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58 竹坦崇彥进阶之赛9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仅仅只是心里那么想着,太叔吉雅明艳端庄的脸上就不禁泛起两朵诱人的红云,让得她的模样越发惹人怜爱起来。

    那一瞬间的冲动过后,南门丽娇也是缓过了神来,她看着太叔吉雅那一副春心大动的勾人模样,嘴角轻蔑的勾了勾,晶亮的黑眸里满是不屑与冷嘲,隐隐还有一抹看不眼的厌恶。

    只那一抹暗光消逝得太快,让人忍不住心生怀疑,全当自己是眼花给看错了。

    “姐姐……”似是为了配合太叔吉雅撒下的谎,南门丽娇调整好自己的神色之后,略显警惕与慌张的躲到太叔吉雅的身后,一双娇嫩白的小手紧紧的攀着太叔吉雅的胳膊,露出半张集娇艳与清丽于一体的绝美容颜。

    她清楚的知道怎么表现出自己最为妩媚动人的一面,因此,在南门丽娇奔向太叔吉雅之后,她的一举一动,甚至是一言一行都是带有目的,只可惜她隐藏得太好,也表现得太过正常与自然,以至于太叔吉雅完完全全不知道她被利用了。

    还满心以为南门丽娇很上道,至少还没有脑残到继续摆大小姐的架子,而是知道要配合她。

    “姐姐,咱们好不容易才从那见鬼的阵法里面脱身出来,一直都没有发现外面有人的,眼下这突然冒出来的人,咱…咱咱们可不得不防,万一万一他们是别有居心的坏人,那可怎生是好?”

    “这……”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有些乱了节奏的小心脏,太叔吉雅倒也恢复了以往的冷静,她捏了捏自己的手心,又看了看紧抱着她手臂躲在她身后只露出一个脑袋在外面的南门丽娇,她将一个涉世未深,暂时脱离危险后,又惊又惧,想要有人帮助却又担心遇到坏人的形象演泽得活灵活现,入木三分。

    哪怕就是她看了,都不禁认为她比她更容易取信于人,却也没有对南门丽娇更深层次的目的产生怀疑。

    “姐。姐姐,我们意外走失,等父亲跟母亲发现后肯定会出来找我们的,要不我们还是就乖乖的呆在这里等吧,反正咱们的体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就是想走也走不了多远,没准儿还会陷入更危险的境地,而这里虽说是阴森了一些,但好在这里没有危险不是吗?”

    “妹妹所言也没有错,可咱们姐妹两个姑娘家,留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地方实在是不安全,难得遇到有人,不若就请他们帮忙带我们出去。”适当将自己单纯天真的一面自然而然的展露出来,太叔吉雅也算下血本了,她就不相信自己成功不了,“姐姐相信这个世上还是好人多的,咱们姐妹运气也不会那么糟糕,老是遇到坏人吧!”

    “可…”

    “妹妹,咱们现在人都还没有见到,但出现在这里的他们至少好坏是一半一半的,咱们何不就赌一把他们是好人呢?”那清脆悦耳,又极富少女天然娇憨的嗓音,的确很容易就能让人心生好感,对她撤去防备之心。

    “更何况如果我们一直找不到方向,又倒霉的再次掉进什么阵法里面,就算侥幸没有死在阵法里面,只怕也是要活活被饿死的。”感觉到有人出现在这里,又趁着说话的功夫,太叔吉雅聪明的将自己的气息收敛了一二,再采用家族秘法为自己的修为施上障眼法,然后利用她的神识去感应,从而判断来人对她会不会造成威胁。

    “那那我听姐姐的。”咬着粉嫩嫩的嘴唇,南门丽娇垂下了眸子,却不知她此刻心里究竟打着怎样的算盘。

    “妹妹放心,无论如何姐姐都会保护你的。”拍了拍南门丽娇的手背,太叔吉雅也差点儿被自己的这番话给恶心到了。

    说到底她都是讨厌南门丽娇这个人的,结果要她表现出对南门丽娇的宠爱重视与呵护,真真只差没把她给恶心吐了。

    “嗯,我相信姐姐。”

    太叔吉雅:……

    别说当事人太叔吉雅被弄得有些下不来台,就是那听了南门丽娇一声厉喝而翩然落下的宓妃,也是控制不住的抽了抽嘴角,无力的伸手抚了抚额。

    她看起来像是那么好忽悠的?

    这唱的是哪一出?

    姐妹情深?

    宓妃万分恶寒的抖了抖身子,背对着太叔吉雅的她,红唇紧抿成一条冷硬的直线,强烈的第六感告诉她,貌似她家男人还木有露面就被某人给惦记上了,这种感觉非常不好,让她很是抓狂有木有?

    于是宓妃果断的从袖口掏出一块用月影纱裁成的手帕,妥妥的将自己的脸给遮住后,方才厉声冷漠开口道:“能在魑魅林中横行,又被困于阵法中却都没受伤的人,本小姐认为以你们的自保能力非常出色,倒是一点儿都不需要谁帮助。”

    听着宓妃那冷嗖嗖的,略带几分轻嘲的话,陌殇果断没有选择现身,而是挑了距离宓妃最近的一棵树,如同一道残影轻落在上面。

    陌殇不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按照他的想法当然是尽快赶回鬼域殿驻地的好,哪曾想不小心将宓妃给惹毛了,还害得她脱离了他的怀抱,若非如此他们也不会发现这林间藏着两个人,更不会被这两个人给发现他们的行踪。

    至于他家小女人为何生气了,陌殇表示他一头雾水啊?

    特么的,他不觉得是他惹宓妃不快了,毕竟他仔细回想了一遍,他很确定自己没有做什么错事的。

    “你…”从小到大何曾受过气的南门丽娇,一听宓妃那丝毫不将她放在眼里的语气,整个人立马就炸毛了,她的一双黑眸怒瞪向宓妃所在的方向,刚要出声反驳却被太叔吉雅给拉住,甚至眼神阴厉的盯住她,直到她将后面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方才作罢松开捏住她手腕的手。

    “还请姑娘现身一见。”出于女人天生敏感的直觉,太叔吉雅不认为她跟宓妃只会有今日这一面之缘。

    她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从现在这一刻开始,她,又或是她身边的人都将跟这个女人有着牵扯不清的关系。

    她们,倘若不能成为朋友,那就必将成为死敌。

    “你以为你是谁,你说见本小姐就得让你见?”不单是太叔吉雅有那样的感觉,就连宓妃心里都不禁生出了那种感觉。

    按照牧竣牧谦他们的说法,在她跟陌殇离开的那近三天的时间里,魑魅林好像发生了某些变化,以至于那些进入魑魅林的各个势力都非常顺利的穿过了魑魅林三分之二的地域。

    是以,在这个时间点儿出现在这里的两个女人,宓妃有理由相信她们并不是属于已经离开哪一个势力中的小姐。

    鬼域殿因为收到陌殇的指示,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仍旧扎营驻守在魑魅林外围地域,尚未深入魑魅林,故,宓妃也有理由相信,这个时候出现在驻地周围的人,毫无疑问都是直冲鬼域殿而来的。

    说得更直白一点,她们如果不是冲着她来的,那就铁定是冲着陌殇来的。

    “姑娘误会了,我并不是那个意思。”面对油盐不进的宓妃,太叔吉雅当真是气得胸疼,她总算也能体会为何三句话不到,南门丽娇就要跟对方呛声的原因了。

    这,这个女人实在太野蛮,太不可爱了。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没意思。”

    “呵,你没意思?”宓妃现身缓缓步入太叔吉雅跟南门丽娇的视线之内,周身都萦绕着冷冽的杀气,让人倍感靠近她就压抑至极,“本小姐很想听听你的没意,又是几个意思?”

    “…!?”太叔吉雅只觉遭遇了天敌一般,怎的她还什么都没有说就被宓妃给堵得死死的,简直气煞她也。

    “不说话?”

    “我……”

    宓妃摆了摆手,清冷的眸光先是落到太叔吉雅的脸上,复又落到南门丽娇的脸上,她脸上的神色不变,嗓音依旧带着咄咄逼人的气势,冷声道:“你们姐妹不是光武大陆的人。”

    这话说得直白,且不留余地,听得太叔吉雅两人心下一个‘咯噔’,面色有瞬间的不自然。

    虽然她们俩儿很快就回了神,也掩饰得极好,但也没能逃过宓妃的眼,看得她们的反应,就越发确定了宓妃心中的猜测。

    与此同时,宓妃心里也有一种越发不安的感觉了,好像有什么事情的发生要脱离她跟陌殇的掌控了。

    “我们怎么就不是光武大陆的人了,你想胡说些什么?”黑着脸,南门丽娇冷声道。

    出来前父亲再三交待过的,绝对不能拿身份说事儿,若是自己爆出自己的身份,那是要接受相当严重惩罚的。

    这一点,不只她心中有数不会承认,就是太叔吉雅也会尽可能的转移这个话题,只是不知这个蒙着面的女人,究竟为何那么肯定她们不是光武大陆的人。

    她到底是谁?

    “本小姐究竟是胡说还是只道出了真相,你们心中有数。”原本宓妃只是试探,没曾想倒让她对这两个女人的身份给确定了下来。

    “你简直就是强词夺理。”

    “光武大陆之上,各大势力的嫡出庶出小姐,本小姐就算没有全都见过真人,至少也是看过她们画像的,你们显然都不是。”宓妃眯了眯眼,心里开始猜测她们的身份。

    那片神秘海域里的三大世家现在都有人出现在了魑魅林,宓妃很好奇这魑魅林中究竟隐藏着什么让他们如此重视,难道仅仅只是因为陌殇?

    宓妃暂时是想不明白这个问题的,她也没有执意要去弄清楚这一点,眼下她已经见过南门世家的少主南门长风,刚刚又见过公冶世家的少主公冶润钰,只剩下太叔世家的少主不曾见过了。

    静观南门丽娇的容貌,宓妃透过她,清楚的发现她的长相与南门长风少说有三分相似,如此说明这个女人跟南门长风不说是兄妹,但两人肯定有血缘关系。

    而按照公冶润钰所言,南门世家与太叔世家历来都是同穿一条裤子的,那么站在南门丽娇身边的女人,想来也不可能是出自公冶世家的,如此便又能确定这个女人应是出自太叔世家才对。

    这两个女人自称是姐妹,相貌虽说同样都堪称绝色,但她们的五官几乎找不出一丝相似的地方,显然她们之间并无血缘关系,也断然不可能是姐妹。

    心里有了数,宓妃也在掂量她跟陌殇两个人加在一起,是否有那个实力将这两个女人抓住,不说通过她们去往那片海域,但好歹他们可以通过这两个女人对那片海域有相对深入的了解。

    只要可以抓住这两个女人,宓妃就不担心不能让她们乖乖说出她想要听的话,毕竟随着她修为的提升,她的催眠术也是越发的精深了,就是不知大哥他学得怎么样。

    等到解开她在梵音寺知晓的疑惑,再解开陌殇的身世之谜,宓妃才不想再管那么许多,她一定要快些回家。

    “照姑娘所言,莫不是你能手眼通天不成?”太叔吉雅算是看出来了,宓妃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这个女人实在太过难缠。

    不过她也不是个省事儿的,想要从她身上探听到什么秘密,还得看看她有没有那样的本事。

    “我们姐妹自出生起就因容貌绝美艳丽而被父亲藏了起来,就连当家主母都不曾知晓我们的存在,姑娘凭什么认为你说的就是对的,你是不是也太狂妄自大了些。”

    闻言,宓妃勾唇浅笑,心中却不得不佩服太叔吉雅的这一招能屈能伸,暗道她是个人物。

    倘若宓妃不曾见过南门长风的脸,只怕她还当真会被太叔吉雅这句话给糊弄过去。

    毕竟她说是那么说,但实际上宓妃不过就是在试探,而且她也着实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将各大势力的嫡庶小姐都看一遍。

    “原来你们都是私生女?啧啧,想来你们也就跟你们的母亲一样,天生了一张狐媚脸,专门勾搭有妇之夫,够臭不要脸的。”

    “你简直就是找死。”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兵器,南门丽娇当真是要被气疯了。

    什么私生女?

    她乃堂堂南门世家的嫡出小姐,出身高贵,岂是那些见不得人的,下贱的私生女可以与之相提并论的。

    这个女人明摆着就是在侮辱她,打她脸,着实可恨,可气。

    “你太侮辱人了。”一直以来太叔吉雅就对自己的出身引以为傲,向来都自觉高人一等,虽说她自贬身价将自己说成了私生女,但这不过就是一个借口罢了,偏生宓妃还反复提起那三个字,让得她都忍不住要跳出去了。

    “难道你们不是私生女吗?本小姐不过就是陈述了一下事实,你们又何至于恼羞成怒?”

    恼羞成怒,太叔吉雅跟南门丽娇开始磨牙,真真是恨不得扑上去狠咬宓妃几口啊!

    “刚才听你们说起自己是私生女的时候,你们不是挺自豪的吗?怎么本小姐一提你们就这副表情,不服气还是想打架,嗯?”

    躲在暗处的陌殇嘴角微抽了抽,只觉他家小女人够狠的啊,敌人哪里痛她就死命的踩在哪里,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怎么就越看越觉得可爱呢?

    陌殇抚了抚额,无语的觉得自己是不是病了。

    “打就打,你以为本小姐怕你吗?”南门丽娇怒吼一声,亦不忘对太叔吉雅投去一个眼神暗示,就算要暴露她的行踪,哪怕发送求救信号,今日她也非拿下宓妃不可。

    这个女人她一定要弄回去,好好的收拾折磨她一番,否则实在难解她的心头之恨。

    “别说我们以多欺少,本小姐定要打得你跪地求饶。”

    太叔吉雅看了南门丽娇一眼,寻思着胜算有多少,她无法看出宓妃修为的深浅,但她若跟南门丽娇联手,哪怕就是她大哥也要避其锋芒的,因此,短短不过一个呼吸间,她就做了决定。

    “丽娇妹妹,咱们联手拿下她。”这个女人的身份铁定不简单,若能将她抓回去,兴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嗯,咱们一起动手。”

    眼看着完全无视了她存在的两个女人,宓妃俏脸微沉,黛眉轻挑的道:“二对二,还是挺公平的。”

    “什么?”

    “熙然,动手之后你可别太怜香惜玉,不然我可是会生气的。”宓妃没有理会南门丽娇跟太叔吉雅的惊诧,而是带着几分孩子气的扭头冲一直默不作声的陌殇喊了一句。

    “为夫就算要怜香惜玉也是怜为夫的媳妇儿,惜为夫的媳妇儿,至于旁人么,该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同样拿了面巾遮住自己脸的陌殇飘然落到宓妃的身边,漆黑如墨却又冰冷刺骨,散发着无尽杀意的眸子扫向南门丽娇跟太叔吉雅,让得她们两人不自觉的倒退一步,心中骇然。

    该死的,她们怎么就忘了,发现异常的时候出现的明明就是两个人?

    而且最让她们无法接受的是,后面出现在宓妃身边的这个男人,他的修为明显高于宓妃,如此,即便她们两人联手,貌似胜算也不大,这该如何是好。

    早知道,她们不该让雪慧跟润媚离开的。

    “为免突生变故,咱们必须快刀斩乱麻了。”

    “嗯。”陌殇点了点头,他自然明白宓妃心中所想,而且得了宓妃暗示的他,当然也知道这两个女人其中的一个跟南门长风脱不了关系,那么抓住她们也就等于间接打开了那片神秘海域的大门。

    不得不说,这个诱惑对陌殇而言太大了,让他即便冒险也甘愿一试。

    “动手。”

    ------题外话------

    嗷嗷,真是要给跪了,荨失言鸟,嘤嘤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58竹坦崇彥进阶之赛9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