧。

    “熙然,熙然,不要想太多。”微凉的小手紧紧的抓住陌殇的手,宓妃一遍遍喊着他的名字。

    缓了缓神,陌殇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他俯身亲了亲宓妃的嘴角,柔声道:“抱歉,让阿宓担心了。”

    “熙然你不要太着急,我相信属于你的那一部分记忆,早晚都会回到你脑海里的。”

    “嗯。”

    “我不在乎熙然的记忆里有什么,又或是没有什么,我只在乎熙然的记忆里有没有我。”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忍受陌殇不记得,所以她无比的庆幸,陌殇在踏上这片土地之后,不管有了怎样的身份,他从始至终都记得她。

    “傻丫头,我就是忘记谁,也不会把你忘了的。”

    “我也是。”

    “即便忘记我自己是谁,我也记得阿宓是谁。”他的这一生,所有的欢笑,所有的阳光,所有的幸福,都是宓妃带给他的,饶是他幼时记忆里的父王与母妃都不曾给过他。

    陌殇觉得,如果他真有遗忘了宓妃的那一天,他肯定不是他,而只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

    “熙然。”

    突然,宓妃大力的拍打陌殇的胸口,这丫头还好死不死的用了内力,若非陌殇内力深厚,怕只怕他就得抱着宓妃直接从半空中给栽下去。

    “咳咳…阿宓你这是要谋杀亲夫?”

    嘶,真疼,陌殇抽着嘴角,倒抽一口凉气。

    宓妃僵着小手,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弱弱的道:“那个…那个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稳稳的落到一处山峰上,陌殇接过她的话道。

    “只是太激动了。”

    陌殇看着宓妃那双晶亮的眸子,抿唇道:“阿宓可是发现了什么?”

    要不以这丫头的性子,还真不太可能干出这么不靠谱的事情,光是想想他就肉疼得不行。

    下手真忒狠了。

    “熙然,我们去那里,我发现那里有些特殊的图文,不知是不是我要找的,我想去看看。”

    “好。”若能解开宓妃的心结,让她真真正正的开心快乐,陌殇自当是全力配合的。

    长臂紧紧的将宓妃抱在怀里,陌殇带着她几个轻盈的跳跃,两人便准确的落在了宓妃小手一指的地方的上空。

    从高处往这个地方看的时候,整个地面都被枝繁叶茂的大树遮挡着,只是陌殇准备抱着宓妃落脚的时候,方才发现那地面根本就没有可落脚的地儿,放眼望去这是一大片沼泽地。

    “好大的一片湿地沼泽地,一脚踩在这个上面,那可真就要完蛋了。”

    陌殇揉了揉宓妃的脑袋,低声道:“咱们不落地也可以,阿宓先在这颗树上看看你要找的东西在哪里,若是没有咱们再换一棵树。”

    “嗯。”不一会儿,宓妃就指着正东方九点钟的位置,欣喜的道:“熙然,咱们过去。”

    “好。”

    宓妃在陌殇的带领下,算是非常幸运的在第一个地方就找到了那既让她熟悉又倍感陌生的图文,而在陌殇刻意放出有关那处山洞,有关南门长风的各种消息之后,甭管已经拔营准备离开的,又或是打定主意准备再观望一二的势力,哪里还有一个能坐得住的,不说当家人主动出马,也是一个个都派遣了数一数二的高手靠向了那处山洞。

    不出陌殇所料,南门长风被他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成功吸引了各个势力投注在鬼域殿身上的目光。

    至于南门长风么,他也如愿进入了一片密林,走到了他要见的那户人门外,静待宅院主人的召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38初见端倪疑点重重6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