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51 竹坦崇彥进阶之赛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墨发高束,身着一袭华丽青色锦袍的太叔清荣,头上戴着一顶与他衣衫同色的青色帷帽,妥妥将他的容貌给遮挡了起来,清冷尊贵的上位者气息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疏离感。

    如他们这类人,无论是用来遮挡面貌用的面具也好,帷帽也罢,无一例外都是采用特殊材质制成的,一来方便他们隐藏自己的身份,二来也是便于隐匿一些他们天生的血脉之气,三来就是便于他们隐在暗处观察他人了。

    外出时,太叔清荣不似南门长风那般喜以面具掩面,他更偏好于在头上戴上一顶帷帽,这样不但能让见过他的人都无法窥视他的相貌,就连对他的身形也只会在脑海里留下一个非常模糊的影像,甚至于就连他本来的气息跟气质也会被改变得十分只剩下二三分。

    因此,这顶青色的帷帽,可以说成是太叔清荣极为钟爱之物。

    “长风兄这地方不错。”太叔清荣落座后倒也没有直奔此番连夜前来的主题,而是大有一种南门长风不主动开口,他也就打着能拖就拖的办事态度。

    虽说自从那天跟南门长风见过一面,也听南门长风再三提起鬼域殿,提起赤焰神君之后,太叔清荣难免的就对赤焰神君产生了些许兴趣,再加上他最新得到的消息,显然是证实了陌殇的什么身份,由此一来,太叔清荣对陌殇可就不仅仅是产生些许兴趣那么简单了,在他内心里更多的是对陌殇有了浓浓的好奇之心。

    是的,暂且不管他对陌殇是否有敌意,他与陌殇又是否生来便处于敌对状态,他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接近陌殇,不说与陌殇交手,至少不能一开始就跟陌殇处于交恶的状态,否则他就会失了先机。

    更何况,眼下的局势明显是南门长风挡在了他的前面,可南门长风到底也不是个傻的,他们两人自打各自懂事以来就在斗来斗去,那么多年来谁也没在谁的手上占到多少便宜。

    即便是他先一步得到消息,也是他先一步证实了陌殇的身份,可说到底早晚南门长风都会知道陌殇身份的,届时,如若在这之前南门长风已经跟陌殇交恶,并且他们两人之间再无任何转圜的可能还好,至少他就摆脱了腹背受敌的局面,尚还有退路可寻;但如若在这之前南门长风已经发现了陌殇的身份,并且为了挽回他之前留给陌殇不好的印象,甚至是更狠一点的选择跟陌殇合作,哪怕就只是短暂的互惠互利的合作,那么于太叔清荣而言都是极其不利的。

    毕竟,他能在陌殇身上觉察出来的好处,南门长风又怎会发现不了,可为了杜绝南门长风靠向陌殇那一边,就要太叔清荣将自己费了不少心血,甚至还损失了一部分人,即不容易才证实得来的消息就那么白白的告诉南门长风,不让他付出一丁点儿的代价,太叔清荣又觉得自己没有那么伟大。

    故,也不怪太叔清荣自己找上南门长风,却又始终都要端着架子,甚至是不愿主动直奔主题了。

    南门长风:……

    脑海里虽有那么一个念头如流星般划过,可南门长风在太叔清荣面前素来都是保持十二分高度警惕的,因此,他倒也能端得住自己东道主的架子,仿佛丝毫都没有受到太叔清荣那不阴不阳,怪腔怪调的影响,“听清荣兄这话我该受宠若惊么?”

    南门长风是个相貌生得极其出众的男子,一袭宝蓝色的丝制长袍随意的披在挺拔修长的健硕身躯之上,那明艳的宝蓝色更是衬得他肤如白雪,愣是连女子见了都要嫉妒上三分,因是在自己比较私人的地方,故他的穿着都非常的随意,与他在外人面前完全就是两个模样。

    此时的南门长风墨发披散在肩上,几缕黑发更是调皮的散落在他的胸口,那光滑如丝般的长袍只在他劲瘦的腰间随意一系,就那么松松垮垮的穿在他的身上,露出他性感的锁骨,以及大片肌理分明,非常有看头的胸口,真是给人非常强烈的视觉冲击。

    就那么躺在软榻上的他,眉目间流露出几分性感,更带有几分极具攻击性的狂野,直看得人脸红心跳有木有?

    “只不过我这处得天独厚的山洞再怎么好,也是比不过清荣兄那座掩在云雾间的大别院的。”南门长风心下犯起疑云,总觉得太叔清荣不是那种闲得发慌的人,他连夜前来不可能没所求。

    但,以他对太叔清荣此人的了解,这人的心思素来缜密,行事也没有规律可寻,比起他的心思来都还要难猜上几分,既然他不主动提及,南门长风也只有跟着打哈哈了,就看他们谁比谁更耐得住性子。

    上次见面,任凭他怎么小之以情,动之以理,结果都没能从太叔清荣的嘴里套出点儿什么,哪怕就是他将鬼域殿赤焰神君那个人都明晃晃的摆在了他的面前,他也是无动于衷的,这让南门长风心中一时没底,便更是拿不定主意该怎么办。

    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把目光投向了鬼域殿,为了给陌殇添些堵,也为了试一试鬼域殿的深浅,他都不惜给其他进入魑魅林中的势力通通都放了水,否则就凭他们那点儿能耐,如何能走得那么顺利,只要再给他们一天半的时间,就能成功走出魑魅林,继而受到保护,开挂般的登上竹坦崇。

    然而,就在南门长风对其他势力放水期间,让他气得抓狂吐血的是,特么鬼域殿内内外外所有的人,就好像冥冥之中达成了某种默契一般,不管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反正他们就认准了一个死理,那就是双耳不闻窗外事,只管死守驻地,其他什么都不搭理。

    鬼域殿驻地外面有陌殇跟宓妃为了以防万一而布下的阵法,那阵法在魑魅林内大大小小的各种阵法里面,虽说算不上什么特别精妙的阵法,可架不住那就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防御大阵啊!

    要想进入鬼域殿的驻地,唯的的办法就是破解防御大阵,但防御大阵的阵眼不巧就埋在陌殇跟宓妃居住的主营帐地下,强攻的后果就是开启防御大阵的攻击防御模式。

    无疑,强攻是个最要不得的办法。

    纵使南门长风想过要悄悄摸进驻地里会一会陌殇,可鬼域殿的驻地是说进就能进的地方?

    试过一次还险些引发出攻击防御大阵的南门长风只能默默退走,另寻其他出路,这也是为何陌殇宓妃离开了驻地,却始终无人发现鬼域殿无人坐阵指挥的关键原因。

    为此,那些人全都只能在驻地外悄悄的监视,无奈不管他们盯得有多紧,鬼域殿的人愣是什么行动都没有,完全就让他们摸不清方向,不知道陌殇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因此,在陌殇宓妃离开的近三天时间里,各个势力对他们的猜测也是达到了一个沸点,反正什么言论都有,只是不管他们如何闹腾,都是不会有人给出回应罢了。

    基于还不想跟陌殇有正面冲突的目的,自小就擅长精通阵法的南门长风,没有执意破解掉鬼域殿外的防御大阵,继而溜进去打探消息,不然单凭这样一个阵法,是无论如何都困不住南门长风的。

    又或者该说,天意就是如此。

    倘若南门长风没有抱着那样的目的,那么他肯定就发现了陌殇跟宓妃离开的事实,但偏偏他选择了退一步,因此,他至今都不知道陌殇宓妃离开了,却又回来了。

    “长风兄还是一如既往的幽默。”太叔清荣眼见南门长风一点儿都不上道,帷帽下他的眉头拧成一团,脸上的笑也是皮笑肉不笑的,看起来格外有些}人。

    “咱们兄弟是彼此彼此。”

    太叔清荣被这么一噎,脸色明显更不好看了,那只被他握在手心里的茶杯就要不堪重负应声而碎了,倒是南门长风依旧一脸的轻松加惬意,但凡能叫太叔清荣吃瘪的事情,他都挺乐意去做的。

    “怎么清荣兄到了我这里还那么小心翼翼么?别的地方我是不敢保证,但在这里绝对是没有外界眼线的。”换言之,你头上的帷帽可以取下来了,他是没有习惯就这么对着遮遮掩掩的人说话的。

    “眼下局势紧张,长风兄也该体谅我的为难之处不是。”

    “无所谓,清荣兄可以就当我没说过。”

    “长风兄的地方,我自然是放心的,可这习惯不是一天两天养成的,当然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改得掉的。”想你南门长风在见本少主的时候不也总是戴着面具么,无怪乎现在还挑起本少主的毛病来了。

    南门长风:“……”

    特么他脸一沉,特想直接甩袖走人有木有?

    这…这这就是他太叔清荣要求人的态度?

    “我说大哥,长风哥哥你们还有完没完了,你们不是一向自诩自己的时间有多宝贵么?可你们这样东拉西扯,没有说到一丁点儿有实际意义的东西真的好吗?”

    足足充当了小半个时辰的背景墙,完完全全把自己当作不存在,就连气息都抹得干干净净的白衣女子嘟着嘴,不耐烦的一把扯下自己的帷帽,露出一张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绝色容颜。

    “就你们那说话的方式,你们说着不累,我是听着都累。”她细致乌黑柔顺的长发,只余细小的两缕不知用何方式弄成了大波浪的妩媚弧度,就那么松散的垂坠在她的颊边,于不经意间就显露出几分柔美,几分娇俏,几分窈窕的妩媚的风采。其余的黑发则是全部高高的挽起,梳成了飞凤展翅凌天的发髻,一整套的极品红玉头面更是衬得她容颜如花,端得是明艳动人,佳人绝色。

    她全身雪白的皮肤就犹如那刚刚剥掉壳的新鲜鸡蛋般,白嫩,光滑,细致,几乎找不出一点儿的瑕疵。一对精致的弯弯柳叶眉,仿如弦月那般有着动人的弧度,一双杏眸清澈明亮,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仿佛会说话一般,秀挺的瑶鼻下是不点而赤的樱桃小嘴,只轻轻牵动嘴角,便能勾勒出一抹明艳好看的笑痕。

    白色的长裙层层叠叠,款式新颖又极为繁复,远非一般寻常女子可以穿着,单就凭这么一条裙子,便可知这姑娘的身份极不简单。

    微立的衣领,白色为底却以金银两种顶极丝线绣制出零星的朵朵寒梅,又在每朵梅花的花心位置缀以细小的白色相同大小的珍珠,单单就是这么一个衣领至少也需要一个绣娘精心绣制两天时间不等,更别谈那由华丽的九层单罗纱制成的裙身,光是想想那就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啊!

    “一段时间不见,吉雅妹妹当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明艳动人,绝色倾城了。”

    “唔,听长风哥哥这话的意思,敢情妹妹以前生得不好看?”太叔吉雅完全不知害羞为何物,她就睁着她那双如流波含情的杏眸直勾勾的盯着南门长风瞧,语气娇嗔倒是不惹人讨厌。

    “咳咳,吉雅妹妹天生丽质,只不过是现在比以前更漂亮了而已。”

    “呵呵…”这世间大概没有女子不喜被赞美的,听到别人的赞美,尤其还是南门长风这个久经风月,万花丛中过的风流公子的赞美,太叔吉雅自然是笑容爬满了面颊,忍不住就娇笑出声了,“看在长风哥哥这么会说话,这么赞美我的份儿上,我就决定不生长风哥哥之前忽略我存在的气了。”

    与其说刚才是南门长风忽略她的存在,倒不如说是他们两大世家历来的默契如此。

    只要是男人在谈事情的时候,甭管身边的女人地位有多高,都必须自觉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最好就是让所有人都忽略她们的存在才好。

    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无论是南门世家的人还是太叔世家的人,她们都做得非常好。

    “那长风哥哥就在此谢过吉雅妹妹的大人有大量。”

    “呵呵…”太叔吉雅难得的又欢笑出声,语气颇带几分抱怨的道:“怎么长风哥哥就是我的亲哥哥呢,我可真是要嫉妒死丽娇妹妹了。”

    孩子气的一扭头,太叔吉雅就对自家大哥怒声道:“大哥,你怎么就不能跟长风哥哥学学呢,瞧瞧长风哥哥多疼妹妹,你就一点儿不疼我,总是板着一张脸给谁看呢,哼!”

    别说南门长风跟太叔清荣之间那诡异的气氛被太叔吉雅这么一闹,顿时就烟消云散了。

    不料太叔吉雅的下一句话,算是彻底在他们两人之间打通了一个破突口,谁先开口谁后开口,貌似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长风哥哥,我可是有收到丽娇妹妹来找你的消息了,怎么能让我见见丽娇妹妹不?你们两个大男人说话,有我在也是不方便,免得你们有什么秘密不好开口谈,不如我识趣一点自己遁去?”一不看两个男人的脸色,二不看两个男人的表情,太叔吉雅自顾自的又道:“也不管两位哥哥都在顾忌些什么,但请两位哥哥始终都要铭记一点,那就是我们两家一直以来都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谁吃了挂落那可是对谁都不好的。”

    太叔世家的孩子就没有一个简单的,纵然在两家年轻一辈中,太叔吉雅也算是极受宠爱了,但论起心机跟手段,她可是半点都不输给男儿的。

    因此,她才享有跟少主太叔清荣一样的行动自由权,否则她又如何能有资格出现在海域之外?

    要知道家族中那些跟她同龄的姐妹,就算想要踏出家族大门都不是一件易容的事,能像她这样的绝对是异数。

    为此,能够一语就说到点子上,可见她就不是一个没脑子的。

    听了太叔吉雅这算不得刻意的一语,太叔清荣跟南门长风齐齐对视一眼,无一例外都看到了各自眼中的心有余悸,他们斗归斗,但怎可忘了他们最初要遵守的东西。

    这猛然回过味来,两人皆是惊出一身的冷汗,再看那一语破道之人,她倒是淡定得很,一脸乖巧无害的喝着茶吃着点心,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雪迎,去请丽娇小姐过来。”

    “是,少主。”

    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那起伏不定的心绪,好半晌南门长风才彻底的镇定下来,他看向太叔吉雅,沉声道:“吉雅妹妹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长风哥哥真会说笑,吉雅不过昨天傍晚才跟大哥碰上面,接着就来见长风哥哥了,哪里就能知道什么了?”眨了眨眼,太叔吉雅扭头瞅着南门长风,又道:“不知道长风哥哥说的知道什么又是指的什么呢?”

    嘶――

    看着那一脸无辜的太叔吉雅,不知为何南门长风只觉一阵牙疼,果然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罢罢罢,他反正是拿这个女人没辙,还是让娇儿来对付她的妥当,以免他自己一个不慎就阴沟里翻了船。

    “咳咳,没什么,一会儿就让娇儿陪着吉雅妹妹四处去逛逛,顺便还可以到洞心位置去泡一泡温泉。”

    “哦,此处竟还有温泉?”

    “有,自是有的。”当初南门长风来到魑魅林,挑选了那么多个地方做他的据点,最后单就选中了这处山洞,足以说明这处山洞它得天独厚的天然条件了。

    要不以南门长风这享受惯了的性子,如何就能选定了这里。从外面看,这里的确就是一处简陋的山洞罢了,而且还是那种不注意看,根本就发现不了的山洞,但从内部来看,稍加归整一番,这里绝对是一般修建起来的宅院所不能比拟的。

    “那敢情好,一会儿小妹可是不会客气的。”

    “大哥,你找我?”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南门丽娇人如其名,她的声音清脆又不失活泼,如软语呢哝又娇俏动人得紧。

    甜橙色斜领荷花边儿束腰托底的拖地罗裙,银白色的芍药花妖娆的开遍宽大的水袖,乌黑柔亮的三千青丝挽成一个精致的嫦娥奔月髻,发心一只凤凰衔珠金镶玉步摇,后而则是斜插着六只蝶恋花金簪呈扇形排开,不盈一把的腰间系着玉色的腰封,其上有鸽子蛋大小的七颗宝石,随着她莲步轻移,长长的裙摆在风中漾起丝丝涟漪。

    只见推门而入的她,眉似远山,描绘得精致而出彩,眼若春水,回眸一笑更是灿若星华,尤其是那眉心处精心描绘而出的振翅欲飞的蝴蝶,有如画龙点睛般,让得身姿娉婷,漫步而来的她,整个儿都鲜活了起来。

    “咦,原来是清荣哥哥跟吉雅姐姐来了,大哥你可真够坏的,竟然都不早些告诉我。”南门丽娇语气娇嗔,一脸不高兴的冲着南门长风做了个鬼脸,又踩着极为优雅的步子走到太叔吉雅的身边坐下,抓着她的手就娇憨的道:“要是早知道吉雅姐姐也要出来找清荣哥哥,我就不用自个儿一个人了,差点儿还闹笑话了呢。”

    “我要早知道的,也定会跟丽娇妹妹做伴的。”

    到了这个时候,太叔清荣也是摘下了头上的帷帽,饶是不是第一次见到太叔清荣的容貌,素来就非常喜欢美男的南门丽娇还是给看痴了。

    在他们那里,她爱看美男,会对美男犯花痴,这可不是什么秘密,但就算她再怎么哈美男,却也绝对不会把魔爪伸向太叔清荣的。

    南门世家虽与太叔世家同穿一条裤子,但他们两大世家却世世代代都不曾结过姻亲,因此,打他们出生就会被告之,这世上任何一个家族的男子或是女子都可以喜欢上,独独就是不能喜欢上太叔世家男子或是女子的。

    否则,轻则逐出家族,重则丧命。

    “丽娇妹妹这性子倒是一点儿没变。”

    听出了太叔清荣话里的调笑之意,南门丽娇倒敢不恼,她只是撇了撇嘴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妹妹我不就是爱看美男了些么,这也不算什么,不过清荣哥哥可以放一百个心,妹妹打谁的主意,绝对都不会打清荣哥哥主意的,虽说清荣哥哥真的长得很好看,让妹妹我很是眼馋。”

    当然,一般被她看中的美男,她都是要据为己有的。

    “噗――”太叔吉雅一个没忍住,直接喷笑出声,她毫不怀疑要不是有两家的约定在先,她家大哥铁定是逃不过南门丽娇毒爪的。

    这个女人对美男的痴迷程度,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那我可得多谢丽娇妹妹的放生之情。”太叔清荣跟太叔吉雅是一母同胞的嫡亲兄妹,两人的五官至少有六分相似,因此,太叔清荣虽为男儿身,容貌却是极其明艳的,好在他的面部线条够立体冷硬,气质也相对的冷酷,不然若说他是女儿家都不为过的。

    许是有些男生女相的原故,太叔清荣虽不至于发展成断袖,可他对女人生来就不太感冒,向来都是抱着敬谢不敏的态度,不似南门长风那般花心风流,身下躺过的女人没有上万也有成千了。

    再加上太叔跟南门两大世家素来交好,两家的孩子也是打小就相互接触的,南门丽娇喜好男色,一看到漂亮男人就走不动路,这在他们那里早就是一个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秘密。原本太叔清荣就对女子不感冒了,打小还要被南门丽娇这么个爱发花痴的女人给盯着,虽然这个女人不太可能会对他出手,但也间接导致太叔清荣越发不喜女人了。

    即便太叔清荣的武力值高出南门丽娇不只一丁半点儿,从根本上来说南门丽娇也不可能把主意打到他的头上,可每次被这么一个女人给盯着,那感觉实在也不会太美妙。

    然而,甭管太叔清荣对她表现得多么的厌恶,南门丽娇就仿佛看不懂似的,越发的喜欢往他身边蹭,直闹得太叔清荣苦不堪言。后来,他就学乖了,非但不对南门丽娇露出厌恶的神色,反而待她的态度还非常的亲切,就如他真心疼宠着一个邻家小妹一般,这反倒让得南门丽娇对他失了兴趣,除了看到他还会露出花痴的表情之外,已经不会再黏着他不放。

    对于女人的这种奇怪心理,太叔清荣表示实在无法理解。

    “哈哈哈…清荣哥哥可真是爱说笑,不过就算清荣哥哥讨厌娇儿,娇儿还是很喜欢清荣哥哥的哟,清荣哥哥可是娇儿的真爱呢!”

    呕――

    如果这个呕吐的表情可以有,太叔吉雅一定毫不吝啬的表露出来,有些时候她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南门丽娇,太特么恶心人了有木有?

    就以她换男人的速度,她特么要有真爱的话,那才是见了鬼了好吗?

    “娇儿不许胡闹。”眼见这楼歪得越来越厉害,南门长风的头也痛了起来,若是可以的话,他自己都不想看到自己家这个妹妹。

    从小到大,他的这个妹妹做出来的事情别提有多么的出格了,就光武大陆上出现的那几个可以称之为异数的女人,只要放到他家妹妹的面前,那都算不得什么。

    其实就连南门长风都不能理解,他的这个妹妹身上究竟有什么样的秘密,竟然让得整个南门世家上上下下所有人都纵容着南门丽娇的性子,简直可以说是给予了南门丽娇一切就连正宗继承人都不能完全拥有的自由与权利。

    说不嫉妒是假的,很多时候南门长风都不禁盼着南门丽娇去死,她怎么就能不去死呢?

    哪怕这个时候南门长风已经隐隐觉察到太叔清荣潜意识里要引导出来的是什么,但他却是不想阻止,而是抱着乐见其成态度的。

    这些年来无论是对里还是对外,南门长风一直都是一个很会做人的人,他很会隐藏自己,也懂得收敛自己,饶是跟他明争暗斗了多年的太叔清荣,都不敢说他了解南门长风。

    自然在南门丽娇这种自幼就被娇宠惯了的娇娇女眼里,她的哥哥可是全天下最好的哥哥,从小到大但凡她想要的,只要她开口,压根就没有南门长风不想方设法给她弄来的。

    因此,南门丽娇是百分之百信任着南门长风的,在她的心里甚至南门长风的地位远远都要胜过她的父亲许多,毕竟她的父亲疼她宠她纵她都是有条件的,但南门长风却是没有。

    然,南门长风那般待她,到底是真的无条件还是假的无条件,大概也只有南门长风自己心里才清楚明白。

    “既然你是冲着你吉雅姐姐来的,那便带着你吉雅姐姐四处去逛逛,大哥跟你清荣哥哥还有事情要谈。”

    “我不要。”

    “你吉雅姐姐刚才还说要泡温泉,你作为主人家难道不该好好的陪陪客人吗?”此时此刻,南门长风所表现出来的完全就是一个一心为妹妹打算的好哥哥形象,就连太叔兄妹两人都被他给骗了过去。

    可见,南门长风扮演的这个好哥哥形象,到底是有多么的成功。

    即便以后南门丽娇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任谁都不会联想到南门长风的身上去,毕竟他可当真是位二十四孝好哥哥呢。

    “哎哟,人家来的时候才刚泡了温泉,现在可是一点儿都不想泡,吉雅姐姐要是想的话,明天让我陪一整天都行。”温泉虽好,可泡久了也不是个事儿啊。

    她风尘仆仆的赶到魑魅林,几经周折找到她家大哥,都没来得及好好说上几句话,就溜去泡温泉泡到现在,这才刚起来没一会儿,要她再去泡除非她是疯了。

    “不急不急,什么时候泡都一样。”大哥今夜前来的目的尚未达成,他们是不会离开的,想泡温泉而已,什么时候都是可行的。

    除此之外,一旦南门长风同意他们的计划,那么未来三五天之内,他们兄妹是要留下来配合南门长风行动的,遂,他们怎么可能离开。

    “就是,我跟吉雅姐姐又不是外人,你们谈什么还怕我们会泄秘不成?更何况我们姐妹都是识趣之人,不会出声打扰你们的,你们完全可以当我们不存在。”

    一边挤眉弄眼的说着话,一边又死死的缠住太叔吉雅的胳膊,还凑到太叔吉雅的耳边跟她咬耳朵低语说些有的没的。

    当然,有句话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能让南门丽娇三句不忘本的,想当然就是哪里有美男,美男长得怎么样,美男是不是比她心目中的男神公冶世家的公冶润钰还要美得惊心动魄,美得慑人心魂?

    “我也不拐弯抹角,就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鬼域殿赤焰神君的身份我已经得到证实,他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想到被太叔吉雅点出来的事情,又左右权衡了一番,太叔清荣到底没有像上一次那样打太极,而是直言不讳了,“另外,我安排去鬼域殿驻地监视赤焰神君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想来应该是被发现了。”

    听得太叔清荣的这番话,南门长风并没有太意外,毕竟他心中早已经有了猜测,现在得到确切的证实,仅仅也只是松了一口气罢了。

    别说太叔清荣悄悄安排去的人,就是他安排过去的人也没有收到任何回音,结果已是不难猜测。

    “你的人也没有消息?”

    “嗯。”南门长风重重的点了点头,话锋忽转,沉声道:“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我们现在证实了他的身份是不错,可我们不确定是他知不知道他自己的身份,如果不知道我们尚且还有机会接近他,以取得他的信任,继而方便我们行事,但如果他什么都知道了,那么我们靠近他就无异于是羊入虎口,自己去作死了。”

    “清荣兄所言有理,可眼下我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又该如何是好?”

    太叔清荣乱没形象的翻了个白眼,特么他丫的他要是知道该如何是好,他还至于眼巴巴的送上他家的门来么?

    这话他不能说,也就只能憋在心里腹议了。

    “若能在外面除掉他是最好的,否则一旦他回归的话,咱们也就什么盼头都没有了。”

    “长风兄所说的我又何尝不懂,只是咱们别说是靠近他,亲近他,就是连他的照面都没有打上一个,还能如何行事?”

    “实在要是不行,咱们也只能冒险行事了。”

    “那咱们再好好的商量一下,看看怎么行动对咱们最为有利。”为了要钓某条鱼,太叔清荣也算是煞费苦心了,不到最后一步他还真担心鱼不上钓。

    那边一直硬拉着太叔吉雅在讨论形形色色各种风格气质美男的南门丽娇,其实也是一心二用的,一边滔滔不绝的细数着各色美男,一边也极为用心的听着她家大哥跟太叔清荣的谈话。

    于是,她对那什么鬼域殿的那什么赤焰神君感兴趣了。

    他们两大世家寻找二十余年的人,身为南门世家千娇百宠的闺女儿,她岂有不知的道理。

    以前完全不知方向,她当然不可能对那样一个不知是圆是扁的人产生什么兴趣跟好奇心,但眼下却是不一样,那人找到了不说,还是什么鬼域殿传得神乎其神的当家人赤焰神君。

    吼吼,几乎是在‘赤焰神君’四个字从太叔清荣嘴里蹦出来的瞬间,南门丽娇就将这四个字深深的刻入了脑海里。

    于是,好不容易等到南门长风跟太叔清荣的谈话暂告一段落,她就等不及的开口问道:“谁是赤焰神君,他长什么模样?”

    单单就听这个名号,就非常的威武霸气,高端上档次的,模样肯定也长得不差,怎的光是想想她就有些心痒难耐了呢?

    “丽娇妹妹不知道谁是赤焰神君吗?”

    “难不成吉雅姐姐知道?”

    太叔吉雅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看得南门丽娇一阵火大,语气颇不耐烦的道:“姐姐这又点头又摇头的,到底知是不知?”

    “丽娇妹妹这性子也太急了一些,姐姐我是铁定没见过赤焰神君了,不过架不住他在光武大陆的名号太响亮,我在来寻大哥的途中可是听说了不少关于他的事情。”

    “是吗?”

    “不然丽娇妹妹以为我为何会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这话由她来说刚好,反倒是太叔清荣不宜开口。

    “哎哟,那姐姐现在快些告诉我,外面都说了他些什么?”

    “有道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咱们连真人是圆是扁都不知道,还是别太信以为真的好。”

    一招以退为进,愣就是让得南门丽娇越发想要知道赤焰神君是何许人也,甚至是情不自禁的在脑海里勾勒赤焰神君的模样。

    “姐姐快别卖关子了,快说快说。”

    “我也就听了一些而已,并不知道他是何模样,但听说他是鬼域殿之主,行踪飘忽不定,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几乎无人见过他的真容。”

    “难不成他戴着面具?”

    “的确是戴着面具,但听偶然间见过他露在面具外面的一小部分侧脸的人说,那可真是长得非常俊美啊!”就在南门丽娇双眼越来越亮的时候,太叔吉雅适时的感叹一句,“就是不知道他的真容是怎样的,还真是让人非常想要知道呢?”

    话落,太叔吉雅流露出一脸的向往之意,瞧得南门丽娇一阵心堵,心里特么不是滋味。

    她是个极为霸道的主儿,好像这天下间的美男都是属于她的,完全就不许他人染指。

    这不一见就连太叔吉雅都露出那样的神情,可不瞬间就让南门丽娇炸毛了,好像自己心爱之物被抢了一样。

    事实却是,赤焰神君跟她有半毛钱关系吗?

    小心翼翼的瞅了眼南门丽娇的神色,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太叔吉雅又状似无意的道:“丽娇妹妹你不知道,姐姐虽说不知那赤焰神君长什么模样,但姐姐却知道他的君王妃是个倾国倾城,绝色无双的美人儿。”

    “倾国倾城,绝色无双的美人儿?”

    “是的,姐姐看见过她的画像。”说实话,看过宓妃的画像之后,太叔吉雅是非常嫉妒的。

    这世间,怎么能有那般貌美的女子,简直太打同样身为女人的她们的脸了。

    “哦,比吉雅姐姐还要美吗?”其实,南门丽娇想反问的是,比她还要美吗?

    可当底她还是要些脸面的,因此,那般自恋的话终究没有问出口。

    太叔吉雅是个大美人儿,可她南门丽娇比她还要美上两分,这是大家都公认的事实,断然不是她自己吹虚出来的。

    “丽娇妹妹这是在打趣姐姐么,就姐姐这模样哪里能跟她相比。”嘴上虽是这么说着,但心里多少还是计较的,任何一个女人见到比自己还要漂亮的女人,很难不心生嫉妒恼恨的吧!

    “是么,那我不着急先看一看那赤焰神君了,倒一定要先会一会他的这位君王妃。”

    “不过一个女人罢了,实在无需放在心上。”

    “既然吉雅姐姐都看过她的画像了,想必清荣哥哥也瞧见过吧,不知道她的画像还在不在,妹妹也好奇得紧呢?”说着,南门丽娇的目光就投向了太叔清荣,而太叔清荣径直就将目光瞥向了南门长风,那意思可是相当明显的。

    利用南门丽娇算计陌殇这个主意,太叔清荣从确定陌殇身份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在脑海里编织了,是以,要如何让南门丽娇上勾,他可是老早就设计得妥妥当当的。

    当初陌殇为了寻找宓妃而绘制出来的画像,就连解思甜那样的人都可以弄到手,没道理他弄不到手。

    不得不说,哪怕不曾见过真正的宓妃,但单就是看过宓妃的画像,太叔清荣也不由得将其惊为天人。

    在他的谋算中,宓妃的画像最终当然是被南门长风给拿走的,但在南门长风拿走画像之前,他实是没能忍住自己又亲自临摹了一张宓妃的画像,且非常隐秘的收藏了起来。

    这个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对外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放出去的,除此之外,他的手中还握有一张陌殇的画像,当然,那是陌殇戴着面具的画像。太叔清荣所不得不承认的是,即便陌殇就是戴着面具,他的相貌也绝对不可能比他或是南门长风逊色。

    “大哥,那个女人的画像是不是在你那里,我要看。”

    “娇儿不要胡闹,外界传言岂可尽信。”

    “大哥是知道我性子的,你要是不给我看,那我现在就跑去鬼域殿的驻地自己瞧个明白。”

    “娇儿你……”

    “大哥最疼我了,我就只是看一眼罢了。”

    “好,就一眼。”

    “大哥最好了,谢谢大哥。”

    不知为何,看着这一幕,明明身为谋算者的太叔清荣,突然有种他才是别人棋子的感觉。

    这,当真只是他的错觉吗?

    ------题外话------

    终于又万更了,吼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51竹坦崇彥进阶之赛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