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57 竹坦崇彥进阶之赛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呼,咱们先歇息一下再走,我都快累死了。”提着长长的裙摆,扯着宽大的水袖抹了把脑门上的细汗,南门丽娇靠在一棵树上是再也不想往前迈上一步了。

    见鬼的,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偷溜出来的,不但转悠了半天连鬼域殿的驻地影子都没瞧见,还倒霉的被困于杀阵之中,险些弄丢自己的小命,想想她就怨念颇深。

    偏偏心气儿高,又极为好面子的她,断然是不可能在自己这般狼狈的时候向她大哥南门长风求助的。

    且不说南门长风会不会因为她不听话而责骂于她,又或是硬下心肠来教训她一顿,好让她长长记性,单单就是她自己也丢不起那个脸呀!

    明明大哥对她早有告诫,是她偏要跟大哥唱反调,行事素来只管自己高不高兴,痛不痛快,哪儿管别人会怎么样,又是怎样一种感受。更何况,她自有记忆开始,便认为她的大哥南门长风是无理由,无条件,甚至是没有原则达成她一切愿望的人,故,南门丽娇要是行事之前先想一想南门长风,兴许她这辈子压根不会那么凄惨。

    “奴婢给小姐煽一煽,很快就凉快了。”

    此番南门丽娇出门虽说不是私自跑出来的,但她身边带着的人却是真的并不多,撇开暗处的十五人不谈,安放在明处护卫她的人也不过八个而已,侍女雪慧就是唯一一个近身保护她的死卫。

    雪慧乃死卫出身,可自她出师之后便一直跟随在南门丽娇的身边,其身份还就是一个侍女罢了。

    知晓雪慧真正出身的,怕只怕除了安排雪慧到南门丽娇身边的南门世家家主,也就南门长风在一次偶然情况之下亲耳听到的这个叫他都不禁为之震惊的消息了。

    也正因为这个身份很是有些特殊的雪慧,方才让得南门长风对南门丽娇生了警惕之心,更是不动声色的渐渐打探起南门丽娇有关的一切事情,直到他发现真相……

    而从那之后,原本真心实意疼爱宠溺着南门丽娇的南门长风,才会开始收敛起自己的真心,却在南门丽娇的面前扮演出了一个近乎完美到无可挑剔的好哥哥形象。

    事实上,南门长风对‘好哥哥’这个角色的诠释,他的的确确做得相当的完美,完美到不单单只欺负了南门世家所有的人,更是连外人眼中的南门长风都绝对是一个二十四孝好哥哥。

    至于真正的真相,也不知何时才会被揭露出来。

    “小姐,那里有一片干净的草地,要不奴婢扶小姐过去坐一会儿。”雪慧眼见南门丽娇艳丽的容颜蒙上了几层灰色,心知这小祖宗定是心情极度不好,她可得伺候得小心谨慎些,要不十有*会被迁怒。

    “该死的下贱蹄子,你那眼睛要是长来没用,还不如挖掉省事儿,省得让本小姐看了生气。”

    “奴婢该死。”

    “哼,你个小贱蹄子的确该死。”不知怎的,南门丽娇就是觉得自己心里似是憋着一把火,不吐不快。

    “是,奴婢该死,还请小姐责罚。”尽管很多人都知道雪慧并不单单只是南门丽娇身边的一个普通侍女,她极有可能是修为非常高深的女暗卫,是负责南门丽娇安全的,却绝无人会想到,常年跟随在南门丽娇身边的小侍女雪慧,竟是死卫出身。

    要知道死卫很难培养,男死卫培养起来很难,女死卫培养起来就更难,而且那种极善于伪装,又极善于演戏的,让人完全都无法瞧出她原本是一个死卫的,那简直就可以用凤毛麟角来形容了。

    饶是太叔吉雅跟南门丽娇一样,在各自的家族都极为受宠,可在太叔吉雅身边伺候的侍女润媚,也不过就只是区区女暗卫出身罢了,跟南门丽娇身边的雪慧比起来,完全就是云与泥的差别。

    “这见鬼的林子里已经起了雾,几乎到处都是湿哒哒的,你居然叫本小姐坐在草地上,你是嫌你家小姐我的身上还不够湿吗?”南门丽娇虽说是天资聪颖,修炼天赋也极高,但她到底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就算洁癖什么的她没有,可她绝对无法忍受衣裙被露水打湿,然后全黏在身上的感觉。

    万分嫌弃的瞥了眼雪慧目光所指的那片青草地,借着微亮的光,她都可以看见上面的露珠好么?

    就这样还敢叫她过去做,真不知道雪慧是真蠢还是假蠢,又或者她丫的就是存心想看她出丑。

    “丽娇妹妹何必动怒呢?”同样满身狼狈,一袭修身却款式极为繁复金色长裙的太叔吉雅,整个人半靠在侍女润媚的肩上,心情也是顶顶的不好。

    她哪里知道这魑魅林当真就那么的邪门,害得费了好一番功夫,不知死了多少脑细胞才把南门丽娇给忽悠出门的她,也跟着南门丽娇一起被困在杀阵中险些丢掉小命。

    好不容易破了杀阵,她们得以从里面走出来,却不知又误入了什么样的阵法,以至于她们一直在原地转圈,不管走哪一条路都是错的,学习过的那些破阵之法更是一点儿用处都没有,只能不停的走不停的走,否则就会受到非常强烈的攻击。

    一是为了保留自己的一些实力以免暴露,二是为了避免受伤,她们压根没得选就只能一直走,一直不停的走。

    若非如此,她们也不会眼见天都要亮了,还被困在阵里没有走出去。

    “说得好像吉雅姐姐不生气似的。”

    “我……”南门丽娇过于直白的话,噎得太叔吉雅的脸色是一阵青一阵白,心里愤怒的小火苗也差点儿被点燃。

    太叔吉雅深吸一口气,轻抿着红唇,嗓音清悦婉转的道:“既然丽娇妹妹累了,那咱们索性不再前行,就在这里休息休息,静待天亮之后由我传信给大哥,让大哥来接我们回山洞便是。”

    她可不是南门长风,无论任何事情都顺着南门丽娇,有些时候她可以让,但有些时候她是坚决不会让的,没得惯她的脾气。

    “吉雅姐姐该不是忘了,妹妹我之所以大晚上的不睡觉,那可都是听了姐姐你的话。”

    听出南门丽娇话里的威胁之意,太叔吉雅一张美艳的脸立马就沉了下来,可只要想到眼下不是撕破脸的时机,她又不得不暂时隐忍下来,这种憋屈的感觉差点儿没把她给憋疯。

    好,好得很。

    南门丽娇,你给姑奶奶且先记着,总会有你哭的时候。

    “好了,我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太叔吉雅:……

    你他丫的还以为本小姐想?

    如果她不是带着使命出来这一趟,特么就是你南门丽娇亲自上门来请,姑奶奶都不定乐意跟你凑在一块。

    总是一副她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样儿,自以为自己高人一等,孰不知她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笑话。

    对于一个被当作棋子还毫不知情的蠢笨女人,太叔吉雅再次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别跟蠢货一般见识,没得拉低了自己的格调。

    “雪慧,本小姐口渴了,你去找点儿水回来。”

    “小姐,奴婢以为这样不妥。”若非她的使命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哪怕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都要保护好南门丽娇,否则雪慧是宁可换一个更为危险的任务,她也不想留在南门丽娇的身边。

    这位主儿,太难伺候了。

    “你个贱奴竟敢质问本小姐?”

    “奴婢不敢,只是奴婢不能在小姐身边没有护卫的情况下离开小姐。”低眉顺目的,雪慧为自己辩解一句。

    “现在都已经离开那个阵法了,而且本小姐呆在这里动都没动,只要不离开就不会再误入什么阵法了,你就安心去找水吧。”南门丽娇从来就不是一个可以委屈自己的主儿,她现在渴了,那她就必须要喝到水,否则她很难保证自己不会做出点儿什么事情来。

    显然,常年跟随在她身边的雪慧已经对自己这个主子知之甚深,一看她那骨碌碌转动的双眼,雪慧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自古以来就只有奴婢迁就主子的,还不曾听说主子会迁就奴婢的,雪慧只得沉声道:“是,还请小姐不要四处乱走,奴婢会很快带水回来的。”

    “记得快去快回。”

    “是。”

    “润媚。”

    “小姐,奴婢在。”

    “你跟雪慧一起去,路上也好有个照应,我跟丽娇妹妹就在这里等你们回来。”

    得了自家小姐的暗示,也心知自家小姐要对南门丽娇做什么事情的润媚,理所当然的要配合自家小姐行事了,于是她快步走到雪慧的身边,又不忘恭敬的应声回话道:“是,奴婢这便跟雪慧一起去找水。”

    太叔吉雅摆了摆手,目送雪慧跟润媚离开,她看了眼靠在树上闭目养神的南门丽娇,倒也没有着急着马上开口,而是在心中反复琢磨,一会儿她该如何行事才不至于引起对方的怀疑。

    虽然,在她看来南门丽娇就是一个蠢货,居然都看不清她那大哥的真面目,但不可否认南门丽娇其实是个顶聪明的女人,对待那些靠近她的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防备之心都是非常重的。

    即便就是她这个自小与她一起长大的好姐妹,也不能说得了她的全然信任,她对她还是抱有戒心的。

    “罢了,有太叔小姐看着,想来小姐也不会太胡闹,并且太叔小姐可是个有心机的,断然不会再冲动的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

    在心里想明白这一点之后,雪慧也不再犹豫,跟润媚一起飞快的消失在丛林间,寻着有水声的地方而去。

    她们两人间虽说没有交谈,不过却是抱着相同态度的,倘若在一定范围内没有找到水源,那她们不会再继续寻找,只会选择采集一些露水回去,当作是水拿给她们的主子食用了。

    无独有偶,事有凑巧。

    宓妃在峡谷跟公冶润钰做了笔交易后,陌殇带着她飞速的离开,却意外在半路遇上了一门心思要到鬼域殿驻地会一会宓妃,再会一会陌殇的南门丽娇跟太叔吉雅。

    “熙然,放我下去吧,我自己可以走的。”

    “没事儿,穿过前面那片树林我们就到了。”

    “我的轻功并不比你差。”

    “我知道。”明知他的小女人这是心疼他了,但陌殇仍是紧紧的将宓妃搂在怀里,不舍得她自己用轻功来赶路。

    “你知道还抱那么紧。”宓妃撇了撇嘴,绝美的小脸在她刻意的搞怪表情下变得有些让人忍俊不禁,晶亮的眸子里写着‘我不开心’四个大字,看得陌殇不禁莞尔。

    “乖。”

    “我不是小孩子了。”

    “嗯,我知道。”

    眼见陌殇还是没有要放她下去的意思,宓妃就开始折腾了,她使劲儿的扭动自己的身子,更坏心眼的想要伸手去挠陌殇的痒痒。

    “小丫头的确不是小孩子了,等过些日子及笄了,那就可以真正做为夫的女人了,为夫很高兴。”

    独属于陌殇的男性气息拂过宓妃的脸,暗磁低沉又邪魅狂肆的声音划过宓妃的耳摸,直教她整个人好似瞬间变成了一只粉红虾子,是羞的,也是恼的。

    吼――

    谁是他的女人了,谁是了。

    就算她及笄了,也才是十五岁的未成年少女好么?

    他…他他居然就想吃了她?

    简直就是禽兽啊?

    有木有!

    “怎么办,阿宓这般害羞的娇俏小模样更诱人了,为夫忍不住了可怎生是好?”

    啊――

    宓妃先是尖叫一声,然后清脆的嗓音拔了尖儿似的喊道:“熙然,你个臭流氓,不要脸――”

    突来的刺激有点儿大,宓妃的挣扎的动作也有点儿大,陌殇一时不察竟被宓妃给成功推开。

    于是,某女惨叫着从半空中坠落了。

    看着宓妃掉下去的陌殇倒是一点儿都不担心宓妃会摔得好惨什么的,只见宓妃娇小玲珑的身子在空中一个轻盈飘逸的扭转,她便如一只美丽的精灵般缓缓往下落去。

    “若能得到阿宓,脸要来何用。”

    “你…你你真是脸皮越来越厚了。”

    “哈哈,承蒙阿宓夸奖。”

    宓妃抬头仰望着陌殇完美到无可挑剔的俊脸,红唇微嘟软声道:“臭不要脸的,我不要理你了。”

    话落,宓妃就施展轻功,如蝴蝶一般在晨间的山林间穿梭。

    正当陌殇要去追时,只听被一棵棵参天大树与笼罩住的树林发出一道冷喝之声,“谁,是谁,还不快些给本小姐滚出来。”

    “我们姐妹在此处迷了路,不知是哪位公子和小姐路过此地,还望两位不弃帮帮我跟妹妹。”太叔吉雅不似南门丽娇那般无礼,不说别的单单就是陌殇那好听到似能穿透人灵魂的声音,都让得她太过向往,太过好奇了好么?

    ------题外话------

    昨天荨还以为自己能更新的,结果晕车晕惨了,一路吐着回家,最后是连路都走不了,被扶着回家的。

    直到今天都没太缓过来,先更着这么多,明天荨会努力万更,算是补上昨天欠下的,抱歉了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57竹坦崇彥进阶之赛8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