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56 竹坦崇彥进阶之赛7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扑)  呃…

    原本以为宓妃是不会说的,结果没想到宓妃就那么简单直接的说了,反倒是公冶润钰给惊愕住了。

    他瞪大了双眼,幽深的眸底满满的讶然,他其实是打算再补充一句,“温小姐要是不想说可以不说的。”

    然而,宓妃愣是就以‘采药’两个字回答了他,一时间竟是叫他不知该说什么好。

    “温小姐是个大夫?”半晌后,公冶润钰又提起精神,若有所思的问道。

    如果她是一位医者,那么深更半夜的出现在这样的地方,倒是不难解释她为何出现在这里了。

    大夫么,为了采一株珍gui的药材,甭管什么地方他们都会去的,即便是九死一生,也断然阻拦不了他们的脚步。

    “怎么?本小姐不像?”宓妃悠然的走在前面,并不太理会跟在她身后,活像一条尾巴似的公冶润钰。

    不是宓妃自负,吃定了公冶润钰不会在背后偷袭于她,而是一来她自己有所防备,不会让自己吃亏,二来么,不还有陌殇在暗中保护她来着,她才不担心自己会出事呢。

    “没,我不是那个意思。”摆了摆手,他脸上的笑容不禁又尴尬了几分。

    越是靠近宓妃一些,公冶润钰就越是能感应到宓妃身上有他一直在寻找的那股气息,以至于他的眉头也越皱越紧。

    虽然他在宓妃身上感应到的气息,比起他之前所感应到的气息要淡上很多,但他可以断定,这股气息绝对错不了。

    可是明明不该出现在一个女人身上的气息,偏偏愣是出现在一个女人的身上,这可真是叫公冶润钰为难死,纠结死了。

    遇上这么诡异的事情,任凭他就是再怎么聪明,也绝对无法想到,他之所以能在宓妃的身上感应到他要寻找的气息,无非就是因为宓妃跟陌殇呆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以至于她的身上或多或少沾染上了些许陌殇的气息。

    这种气息看不见摸不着的,即便就是宓妃自己也发现不了,亏得公冶润钰是有特殊的方式方法,否则他哪里能感应得那么清楚。

    如若细细分辨的话,陌殇的身上也是沾染了宓妃不少气息的,只可惜初来乍到的公冶润钰完全不知情啊!

    是以,现在在宓妃身上感应到那股若有又似无的气息时,他都快要精神分裂了。

    特么的,再弄不清楚怎么回事的话,公冶润钰不禁都要对宓妃的性别产生怀疑了。

    这事儿太让人惊恐了,他都不敢将他的怀疑对人言好不?

    “那你是几个意思?”

    “咳咳,我只是只是…”面对语气颇有几分咄咄逼人的宓妃,公冶润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怎的他非但不觉得这样的宓妃讨厌,反而还觉得她可爱呢?

    “比起治病救人,本小姐其实更喜欢杀人。”突然,宓妃扭头凝望公冶润钰的脸,嗓音依旧清冷,语气却乖邪得令人心肝微颤。

    这姑娘,绝色倾城,貌若天仙,不开口的时候,美得令人惊艳,就连灵魂都要被她所吸引,可她一旦开口说话,特么就轻狂张扬,强势而霸道啊,最最让人抓狂的不是她咄咄逼人的气势,而是她那噎死人不偿命的毒舌。

    “温小姐是位毒医。”

    “毒医?”宓妃挑了挑眉,这词儿倒是新鲜。

    公冶润钰所说的毒医,并非是指用毒来治病救人的医者,而是自小修习毒术,却并不精通医术的,专门以此为职业的大夫,可以被称之为毒医。

    传统意义上,只有医者是救人的,而习毒者,却是害人的。

    故,甭管是在浩瀚大陆还是光武大陆上,毒医都是受唾弃,被贬低的。然,又几乎没有人敢得罪毒医。

    这个世上谁都怕死,毒医之所以被叫做毒医,那就说明他的毒术是非常高强的,一般人要惹上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想来在那片神秘的海域下,药医跟毒医是共同存在的,而药医用药,毒医则是用毒,两者各管各的,井水不犯河水,谁也不妨碍谁。

    “难道温小姐是医毒双修?”在他们那里,学医的就是学医的,学毒的就是学毒的,尚还未有人能同时精通医与毒。

    “算是吧。”宓妃没有否认,她医毒双绝的称号可不是白得来的,这世间只要人没断气,那就表示还有药可医,有药可治,根本就没有绝症之说;至于说到用毒,不是她自大,而是她所研制出来的毒,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解得了的。

    “算是?”

    “你想让本小姐对你下点儿毒么?”

    公冶润钰摆了摆手,他可没有那样的想法好伐,这姑娘收敛起自己的气息后,看起来乖乖巧巧,甜甜美美,可她真要动起手来,绝对是个六亲不认,杀伐果决的主儿。

    她的毛,他可不敢倒着抚,还是顺着比较妥当。

    “看在咱们也算有缘的份上,温小姐若是需要帮忙只管开口。”

    “嗯。”

    “早先我经过这片峡谷的时候,不曾发现这里有什么珍稀的药材,不知温小姐要找的是什么药材?”

    “你懂医?”

    “呃,不懂。”公冶润钰摸了摸鼻子,倒是很坦诚的说自己不懂医,他的确也是不懂,实在没必要不懂装懂。“但常言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我还是认识不少药材长什么模yàng的。”

    对于自家少主的狗腿实在有些不忍

    主的狗腿实在有些不忍直视的立华跟立坤,聪明的退居幕后,保持沉默。

    他们宁可安安静静的观察宓妃,也不乐yi开口三句话不到就被宓妃堵得无语可说,那真是尴尬死。

    “毒草也认识?”

    “咳咳,那个比较常见的毒草认识,不常见的……”

    “那你觉得本小姐要找的能是常见的么?”宓妃邪气的勾起嘴角,话锋一转又道:“你们主仆三人最好默默祈祷,本小姐要采的那株药材还在,不然就看你们拿什么来赔好了。”

    “温小姐这么说也未免太过霸道了些,那药材又不是我们采的,就算不见了也轮不到我们来赔吧。”

    宓妃凉凉的目光落到实在没忍住又开了口的立坤身上,只见她好脾气,笑眯眯的抿唇道:“如果不是你们突然冒出来,本小姐老早就采了药回去睡美容觉了,至于留在这里喂蚊子还担惊受怕的吗?”

    睡美容觉?

    担惊受怕?

    这都什么跟什么,这些是什么重点,又跟他们有何关xi?

    “你们不是光武大陆的人,至于你们从何而来,又要往何而去,本小姐都没有兴趣知道,看在你们不是南门长风那该死的混蛋派来的人,本小姐可以原谅你们耽误我的事儿,但切记不要靠近本小姐,更不要打听跟本小姐有关的事情,否则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公冶润钰是个极精明的男人,宓妃既然已经确定他是从哪里来的,而且还是冲着陌殇来的,如此,更多的消息她也不打算再试探了。

    不然,搞不好当真是会得不偿失的。

    “在下谨记温小姐的忠告。”

    “论武功,本小姐肯定不是你的对shou,但这世间用起毒来,本小姐若是自认第二,断然无人胆敢认下第一。”宓妃走到那处她从血玉镯中拿出药草种下的崖边站定,清冷的嗓音令人遍体生寒,“若非本小姐精通用毒之术,你们以为本小姐凭什么独自一人在这魑魅林中横行。”

    有些话,点到即可。

    宓妃相信,聪明如他们,心中应当自有决断。

    “温小姐所言甚是。”公冶润钰给了立华立坤一个眼色,不允许他们再随意开口了。

    纵然他不曾亲眼见宓妃用毒,却也是不得不防,他可不认为宓妃对他说这番话是说着好玩的,她要真没那个实力,只怕她也不屑开这个口。

    “不知刚才公冶公子说的话可还算数?”

    “什么?”

    “公冶公子的忘性还真是不大。”

    顺着宓妃的目光往悬崖下一看,公冶润钰回想起他之前说过的话,不由俊脸微红,颇不好意思的道:“温小姐要采的那株药材可是就在这下面?”

    “我就是为了那株生骨灵草而来的,不知公冶公子能否代一下劳帮我采上来。”宓妃的话不是询问,也不是请求,就仅仅是一句直白得不能再直白的陈述了。

    她记性很好,可没忘记公冶润钰说过可以帮忙的话,既然如此帮她采一株药材应该不算是什么为难之事。

    趁此机hui,宓妃也想看看他的武功修为,她故意弄出来的那株生骨灵草可不是那么容易采摘的。

    “那当真是一株生骨灵草?”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似是没有看到公冶润钰黑眸里燃烧起来的那抹亮光,给人感觉冷冰冰的宓妃,言语间竟带了几分痞气。

    宓妃从百草秘地带回了许多珍稀的,甚至是只存在于古籍孤本医药书中的极品药材,别说是市面上没有,就是在这个时空中都几乎绝迹的药草,可见那些药材的稀罕程度。

    虽说宓妃不是一个爱药成痴的,但许是她也学医习毒的性子使然,对于各种药材还是非常看重的。因此,明明她手中还有更为宝贵的药材,可她拿出来却是一株生骨灵草。

    这生骨灵草放在现在宓妃的心里,那可不怎么排得上名号,但放在其他人的眼中,这生骨灵草那可是宝贝中的宝贝。

    即便生骨灵草在这个时空还有人见过,也还没有绝迹,但这味草药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没有几分机缘想要得到,又谈何容易。

    “不瞒温小姐,若那当真是一株生骨灵草,对于在下而言可是非常重要的,还望温小姐可以割爱。”说到这个公冶润钰也微微有些脸红,但他却不想错失这次机hui。

    生骨灵草可遇而不可求,难得他有此机缘遇上,又如何舍得放qi。但偏偏这株药材又是宓妃发现的,并且若非他突然返回这处峡谷,人家早就采了药材走了,哪里还能让他给遇上。

    “你以为你是谁,你说让就让。”宓妃脸上的表情变化并不多,但她的语气可是又呛又辣的,不是一般人所能承shou的。

    看公冶润钰对生骨灵草那渴望的样子,想来他是争需这味药材,只是宓妃不认为她有必要就这么白白让给他。

    他又不是她的谁,就算是做顺水人情,宓妃也要收回足够的利益才甘心不是么?

    虽说,她的血玉镯里面还有至少上百株的生骨灵草,那放在悬崖下的那一株,她也着实没有必要放在心上。

    “温小姐,这生骨灵草对在下而言非常的重要。”

    “对你很重要,对本小姐那就不重要了,要是不重要的话,你们以为本小姐是吃多了还是喝多了,三更半夜的冒险跑到这里来喝西北风?”

    论口才

    论口才,公冶润钰的确不是宓妃的对shou,得了暗示的立华跟立坤也不敢开口,他们要一开口,只怕会将宓妃惹怒,如此他们就当真一点儿得到生骨灵草的希望都没有了。

    短短时间的相处,让得他们明白宓妃是一个宁可玉碎也不为瓦全的主儿,真要把她惹毛了,她可以选zé不要生骨灵草,甘愿毁之也断然不会让他们得到的。

    “温小姐,在下家中有一位长辈,他的腿伤了足有八年之久了,近年来大夫为他研制出了药方可以医治好他的腿,让他能够再次站起来,眼下就缺这一味生骨灵草了。”

    为了达成心中所愿,公冶润钰只能选zé实话实说这一条路,实在是他面前这个女人但不好糊弄了,她那一双清澈见底,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似是可以看透人心,任何秘密都将暴露在她的眼中。

    对宓妃,显然坦诚要比说谎更能打动她。

    “如果温小姐可以将那株生骨灵草让给在下,那么在下愿用等价的东西跟温小姐交换。”

    “那你认为什么东西才是等价的?”

    “这……”

    “你若心中没数,还是莫要祸从口出的好。”

    “在不违背原则的前提下,在下可以如实回答温小姐的三个问题,且在下可以向温小姐立誓,绝不动用任何手段追查温小姐的身份。”思来想去,左右权衡,这是公冶润钰所能开出最好的条件了。

    宓妃摇头不语,似是对他的提议并不满意,清冷的目光落在悬崖下,那株闪烁着幽幽冷光的生骨灵草之上。

    “除此之外,在不违背在下的家族利益前提下,在下还可以做主,应下温小姐的一个要求,这样的条件不知温小姐以为如何?”

    “你的话可信吗?”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可有信物为证?”

    想了想,公冶润钰从腰间取下一块上好墨玉递给宓妃,沉声道:“这块墨玉是我身份的象征,现在交给温小姐保管,他日若是有事只要拿出此玉佩就可以。”

    宓妃接过刻有公冶润钰名zi的墨玉,一点儿都不矫情的收了起来,清了清嗓子开始问出第一个她要问的问题。

    “你们并不是光武大陆的人,那你们是从何处而来的?”

    “我能回答温小姐的是,我们的确不是这片大陆上的人,更多的请恕在下不能说,有些事情知道了对温小姐你或是其他人都没有好处,还望温小姐见谅。”

    “你的这个回答让本小姐很不满意,兴许会让本小姐一个不高兴就将墨玉还给你,那咱们之间的交易也就不存在了。”

    公冶润钰看着宓妃,只见站在悬崖边上迎风而立的她,高贵,冷艳,清绝又不染凡尘,美得不似真人一般。

    那种无形间流露出来的尊贵傲然之气,令人不敢小觑,更有一种欲要俯身拜服她的冲动。

    “本小姐下面的两个问题,你最好想清楚了再答,否则就休要怪本小姐翻脸不认人了。”

    “是。”

    “你们公冶世家与南门世家和太叔世家是敌还是友?”虽还不曾踏足那片神秘的海域,也还尚不清楚陌殇的身世究jing如何,但宓妃有理由相信,那个地方定然也是不平静的。

    否则,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冒出三方人马来寻找陌殇的踪迹,而她也断然不能询问他们找什么人,要找之人又与他们是何关xi。

    遂,宓妃也只能选zé这种方式来分析一二了。

    “是敌非友。”咬了咬牙,短暂的挣扎过后,公冶润钰吐出这样四个字。

    他不知道宓妃为何有此一问,但想到宓妃的警告,他也着实不能再给出模棱两可的答案,不然这女人还真要翻脸不可。

    他们公冶世家不似太叔和南门两大世家那样有野心,有异心,一直都想着要推翻现任宫主,而后自己上位。

    那两家素来都是同穿一条裤子的,公冶世家与那两家也的的确确是敌非友,他也不算对宓妃撒谎。

    “最后一个问题。”

    “温小姐请说。”

    “今日你们所寻之人,与你们又是敌还是友?”

    “温小姐为何有此一问?”

    “好奇而已。”

    “温小姐就仅仅只是好奇而已吗?”

    “不然呢?”她当然不是好奇那么简单,虽说她现在问公冶润钰的问题,他的回答真假与否,只各占了五分,但也足够她跟陌殇推敲出些什么了。

    “既然温小姐好奇,那在下也不隐瞒温小姐,今日在下所寻之人,是友不是敌。”自他出生记事起,公冶润钰就知道一件事情,他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保护那个人,如果那个人不在了,那么他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因此,他们是友非敌,是真话。

    略带几分孩子气的耸了耸肩,宓妃撇嘴道:“行啦,本小姐想问的问完了,那生骨灵草是属于你们的了。”

    “多谢温小姐。”

    “公子,就让属下下去采吧。”

    “小心。”

    眼见立华飞身跳下悬崖直奔生骨灵草而去,宓妃难得好心的提醒道:“想要完整保留生骨灵草的药性,最后是用玉片将埋住其根部的土壤刨开,再用特别的玉盒装起来,否则等你拿回去,这生骨灵草也没用了。”

    “立坤,你下去帮忙,切记小心些挖。”

    “是,公子。”

    公子。”

    “多谢温小姐好意提醒。”公冶润钰听了宓妃的话也是惊出一身的冷汗,好在立华还没有开始挖,否则就是挖出来也失去了效果。

    他只知生骨灵草长什么模yàng,也知晓要用玉盒来装它,却是不知在采它的时候还需要用到玉片,幸好有她提醒,不然他哭都找不到地儿。

    “你们主仆慢慢挖吧,我得赶在天亮之前回去,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甭管公冶润钰有多想跟宓妃套近乎,眼下对他而言最为重要的就是生骨灵草了,至于宓妃他相信有缘还会再见的。

    而且,貌似他也没有理由再留下宓妃。

    宓妃转过身背对着公冶润钰之后,嘴角含笑的朝某人眨了眨眼,示意他可以走了,然hou她也头也不回的走了。

    等到立华立坤将生骨灵草采上来交到公冶润钰的手,宓妃跟陌殇已经跑到半山腰上。

    “阿宓,还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吗?”

    宓妃抽了抽嘴角,没好气的道:“我的运气真差,不过今晚出来也不算没有收获,不看了,咱们现在先回驻地。”

    “好,回驻地再谈。”陌殇一把揽过宓妃,带着她就飞掠出去数百米,未免公冶润钰再找上来,陌殇是一刻钟都不想再在这个地方停留。

    “少主您的胆子可真大,没有验一验真假就将她放走了,万一这是假的可怎么办?”

    “就是。”

    静着玉盒里的生骨灵草,公冶润钰沉声道:“她又不知道我们正在寻找这味药材,不可能撒下这个谎的。”

    “少主,这株漂亮得有些过份的草,当真就是生骨灵草?”

    “应当是不会错的。”

    应当?

    立华跟立坤无语的对视一眼,少主您这样不负责真的好吗?

    确定咱们没有被那姑娘给忽悠吗?

    ------题外话------

    22号荨就出门了,然hou23号要出席一个作协的活动,忙来忙去也只存出了22号的稿子,23号可能会晚更,希望妞儿们见谅,么么哒!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56竹坦崇彥进阶之赛7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