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39 初见端倪疑点重重7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谁在外面?”

    “回少主的话,是属下。”

    “杭铭?”

    “是属下。”

    “进来回话。”嗓音温润而淳厚低沉,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就如被一阵沁人心脾的清风带进了一番如幻似梦的奇妙梦境之中,不管再如何浮躁之人,似是听了他的声音都会瞬间安静下来。

    生得眉清目秀,身姿挺拔,穿着一袭深褐色长袍的青年男子推门而入,先是恭敬的低头朝上首行了一礼,方才开口道:“少主,属下回来了。”

    宽敞明亮的正厅内,从里到外无论是格局还是各色摆件,无一不精致,无一不奢华,可见住在这里的人品味有多高,出身跟背景又有多么的尊贵不凡了。

    毕竟,这里里外外的东西,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用得起的。

    只见那端坐于上首主位之上的男人,身上穿的是一件上好的冰蓝色锦缎,领口微立,袖口宽大,皆以银色的丝线勾勒出大片的海棠花,偏却因着这个男人通身的气场,使得这海棠花落在他的身上,不但丝毫不显女子的娇气,更是在举手投足间散发出丝丝英气与霸气。

    他的皮肤非常的白,却不似陌殇原本的那种病态的白,而是非常自然的白,就好比是那天山之巅生长着的雪莲花,美得纤尘不染。他的眸子狭长似一轮弯月,笑或不笑的时候都有着非常诱惑的弧度,嘴唇厚薄适中,容颜更是卓绝出尘。

    “什么时候到的?”

    “回少主的话,属下刚到不过一柱香的功夫。”

    “嗯,本少主交待你的事情办得可还顺利?”

    “回少主的话,属下幸不辱命。”

    杭铭的话音刚刚落下,一直不曾抬头的男人就猛然抬起了头,幽深的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到他的脸上,沉声道:“如此说来,你已然确定了他的身份?”

    换成旁的事情,他是不会如此在意的,可偏偏对他安排杭铭去证实的那件事,他可是相当相当在意的。

    为了能够第一时间去确认,甚至是为了第一时间将证据拿到手,他可谓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是的少主,百分之百属下是不敢说,可十之*属下却是有把握的。”杭铭虽说在这个男人的面前低下了头,说话的语气也甚是恭敬,可他的态度从头到尾都是不卑不亢的。

    可见,这个杭铭的身份并不仅仅只是一个下属而已。

    “好,真是太好了。”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面对未知的敌人,谁敢说自己有百分之百取胜的把握,可若面对知之甚详的敌人,应对起来不要太事半功倍才好。

    自他出娘胎开始,每日接受的教导就是要争取那个位置,不惜一切代价的登上那个位置,是以,别说他心机太深,谋算太多,他亦有太多太多的无奈跟身不由己。

    “少主且放宽心,待看到属下带回来的那些东西,想来会更有利于少主之后的计划。”

    “杭铭办事,本少主自是放心。”有这么一个有谋有算,一个顶好几个的人在身边帮他做事,他可是安心得很。

    先不说杭铭会不会背叛他,既然他太叔清荣敢用他,那他就不担心会拿捏不住他。

    杭铭没有旁的心思是最好,但凡他对自己有半点旁的心思,太叔清荣也不是个手软之人,自当让他后悔生出那样的心思来。

    “属下谢少主信赖。”

    “呵呵…你可是本少主的左膀右臂,本少主不信你还能信何人。”

    杭铭垂眸盯着自己的脚尖,他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从来都是凭本事吃饭不玩那些虚头巴脑东西的人,可他也不是个傻的,还知道防备他人给自己留下一条退路。

    自他跟太叔清荣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他就清楚明白的知道太叔清荣最看重的是他的哪一点,因此,多年来他的地位有增无减,可不是一般人能取代得了他的。

    “怎么那些东西没有跟你一同回来?”

    “回少主的话,属下如此安排也是为了没有后顾之忧而考量的。”

    “哦?”太叔清荣语气上扬,那张俊美的脸上带着温润亲和的浅笑,却是给人非常危险的感觉。

    “少主应该知道打那人主意的人可不单单只有我们太叔世家的人。”有些话点到即止就好,杭铭相信太叔清荣是聪明人,说得太过直白反而不好。

    至于他口中所提的‘那人’是谁,那是整个海域众人都知晓的之事。

    “这倒是本少主欠缺考量了。”随着越来越多的消息自主城内流传出来,类似于他们这样的人就不得不抓紧时间为自己筹谋了,只有谁最先抓住了先机,那个位置谁才最有可能坐上去。

    不怪太叔清荣要失态,实在是那人出现与否,与他亲近与否,这通通都关系着他能不能更进一步,由不得他不小心谨慎。

    “还是杭铭心思细腻,要不本少主可真要失算了。”抿了抿唇,也不知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眸底掠过一抹深沉,一丝暴虐。

    空气中明显的气息波动,虽然只有短短一瞬,可杭铭还是感觉到了,但他眼观鼻,鼻观心,愣是半点都没有瞧进眼里,更不可能对此发表什么意见。

    “等那些东西送到,属下会第一时间呈到少主跟前的。”

    “嗯。”

    “不知少主还有没有别的吩咐,若无……”

    “这次的事情办得如此顺利,本少主要好好奖赏杭铭一番,想必一路上你也辛苦了,那就早些下去休息。”想了想,太叔清荣没忍住又再加了一句,道:“倘若本少主还想到有其他的事情需要杭铭去办,自会再传唤于你的。”

    换句话说就是,在本少主没有传唤你之前的这段时间,都是属于你的私人时间,你想干嘛就干嘛,可一旦本少主有事情需要你去办,那么你就得放下一切事情先办本少主安排好的事情。

    “是,少主。”此番出去办事,虽说历经了一些艰险,可架不住他的运气好到爆表,因此,他还愣是没怎么辛苦就完成了任务。

    “你去告诉管家,让他安排厨房给你加菜,就说是本少主的意思。”

    “属下多谢少主关怀。”

    太叔清荣笑而不语,只是豪气的摆了摆手,目光又再次落到手里拿着的那份地图之上,可想到自己在进宅院前看到的那个人,杭铭还是非常尽职尽责的出声道:“少主,属下在进来之前看到南门少主静候在门外,也不知他是为何而来?”

    “南门长风?”

    “虽说距离隔得有些稍远,但属下应该不会看错。”

    “杭铭确定是他?”虽说太叔世家与南门世家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两大家族自他们祖父那一辈就是同穿一条裤子的,可饶是再怎么铁的关系,也敌不过一个人的私心不是。

    明面上太叔跟南门两大世家是一个鼻孔出气,同仇敌恺的,至于私底下如何,大概也唯有他们自己才知晓。

    南门长风跟太叔清荣都同为各自家族的少主,表面上他们每做一件事都是有商有量来的,可暗地里两人也较着劲,过着招的,毕竟那个位置只有一个,谁又会甘心放弃?

    南门长风心高气傲,心计手段,谋略见识都不比别人差,太叔清荣最是了解他,别说平时他们很少碰面,就算偶尔碰上,那也多半都是逢场作戏,哪里就有同一个战壕出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心思。

    他不服南门长风,同样南门长风也不服他,故而,乍一听闻南门长风亲自来求见他,太叔清荣可不就有些怔愣了吗?

    “回少主的话,属下确定就是他。”自家少主跟南门世家少主之间的恩恩怨怨,杭铭是有所耳闻的,虽然他基本上都不会在南门长风的面前出现,可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他都知道。

    “你说他是为何而来的?”

    “这…”

    “你有话不妨直说,本少主难道还能多你的心不成?”

    “回少主的话,属下与南门少主见过的次数都不足一手之数,对于他的性情也是不甚了解,所以属下实是不知他所为何来。”官面子话谁都会说,对自家少主知之甚深的杭铭,又怎么可能去踩边界,他当然是尽捡好听的话来说,“不过属下是这么认为的,既然这南门少主来都来了,他想做什么说什么,少主见了他自会知晓的。”

    这要换成旁人,少主高兴可以见见,不高兴就可以直接打走,但这南门长风少主却是不得不见。

    “你说得也不无道理,那本少主就见见他。”

    “那属下就先行告退了。”

    太叔清荣抬了抬手,示意杭铭离开,不出一盏茶的功夫,管家就跑进来对他说,南门长风在门外求见。

    已经从杭铭口中得知此事的太叔清荣并未觉得意外,同时他也没想给南门长风什么下马威,直接开口就让管家将南门长风领去他的书房,算是他对南门长风的看重。

    毕竟,甭管设立在哪个地方的书房,那可都是防御重地,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去书房坐坐的。

    “南门少主这边请,我家少主已经煮好香茗在静待南门少主了。”

    原本这心里就憋了一肚子火的南门长风,暴躁的情绪已然濒临爆发点,正愁找不到情绪的宣泄点,他丫的都快将自己给憋得吐血了,可太叔清荣的这个管家倒好,不轻不重,不咸不淡的一句话,直接扎得某人不但心口郁闷得想吐血,就连头也开始痛了。

    可一想到他是为了什么而来的这里,南门长风又不得不将那口气硬生生的咽回肚子里。

    罢罢罢,他跟太叔清荣斗了不是一天两天,兴许别人会觉得他与世无争,人畜无害,可只有他知道他的真面目。

    只是对外太叔清荣太会做人,他要真的站出去嚷嚷太叔清荣如何如何,指不定没有搞臭太叔清荣,反倒是他自己会先被推上风口浪尖。

    “有劳了。”都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南门长风忍着要吐血的冲动,对这个狐假虎威的管家以礼相待,甭管他说什么来刺激他,他全当听不见。

    “南门少主这话可是折煞奴才了。”

    南门长风嘴角微微一抽,似是不明管家话中所影射的那般道:“是么?”

    淡淡的两个字,打脸已是足够。

    别以为他以退为进,自称自己是奴才就是在提醒他,他是谁的奴才,就连太叔清荣跟他说话都要顾忌许多,没道理一个奴才还能爬到他的头上作威作福,真当他是泥捏的。

    “咳咳…”到底是习武之人,管家感受到从南门长风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之意,他也意识到自己似乎有点儿太过,只得轻咳两声让自己保持镇定,然后快步走到书房门前,恭敬的道:“禀少主,南门少主到了。”

    “快请南门少主进来。”

    “是,少主。”管家扭头转身,敬声道:“南门少主,里面请。”

    书房大门从外被推开之后,南门长风倒也没有拿乔,只是在他一只脚踏进书房,从管家身边经过的时候,颇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就是那一眼,险些吓得管家魂飞魄散。

    “呵――”南门长风冷笑一声,很快就收敛了自己所有的情绪,大步走了进去。

    管家心惊胆颤的关上房门,一口气提在嗓子眼,真真是险些将自己给活活的憋死。

    “怎么,我那管家给你脸色瞧了?”

    出乎南门长风的意料,太叔清荣居然看见他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这倒让他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答了。

    是又或不是,还真不是上嘴唇碰碰下嘴唇就能说得明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39初见端倪疑点重重7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