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41 初见端倪疑点重重9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陌殇将宓妃牢牢的抱在怀里,以自己的身体护住她,杜绝所有有可能对她造成伤害的东西,他是宁可自己受伤,也要护宓妃周全。

    前世顶级特工出身的宓妃,可不是金凤国相府正牌的名门闺秀温宓妃,类似于他们脚下这样的大面积沼泽地,宓妃非但不是第一次看见,并且也不是第一次试图从沼泽地中穿行而过,甚至于在她所出的任务里面,少说也有那么四五次是在沼泽地里进行并最终完成的。

    来到这个时空,在这个架空的朝代安定下来之后,宓妃一方面对这个时空有着诸多的猜测,也深信这个时空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平静普通的,在世人所不知道的地方,肯定还潜藏着些什么。

    事实证明,她的预感跟猜测都是正确的。

    否则,绝不可能在浩瀚大陆之外,还隐藏着一片光武大陆,甚至于光武大陆较之浩瀚大陆要神秘得多。

    旁的暂且不说,单单就论两片大陆的武力值,那就好比一个还是冷兵器时代生活的,一个却已经进入热兵器时代了,两者之间完全就没有什么可比性。

    另一方面,不管因为什么,目的又是什么,宓妃为了了解她所生活的浩瀚大陆,她前前后后几乎翻阅遍了大陆上所有存在的书籍,哪怕就是市井中那些上不得台面的杂书,她都吩咐红袖去为她收罗来,仔仔细细的阅读过。

    期间,翻阅跟地理有关书籍的时候,宓妃的确是了解到金凤国有几个地方有沼泽地的存在,可这个时代的人极少有人懂得什么是沼泽地,那些不懂的人遇上沼泽,一个传一个的,就将沼泽地传播成了要生吞活人的恐怖之地。

    因此,但凡是哪个地方有这样的地,无一例外都被圈了起来,视为禁地不允许人踏入。

    尚未出海之前,宓妃一边忙着赚钱,建立起自己的商业王国,力争独掌四大国的经济命脉;一边她也忙着要建立自己的势力,谋划培养出一个属于她的雇佣兵王国。

    是以,饶是宓妃在自己亲手绘制的浩瀚大陆整个版图之上,用红色的笔勾勒出来的好几个地方,她都没来得及亲自去一趟。

    别问宓妃因何而对沼泽之地那般情有独钟,这倒不是因为她喜或不喜,而是出于她的一种本能反应。

    当初她在翻阅地理方面书籍的时候,每当看到沼泽两个字,心跳就会加剧,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她,着急着要引她前去。那时宓妃刚安定下来不久,而且她已经将自己完全融入了相府千金温宓妃这个角色之中,她舍不得疼爱她的爹娘,也舍不得疼爱她的哥哥,遂,在没有拥有绝对的实力,以及确定那些地方没有危险之前,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去冒险的。

    算起来,这还是宓妃穿越到这个时空,第一次看到沼泽,一时之间她也说不清自己心里到底是何滋味了。

    “阿宓怎么了?”虽说抱着宓妃的陌殇无法看到将头埋在他怀里宓妃的表情,可宓妃轻颤微僵的身体,却足以让陌殇感觉到她的异样了。

    半晌不见宓妃出声,只有她的头轻轻蹭了蹭他的胸口,陌殇是真有些着急了,可他的轻功就算再怎么好,那也不等于他拥有了一对翅膀,可以像鸟儿一样自由自在的翱翔在天际,脚下是一片不知深浅的沼泽,陌殇是半点都不能大意。

    无法找到落脚点借力的陌殇,又听不见宓妃的声音,他心里的着急就可想而知了,“阿宓,阿宓你怎么了?宝贝儿到底怎么了,应我一声可好?”

    明明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陌殇顿时有些无语,险些额上都要急出汗水来,“阿宓别怕,我这就先带你离开。”

    “熙然。”

    终于,沉默的宓妃开了口,她扯了扯陌殇的袖口,软软糯糯的唤了他一声,抿着水润的红唇又道:“熙然,我没事儿,就是想起一些无法预料亦无法计较得失的事情,心里有些烦闷。”

    闻言,陌殇先是一愣,继而就道:“阿宓不是一向都奉行顺其自然,既来之则安之的么,如何又钻起牛角尖来?”

    他的小女人最是洒脱不过,真没想到她也有将自己困死在一个小角落的一天,当真是叫他哭笑不得。

    “呃…”

    “没有发生的事情,阿宓又何必想那么许多,更何况我的小女人又岂会被区区一片沼泽之地给困住。”

    陌殇话音刚落,宓妃就猛然抬头瞪圆了水灵的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瞅着陌殇,好像他说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熙然,有你真好。”

    诚如陌殇所言,她岂会被区区一片沼泽之地给困住。

    不管她心中的那股隐隐出现的牵引是为何,也不管未来发生之事是否超出了她的意料之外,脱离了她的掌控,只要她能坚守自己的本心,那么她又有何惧之?

    “想明白了?”

    “嗯,想明白了。”宓妃重重的点了点头,倒也收回了自己的心思,不再走神儿了,“熙然,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沼泽里面藏有什么东西,而且那东西对我还有影响。”

    “阿宓,抱紧了,我们到中间那棵树上再说。”

    “好的。”

    不得不说陌殇的轻功真真是顶顶的好,他就犹如一只雄鹰,即便带着一个她,那施展轻功的动作也是行云流水,潇洒飘逸好看紧,“阿宓可有发现咱们好像被困入阵中了。”

    稳稳当当的落在树梢之上,陌殇看着宓妃白净嫩滑的小脸,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确定她是真没事才安下心来。

    “之前倒是没有察觉,但熙然刚抱着我落下来的时候,却是发现了。”

    “嗯。”陌殇也是个精通阵法的主儿,不过他跟宓妃却是没有在这方面比较过,因此,他们谁更厉害一点儿现在是成谜的。“对了阿宓,你刚才是说这沼泽里面有某种东西,而那种东西对你还非常有影响?”

    拧了拧眉,陌殇看向宓妃的眼神非常的专注,他对宓妃的话是没有半点疑问的,毕竟类似于宓妃那样的感觉他也有过,只是那种感觉却不是沼泽带来的罢了。

    “倒也不是这里的沼泽。”黛眉轻蹙,宓妃捏了捏自己的眉心,旋即就将她以前对沼泽之地的异样感觉都说了一遍,然后她才又道:“只可惜那时一来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探查整个浩瀚大陆明面上有标记的沼泽之地,二来我也不喜欢那种脱离自己掌控的感觉,因而本能就有些排斥去探查,有些自欺欺人的觉得我不去管就会没事儿,就这么一来二去的,这事儿便被我抛之脑后了。”

    “这倒符合你个小丫头的性格。”

    宓妃撇了撇嘴,心下有些不满,可她一时间也找不到有利反驳的话,只得不甘心的嘟囔道:“第一眼看到这片沼泽地,我是惊愕有之,欣喜有之,当然郁闷也有不少,心想怎么避着什么就来什么,甚至都要恼熙然为何不带我去别的地方,偏偏就选了这么一处。”

    噗――

    陌殇嘴角微抽,眼角也跟着抖了抖,不知说什么的他,只能狠命的揉乱宓妃的发,以此来表达他的内心情感。

    “想着既然回避不了,何不就正面相对,可在看清那些图文印记代表的是什么之后,我就是真的恼了。”说到此处,宓妃的脸色很不好看,几乎是黑着脸咬牙切齿的道:“熙然,我觉得我铁定跟这地方犯冲。”

    话到最后,宓妃又扒拉着陌殇的胳膊,语气那叫一个哀怨,可怜,入目三分的表情直叫人跌掉下巴。

    “阿宓,我对这整件事情并不了解,因而我也无法给予你最好的建议,但不管阿宓的决定是什么,我都会无条件支持的。另外,阿宓答应过我,待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你是要告诉我一切的,否则可别怪我收拾你。”

    听着陌殇的话,看着他严肃的表情,宓妃怔愣片刻之后,就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完全就是一副小女儿家的娇态。

    “还有一点是目前我需要提点阿宓的,同时那也是我心里最拿不定主意的。”

    “什么?”

    “阿宓,我的真实身世只怕不简单。”从前,陌殇从不曾怀疑过他的身世,但踏上光武大陆之后,随着他脑海里那些残缺的记忆渐渐清晰,也随着他手中大量资料的累积,他的心里就越发的不安定起来。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他的父王不再是他的父王,他的母妃不再是他的母妃,那他到底又是谁?

    他几乎都不敢想,只因他无法接受父王不是父王,母妃不是母妃,又或者他的父母两个人里面,有其中一个不是他亲生的父亲或母亲。

    “你还有我。”

    尽管只是风轻云淡的四个字,却让陌殇的心瞬间就安定了下来,他握着宓妃的手,柔声道:“是啊,我还有阿宓,纵然全世界的人都抛弃了我,至少我还有你。”

    “熙然知道就好。”

    “阿宓,我的那些记忆虽然还没有完全的被记起清晰起来,但我隐隐能感觉得到,我的真实身世背景只怕非常的复杂,其中所牵扯到的人跟事,只怕也非你我所能想象。”

    宓妃眨了眨眼,仍是有些不明白陌殇究竟想要说什么,也没让宓妃久等,陌殇直接就又开了口,“类似于阿宓你对这沼泽之地的异样感应,其实我也曾有过,当时也没有要深想,可防备却是仍有几分的,我要提醒阿宓的是,只怕你能来到光武大陆,也并非偶然,而是冥冥之中早有注定的。”

    兴许,宓妃的出现,还是为了他‘回家’而铺路的。

    只是这话陌殇放在了心里并没有说出口,他倒不是怕宓妃多心,而是觉得说与不说都不甚重要。

    “这个…”

    “既然咱们现在已经被扯进了这个怪圈里,倒不如顺其自然,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的妥当。”不管他的背后将最终牵扯出什么,陌殇只要始终知道他要的是什么就好。

    “我听熙然的。”

    “那咱们现在就放下一切,专心破了眼前的阵法,看看这沼泽之中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行,这边归我,那边归你,咱们看看谁先找到阵眼。”

    陌殇剑眉微挑,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弧度,整个人邪气横生,尤其是那双慑人心魄的凤眸,真真似是能将人的魂儿给勾了去。

    “成。”

    “那我可要动手了。”

    “阿宓,等我们回去之后,那些沼泽之地最好亲自去一趟。”

    回去,回去哪里,不用陌殇说,宓妃也是知道的,她点点头软声道:“嗯,熙然陪着我一起去。”

    “好啊!”他若能健康的活着,他定是要陪着她的。

    虽说隐藏在这片沼泽地里的阵法非常的精妙,但却架不住遇上两个通晓阵法的高手,陌殇跟宓妃分工合作,几乎是在同一个时间发现阵眼所在,倒是没分出谁输谁赢来。

    “阿宓。”

    “熙然。”

    两人对视一眼,看着那虎狼图藤顿觉有些碍眼,阵眼就藏在这图藤之中,似在意料之中,又没有超出意料之外,而陌殇跟宓妃互看对方的结果就是两个字,动手。

    阵眼被打破之后,整片沼泽地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唯一的一个变化就是在阵眼破碎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直径一米宽的漩涡,里面黑洞洞的,怎么瞧都透着一股子阴森冰寒之气。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那咱们进去。”

    “熙然你别只护着我,不然我可跟你没完。”

    “阿宓只管放心,我可惜命得很。”他还尚未将她娶进家门,如何就能舍得自己这条命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41初见端倪疑点重重9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