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54 竹坦崇彥进阶之赛5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公子。”

    “发生何事了?”

    身着赤金色统一侍卫长袍服饰的立华跟立坤不约而同的同时开了口,身为近身侍卫的他们警觉性一向都是保持二十四的高度紧崩,可谓是走一步就要往后看三步的人。

    魑魅林南边的这处峡谷,少主分明在白天的时候已经带他们走过一遍,而且为了不错过漏过任何一丝线索,他们就只差没有掘地三尺的翻过来再找一遍了。

    事实证明,这地方压根就没有他们要找的人,亦没有他们要找的东西,是以,他们两人实在不明白,为何自家少主要去而复返,而且还是都不用休息的连夜往这里赶。

    莫不是这里当真有什么新的发现,又或是特别之处?

    “该不是这里……”立华的话尚未完全说出口,隐藏在他话里的猜测之意就让一旁的立坤皱起了眉头。

    他们两人的武功纵使逊色少主很多,但相对于光武大陆上绝大多数的人而言,他们百分之百是高手中的高手。然而,在他们都没有察觉任何异常的情况之下,这被他们所放弃的峡谷内若潜藏着危险,岂不是在明晃晃的打他们的脸么?

    这种感觉不好受,同时也非常的不舒服。

    几乎是在他们脑海里有那个念头划过的瞬间,两人一左一右紧紧的护在中间那个白衣男子的身边,锐利的黑眸警惕的观察着四周,右手更是紧紧的握在腰间的长剑之上,气氛斗然变得紧张起来。

    距离这主仆三人正前方五点钟位置的参天大树之上,陌殇不但封锁了自己的气息,更是连带着将他怀里宓妃的气息也一同给封锁了,因此,方才使得那白衣男子百般困惑的皱起了眉头。

    他明明感应到的,怎么会突然就消失了?

    原本他已经离开这片峡谷的范围,带着两个近身侍卫准备去别的地方再找找看,结果他就感应到了那股熟悉的气息,所以他毅然决然的带着人又连夜返回这片山谷。

    然,那分明就出现在这片峡谷内的气息,为何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如果说在他踏入这片峡谷之前,那股气息就消失了的话,白衣男子也不会如此的纠结跟困惑,毕竟他不能保证出现在这里的人能乖乖听话,傻傻的等着他找上门不是?

    但在他走进这片峡谷,甚至是急掠至这座山峰半上腰的时候,那股气息都是还在的,可怎的他登上了山峰,那气息却消失了?

    虽说白衣男子并非是个生性自负之人,但他对自己的身手还是非常有自信心的,即便是武力值略胜他一筹的人,也不可能从他的眼皮子底下溜走而半点痕迹都不留下吧!

    “公子是不是发现那人了?”常年跟随在白衣男子身边的立华跟立坤,几乎还不曾看到过自家少主的脸上会有那么明显的情绪变化,一时之间心中着实很是有些拿捏不准分寸。

    “是也不是。”白衣男子声似珠玉,仿若大提琴音那般的悦耳动听。

    “这……”

    立华立坤无言的对视一眼,实在不明白他们家少主这短短四个字中,到底代表了几个意思?

    “公子的意思是那人刚才曾在这里出现过?”

    “这个应该不会吧,虽说强中自有强中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但就算是比公子修为还要更精进一层的人,想要悄无声息的从咱们眼皮子底下溜走,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好么。”想也不想,立坤就否定了立华的说辞。

    “这处山峰乃是这片峡谷之中最高之处,上山跟下山皆只有一条路,咱们刚从山脚下上来,也就是说……”立华的话顿了顿,而且双眸精亮的道:“也就是说那个人现在肯定是藏了起来,他定然是不可能已经离开这座山峰的,除非他长了翅膀能够从这里飞出去。”

    无怪乎,少主坚持要连夜返回此地。

    “如此说来,那人若是下山肯定会跟咱们遇上,可既然咱们没有遇到他,那他肯定就还藏在这里。”

    “公子,咱们时间紧迫,要不分头去找找看,倘若谁先发现那人的行踪,只需发出一个信号即可。”

    白衣男子仍是一刻也不松懈的将这座山峰之上,但凡他视线所能及的地方通通都用神识锁定起来,只要任何一个地方有异动,都绝对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面沉如水,极为镇定的摇了摇头,冷声道:“他应该是察觉到我们在靠近,然后就藏了起来。”

    之前他险些钻进了死胡同,怎会就以为那人凭空消失了?听了立华立坤的分析,冷静下来之后,白衣男子相当的肯定,那人肯定还在这里,无非就是藏起来罢了。

    只要人还在,他就不相信他找不到他。

    “公子,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他们明知道那人就藏身在这里却又什么行动都不采取吧!

    天知道他们的时间是真的不多,否则若是让太叔世家跟南门世家抢了先,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咱们总不能就守株待兔,指望他自己出来吧。”颇为无奈外加烦躁的立坤,黑沉着一张脸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有点儿忍不住想要大喊几声,以便叫那人出来跟他们走。

    只是他真要那么做了,指不定少主能一巴掌拍死他。

    “无妨,本公子等得起。”白衣男子忽而勾唇一笑,那笑仿似天边琢磨不定的云彩,又如一缕清风拂面而过。

    “属下听公子的。”

    “再有一个多时辰天就亮了,到时没有夜色的保护,找起他来也相对容易一些。”

    “公子所言有理。”

    “那咱们就等着。”

    此时,撇开白衣男子神识锁定不说,再加上立华跟立坤两个人的神识锁定,陌殇跟宓妃想要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又不打草惊蛇的离开,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如果没有宓妃,陌殇倒也不是没有脱身之法,但让他丢下宓妃自己独自离开,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粗大的树干之上,陌殇跟宓妃自然而然就将底下主仆三人的谈话尽数听进了耳中,不可避免的两人脑袋里都多了好几个问号。

    为免将自己的藏身之处给暴露了,宓妃也知道那个白衣男子不简单,就他身边那两个侍卫武功也不弱,特么即便将声音压得小小的,低低的,她也有种不敢开口出声的矛盾感啊!

    于是,偶尔会犯点儿小二的宓妃,不敢冒险开口说话,就打算跟陌殇来个无声的眼神交流了。

    “傻妞儿。”陌殇似乎心情极好的看着宓妃对他挤眉弄眼了一阵,觉得他家小女人怎的越发可爱逗人讨人喜欢之后,方才语带宠溺调侃的开了口。

    “呃…”张了张嘴却又没发出声的宓妃,瞪着一双晶亮的眸子望向陌殇,月光白雾下精致的小脸变了变神色,后知后觉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顿觉自己真是傻了。

    眼下这种情况,不能开口说话,却不影响他们用密语传音对话啊!

    亏得她还指望跟陌殇来个无声的眼神交流呢?真是好蠢,好傻,丢脸都丢到外太平洋去了。

    “其实宝贝儿还可以跟我用其他两种语言交流的。”陌殇眼见他家小女人有炸毛的冲动,不免就要凑近她给她顺顺毛,以防最后遭罪的还是他。

    一想到陌殇这货竟然含笑静看她的独自表演,宓妃心口就窝了一把火有木有,面对某人的顺毛举动,宓妃理所当然的傲娇扭过头去,表示姐生气了,姐不想搭理你。

    虽是如此,宓妃也尽可能的控制着自己的动作,一点儿都没想要弄出什么动静来,于是乎,某人心中小得意了,抱着宓妃一阵亲香不说,还特么揉乱了宓妃的头发。

    “我不介意宝贝儿用手语或是唇语来跟我交流的。”唇语,陌殇从很小的时候就专门有学过,但手语却是他遇到宓妃之后,方才用心学起来的。

    要知他初遇宓妃之时,他的小女人哑疾尚未痊愈,虽能开口说话,却不是如同正常人那么开口发声。

    “回去再收拾你。”

    “好。”陌殇乖乖点头,半点不介意宓妃要收拾他这件事情,反正等回去之后,谁收拾谁还说不准呢。

    “熙然认识那个白衣男人么?”他们的对话宓妃是一字不漏的全都听见了,也就是说这三个男人是冲着陌殇来的,这让宓妃本能的就对这三个人防备起来。

    不管他们是谁,只要敢打陌殇的主意,那么跟她就是敌对的关系。

    “不认识。”陌殇仔仔细细的搜罗了一下他的记忆,非常确定他是真的不认识那个白衣男人。

    “那会不会是熙然缺失那部分记忆里的人?”抛开主观上的想法不说,单从客观上的观察来说,首先且不论那三个人跟陌殇是敌是友,宓妃不曾在他们身上感觉到杀气,也就是说他们暂时对陌殇是无害的。

    那么,他们寻找陌殇的目的就越发让宓妃好奇了。

    再有一点,陌殇所缺失的那一部分记忆,直到现如今陌殇都不曾完全的记起来,在不明情况之前,谁也无法一口咬定,陌殇跟那个白衣男人到底是认识还是不认识。

    又或者他们本身就是有所关联的,但具体是怎样的牵扯,这还有待考察跟推敲。

    “不可能。”宓妃话音刚落,陌殇就非常肯定的否定了。

    “这么肯定?”

    “是,我很肯定我不认识他,而且他也不曾在我的记忆里出现过。”这些日子以来,那部分被封印住的记忆,陌殇其实已经清楚的记起了大半部分,剩下的那一小部分,他也都有些模糊的印象,是不可能判断错误的。

    如果在他的记忆里,当真曾经有过这个白衣男人的出现,再次看到他的陌殇,不可能对他全然的陌生。

    “不认识就不认识吧,不过他要找的那个人,应该就是熙然不会有错,而且我怎么觉得,他的手上似是有某种东西可以大致确定你的行踪呢?”这事儿说来挺诡异的,同时在不知是敌是友的前提条件下,被人大致掌握行踪这种事情可是相当危险的。

    陌殇剑眉紧拧成一团,一时也不知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反正是久久都没有开口说话,倒是宓妃延着灵动的大眼睛,喃喃又道:“即便他手中没有可以确定熙然行踪的东西,至少他掌握着什么跟熙然有牵扯或是关联的东西,如此看起来,他应该不至于跟熙然是死敌。”

    “嗯。”

    “咦?”

    “怎么?”

    “熙然是不是表现得太淡定了?”宓妃眨巴着大眼睛,怎么就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呢。

    陌殇无语的冲她翻了个白眼,沉声道:“难道阿宓认为我应该冲出去抓住他,然后再问个清楚明白才正常?”

    话落,他就挑眉紧盯着宓妃,直把宓妃瞧得不好意思,“嘿嘿,熙然才不是那么冲动的人。”

    “若论单打独斗,那个白衣男人虽说不一定打得赢我,但他要是想自保逃脱,我也是拦不住他的。”

    更何况他还有两个武功并不低的侍卫,哪怕有宓妃帮忙,他们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将对方全留下来,反而会惊动了他们,这样可就得不偿失了。

    “丫头,你在看什么?”突然陌殇凑近宓妃,他微凉的薄唇几乎贴在了宓妃的耳窝上,温热的纯男性气息扑洒在宓妃的脸上,直叫她忍不住身体轻颤,白玉似的耳朵瞬间就红透了。

    宓妃小心肝儿颤啊颤的,莫名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她张了张嘴,都到嘴边的话她又咽了回去,半晌才糯糯的道:“没…没看什么?”

    呼――

    她怎么能忘了,她家男人是个醋坛子呢?

    “他有为夫好看吗?嗯。”陌殇的声音邪气得逼人,俊脸上的笑容更是让宓妃坐立难安的,尤其是他最后那个声音轻得几乎都听不见的‘嗯’字,更是让得宓妃险些跳起来。

    那什么她之前说什么了,她怎么都不记得了。

    “宝贝儿,怎么不说话,难道是觉得他比为夫生得好看吗?”。

    宓妃:“……”

    “发呆可没用哟!”

    眼见装傻糊弄不过去,宓妃只得撇嘴嘟囔道:“臭不要脸的,你谁的为夫啊,哼。”

    “可不就是阿宓的么。”

    “谁要嫁给你了。”

    “原来阿宓想要嫁给我了啊,真好。”

    “混蛋,谁要嫁给你了。”

    陌殇抓住宓妃挥过来的小拳头,柔声道:“宝贝儿,告诉为夫他好看还是为夫好看。”

    抹了把一脑门的黑线,宓妃直冲陌殇翻白眼,实在闹不明白这家伙到底为何那么小心眼,难不成她还会对别的男人有企图不成?

    “当然是我的熙然好看。”

    “阿宓只能看我。”即便心知肚明宓妃不管怎么欣赏一个男人,都不可能再将对方看进眼里,但陌殇还是霸道的要求宓妃要看美男,只看他就好,他不介意让她看。

    至于别的男人,甭管相貌生得多么的出色,还是有多远滚多远的妥当。

    “是是是,我只看熙然。”

    宓妃给陌殇顺毛还是顺得很成功的,总算陌殇不缠着她再闹了,要不他们都不用等被白衣男子发现,自己就要把自己给暴露了。

    只见随意挑了一块山石坐下的男子,他一身雪白的锦袍,不染纤尘,就连那逐渐消逝的月光跟渐渐浓郁起来的白雾都不好意思在他身上留下什么痕迹,他的头发非常的浓密,却又不失乌黑柔亮,发质看起来比女子都还要保养得精细,一根男式的白玉发钗将他一部分的墨发高高束起,露出他修长好看,白光滑的脖颈。

    他虽是坐在那里,背脊却是挺得直直的,就好比那崖边的青松,似是蕴含着巨大的坚韧力量,看着就给人一种安全感。

    他的五官非常的精细,不似一般男子的冷硬深刻,他的长相非常的柔美,气质温润儒雅,眉宇间自有一股清贵之气,是个优雅入画一般的极美的男子,看到他宓妃不禁就想到了她那个温润如玉,有如谪仙般的大哥。

    不由得宓妃也就多看了一眼,以至于陌殇就吃起味来,闹起脾气来也够宓妃喝一壶的。

    这个优雅入画一般的白衣男子,他的人就如他的名字一样,公冶润钰,真真是优雅清贵,温润如玉。

    “熙然,要不让我去试试他,反正他应该不会认为咱们是两个人被困在这里的。”

    “不行。”

    “我保证会保护好自己的,而且他如果要对我动手,熙然你再出面也不迟的。”

    “我不同意。”他怎么能让宓妃去冒险,陌殇是坚决不会答应。

    “哎哟,那人也是认死理了,他就这么守在那里,咱们想要不惊动他又离开不了,难道真要陪着他一起等天亮?”

    “可是……”

    “熙然就别可是了,我不会露出破绽的。”

    “那行,但切记不可逞强明白吗?”。

    “知道。”

    “一会儿阿宓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我会换到对面那棵树上去藏身,不管能不能试探出些什么,阿宓都不可以身犯险,否则……”

    “否则我甘愿受罚。”

    “去吧,小心些。”

    “嗯。”宓妃倾身吻了吻陌殇的脸颊,然后手指轻抚着右手腕上的血玉镯默念了一句什么,接着就递了一个眼色给陌殇,两人默默对视一眼,明白了彼此的打算。

    ……。

    “那人可真有耐心,莫不是真不打算出来了?”

    “现在咱们在明,他在暗,谁知道对方心里在盘算些什么。”

    公冶润钰看了他们两人一眼,沉声道:“要是觉得无聊,那就都打座修炼,省得话那么多。”

    立华立坤:“……”

    突然,公冶润钰眸色一变,可不等他率先开口,就听一道冰冷刺骨,带着几分凛冽杀气的女声由远及近的响了起来。

    “你们是谁派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54竹坦崇彥进阶之赛5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