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48 百草秘地能否找到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远眺那似是飘荡在云雾间,如梦似幻的红墙绿瓦大宅院,陌殇看着那在一片片药田里穿过来穿过去的娇小身影,宛如紫水晶般的凤眸深处,满满的都是宠溺。

    “这丫头,不是要去大宅院里找袋子装药材么,怎的又跑去疯玩了,也不怕一个不小心将那些药材给踩死。”陌殇收回远眺的目光,温柔的缠绕在宓妃的身上,语气轻柔的喃喃出声。

    “熙然,熙然你快过来呀!”药田深处,宓妃伸出半个身子,朝着陌殇不停的招手,绝美的小脸上荡漾着如花的笑魇。

    “来了,这就来了。”

    “嗯,你快一点儿。”

    清澈水灵的大眼睛俏皮的眨了眨,直起身子扯住陌殇的袖口,仰着精致的小脸瞅着他,软声道:“熙然你知道么,此时此刻我算是彻底明白这地方为啥要叫百草秘地了。”

    可不就是一处秘地么?一处药百草的宝地,就算这地方再也没有其他的隐秘了,单单就是这一片片的药田,其价值就不是金银所能估量的。

    “明眼人一瞧就知道了。”

    “药王谷中别的不多,就是专门用来种植药草的药田特别的多,而且是各种各样的药草都种得有,其中也不乏一些世间罕见的珍稀药材,但饶是整个药王谷的药材加起来,也没有这个地方多啊!”

    一想到这些药材只能看,却没办法带得走,宓妃就难以形容自己那肉痛的感觉。

    贼老天,果然就是喜欢耍着她玩儿?

    “其他的就不说了,刚刚我在那边两块药田里发现了一些古籍上记载,现已经绝了种的珍稀药材,那可是连药王谷都没有的。”宓妃盯着那些药材看的时候双眼都放着光,让得陌殇对上那样的目光都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特么有种浑身发毛的感觉有木有,“咱们两个人加起来也不过就四只手,哪怕一种药材带走一根,那也相当的困难,我的心好痛。”

    噗――

    看着宓妃那纠结不舍的表情,再听着她无限哀怨的声音,陌殇庆幸自己没有在喝水,不然他铁定一口全给喷出来。

    “熙然,我也不贪心了,你给我想想有什么办法能多带一点点走行不?”眨巴着大眼睛,却又扁着粉嫩的小嘴,那搞怪的表情瞧得陌殇是既好笑又拿她实在没办法。

    “好,我来想办法,阿宓现在只要看看想带在哪些就好。”

    “其实我都想带走。”

    陌殇:……

    “咳咳,我就只是说着玩的,哪儿能全都带走。”

    “就挑些外面没有的,而且异常珍贵的吧,如若还有空余的,咱们就还带点儿。”

    重重的点了点头,宓妃也不打算继续为难陌殇了,毕竟他们现在都还身处未知的危险之中呢,哪有太多时间琢磨这些?

    罢罢罢,能拿多少就算多少,倘若什么都没有,那也是命。

    “阿宓要不要过去看妥当,决定要带走哪些,以免临到头来抓瞎?”

    “不用了,刚才我从那边过来,已经都看过了一遍,心中也算有数了。”此时此刻,宓妃不禁在心中怒问老天,你他丫的让姐穿越过来,好歹也给姐附带一个穿越福利啊!

    不说那些逆天的绝世宝贝,好歹也像那什么玄幻小说里的那样,给姐一个具有储物功能的宝贝啊!

    如此一来,她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这些个药田通通都打包,变成自己的私有物品。

    结果她穿越一场,毛都木有一根。

    “那咱们现在就去那院子里看看,兴许真能让我家阿宓捡个什么神奇的宝贝也说不定。”陌殇只见宓妃小脸上的表情丰富多彩的,一变再变实是不明白她那脑袋瓜里在想什么,只得牵紧了她的手,快步朝着前方的宅院前进。

    宓妃嘟着水润的红唇冲他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熙然以为宝贝是大白菜么?随随便便就能捡一个?”

    “那可说不准。”

    “唔,熙然这是有第六感应,所以猜到的?”

    陌殇摇头,宓妃不甘心的又道:“那熙然为何说得那般肯定,就好像说的真的一样?”

    “真亦假时假亦真,假亦真时真亦假,阿宓以为呢?”

    “猜来猜去的麻烦,咱们到里面去看。”宓妃快步上前两步,却发现自己的小手还被陌殇紧紧的牵着,于是就反握住他的手,将他拖着飞奔就跑。

    这两人也是傻的,明明有轻功不用,偏偏要用跑的,足足小跑了近一刻钟方才停在一道古朴大气的,充满神秘气息的狼虎图藤大门前。

    数十道台阶之下,一左一右矗立着两个大石狮子,青面獠牙的,显得极其的威风凛凛。

    “这道大门上的图藤,比起前面出现过三次的图藤都要清晰深刻,阿宓可有发现它们的不同之处?”

    陌殇不提这一点,宓妃压根就还没有意识到,枉她自以为自己心细,结果险些就打了眼。

    “别着急,阿宓慢慢看。”

    “图藤上面,青色的狼跟白色的虎,它们的眼睛不一样。”宓妃紧盯着图藤上青狼与白虎的眼睛,眼前仿佛产生了幻觉,她隐隐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像缓慢的呈现在她的眼前。

    怎么回事?

    那些影像里呈现的都是什么?

    “阿宓。”

    “什么?”耳边响起陌殇清冷暗磁的嗓音,猛地将陷入幻境里的宓妃给惊醒,她下意识的反问出声。

    “阿宓看到什么了?”

    “熙然你早就发现了对不对?”宓妃抓住陌殇的袖口,清澈的眸底因为带着些许情绪,让她看起来有些急躁。

    陌殇揉了揉她的发顶,轻声道:“之前我并没有发现哪里不同,察觉到图藤上青狼与白虎眼睛有异是看到那块石碑的时候。”

    当时他恰巧看到图藤上的眼睛,若非他反应极快,心性又极为坚定,只怕也是中了招。

    “原来如此。”小手摸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的吐出四个字,抿唇又道:“熙然,咱们再来比一场如何?”

    “好。”

    捏了捏手心,宓妃黛眉轻挑,道:“谁先到门前就算谁赢。”

    “行。”

    陌殇话音刚落,宓妃身影一闪,整个人就闯进了阵中,然后手脚麻利的就动了起来,大有一种非要赢过陌殇的架势。

    “小心一些别伤到自己。”

    “才不会的。”

    “你要敢为了取胜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看一会儿之后我怎么收拾你。”

    闻言,宓妃只得放慢一点速度,却又不甘心的扭头朝陌殇直吐舌头,以示她对他的不满。

    “疯丫头。”

    两人一前一后各自破解六个小阵之后,方才意识到自己大意了,“熙然,咱们貌似陷入绝杀阵之中了。”

    阵内阵外,两重天。

    阵外,艳阳高照。

    阵内,刀光敛影,杀气冲天。

    短短不过一个呼吸间,陌殇剑眉轻拧,冷声道:“阿宓,站在原地不许再移动,等我过来再说,不然咱们被冲散开就糟了。”

    对上陌殇那不容拒绝的幽深目光,宓妃只得妥协的点了点头,再加上她的确是个伤患,万一再因为她的倔强而加重伤势,怕只怕陌殇都忍不住要拍她一巴掌了。

    “乖,我马上就过来。”

    绝杀阵中,陌殇独自一人面对的是千军万马,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刀剑无眼,饶是陌殇武力值极其的强横,也险些受伤挂彩。

    “熙然,左进三,右退九。”

    “好。”

    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身自阵中面对千军万马的陌殇一时间没有想到退敌之法,倒是宓妃的一句话提醒了他,让他成功破了第一关。

    “熙然你没事吧!”

    “没事。”一把将宓妃搂进怀里,陌殇真怕当时宓妃不听他的,而执意要自己一个人独绝杀阵。

    好在这丫头,关键时刻总是将他排在第一位。

    “刚才我已经想到办法走出这绝杀阵了,熙然只管跟着我走便是。”

    眼见陌殇没有出声,宓妃只当他不信她的,撇嘴又道:“当然,要是熙然不信我的话,也是可以……”

    “可以什么?”

    “呃,没没什么。”摆了摆手,宓妃很没胆色的将后面的话给咽回了肚子里。

    “你个小丫头要是皮痒的话,我是不介意替阿宓挠一挠的。”

    “嘿嘿,不用不用。”

    “傻丫头。”

    “那咱们可以走了么?”

    “我走前面,阿宓你跟在我身后告诉我怎么走。”要他让宓妃在前面冒险,陌殇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

    心下轻叹一口气,宓妃轻轻垫了垫脚,努力让自己可以跟陌殇平视,让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眼睛,同时也让她自己可以清楚的望进陌殇的眸底,她语气坚定的道:“我在前,熙然在后。”

    “不成。”

    “熙然你就那么不相信我吗?难道我会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吗?我告诉你,我可不会那么早死,然后便宜别的女人的。”

    陌殇一个头两个大,这丫头的想象力未免太丰富了,这都说的哪儿跟哪儿啊!

    “都是由你来指路,我在前面跟你在前面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其他懂得奇门阵法之人,兴许最害怕的就是陷入绝杀阵里,可偏偏宓妃是个异数,旁的阵法兴许还能困得住她,可绝杀阵在她的面前就险得非常的鸡肋。

    许是当初她跟那个男人学习阵法之时,那个男人教导她的方法就是将她扔入阵中,生还是死就看她自己的本事,又或是她的运气。

    最初的时候,宓妃对于阵法知之甚少,她能一次又一次活着走出阵法,凭借的就是她对于危险潜意识的灵敏反应。

    换言之,倘若出现在她面前的是死门,那么几乎就在靠近死门的那一瞬间,她就会立马的避开。因此,她走在前面跟陌殇走在前面,区别是非常大的。

    “阿宓你……”

    “什么都别再说了,你要信我就跟着我走。”

    “哎…”陌殇自知拿她没办法,最后只能妥协,却也抓紧了她的手,沉声道:“遇到危险不许逞强。”

    “知道了,不会有危险的。”

    接下来的时间,宓妃就主动牵着陌殇的手在阵中游走,每一次遇到死门遭遇恶战之前,宓妃总是能第一时间带着他换另外一条路,直到他们找到生门,再击碎阵眼走到那古朴的大门前。

    颇有些怔愣的站在大门外,眼见那阵法已经从眼前消失,陌殇都还有些没有缓过神来,这丫头到底是怎么做的?

    可当某天待他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后,陌殇对宓妃除了心疼还是心疼,究竟是怎样残酷而冷血的一种训练方式,又到底是有过怎样的经历,才能练就出宓妃那面对危险潜意识下的灵敏反应?

    “咱们要敲门么?”看到大门的图藤,宓妃原本以为她会愤怒的恨不得毁之,可当她就站在这图藤面前,那种感觉却并不强烈了。

    既然她都走到了这一步,断然是没有后退的理由,也不管最后隐藏的真相是什么,她都将毫不犹豫的将其揭开。

    “阿宓退后。”

    “哦。”阵法已破,宓妃心安理得的退到陌殇身后,乖巧的做个听话的乖女孩儿,由着他替她遮风挡雨。

    吱呀――

    沉重的大门应声而开,放眼望去这是一座七进七出的大宅院,里面的一砖一瓦都保存得极为完好,几乎看不出丝毫的损坏,哪怕就是色彩也都非常的鲜艳,好像时光就此停留在它最为华丽唯美的那个时候。

    若非陌殇跟宓妃站在大门口,丝毫感觉不到里面有任何的生气,只怕他们都要以为这里还有人在居住着。

    “这是一座空宅。”

    “嗯,那咱们先去主院看看?”一般来说相对比较重要的东西都会收在主院之中,宓妃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去找,就只能先将主意打到这处宅院的主院了。

    当两人走到前院正厅的时候,陌殇指着门上的牌匾道:“住在这处宅院的人姓呼延。”

    “应该是的吧!”在她的前世,那个男人没有将她当成徒弟,同样的她也不曾将他当成师傅过。

    自从她被他带回特工岛,姓氏也好,名字也罢,那些都是奢求,最开始的时候她就连代号都是是数字,直到后来她的表现越来越突出,越来越优异,那个男人才给了她一个新的代号――宓妃。

    因此,在宓妃的记忆里,她所知道的也是属于那个男人的代号,而不是他姓什么,又叫什么。

    面对陌殇的问题,她自是无法给予肯定回答的。

    “一般来说卧室跟书房收集的东西会齐全一些,咱们先到书房看一下,然后再去卧室找一找。”

    “好。”

    前院的书房转了一圈,结果除了一些书画古籍之外,其余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发现,暗室密道之内的也没有,两人只得又退出来到前院的主卧房寻找。

    好不容易在这间房里找到一间占地面积极大的密室,结果里面堆放的全都是些金银珠宝,还有就是大量的金叶子跟银锭子。虽然第一眼看到的时候,的的确确是非常诱人的,但跟外面那些药田里的药材比起来,这些金银算个屁啊!

    就算有宓妃想带走的,她也更希望带走那些药材好么?

    “别嘟着嘴了,咱们再去后院看看。”

    “走吧。”宓妃拉耸着脑袋,越发觉得老天待她不公平,好歹你他丫的送我一个具有储物功能的戒指或是空间什么的啊,哪怕就是只能放东西进去,人不能进去的也好啊,总好过让她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宝贝,却又一样都带不走浑身肉痛的好伐。

    原本走进这座宅院后,陌殇都是保持着高度警惕的,就担心这里面的危险会比外面更多,出乎意料的是,仿佛踏进这座宅院他们就到了一个安全区域,将外面的一切危险都隔绝在外。

    一路行来,他们除了发现这座宅院里面没有一个人之外,其余的一草一树,一山一水,一砖一瓦,无一例外好像都保持着它们原主人在时候的模样,就有如时常有人在打扫跟修剪一般,着实令人感觉这座宅子,处处都透着诡异的味道。

    好在陌殇跟宓妃没有要在这里常住的意思,不然那种察觉到有问题,却又找不到哪里有问题的感觉,是挺叫人抓狂的。

    “熙然,你快过来看看。”

    “发现什么了?”

    “原来湛泓维发现的那片神秘海域是真实存在的。”宓妃朝着陌殇扬了扬手中的一本泛着黄的书,接着又道:“据这本书上简短的记录,在那片神秘的海域下面,还有人生存在那里。”

    “快给我看看。”

    “熙然,你知道太叔世家,公冶世家和南门世家么?这三大世家应该不是属于光武大陆的隐门世家,我猜他们应该就是那片海域底下存在的世家,熙然会不会就跟他们其中一个世家有关呢?”

    快速的将宓妃翻到的那段话看完,陌殇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他道:“不知道,我总觉得还缺了点儿什么?”

    “不着急,咱们慢慢找。”

    “嗯。”

    “对了,熙然,你说这上面记载的南门世家,会不会就跟那个什么南门长风有关?”

    之前,他们还猜测那是属于光武大陆上的隐门势力,倒是没曾想南门长风兴许就是来自那片神秘海域的。

    “他很有可能就是,咱们现在也不知道出来了多长时间,想来湛泓维传来的消息,牧竣他们应该收到了。”

    “先不管那么多了,咱们先将这些书都翻一遍,看看还有没有更多的文字记载。”

    “行。”

    两人动作都飞快,可找到有用的文字资料却是极少极少,但也好过一点儿都没有,至少这些东西让陌殇跟宓妃都肯定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在那片神秘的海域下,真真实实的有人在海水下面生活,那里好像还存在一座王宫。

    海底王宫,简直闪瞎宓妃的眼。

    咳咳,她不禁都忍不住脑补一下下,yy着海底下住着的是不是龙族,那所谓的王宫会不会就是水晶宫呢?

    当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宓妃也是醉了。

    “要是可以的话,我挺想将这些修炼的功法跟武功秘籍带走的。”如果可以将这些功法跟秘籍带回浩瀚大陆,教给他手下那些人修练,陌殇有理由相信他将再无敌手的。

    “其实我也想。”不但是陌殇想将这些功法秘籍给他的人用,就是宓妃也打着这样的主意来着。

    毕竟,她自己也有一个雇佣兵军团来着。

    在这个时代,这些功法秘籍什么的,可不就是最最宝的。

    两人对视一眼,不由得都在想,要是有什么东西可以将他们所想带走的东西都收起来的宝贝就好了,那样他们就完全不用愁了。

    “咦,那里是一道门吗?”。

    “像门又不像门,阿宓等一等再过去。”陌殇让宓妃不要过去,他自己却是上前查看,以此来杜绝危险。

    当陌殇的手触碰到那道像门又不像是门的屏障上面,他的手掌就遇到了阻力,任凭他怎么动作都无法再进一步。

    “让我也来试试。”

    “这东西古怪得很,阿宓小心些。”

    “我知道。”等宓妃走到陌殇身边站定,也跟陌殇一样伸出手掌去触碰眼前的门,没等她靠近就被反弹了回去。

    接连试了好几次,结果都一模一样,打击得宓妃都要发狂暴走了,他丫丫的存心欺负她呢?

    “阿宓,将你的手掌轻放在我的手掌上再试一次。”

    “哦!”宓妃懒懒的应了一声,其实没抱啥希望。

    然而,奇迹却就这样发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48百草秘地能否找到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