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45 黑色大蟒灭,紫眸白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不――”

    陌殇的眸色在急剧的变化着,墨发瞬间寸寸成雪,他看着宓妃倒下去闭上双眼,晶莹的泪珠自她的眼角滑落,他还听到她在轻唤他的名字。

    熙然!

    熙然……

    可是他的脑海里却只有一片可怕的空白,然而在那一瞬,他只觉自己的心脏好像死死的被一只手拽住,再轰然捏成碎片,那种痛深入骨髓,仿佛烙印一般铭刻在他的灵魂里。

    他对她的千言万语,最终溢出口的唯有一个‘不’字,后面的却怎么都喊不出来,可是涌动在他身上的不再是杀气,而是浓烈到令人骇然的煞气了。

    “阿宓,阿宓……”

    “阿宓!”

    ……

    眼前的视线有些模糊,好似在某一个瞬间进入了一个奇异的梦境,陌殇的耳边响起一道软糯甜腻,清灵悦耳的女声,那道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回荡在他的耳边,温柔而深情,眷恋与不舍的呼喊着他的名字。

    熙然!

    她叫他熙然。

    可她到底是谁呢?

    为什么他对她没有任何的记忆,却又执拗的要保护她,不忍她承受一丝一毫的伤害?

    还有他是她的熙然,那她又是谁?

    跟他又是什么关系?

    陌殇脸色的神色一变再变,整个人就似笼罩在重重迷雾之中,黑色大蟒纵然给了宓妃几乎致命的一击,可宓妃也不是好惹的,她既身受重伤以至于还被迫陷入昏迷,那她又如何能让伤她的罪魁祸首全身而退。

    因此,黑色大蟒亦是硬生生受了宓妃雷霆的一击,最为致命的七寸位置,只差一公分就险些被宓妃体内所化的气劲给贯穿,落得难逃一死的下场。

    不管是蛇也好,还是蟒蛇也罢,只要是蛇形类动作它们的致命点就在它们的七寸位置,宓妃在昏迷前最后的一击,的的确确是给黑色大蟒造成了致命伤的。

    如若不然,凶狠的它怎会不趁着陌殇怔愣的空档,将其击败再生吞了他跟宓妃。

    不是它不想,而是它伤得有些重,哪怕它不像宓妃那样直接昏死过去,可它也不敢冒然向陌殇发动攻击了。毕竟,它虽不能口吐人言,又或是化形为人,但它已经具有灵智,懂得观人神色,更有动作对于危险的本能。

    此时此刻,那些从陌殇身上散发出来的煞气虽然用眼睛看不到,但它能够感应得到,不免就心生了惧意,扬起巨大的蛇头,犹豫着是否要赌一把。

    若胜,它就能生吞了陌殇跟宓妃,尤其是宓妃身体里的血,对它那可是真真正正的大补之物,指不定它虽不能化作人形,却能口吐人言。

    这样的诱惑于黑色大蟒而言,不可谓不重啊!

    若败,想都不用想它铁定会被碎尸万断的,甭管这个男人还是那个女人,特么都不是好惹之人。

    这般情景可谓是一步天堂,一步地欤氖翘袄啡绾谏篁簿澜崦懿灰选

    她是阿宓,阿宓,那他自己又是谁?

    自己是谁?

    自己又叫什么名字?

    他就叫熙然吗?

    突然,陌殇猛地抱住自己的脑袋,整个人崩溃的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倘若宓妃没有受伤昏死过去,那么她肯定就会发现,因着陌殇的这一声吼,这整间暗室高高的墙壁,就犹如有人在一呼一吸的呼吸,看起来还挺}人的。

    “现在才想逃会不会晚了点儿?”

    越发意识到不对的黑色大蟒原是准备偷溜的,可是刚等它有所动作,陌殇那双冰冷刺骨的紫眸就牢牢的将它锁定住,它就如同被陌殇圈定下的猎物,再也没有自由可言。

    透过陌殇看它的眼神,黑色大蟒挺人性化的颤抖了一下庞大的蛇身,那幽冷的蛇眼里更是划过一道惊恐之色,它怎么看都觉得陌殇看它就是在再看一具尸体,这种感觉既不美妙也着实叫它抓狂。

    分明就是这两个人类不知死活擅自闯入属于它的领地,它不过只是想将他们当成食物罢了,它有什么错?

    它被困在这片沼泽地下已经六百余年,陌殇跟宓妃是它这么多年以来唯一见到的活物,这怎不令它兴奋。

    人肉的味道,它可是怀念太久太久了,一看到他们除了想要将他们拆食入腹之外,就是想要将他们当成是玩具,供它玩乐一下解解闷。

    然而,悲催的它好像从有记忆开始就挺倒霉的,好不容易遇上这么两个人类,偏偏这两个人类谁都不是好惹的,拉耸着硕大的脑袋看了看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你说它容易么它?

    越想越觉得自己委屈的黑色大蟒,竟然真的就如一个大孩子般委屈的吐了吐蛇信子,大大的蛇眼里满是委屈之色,偏它这副模样实在是无人欣赏,要不这画面该是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吧!

    “你敢伤她,本主要你的命。”

    “嘶――”苦逼的黑色大蟒口不能言,它对上陌殇那双深紫色的凤眸,只觉自个儿的灵魂都在颤抖,好下一瞬就会魂飞魄散。

    太可怕了,这真是太可怕了。

    “畜生,受死吧!”

    一道接着一道的拳影挥向黑色大蟒,那一拳一脚好像跟之前陌殇对付黑色大蟒的招式没什么两样,然而,只有接过了陌殇一拳一脚的黑色大蟒才知道,面前这个白发紫眸的男人,前后完全就像变了一个似的,无论是攻击的速度还是防御的强度,压根不是眼下白发紫眸的陌殇可以相提并论的。

    吼――

    自知逃不掉的黑色大蟒仰天怒吼,粗大的蛇尾不断的甩动,一下又一下有如锋利的神鞭般抽向陌殇,它不想死可陌殇却非要它死不可,它是不可能坐以待毙的。

    大不了,它就拉着陌殇同归于尽。

    璀璨的紫色光芒如同耀眼的金色太阳,自陌殇的身体里涌现出来,不过一个呼吸间紫芒就将暗室笼罩其中,在这紫色的光幕里,陌殇便是这片天地间的主宰。

    他要谁生,谁就生。

    他要谁死,谁就死。

    故,黑色大蟒至死都不敢相信,它竟然连还击的力量都没有就被陌殇瞬间给秒死了?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他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

    它不相信自己会看走眼的,毕竟陌殇之前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与现在他的实力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若非它切实体验,它是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发现的这一切是真的。

    如果一开始陌殇就表现出这般强横的气息与实力,它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冒出来的,毕竟它惜命得很,哪怕为此它要一直一直困守在这片天地之中,那也好过丢了命强。

    致死,黑色大蟒那倒三角形的眼睛都没能闭上,它是死不瞑目。

    ……。

    无边无际的黑暗占据了她的整个世界,于迷迷糊糊中悄然睁开双眼的宓妃好一会儿才渐渐适应了眼前的黑暗,她只是想要撑起身子从地上坐起来,可就是那么轻轻一动,她就好像浑身的骨头都碎掉了似的,疼得她倒抽一口凉气。

    强忍着痛环顾四周,入目的除了黑还是黑,宓妃捂着胸口撑着地缓缓站起来,轻轻活动了一下自己僵硬的身体,然后就开始漫无目的的走着。

    她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里,更不知道自己要走去哪里,甚至她在这里都无法看清自己周围三米外范围的东西。

    她知道自己不但受了不轻的皮外伤,更是受了非常重的内伤,可当她想要从身上找出伤药来服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身上除了衣服,压根就什么都没有。

    于是,她只能咬着牙硬撑,但愿她可以早一点找到出路。

    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宓妃混沌的脑子渐渐清明起来,她的脑海里也开始浮现出之前大战黑色大蟒的片段,顿时她的脚步就停下了,黑暗中她的面色更是苍白如纸。

    “熙然。”

    对了,她的熙然呢?

    这里只有她一个人,熙然他能去哪里,他可伤得比她重多了。

    “熙然。”

    “熙然你在哪里?”

    “熙然你听得到吗?熙然,你快应我一声啊熙然。”

    “熙然……”

    宓妃不知疲倦的一遍又一遍呼喊着陌殇的名字,直到她把嗓子都喊到沙哑了,几乎发不出声了都没有停下,仍是一遍一遍执着的喊着,多么希望陌殇可以回她一句‘我在’。

    “熙然你到底在哪里,你好不好?”嗓子不能再发声,宓妃就在心中反复的问自己,脚下的步子也越来越慢。

    “熙然你不要我了吗?”

    宓妃很担心熙然,她昏死过去之前,整个人虽说躺在了地上,可她还是有些意识的,陌殇在那之后的变化,她是看得清清楚楚。

    他那双由浅紫色变成深紫色,由原本只是瞳孔变成紫色,渐渐漫延将他的双眼都变成了深紫色,最最让宓妃无法接受的是陌殇那一头如墨的黑发,竟然寸寸成雪,可知那简直就是在撕她的心。

    “熙然,熙然,熙然――”

    “咳咳…”发了疯似的扯着嗓子喊了好几声之后,宓妃苍白的脸被呛得通红,整个人不由弯下腰剧烈的咳嗽起来。

    “阿宓,阿宓,你快醒醒。”

    “阿宓……”

    谁在叫她?

    到底是谁在叫她,熙然是你吗?

    深陷在梦境中的宓妃喃喃出声,她为了弄清楚自己刚才是不是幻觉,不由得就屏气凝神,侧耳倾听起来。

    “阿宓不怕,有我在呢,只是做恶梦了而已,醒来就好了。”

    “宝贝儿乖,别再睡了,快快醒来。”

    “……”

    只是一个梦吗?

    现在的她是在自己的梦境里吗?

    究竟是为何,她的梦境里竟会是一片漆黑如墨,半点光亮都没有?

    “你终于来了。”

    “你是谁?”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苍老声音的主人笑说道,愣是一点儿都不介意宓妃那恶劣的语气。

    闻得这话,宓妃简直想要爆粗口,特么更想扯着嗓门怒吼出声:你他丫的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姑奶奶能知道你是谁吗?

    “即便是过了那么多年,你的脾气倒是一点儿都没有变。”

    安静听着他的话,宓妃的面上一片平静,唯有脑袋里飘浮起一个又一个的问号,听这人的语气是认识她的,可这里是光武大陆,又岂会有她相熟之人?

    可若此人不是她认识的,为何他的声音又让她觉得极为的熟悉?

    怎么回事,他到底是谁?

    “你当真记不起来我是谁吗?”声音的主人似乎并不着急,也更没有因为宓妃记不起他是谁而生气,语气仍是淡淡的,却又极有威严。

    不见其人,但闻其声,都让人倍感压力。

    “姑奶奶管你是谁。”

    “呵呵…”

    那人只是笑,却并不言语,宓妃也不知怎的,听到这声音就觉得烦躁,情绪险些失控。

    “你就当真不想知道我是谁?”

    眼见宓妃就要开口反驳他,声音的主人又道:“你可要想清楚了再说话,要不可是会后悔的哟!”

    宓妃黑着脸,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若说之前她还没有想起这人是谁,但眼下她却是心中有了几分猜测。

    “如果你真的不在意,你会抛下你所在意的家人出这趟吗?这些日子以来你就真的忘了你来这里的目的了吗?”

    有些咄咄逼人的两个问题,直把宓妃问得有些发蒙,同时她身体里涌动的杀气更是无法收敛的四溢了出来,恨不得将那说话之人给宰了。

    “有道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宓妃虽说从未开口叫过我师傅,莫不当真以为就能抹去前世所存在的一切。”

    “哈哈哈……”突然宓妃仰头大笑,直笑得滚烫的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滑落,好半晌之后她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冷声道:“既然你已知我找来了,那又何必藏头露尾的,难道你是没脸见人?”

    饶是前世她已经将他给杀了,到了今生她对他的恨意都不曾消减半分,只要遇上跟他有关之事,宓妃就控制不住的有些抓狂。

    “想要见为师,那就凭你的本事。”

    “你…”

    “这般冲动易怒不太符合你的性子,前世今生两世为人,难道有些东西你还没能学得会?不管你想做什么,哪怕就是想要再次取了为师的性命,为师也等着你。”

    “混蛋,你给我滚出来。”

    “宓妃,记住为师在等你,这里不过只是你的一个梦境,你当真以为为师能出现在你的梦境里面吗?”

    随着那道声音的消失,宓妃眼前的黑暗渐渐也随之消散,那金灿灿的阳光险些让她有些睁不开眼。

    任凭这梦境之中,风景再如何的秀丽,宓妃也没有兴趣多呆,那人既然在这里出现在她的梦境之中,想来这个地方错不了,她距离自己要寻求的东西,已然是越走越近。

    “阿宓…”眼看着宓妃的眼睫颤了颤,陌殇激动得险些落泪,好在她没事,否则他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熙然,熙然…”睁开眼的一瞬间,映入她眼帘的就是紫眸白发的陌殇,虽然这样的他显得更神秘,气质更尊贵而雍容,相貌更是俊美如谪仙,清尘不染,偏又如妖似魔,邪魅狂放,哪怕区区一个眼神,都能让人芳心失守,溃不成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45黑色大蟒灭,紫眸白发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