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47 百草秘地能否找到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鬼域殿驻地

    “我说你们能不能别再走来走去的了,这转得我是头晕眼花的。”宫灿拧着他那精致好看的眉,心情极度抑郁的又道:“就算你们把这地都转出几个窟窿来,他们也不会立马就出现在你们的面前。”

    要说他不担心陌殇跟宓妃的安危吗?

    不,他比谁都担心。

    他们这一路跟随宓妃从流金岛踏上光武大陆,明着他们是宓妃的下属,可实际上宓妃从未曾将他们兄弟当成是下人般对待,她不但给予了他们绝对的信任,也给了他们绝对的自由。

    只要他们不背叛她,那么她是会拿自己的性命来护卫他们的人,这样的主子早已经让他们追随得心甘情愿。

    “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呢?”顾伟辰的性子可没有他家大哥那么沉着冷静,素来就是个嘴上不饶人的家伙。

    这不,一听宫灿这并不曾带有其他意思的话,他就能跟宫灿对掐起来。

    “哼!”以前的宫灿不是个能受得起委屈的人,跟着宓妃以后,他就更不是一个可以委屈自己的人,毕竟他跟他的大哥只听命于宓妃,就连陌殇他们都是可以不奉为主子的。

    因此,宫灿一点儿都不觉得他要给顾伟辰面子,理所当然的就冷哼一声别过脸去。可他心里到底是不痛快,憋在心里的话实在是不吐不快,“我就是只关心我家主子怎么了?你们担心你们的主子关我毛事,我还没抱怨是你们主子把我家主子给拐跑的呢,你们倒好意思倒转枪口来对着我?”

    也是这个时候陌殇不在场,要不宫灿还真没胆子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是因为陌殇气场太强大,他在他的面前会妥妥的被秒成渣啊!

    虽说,他也是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要武力值有武力值的,但明显他跟陌殇不处于同一条水平线啊!

    这样的认知还真是让人心中不痛快。

    “小灿,你少说几句不会有人将你当哑巴。”现在的魑魅林表面上风平浪静,暗地里已是波涛汹涌,宓妃虽然一直都有给季逸晨和宫灿下令指令,让他们替她寻找她所绘制的图文,可同时宓妃也再三提醒过他们,必须以自身的安全为前提条件,否则将是要受到惩罚的。

    是以,季逸晨兄弟在没有多几分把握之前,他们没有冒然行动。

    然而,正当他们准备要行动的时候,陌殇带着宓妃离开了驻地,并且临行前有过特别的交待,遂,自陌殇与宓妃离开那日开始,但凡隶属鬼域殿的人员通通不允许离开驻地。

    整整两天时间过去,没有收到陌殇跟宓妃的半点消息,季逸晨又怎么可能不着急。可,转念一想宓妃是跟陌殇在一起的,季逸晨又只得说服自己按捺住心中的焦急,相认早晚都会有消息传来。

    “大哥你胳膊肘往哪边拐的呢?我还是不是你亲弟弟了。”宫灿不满的撇了撇嘴,若非宓妃早就有过交待,他哪里还能坐得住。

    “不管我们是谁的手下,只要记得我们彼此要守护的人是谁就行了。”

    “好好好,我不跟他一般见识。”

    “我才不跟你一般见识呢?”顾伟辰没好气的瞪了宫灿一眼,两人眼里火光四射,若非时间场合都不对,还真想冲上前就干上一场架,以男人的方式来解决他们之间的矛盾。

    一直不曾开口的牧竣跟牧谦对视一眼,他们能自己收敛总比他们开口压迫的要好,毕竟季逸晨跟宫灿是直接听命于君王妃的人,身份有那么一点点特殊,自然是能和平相处的最好。

    况且,那宫灿说的也是事实,他们竟无从反驳。

    “这都两天过去了,我是觉得咱们是不是应该商量一下,是继续驻守在这里什么也不做,还是分成几个小队分散开来去寻找君主跟主子的下落。”季逸晨算是很有耐心的人了,可一连两天没有宓妃的消息,他这心里也不禁担心着急了起来。

    眼下他跟宫灿已经彻彻底底,心甘情愿认了宓妃为主,至于他们从流金岛带出来的那个使命,反而退居第二了。

    只要他们一直跟着宓妃,那么总有一天,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的。

    “逸晨兄弟所言也并非没有道理,我是觉得不能再继续这么枯等下去,不管能不能找到君主跟君王妃,咱们都必须有些动作才行。”牧谦表达完自己的意见,就坐回椅子上不说话了。

    “伟晔,你是怎么想的?”

    “君主的命令不能违背。”

    听了自家大哥这呆板的话,顾伟辰真是挠破自己的脑袋也想不明白,他怎么可能是他的双生大哥呢,特么他们的性子完全不一样好不好,“我占成谦司主的提议,咱们不能就这么枯等着。”

    “我以为咱们也不用大张旗鼓的去找,悄悄的暗中寻找也是一样的,更何况这两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的,只要咱们没有大的动作,那些势力忙着走出魑魅林,早日进入安全范围都来不及,想必也抽不出时间来挑衅咱们。”难得宫灿没有跟顾伟辰抬杠,而是直白的说出了心中所想。

    反正他算是想明白了,他家主子这辈子已经彻底栽在了陌殇的身上,以他们彼此间的那种感情,别说这辈子不会分开,就是下辈子怕是也有点儿悬,因此,好歹看在陌殇是他跟他家大哥男主子的份上,他就大人有大量不跟陌殇那边的人计较。

    甭管他是不是直接听命于宓妃的人,单单就冲着他跟顾伟辰等人是一个整体的份上,他也不能拖后腿不是?

    “竣司主以为如何?”眼见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坚持执行陌殇的命令,顾伟晔看着牧竣,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的一本正经。

    有道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顾伟晔也不是那种古板呆滞的人,还是很有变通精神的。

    更何况,用君王妃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少数服从多数,他是胳膊拧不过大腿,还是甭要挣扎了。

    “今日午时已过,咱们再等上半天,如果天黑之后仍旧没有君主跟君王妃的消息,那咱们就趁着夜色分头出动。”陌殇极需要弄到手的消息,昨日血月司司主就已经用密信传了过来,只可惜陌殇不在,那封宓信就掌握在了牧竣的手里。

    一日不交到陌殇的手里,牧竣就一日不得安宁,生怕会出什么纰漏似的。

    “咱们鬼域殿目标太大,别看咱们防守得严密,哪怕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可那些势力也不是吃素的,一边安排眼线在外围牢牢的盯住我们,一边又急着寻找离开魑魅林的路,一个个的忙得倒是欢快。”牧谦冷嘲出声,黑眸里满是冷光,那些势力他们都可以不放在眼里,哪怕就是绝地山庄跟镜月宗,他们也可以无视,但偏偏对那山洞里住着的人,他们不得不防。

    南门长风的身份他们暂时还没有确定,可他们却已然确定了他危险的身份,由不得他们不警惕一些。

    更何况,里里外外将他们盯得死死的人,可不就是那个南门长风派来的人么?而且,除此之外,牧谦更为担心的是,他还察觉到了另外一股势力的人在靠近他们。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非常需要陌殇回来坐阵。

    “所以咱们要抓紧下午的功夫,好好的安排跟计划一下。”

    “有道理。”

    “这样,下午我跟小灿去打探一下,看看目前留在附近的还有哪几个势力,其他的势力又都走到什么地方去了,你们就计划一下咱们晚上的行动,务必不能让某些人看出破绽来。”

    季逸晨话音刚落,宫灿接口就道:“就是,别的人盯上我们倒也不怕,怕就怕咱们不但要对上那个诡异的南门长风,还得被迫跟藏在他身后的另一股势力动手。”

    “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牧竣拍板定下之后,不忘交待一句,道:“你们注意安全。”

    要是他们出了事,君王妃回来铁定会扒了他们的皮。

    “你们就放心吧,我们兄弟也不是个傻的,自有保命的法子。”

    “那我们就先行一步。”

    “去吧,咱们都行动起来。”

    目送季逸晨兄弟离开后,牧竣顾伟晔四人还召集了一些高手进来,详细的安排跟计划起来。

    只但愿,天黑之前君主跟君王妃能递个消息回来,又或是他们平安归来。

    ……

    “阿宓,你好些了没有?”

    填饱了肚子,又休息了好一会儿,宓妃不但体力恢复了好些,就连那糟糕的心情都好了许多。

    “没事儿了。”

    “我替阿宓处理的皮外伤到底没有你自己处理得妥当,至于内伤我就给你服用了一粒药丸,你再看看还需不需要别的。”眼下除了着急离开这个地方,陌殇最是担心的就只有宓妃的身体了,“去寻野果的时候,我发现那边有不少的药草,阿宓看看你都需要哪些,然后我就去采。”

    “皮外力都不碍事的,养养就好。”

    “那我再用真气替你调息一下内伤?”

    宓妃赶紧拉住陌殇的手,抿唇摇头道:“不行,我不同意。”

    “阿宓放心,以我现在的状态不会有事的。”

    “那也不行。”虽然按照陌殇所言,他早就应该变回墨发黑眸了,可谁也不知道他这紫眸银发的状态还能维持多久,又有谁敢向她保证,恢复过后的陌殇还能好胳膊好腿的?

    万一要是不能,那又拖着严重的内伤,宓妃光是想想就头大了。

    这个时候,她是坚决不会同意再让陌殇用真气替她疗伤的。

    “可是……”

    “没有可是,不管熙然说什么,我都不会同意的。”

    “你这丫头怎么就这么的倔。”

    “我就是倔,你想要怎么着?”宓妃俏皮的吐了吐舌头,那苍白的脸色染上几分嫣红,气色看起来倒是好了不少。

    陌殇说不过她,只得轻点了点她的鼻头,柔声道:“你我所修练的功法不同,要不我替阿宓护法,你且自己运功调息一下,兴许效果会更好。”

    “这个可以有。”宓妃举了举手,她刚才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不由得拍了自己一巴掌,叫道:“我怎么那么笨呢。”

    “果真就是个傻丫头,瞧瞧脑门都拍红了。”

    “没事没事,熙然你等等我,我这就运功调息一下。”

    “好。”

    眼看着宓妃就在原地盘膝而坐,很快就进入了修炼状态,陌殇也就挑了距离她不远的地方坐下,一边替宓妃护法,一边自己也运功打座一番,以便补充自己消耗掉的那些体力。

    在他离开星殒城之前,宓妃为了减少他发病的次数,没有丝毫隐瞒的教了他古武之术,还真别说修炼过后他明显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

    倘若他真能如宓妃所说的那样突破古武之术的第七层,那么即便他不能长命百岁,至少也可以多陪伴宓妃二十年。

    想他自出娘胎就被判定活不过二十二,若能多出二十年的寿命,那都是他从阎罗王那里抢来的,陌殇倒也不会不知足。

    可他到底还是贪心,他想陪伴在宓妃身边的岂会仅有那二十年,他想要的更多,他要的是能跟宓妃白头偕老。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在宓妃睁开双眼之前,陌殇就先睁开了眼睛,他抬头看了眼天色,也实在无从判断他跟宓妃在暗室呆了多长时间,又在这个芳草连天,蝶飞鸟语的地方呆了多长时间。

    呼――

    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宓妃缓缓睁开了双眸,那浓密卷翘的眼睫颤了颤,软声道:“熙然。”

    “宝贝儿醒了,觉得怎么样?”

    “好多了。”

    仔细观察过宓妃的气色后,陌殇尚算满意的点了点头,柔声道:“那咱们先四处看看,找找出路在哪里。”

    “嗯。”宓妃重重的点了点头,任由陌殇牵着她的手随便挑了一条路来走,“熙然,你说哪里有药草,咱们就先往那条路走好不好?”

    “好,听你的。”

    陌殇领着宓妃又转了一条道,与刚才挑的那条路正好一东一西,好在两人的脚力都非常不错,很快宓妃就发现一些虽说常见却也比较难得的药草,最令宓妃惊奇的是,这些药草的品质远不是外面那些相同药草可以相比的。

    “怎么了,瞧瞧你这双眼都要放光了。”

    噗嗤――

    “我可不就是双眼都要放光了么!”宓妃没好气的白了陌殇一眼,抿着水润的红唇,道:“我啊,虽说对医术不是很感兴趣,可架不住我喜欢毒术啊,熙然你看看那些零星的药草丛里,藏着好些珍稀的毒草呢。”

    她是丝毫都不怀疑,撇开她自己不说,单不论是她师傅也好,还是她的几个师兄也罢,若是看到这些药草,肯定会想也不想就去采的。

    “那阿宓怎么不去采,要我帮忙么?”

    宓妃望着他,可怜巴巴的摊了摊手,扁着嘴道:“我倒是想要去采来着,可咱们连这里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而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走得出去,更何况就算我采了这些药草毒草,咱们拿什么装?”

    “傻丫头。”

    “呵呵…先不管那么多了,咱们再去前面看看。”

    “嗯。”

    砰――

    嘶――

    “熙然,你怎么突然停下来了,我的鼻子。”宓妃红着眼捂着自己的鼻子,眼泪汪汪的小模样别提多可怜了,不满的嘟囔出声,“丫丫的,你这背是铁做的吗?真硬。”

    陌殇看着她这样是又好笑好又气,一把将她揽在怀里,轻笑道:“叫你慢吞吞的走在我身后,活该。”

    “咦――”

    “怎么?”

    “熙然你看那块石碑。”

    “百草秘地,原来如此。”

    宓妃推开陌殇小跑到那块石碑旁蹲下,没太听清楚陌殇的话,就问道:“什么原来如此?”

    “你猜?”

    “我才没那么无聊呢。”撇了撇嘴,宓妃伸手扒开石碑周围的半个人高的青草,手指抚过那熟悉的图文,咬唇道:“熙然,我现在是确定我要找的人,肯定在里面留下了什么东西,而且咱们想要离开,也的确是走这条路没错了。”

    “这些图文竟然跟沼泽地上出现的一样,而且跟那间暗室中的也一样,只是更加清晰分明了。”

    “嗯。”

    “在这石碑之上画下整个百草秘地的地图,这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

    “这地图我已经记下了,咱们就去那大宅院看看能有新的发现不?”

    “行,不过在去之前,阿宓倒是可以看看那里。”

    抬头顺着陌殇手指的方向一瞧,宓妃不由得惊愕的瞪大了双眼,好半晌都不敢眨动一下自己的眼睛。

    天呐,确定她看到的都是真的吗?

    确定她没有产生幻觉?

    这个地方叫做百草秘地,陌殇又呢喃了一句原来如此,敢情他正是因为看到那一片坡的药田才停下行走脚步的?

    “熙然,你说我是不是眼花了?”

    “是真的。”

    “天呐,怎么办?我好想将这一片坡药田里的药草都挖走,呜呜,怎么能只让我看,不让我拿,这太痛苦了有没有。”

    看着又叫又跳的宓妃仰天吼了几嗓子,飞也似的直奔药田而去,陌殇嘴角狠抽了抽,想了个折中的办法直接道:“这药田里这么多的药草咱们肯定是带不走的,阿宓还是找些珍稀难见的,咱们肯定能带走。”

    “可是我舍不得,我都想要。”

    “这个…”

    “不行,我一定要将这些药草全都带走。”咬着牙,宓妃打定主意要将这里洗劫一空了,“走,咱们去那大宅院里找找布袋子什么的,就算不能全部拿走,我也要装它几袋了。”

    陌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47百草秘地能否找到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