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53 竹坦崇彦进阶之赛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舒舒服服躺在床上又被硬拉起来的陌殇,不得不说他此刻的心情特么有点儿不太美好啊?

    雾气朦胧的山林间,再适时的刮过一阵萧瑟的冷风,那滋味就别提多么的酸爽了,简直就是说不出的凄凉好不?

    “熙然,你是不是不想跟我一起出来?”

    “没有。”他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天天看到她,能时时刻刻陪伴在她的身边,不管她在哪里,他都能陪在她的身边,哪能不想跟她一起的?

    但陌殇的内心读白却是,宝贝儿啊,你这是被从天而降的馅饼砸晕乎了不成?要不怎么就能说风就是雨,想一出是一出呢?

    这,实在不太符合你的画风啊?

    “熙然,你不高兴了,你就是不想跟我一起出来?”

    “我真没有。”

    “那你发誓。”

    陌殇:“……”

    宓妃揪着陌殇的袖口,却只见他黑着一张俊脸,实在被她火辣辣的目光瞧得有些面上挂不住,微僵着嘴角反问道:“阿宓是个会相信誓言的人吗?”

    “呃…”

    大手揉了揉宓妃没有梳理,只是随意披散在肩上的黑发,声音越发的轻柔邪魅,“与其对你许下一个又一个的誓言,我更喜欢用实际行动来向我的宝贝儿表明,我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

    誓言也好,承诺也罢,嘴巴上说得好听,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实际作用,反倒是不许誓言,不许承诺,但凡说过的事情都会用实际行动去做到的,要更实际有用得多。

    陌殇,从不屑于去对宓妃许诺。

    “我脸上有脏东西?”许是宓妃此时的眸光太过明亮而炫目,让得被她所注视的陌殇,不禁有种连自己的灵魂都被她看透的感觉,那一瞬间他只觉自己的心跳得很快。

    那俊美无双,邪肆轻狂的脸上,虽说仍旧淡定的没啥表情,但从他微红的耳根瞧得出来,此时此刻他的心理活动是非常不平静的。

    “没有,就是我的熙然太好看了。”

    “傻丫头。”

    “呵呵,熙然你说你怎么能那么好看呢,越看越想将你扑倒怎么办?”纤长的眼睫轻轻颤动,一双灵动的水眸亮晶晶的,看着陌殇的时候好似还放着璀璨的流光。

    陌殇嘴角一抽,突然凑近到宓妃的耳边,轻咬了一下她白玉似的耳垂,暗磁的嗓音带着几分诱惑,“这个主意很不错。”

    “啊?”宓妃猛地瞪大双眸,颤着小手指着陌殇都说不出话来,那可爱的小模样逗笑了陌殇,他道:“怎么,阿宓这是害羞不敢扑倒我了?”

    “熙然你…你个流氓。”虽然她是真的很想扑倒陌殇,然后啃上几口,但她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有那个想法的。

    “哈哈哈……”

    “别笑,不许笑。”

    “傻妞儿。”

    “熙然,我发现一个问题。”突然,宓妃面色非常严肃的瞅着陌殇。

    “什么问题?”平时很少看到宓妃这样一面的陌殇,一听她这话还当真被吓了一跳。

    只是当他听宓妃把话继续下去,一张俊脸却是黑沉如锅底,他发现他家小女人果断是欠收拾了。

    “熙然你不爱我了。”

    “你再说一遍。”

    宓妃怕怕的吞了吞口水,又缩了缩脖子,脚步更是不自觉的往后退,她怎么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呜呜,她就只是开个玩笑罢了,不用这么认真的好伐!

    “我…我我是说我爱死熙然了。”一句话说得飞快,宓妃真是要给她的谄媚跪了。

    她的节操呢?

    难道早就碎了?

    “走吧。”陌殇现在可算是弄明白宓妃到底在闹什么了,这丫头纯粹就是没事儿找事儿。

    罢罢罢,他素来宠她,只要他努努力就能给她的东西,陌殇是很愿意满足她的。

    “去哪儿?”明明就是她拖了陌殇从驻地出来,胡搅蛮缠的小闹了一通,结果却把自己出来的主要目的给忘了个精光。

    “你啊。”陌殇是又爱又恨的捏了捏她的鼻头,直把宓妃捏得‘哇哇’大叫他才松手,“你不是想要确认一下咱们在百草秘地带回来的那些东西还在不在么?不是要确定一下自己不是在做梦么?”

    “是是啊。”

    “那小丫头觉得在这林子里能看?”

    顺着陌殇手指的方向一瞧,宓妃僵着脸扯了扯嘴角,黑着小脸道:“都怪你。”

    “这怎么能怪到我的头上?”

    “男色惑人啊!”

    半晌,宓妃摇头晃脑的吐出这样五个字,让得陌殇先是一僵,而后就是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

    “北边地势高,多悬崖峭壁,南边地势相对平坦,有一处峡谷,同时也便于隐藏。”

    “所以咱们现在去南边?”

    “嗯。”

    “那咱们快走。”

    待天亮之后,陌殇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他算是明白了,不让这丫头弄清楚她心中所担忧的事情,她是绝对安静不下来的。

    反正他仅有的那点儿瞌睡也被她给弄没了,倒不如陪着她去证实一番,毕竟就连他也觉得当时在百草秘地发生的事情玄乎得很,那些东西在不在还真是不好说。

    长臂一伸,直接就将宓妃搂进他温暖的怀里,接着足尖点地,陌殇就带着宓妃拔地而起,修长挺拔的身影顷刻间就化作了一道道虚幻的残影,短短不过几个呼吸间,他就已经飞掠出去数百米了。

    一路用轻功急行,到达峡谷的时候也已经是小半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宓妃窝在陌殇的怀里,指着前方的一座山峰,软声道:“熙然,咱们就落到那山峰之上。”

    “好。”

    “这里的视野不错,一会儿咱们还可以看日出。”

    “嗯。”

    习惯使然,即便有陌殇在身边,宓妃的警惕之心已经降低了大半,但某些早已融入她骨血的习惯却是改不掉的。

    稳落在山峰上之后,一边跟陌殇嚷嚷着一会儿可以看日出的宓妃,其实也在暗中观察这周围的环境。

    “这个血玉镯子还能取下来吗?”

    当时在百草秘地,宓妃看到那些药田后险些都走不动路,后来他们破了那座宅院外面的阵法,再往里走就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了。

    只可惜,他们在那座大宅院里,除了在其中一些暗室内发现了大量的金银玉器之外,他们本身更为在意的东西却没有发现于他们有用的东西。

    就算有,也仅仅只是一些知言片语罢了。

    其中撇开世世代代居住在百草秘地的呼延氏一族之外,还有就是关于那片神秘海域的简短描述,以及在那片海域中相对比较有权势和地位的三大世家,太叔世家,公冶世家以及南门世家。

    而那个所谓的南门世家,倘若他们的猜测没有出错,想来他们已经遇上南门世家的人了。

    “取不下来了。”宓妃孩子气的撇了撇嘴,要说各种金银玉器之类的首饰,宓妃不但看过很多,而且她也拥有很多,不说她爹娘兄长给她准备的那些,单单就是陌殇送给她的那些,也无一一件不是精品。

    极品的成套血玉首饰,宓妃就有四五套,她虽说喜欢却也谈不上有多钟爱,但这只在意外来临前,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出来,还将她脑门给砸出血来的血玉镯子,特么宓妃当时疼得嘴角直抽抽,脑海里闪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将它扔了,砸了。

    就当宓妃将这砸了她的血玉镯狠狠的摔出去之后,原本以为会听到一声清脆的破碎声响,结果诡异的事情就发生了。

    血玉镯非但没有碎,反而顺势在地上反弹了几下,然后又朝着宓妃飞了过来,任凭陌殇抱着宓妃怎么闪躲,还愣就是躲不开这只血玉镯,可把宓妃气得险些吐血。

    然后,就在宓妃以为这只见鬼的血玉镯还要再砸她一次的时候,也不知怎么的它就套在了她的手腕上,接着任凭她怎么甩都甩不掉。最让宓妃受不了的就是,这只该死的镯子套在她手上之后就开始升温发烫,就如同火焰在她的手腕上燃烧着,一点一点蔓延至她的全身,将她浑身的皮肤都烧得红通通的。

    哪怕就是已经处于不正常状态中,银发紫眸的陌殇都无法忍受她身上的高温,被不知名的力量给弹飞了出去,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那种炙热滚烫的感觉才彻底的消失。

    那时候,宓妃几乎以为自己就要被活活的给烧死。

    “阿宓你怎么样?”

    “熙然。”

    陌殇当真是被吓到了,他突然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带宓妃出来,如果不带她出来,那就不会发生这一系列的事情。

    “熙然,我没事,别担心。”双手紧紧的环抱住陌殇的腰,虽说历经了刚才的焚身之痛,不过在她感觉到陌殇的恐惧跟不安后,却是反过来心疼起陌殇来。

    这家伙大概是真的吓坏了。

    “熙然你看,我真的没事。”

    “谢谢你没事。”

    “我还要等着熙然娶我呢,才不会那么短命的。”

    “傻丫头。”

    “熙然,咱们得快些离开,这地方不能呆了。”虽说手上这该死的镯子让宓妃吃尽了苦头,但她好歹也算是得偿所愿,实在不该再计较那么许多,不由就笑眯眯的扬了扬腕间的镯子,然后颇为得意的道:“熙然,我的运气还挺好的,这个血玉镯可是个宝贝呢。”

    “怎么回事?”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不过这镯子貌似已经认为我主,它具有储物的功能,就跟之前我在外面胡思乱想的那样。”看在它还算有用的份上,宓妃就不计较自己被它给砸了这件事了。

    闻言,陌殇嘴角一抽,继而顶着一脑门的黑线道:“敢情它突然冒出来将你脑门都砸出了血,是它比较特别的认主方式?”

    “呃…”捂着生疼的脑门,宓妃又想将这镯子给砸一砸怎么破?

    “既然此地不宜久留,那咱们赶紧离开。”

    “嗯。”

    “阿宓知道这镯子该怎么使用吗?”这种堪称逆天的宝贝,陌殇也是第一次见识到,自然不知该如何使用它,实在很难想象在这么一只小小的镯子里面,当真可以容纳那么多的东西?

    对于这一点,他表示深深的好奇。

    “这个…应该就是用意念操控的吧!”这玩意儿,宓妃表示她也没有用过,只能借鉴前世那些玄幻小说了。

    血玉镯已认她为主,在那股灼热感消失之后,宓妃算是大概知道她手上的这只血玉镯应该类似于一个空间容器,它里面的空间面积是没有上限的,换句话说就是想装多少东西就可以装多少东西,但它的功能也仅仅就是储物,旁的就什么也没了。

    最为坑爹的就是,这个空间容器除了可以随意储存物品以外,人是没有办法进去的。

    宓妃琢磨着,这跟前世那些小说里面,女主人公穿越后出现的几乎是万能的随身空间,特么简直就是天差跟地别啊!

    “傻丫头就知足吧,不说这宅子里的金银,单单就是能带走外面那些药田里的药材,阿宓就该偷笑了。”

    “也对。”有了陌殇这句话,宓妃也不再纠结这镯子里面能不能进人的问题了。

    她试着心念微动,先是默想着宅院内暗室中的那些金银珠宝,还有一些珍贵的古玩字画,接着再默念一句:“收。”

    然后她跟陌殇就惊恐的发现,之前他们看过的那些宝贝就铺天盖地的朝着她手上的镯子涌来,最后完全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这一幕,直看得两人傻眼。

    短暂的震惊跟狂喜过后,不等宓妃跟陌殇高兴一番,他们就感觉到百草秘地似乎在极速的下沉,如此一来,两人就不得不忙着逃命。

    当然,临逃命的那一刻,宓妃还是默念着将那些药材连带着药田通通都收进血玉镯里面,做到了真真正正的连根毛,不,是连根草都没有留下。

    ……。

    “既然取不下来,那就别白费功夫了,只要它对阿宓没有危害,带着就带着吧!”

    “也只能这样了。”

    “行啦,阿宓也不用将药田全都弄出来,只拿出一两片药田出来看看就好。”

    “嗯。”

    宓妃刚点头准备默念一句,陌殇就剑眉轻拧,抱着她飞身上了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低声道:“有人在靠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53竹坦崇彦进阶之赛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