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46 百草秘地能否找到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在。”

    轻柔的两个字,好似那飘在天边的云朵,看得见却摸不着,陌殇一瞬不瞬的望着睁开双眼的宓妃,只觉她喊他的声音一下又一下敲在他的心坎里,没有一点儿真实感,而他也好怕宓妃醒来只不过是他的幻觉。

    天知道在他斩杀掉那条黑色大蟒之后,他跟宓妃又掉落在了什么地方,强烈的冲击下不但宓妃失去了意识,就连他也失去了意识,待他在这芳草连天阳光明媚的地方醒来,实在也无法判断他跟宓妃在此昏睡了多长时间,外界又过去了多长时间。

    掉落至这陌生未知的地方,陌殇唯一庆幸的就是在意外发生那一刻,他惊险万分的将宓妃抱在怀里,哪怕在彼此掉落的过程中,他们受了激烈的时空挤压,但他感谢上天没有让他跟宓妃分开。

    没有人会知道,在他睁开双眼那一瞬,发现宓妃没有在他怀里,他是多么的惊恐跟彷徨,好在当他着急想要去寻找的时候,抬眸就看到宓妃就躺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

    那一刻,他有如从地狱上升到天地,甭管给他什么都比不过宓妃还在他的身边。

    “熙然。”眨了眨眼,宓妃水眸含笑,嘴角上扬,笑颜如花,灿若骄阳。

    “我在。”再一次听到宓妃软软糯糯的喊他,陌殇终于肯定眼前发生的不是幻觉。

    他的阿宓是真的醒来了。

    当陌殇在这个地方醒来,又小心翼翼的将宓妃抱在怀里,搭上她的脉查看她受伤的状况。

    都说久病成医,即便他的医术不能在宓妃的面前班门弄斧,但一般的大夫可不能跟他相提并论。因此,一搭上宓妃的脉,陌殇就知道她受的内伤极重,皮外伤虽说看着吓人,但却没有伤到筋骨。

    于是,陌殇动作利落的将宓妃抱到有水源的地方,简单的替她处理好身上流血的伤口,接着先是喂宓妃吃了一粒治疗内伤的顶级药丸,为了让宓妃尽快醒过来,后又亲自替宓妃输入真气疗伤。

    按照常理来说,顶多一两个时辰之后,宓妃就应该转醒的,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宓妃非但没有清醒过来,反而还做起了噩梦,彻底的陷入了梦魇之中,无论陌殇怎么叫都叫不醒。

    发展到最后,宓妃更是发起高烧来,整个儿身子烧得犹如火炉一般,浑身的皮肤都红通通的,他用了好几个办法都无法达到给宓妃退烧的目的,让得他是又担心又急躁,甚至是又恼又怒,已经濒临暴走的边缘。

    陷入梦魇里的宓妃无意识的挣扎得厉害,她不但胡乱的挥舞着双手,更是不停的踢动着双腿,那些被陌殇处理好的伤口一次又一次的裂开,一时间鲜血直流,再加上宓妃身上流出来的汗水浸入她的伤口里,疼得她是整张脸都皱了起来,死死的咬着嘴唇,那般模样让得陌殇看了简直就是心如刀割。

    实在没有办法的陌殇,不得已只能抱着宓妃跳进河里,只盼那冰凉的河水可以让她退烧,至于她身上的伤口,暂时只能抛在一旁,待她退了烧之后再想办法处理。

    陌殇不是第一次看到宓妃梦魇,那时的宓妃嘴里会不自觉的吐露出一些话,可这一次宓妃就是死死的咬着嘴唇,即便是伤口痛得很,她也只是如小猫咪般哼哼,让得完全不知道她是怎么了?

    第一次,陌殇恼恨他怎么就没有学得一个什么入梦之法,否则他就可以进入宓妃的梦中,让他好好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将他的小女人欺负成这般模样,简直不能原谅。

    好不容易让宓妃退了烧,陌殇是再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一边不停的用真气温养着宓妃的身体,一边不厌其烦的轻唤宓妃的名字,一遍又一遍,他始终坚信哪怕宓妃就是在沉睡之中,她也一定可以听到他的声音,知道他在等她。

    “熙然,熙然。”

    “乖,我在。”

    “熙然。”

    “我在。”紫色幽深的凤眸里,溢出来的满满都是深情,陌殇点了点宓妃的鼻尖,柔声道:“傻丫头。”

    “呵呵…”

    “阿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眨眨眼,宓妃摇了摇头,近乎痴迷的看着眼前陌殇的脸,尤其是他的发,他的眼,心口钝痛不已,“熙然,我我没事儿,就是我想喝点儿水。”

    “是该喝点水润润喉咙。”

    扶着宓妃靠在一块光滑的山石上,陌殇从一旁摘了一片芭蕉叶,然后快步到河边装了一些水又回到宓妃的身边,“阿宓,来,喝水。”

    “嗯。”就着陌殇的手,宓妃小口小口的喝了一些水下肚,顿时觉得干涩的喉咙得到了解放,就连沉闷的心情都瞬间清明了。

    “还要吗?”

    摇了摇头,抿唇看了看四周,宓妃眼里布满了迷惑,轻声道:“熙然,这是哪里?我们离开沼泽地了吗?现在距离我们离开驻地多长时间了?还有我记得那间暗室……”

    “这么多的问题,阿宓你想我先回答哪个。”听着那一个又一个的问题自宓妃的小嘴里蹦出来,陌殇没好气的打断她。

    这没良心的小丫头,到底知不知道他有多担心她,就怕她会有个好歹。

    “呃…”

    “傻丫头。”

    陌殇满是宠溺的话听得宓妃鼻头酸酸的,她突然抓住陌殇的手,指尖就这么搭在他的手腕上,拧眉又连续几个问题从她的嘴里蹦出来,“熙然你有没有事,除了我能看到的皮外伤之外,还有哪里受伤了?你受伤的手臂,还有那失去知觉的右腿,怎么突然就好了?熙然你告诉我,你的头发,还有你眼睛的颜色是怎么回事?你说,你能站起来,前后的差别那么大,是不是就源于你眼睛跟头发的变化?”

    这…这跳跃性的话题,叫他真有些跟上节奏啊!

    他这差点儿都让她给绕进沟里,让他不禁怀疑这丫头要抓住的重点是什么?

    “阿宓睡了那么久,一定是饿了,我到附近去找些吃的,你乖乖靠在这里休息一会儿,等我回来。”

    宓妃拉住陌殇压根就不让他走,却只听陌殇又道:“别怕,我不会走远的,宝贝儿有事就大声叫我。”

    不管陌殇怎么说,怎么哄,宓妃就是巴巴的拽住他的衣角,水灵灵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说什么也不愿意让他离开。

    “阿宓怎么了?”

    宓妃撇了撇嘴,直直的注视着陌殇的紫眸,带着几分孩子气的道:“不是我怎么了,而是我的熙然你怎么了?”

    别以为她傻,她机灵着呢?

    只是她的男人什么时候那么没自信,怎的眼里还透出几分自卑来了,这是什么鬼?

    “阿宓放心,我就只是受了些轻伤,乖了,等我回来。”话落,陌殇扯开宓妃的手,转身就想离开。

    “熙然紫色的眼睛是我见过这世间最漂亮的眼睛。”

    转身正迈开步伐的陌殇猛地顿住,修长挺拔的身躯也整个儿僵住,原本黯淡没有神采的紫眸,突然折射出璀璨耀眼的光华。

    他听到了什么?

    他的阿宓说他的紫色眼睛是世间最漂亮的眼睛,她没有怕他,没有觉得他是怪物?

    “紫色的眸子再配上银白色的头发,我的熙然简直帅爆了。”

    以前墨发黑眸的陌殇就已经有第一美男子之称了,现在紫眸银发的陌殇,那资本更是足足的。

    只一眼,就有那种让人惊艳到灵魂里的感觉。

    “熙然,你是我的,你要胆敢出去给我沾花惹草,姑奶奶一定亲自阉了你。”

    陌殇抽着嘴角转身看着一脸恶狠狠的宓妃,实在闹不明白她那小脑袋瓜里都装了些什么,想象力不要太丰富好不?

    “咳咳…看什么看,我的话你听明白了没?”

    “明白了。”

    “哎,你说你以前长得就够人神共愤,天怒人怨了,现在这样更是俊美无双,瑰姿艳逸,清俊风流的,你说你这样还让这世间其他男人怎么活,他们要是看到你这张脸,估计一个个都要羞愤得去跳楼自杀了。”话锋一转,宓妃摸了摸自己的脸,语气哀怨的抿唇又道:“找了你这么个长得比我还好看的男人做男人,我这压力可真大。”

    噗――

    实在是没有忍住,陌殇没能憋住笑,就这么笑喷了。

    他颤着手走回宓妃的身边,爱怜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宠溺的柔声道:“阿宓你是在安慰我吗?”

    这世间,在他这个年纪满头银发的人,虽说不是遍地都有,却也不是真的没有。

    然而,哪怕他见多识广,看到过的人成千上万,甚至是更多,但他却不曾见过长有紫色眸子的人。

    这样的他,在世人眼中不是怪物又是什么?

    可是他的阿宓竟然告诉他,他的紫色眼睛是他见过这世间最好看的眸子,而紫眸银发的他,比以前更令人惊艳?

    这小丫头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扯了扯陌殇的袖口,宓妃示意他蹲下,这样仰着头看他可真是够累人的,丫丫的没事儿长那么高臭显摆啊!

    “熙然觉得我是在骗你吗?”说话间宓妃伸手抚上陌殇紫色的凤眸,对于他的闪躲宓妃有些生气的扁着嘴,怒道:“熙然是觉得长了这么一双美丽宛如水晶琉璃般的紫色眼睛,就是不正常,就是一个怪物吗?”

    陌殇没有说话,沉默的样子叫人心疼。

    “你啊你,自己才傻乎乎的呢,还老是叫我傻丫头,我告诉你,黑色的眸子我才不喜欢呢,我最最喜欢的就是紫色的眸子。”不等陌殇开口,宓妃接着又说道:“难道熙然以为这个世上所有人都是黑色的眸子吗?其实人的眼睛是有很多种颜色的,只是你没有看到过罢了。”

    “这怎么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了,最常见到的就是绿眸,蓝眸,还有红眸,就只有紫眸是最少见的,但却是最好看的。”

    “只要阿宓不怕我就好。”别人会用什么样的眼光来看他,陌殇是一点儿都不会在意,从始至终他所在意的就唯有宓妃一个而已。

    “傻瓜。”宓妃何其聪明,哪会没有听出陌殇话里的不信,只得举例说明了,“远的不说,我记得梦萝国的无双王,貌似他的眼睛就不是黑色的,还有我家二师兄,他的眼睛也不是黑色的哟!”

    “这……”

    “熙然,你只要记得,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只要你是你,那么我就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更加不会怕你,不喜欢你,所以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呢?”宓妃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她很能体会陌殇的那种感觉。

    一把将宓妃搂进怀里,陌殇紧紧的抱着她,刚刚知道他的头发会变成银白色,黑色的眼睛会变成紫色的眼睛时,他的内心充满了未知的恐惧,甚至于那时的他很害怕,他怕如果自己变不回去,他的阿宓会不会把他当成怪物,再也认不出他。

    直到现在,一直以来盘旋在他心头的一件心事,总算是彻底的放下了。

    “熙然,你体内的毒跟你的手还有腿,是不是因为你突然变成这样才解了跟好了的。”通过给陌殇诊脉,她惊愕的发现,陌殇不但没有中毒,而且他的手臂跟右腿也一点事情都没有。

    特么,真是见鬼了。

    对于这发生在陌殇身上的事情,宓妃实在很难解释得清楚。

    “阿宓,当我的两个人格融合在一起之后,就会变成现在这样。”那一次他在德陇洞府内与金陵王后交手,那时第一次他的两个人格有了融合的迹角,但最终没有变成紫眸银发,而是属于邪魅男的次人格掌握了他身体的操控权。

    自那一次之后,随着他偶尔忆起一些往事的片段,阳魂之体与阴魂之体渐渐相融,每当他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又或是深陷险境,感到愤怒与激动的时候,他就会变成这般模样。

    当他眼睁睁看着宓妃被黑色大蟒重伤昏死过去,可想而知他是怎样的愤怒,因此,这一次变成这样,简直就不是以往可以相提并论的。

    “隐隐的我能感觉得到,好像现在这样才是我本来的样子,阿宓,你说是不是很奇怪?”

    握着陌殇的手,宓妃软声道:“顺其自然就好,这又有什么可奇怪的。”

    “别人要看到我这模样都该吓坏了,也就你还把我当个宝。”

    “嘻嘻,熙然可不就是我的宝么。”

    “以前就算变成这样,顶多两个时辰之后就会变回黑发黑眸,可这一次明显没有要变回去的感觉。”陌殇耸了耸肩,语气颇为无奈的样子。

    “唔,变不回去也好,这样的熙然可真是养眼。”

    陌殇点了点她的额头,冷声道:“没个正经的。”

    “呵呵…”

    “之前阿宓你一直陷在自己的梦魇中,我守着你是一步都不敢离开,咱们也不知道在这里呆了多长时间,我得去找些食物过来,要不没等咱们走出去估计就给饿死了。”

    摸了摸自己扁扁的肚子,宓妃点头软声道:“好,我等你回来。”

    目送陌殇离开,宓妃半瞌着眸子靠在山石上休息,脑海里则是浮现出之前她的那个梦境,那个男人竟然出现在她的梦里,想来她也没有找错方向,这个地方果然跟他脱不了关系。

    既来之则安之,就算要掘地三尺,她也会将他给挖出来的。

    一会儿之后陌殇就用他的外袍兜着一些野果回来了,拿到河水里洗了洗方才回到宓妃的身边,道:“阿宓先吃一些野果填填肚子,等晚一会儿我打探一下这里再去找野味。”

    “嗯。”宓妃也是真的饿了,倒也没有说什么,陌殇拿什么给她她就吃什么。

    趁着吃果子的这点儿空档,陌殇一一回答了宓妃之前提出的问题,跟宓妃说了一遍在他杀死黑色大蟒后发生的一切,以及他们掉落的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人烟,还有就是她发高烧将他给吓坏了。

    “熙然,那个人在我的梦境里出现了。”

    陌殇手一顿,紫眸凝视着宓妃,久久都没有开口,“熙然,他出现在我的梦境里就好像是真人一样,这个地方肯定有跟他有关的线索,我一定要将他给找出来。”

    “好。”

    “熙然,你是在生气吗?”

    “嗯,我在生气。”

    “我跟他不是…”

    “我知道。”他们在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情,陌殇是脑残了才会怀疑宓妃对他的感情。

    他只是吃味,只是猜测她要找的那个男人究竟是谁,又跟她有什么关系罢了。

    看着陌殇这样,宓妃没办法跟他细说梦境中的情景了,要不陌殇听了‘那人说在等她’这种具有歧义的话,会不会怒得直掐她的小脖子啊!

    光是想想宓妃就怕怕的,她还是不要说的好。

    “熙然,那个黑色大家伙可是好东西,那个你将它给怎么着了?”

    “碎尸万断了。”

    “呃…”宓妃眨了眨眼,这意思是死无全尸了?

    已经开了灵智的黑色大蟒的蛇胆啊,就那么没了真是可惜,很肉痛有没有?

    也罢也罢,要是在那样的情况下,陌殇还能有心情收集蛇胆,宓妃琢磨了一下,也感觉是醉醉的。

    “蛇胆还在。”

    “你说什么?”宓妃眉巴住陌殇的胳膊,眨眼再眨眼,“那个蛇胆当真还在?”

    “嗯。”不就一颗蛇胆吗?

    至于就让这丫头高兴成这样?

    “那大家伙估计都活好几百年了,而且它灵智已开,更是不能与普通的蛇相提并论,尤其是它的蛇胆可是宝贝中的宝贝,我要拿那蛇胆来入药给你调养身体。”

    闻言,陌殇一怔,原来她那么在意那颗蛇胆,竟满心都是为了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46百草秘地能否找到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