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49 百草秘地能否找到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喂,你……”

    “喂什么喂,我没有名字吗?”

    蒙昂嘴角一抽,黑着脸冷声道:“你以为我跟你很熟吗?”

    他在鬼域殿地位特殊,除了对陌殇的指令无条件的服从之外,眼下他顶多也就对宓妃唯命是从了。

    至于其他人的面子,要不要买就看他心情的好坏了,若非陌殇临行前特意将重伤的湛泓维交给他来调理,蒙昂是说什么都不会独自留在幽冥城鬼域殿的。

    “既然蒙大夫,蒙公子跟我不熟,这一路又何必眼巴巴的跟着我。”湛泓维倒也不气不恼,只是他的表情跟声音都不阴不阳的,总给人一种他要秋后算账的感觉,心里特别的不得劲。

    “大路朝天,你走你的,本公子走本公子的,你凭什么就说是本公子跟着你走,而不是你在跟着本公子走。”蒙昂冷哼一声,脸色‘刷’的一下就沉了下来。

    虽说他也是光武大陆土生土长的,但他足足有非常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在这片大陆上行走,饶是他为医者,也有很多的地方不曾亲自去过,其中最为著名的一处就是魑魅林。

    也怪他出门的时候没有做准备,否则他才不要搭理湛泓维这个家伙,特么太会拆他的台了有没有。

    “司主,最迟明天上午咱们就可以进入魑魅林,这些都是属下沿途收集来的各个势力的最新资料,还请司主过目。”

    世人皆知鬼域殿有幽冥二司,却无人知晓在鬼域殿其实还存在着一个暗部之王,那便是血月司司主湛泓维。

    在鬼域殿内部,握在他手中的权利仅次于鬼域殿之主陌殇,就连一直在明面上代表着陌殇,几乎等同于陌殇代言人的幽冥二司也要退居他之后。然而,知晓血月司司主存在的人却是少之又少,别说外界无人知晓,就是内部知晓的人也不过区区三个而已。

    “我到前面找个地方休息,别忘了你还是一个病人。”蒙昂对这些事情并不关心,他现在最在意的就是湛泓维的身体健康。

    只要这家伙完全恢复了,那么他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他也就有时间离开去做他想做的事情了。

    “司主,属下以为蒙大夫说得不错,您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这么长时间不停歇的赶路,就是一个正常人都会吃不消的,所以……”

    “华樱也觉得他是对的?”

    “是,属下认为蒙大夫是对的。”华樱乃是湛泓维一手培养起来的,自然明白她的顶头上司最讨厌什么,撒谎什么的最是要不得。

    既然不能说谎,她何不就实话实说,总归司主不会恼羞成怒要揍她一顿的。

    自打踏出幽冥城,这一路上如若没有蒙大夫再三的阻止,华樱毫不怀疑她家司主铁定是已经旧伤复发了,那可真是要人命的事情,指不定君主的怒火还得撒在她的身上,想想她的小心肝儿就颤得厉害。

    毕竟湛泓维被他们的人从镜月宗宗主手里救回来之后,整个人就已经只途一口气给吊着了,刚救回来那会儿要是没有君王妃亲自为其施针,再加上君王妃亲自配的药,现在哪里还有湛泓维这么一个人。

    虽说后来司主的身体一直都是蒙大夫在照料,但蒙大夫的性子跟她家司主的性子好像天生就是不对付的,一见面就没有不互掐的,若非是君主有所交待,华樱都怕蒙大夫会死活不管司主的。

    “司主就别生气了。”

    “谁说本司主生气了。”湛泓维心下微恼,面上却是分毫不显,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适当的休息是必要的,一旦旧伤复发他可就真的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了。

    君主传信回鬼域殿,问他要的只有跟南门长风有关的消息跟情报,并不曾要他亲自前往魑魅林,说起来他这次也是先斩后奏了,这要是在他自己的身上再发生点儿什么,后果可不就是他能承担得起的。

    “嘻嘻,司主没有生气就好,那…嘿嘿,那咱们就到蒙大夫找的那地方歇息一下?”

    “嗯。”

    呼――

    眼见湛泓维冲她点了点头,华樱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还好司主没有一意孤行,要不头大的可就是她了。

    “蒙大夫,您看一会儿能不能帮司主诊个脉什么的?”

    “他不是壮得跟头牛一样么,还看什么看。”蒙昂挑了一块干净的山石坐下,不咸不淡的回了华樱一句,而后就闭目调息起来,仿佛周遭的一切都跟他断绝了关系。

    他之所以同意蒙昂的提意,安排好鬼域殿的事情就赶到魑魅林与陌殇汇合,他担心的不是陌殇此行要做的事情,而是他算计着时间,估计距离陌殇彻底恢复记忆的时间差不远了。

    因此,他需要呆在陌殇的身边,以此来确保陌殇不出任何的意外,否则将要为此付出代价的人又岂止他一个,还有他身后的整个蒙氏家族。

    那样的代价太大,他赌不起。

    “你们几个注意一下防御,华樱你带人准备一下食物,吃完好继续赶路。”

    “是,司主。”撇了撇嘴,华樱看了看闭着眼睛的蒙昂,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司主湛泓维,真心觉得她丫的就是一块夹心饼干,两边都不讨好。

    “别磨蹭了,赶紧的。”

    “是。”

    华樱领着三个人走开后,湛泓维也选了一块地方盘膝坐下,凝神静气进入了入定状态,却也难免要分出一缕心神留意周遭的动静,这已然是他刻入了骨髓里的习惯。

    很快华樱就回来了,并且动作麻利的准备好了热气腾腾的食物,一行人跟打仗似的吃饱喝足后,湛泓维就吩咐手下人收拾一下,争取连夜就进入魑魅林,最好是能跟君主汇合。

    “坐下。”

    “什…什么?”华樱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慢半拍的嘟囔道:“蒙,蒙蒙大夫您醒了?”

    闻言,蒙昂嘴角一抽,黑着一张俊脸道:“本公子有睡过吗?你哪只眼睛看到的?”

    “呃…”

    “行啦,本公子没跟你说话。”

    “哦。”

    蒙昂站起身拂了拂华丽的青色长袍,扭头对华樱吩吩道:“给我烤只野鸡一会儿路上吃,另外如果你想平平安安进入魑魅林,那就乖乖坐下,让本公子替你行一次针。”

    这般高强度的奔波,就是身为正常人的蒙昂都有些吃不消,更别谈湛泓维这个伤患了。

    “请蒙大夫放心,我早就挑了一只最好的野鸡按照您说的方法用泥给裹起来埋在地下,一会儿起程后路上吃保准刚刚好。”

    瞥了眼笑嘻嘻的华樱,蒙昂依旧是摆着一张脸走到湛泓维的身后,冷声道:“将上衣脱了,等我下针的时候不管你感觉到有多痛,切记不可用内力抵抗,否则稍有差池你就少则要卧床半月,多则怕要一两个月了。”

    “是,我记下了。”

    “这次为你行针过后,你若有幸再让君王妃替你施一针,又或是再得君王妃一两瓶药丸,不但能根除你的旧伤,保证再也不会复发,兴许还能让你的功法借着上次受伤之故,继而破空那个瓶颈,端看你小子有没有那个运气,是否能得君王妃的眼缘了。”说起宓妃手上的那些药,蒙昂其实也是非常想要的,而且经过宓妃偶然间的一两次点拨,让他是受益良多。

    宓妃是个护短的,只要是被她所承认的人,那么她是一点儿都不会吝啬那些灵丹妙药的。

    要说蒙昂跟湛泓维也是无冤无仇的,可他愣就是瞧不惯湛泓维那张板起来的严肃的脸,小小年纪的装什么老成,那让他那个年纪的人脸面往哪里搁,不是存心给他添堵么?

    于是,也不知出于什么样的恶趣味,蒙昂就爱言语刺激湛泓维,最期盼的事情就是眼睁睁的看着某人脸面,然后又拿他没办法的样子,那样于他而言简直不要太有成就感。

    “我要多谢蒙大夫提点吗?”

    “你若要谢,本公子当然也好意思收着。”

    “赶紧的吧!”

    “你…”死小子,说话真是一点儿都不可爱。

    咬了咬牙,黑沉着俊脸,蒙昂真想拿起针狠狠的扎这个家伙一顿,好在他理智尚在,倒也没在这个时候闹脾气。

    静候在一旁的华樱看到蒙昂咬牙切齿怒瞪湛泓维的那一幕,她都不禁在心里替湛泓维捏了一把冷汗,真怕蒙昂一个没忍住,下死手的扎他一顿,好在蒙大夫是有品的,没有公报私仇。

    等到蒙昂替湛泓维行完针,又静待湛泓维运功调息两个周天,就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

    他们一切准备就绪,几乎不到一柱香的功夫就起程朝着魑魅林出发了。湛泓维远远凝望着蒙昂的背影,漆黑如星子的双眸如大海般深邃,他提议要亲自前往魑魅林遭到了非常强烈的反对,几乎可以说没有一个人愿意支持他,唯有蒙昂赞成他的决定。

    湛泓维不知道蒙昂心里在盘算什么,但只要他可以肯定蒙昂不会对陌殇不利,那么他就会尽量配合蒙昂的行动,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困扰,即便他跟蒙昂是真的不对盘,两人就好像天生八字不合一样,碰了面就没有不呛声的。

    “华樱,吩咐你的事情办妥了吗?”

    “回司主的话,属下已经办妥了。”华樱办事素来妥当,虽说从外表上看她可能不怎么靠谱,可做起事来她却是十足十的心思细腻,“只要竣司主跟谦司主任何一个人看到咱们的信息,他们铁定是会安排人前来接应的。”

    “如此甚好。”

    ……

    日落西沉,一轮皎洁的圆月慢慢的爬了缀满星辰的天空,清风拂过,耳畔响起的尽是魑魅林中树叶的沙沙作响声。

    “君主跟君王妃到现在都没有消息,我们不能再等了。”

    “那咱们不能再继续拖下去了,必须马上采取行动。”

    牧竣看了眼一脸激动的牧谦跟顾伟辰,幽深的目光落到季逸晨兄弟的脸上,沉声道:“你们的意思呢?”

    “我们的意思不是早就明确了吗?”宫灿不答反问,虽然他觉得不管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宓妃都会把自己照顾得好好的,更何况她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将她看得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陌殇。

    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么长时间没有宓妃的消,也由不得宫灿不担心不着急,就怕宓妃有个好歹。

    “小灿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伟晔你还坚持原来的意见吗?”牧竣也没有着急着表态,他肩上扛着的担子重着,任何决定都不能轻易的从他的口中吐露出去。

    顾伟晔自知他一个人的意见,他们是不会听从的,尤其是季逸晨跟宫灿,他们两个将君王妃看得比君主还要重要,一天没有君王妃的消息他们就不可能死心。

    这要是不让他们去找君王妃,势必还得闹出更大的事情,那样岂不是更头疼?

    思来想去,他觉得还是少数服从多数的,毕竟他这心里也很担心君主跟君王妃的状况,出去找找总比坐以待毙的要好。

    “我没什么意见,咱们就按照原定的计划分头行动吧!”

    “好。”牧竣一巴掌啪在桌上,重重的道了一个‘好’字,然后又道:“多的我也不说了,咱们的分工一直都是非常明确的,所以现在各自回房换一身衣服,抓紧时间出发。”

    几人刚将拳头凑在一起,准备吼上一嗓子‘行动’,结果一道清灵婉转的女声就在他们的耳畔响起,“你们大晚上的换衣服抓紧时间出发,莫不是要去做贼?”

    ------题外话------

    等荨这本文完结之后,荨估计是要长时间休息了,原本就不太好的身体,这段时间更是一点儿都不给力,想想大概是真的需要狠狠的休息一把了。

    荨会尽快调节一些,争取早些把文给结了,当然,荨保证不会烂尾的,谢谢大家一路的支持与理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49百草秘地能否找到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