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59 竹坦崇彥进阶之赛10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叮铃铃――

    犹如电话铃声般的声响,在白雾弥漫的山间清晨突兀的响起,好似一颗流星划过天际,打破了山林间的静谧,越发觉得有些刺耳。

    一条蜿蜒不知蔓延至何方,直径不过三米宽左右的小溪旁,沾染着露水的花草散发出阵阵清香之气,闻之令人神清气爽,仿佛顷刻之间心口的那憋闷之气就随之消散了。

    奉命出来寻找水源的侍女雪慧跟润媚不敢走得太远,以免发生意外时赶不及回去护卫她们各自的主子,因此,经过两人的一致协商,她们并没有分开行动,而是就近寻找着可以食用的干净水源。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距离南门丽娇跟太叔吉雅休息的那片山林外,哪里有什么水源,以至于雪慧跟润媚再三犹豫,甚至有想过打道回府,甘愿空手而归回去领罚的。

    “雪慧,这附近只怕是没有水源的,咱们是继续往外寻找还是就此往回走去领罚?”

    “你呢,怎么打算的?”不答反问,雪慧又将问题原封不动的踢回给润媚,双唇却是紧抿成一条冷硬的直线,眸光闪动也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她虽跟随在南门丽娇的身边,负责保护南门丽娇的安全,但她真正听命的人却并非是南门丽娇,故而,有些事情身为当事人的南门丽娇看不清楚,可身为旁观者的她,却是心如明镜的。

    只因她得到的指令并没有要她干预南门丽娇的生常生活,甚至于是她的言行举止,遂,某些原该她这个贴身侍女提醒的,她也都选择了保持沉默。

    太叔世家的这对兄妹对南门丽娇有所算计,纵然雪慧瞧出了几分门道,又有润媚这个女人自以为伪装得天衣无缝的,明里暗里的挑衅,她只当自己傻全然不去理会。

    至于那些妄想利用她的人,雪慧断然也不会让自己吃亏的,最后谁将落到谁的手上还说不准不是。

    “还能有什么打算,比起被小姐骂一顿,打一顿,我更担心小姐的安危,毕竟被打被骂死不了,可要是小姐有什么闪失,不管是家主还是少主都不可能放过我的。”说到这里,雪慧万分无奈的摊了摊手,看似镇定的神色里藏了几分惊惧与慌张。

    润媚半垂的眸光暗了暗,暗忖少主所言有理,这个雪慧不是个简单的,一点都不好糊弄,“你说得对,像你我这样身份的人,从来都是没有选择权的,哪怕就是要挨打挨骂,首先要做的都是保护好自家的主子。”

    “那咱们就收集些露水回去?”

    “好。”润媚点了点头,又道:“刚才我是从那边过来的,倒是发现那些大树下生长着一片片的野花,上面的露水相对多一些,而且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花香气,你看咱们要不要就去那边采集露水。”

    纵然润媚有心想要试探雪慧一二,也知晓自家少主跟小姐心中对雪慧的怀疑,但在没有十足把握之前,她是绝对不会冒然行动的。

    这事儿一个不小心,她岂不就要弄得自己万劫不复?

    “你带水壶了吗?”

    “带了,怎么你没带?”

    “不是。”雪慧看了润媚一眼,低声道:“我的意思是水壶有些大,用来收集露水的话,不知道要收到何时,咱们虽说走得不远,可也难保两位小姐不出什么意外。”

    “那边生长有芭蕉叶,倒是可以用来盛水。”

    “既然如此,便劳烦润媚带路了。”

    “你跟我客气什么,咱们快些走吧。”最佳的试探时机既已错过,润媚也不会再有什么动作了,她的心里同样放不下太叔吉雅,就怕有个意外什么的。

    倘若单单只有她家小姐一个人留在那里,润媚还没有那么担心,可再加上南门丽娇那个说风就是雨的霸道小姐,别说她这心里还真是没底。

    谁知道那个疯小姐会不会突然抽疯,顺带还要连累她家小姐,光是想想润媚就恨不得长上一对翅膀,然后飞奔回去了。

    要说也怪,当润媚领着雪慧走到那片开满野花的地方,突然就听到了流水声,这不禁让得她的脸色猛然大变,身后都冒出一股寒意。

    “怎么了?”

    “雪慧,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好…好好像有水流声。”一门心思要藏拙的雪慧,面上风云不显心里却已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她不怀疑润媚之前对她说的话,这人就算要算计她,也不可能拿太叔吉雅的安危来开玩笑,也就说明之前她在这里是没有听到水流声的,可现在不但她听到了,就连她也听到了,这便有些诡异了。

    “对,就是水流声,我我之前明明没有听到的。”好歹润媚也是暗卫中的精英出身,如若寻找的附近真有流水声,她是不可能听不到的。

    先前没有听到,可现在却听到了,这事儿怎么看都透着古怪,怎么想都让人感觉诡异。

    “那个…咱们会不会又陷入什么阵法里面了?”找不到一个好的理由来解释这样怪异的现象,润媚接着又说出自己心中的这个疑问。

    “不知道。”

    “那咱们是找到那处水源还是现在就原路返回?”

    “这个……”抿了抿唇,雪慧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凝神静气的仔细感应了一番,她其实并不曾感应到什么特别的气息,换言之此处压根就没有什么阵法,同时也不具备什么危险。

    别问她怎么这般肯定,那是因为她本身就是一个精于阵法的高手,之前眼看着南门丽娇被困于阵法之中,她为了藏拙,也为了不在太叔吉雅的面前表现出她的特别,因此,雪慧压根就不会开口说什么,更不会提点什么。

    当然,若非是在她明里暗里的小提示下,只怕这个时候她们一行四人还困在阵法里面无法脱身。

    “哎哟,雪慧你就别吞吞吐吐的了,快些拿个主意吧,我都听你的。”

    “恐怕这样不妥。”摇了摇头,雪慧直言拒绝。

    润媚被噎了一下,脸色有些不好看,好在她还能收住自己的脾气,平复好心情露出微笑,道:“那咱们就原路返回吧,如果两位小姐问起,就直接说咱们没有找到水源,至于发生在这里的奇怪景象,要不就闭口不谈。”

    “随你。”

    “我…”

    清亮的眸子扫过眼前这一大片的野花,雪慧揉了揉眉心,拿起手上的芭蕉叶开始采集露水,润媚站在一旁静看了她一会儿,心中的怨念是怎么都压不下去,可她却不能表现出来,只得也穿梭于野花丛间,动作麻利的采集露水了。

    收集了好半晌,芭蕉叶里的露水还不够喝一口的,润媚便起身扔了芭蕉叶轻声道:“我去找找水源,这样实在太慢了。”

    话落,她也不管雪慧是否听见了,轻盈的身体便如一阵清风似的飞了出去。此时,一直垂头采集露水的雪慧缓缓抬起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与她平时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这样收集露水着实慢了些,我原本也没有打算用这种方式的。”以南门丽娇的性子,倘若雪慧当真用芭蕉叶捧回那么一两口水回去,指不定她要怎么收拾折磨她。

    与其如此,她倒宁可去冒一冒险。

    就在润媚跟雪慧一前一后赶到小溪边,取出水壶准备打水的时候,雪慧悬挂于腰间的一串铃挡却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发出一连串又急又促的叮铃声,让得雪慧是斗然间脸色大变。

    “怎么回事,你腰间挂的竟然是一串铃铛吗?”听到铃铛的声响,润媚的目光‘刷’的一下落到雪慧的身上,如果她没有记错,那串悬于她腰间的铃铛她是早就见过的,但却从不曾听到过铃铛发出声响。

    然而,此时此刻,那串铃铛突然发出这样的声响,就是想不引起人的注意都难。

    “出事了。”定了定心神,雪慧哪里还有心情打什么水,转过身拔腿就往回跑。

    不可以,小姐绝对不可以出事,否则她就是死上十数次也难赎其罪。

    “什…什么?”没等润媚问个清楚,就只见雪慧如同一道光似的消失在她眼前,想到与南门丽娇呆在一块儿的太叔吉雅,她也只得咬了咬唇,又跺了跺脚赶紧追了上去。

    能让雪慧脸色大变的事情,除了南门家的小姐出事,润媚不再作其他人想。

    噗――

    陌殇果真如他所说,除了对宓妃以外,对旁的人无论男女,那是真心没有一丁点儿怜香惜玉之心,出手可是快狠准来着。

    亲眼目睹太叔吉雅被陌殇一脚踹在腹部,然后整个儿口中喷血倒飞出去十数米之远,宓妃晶亮的水眸都不禁瞪大了,粉嫩的嘴唇亦是微微一抽,咧嘴笑道:“熙然,你真是太帅了。”

    既无奈又好笑的扫了眼一脸幸灾乐祸,得意洋洋的宓妃,陌殇那是一脑门的黑线无处安放,佯怒道:“小心。”

    嘶――

    肩膀挨了南门丽娇一拳头,宓妃疼得倒抽一口凉气,俏脸一白整个人就恼了,特么她这是乐极生悲么,居然被偷袭了。

    强行稳住自己的身形,宓妃倒退数米之后被陌殇搂进怀里,迎面对上陌殇那双冰冷刺骨,又一望见不到底的墨瞳,南门丽娇哪敢与其对视,心里唯一的念头就只有一个。

    逃。

    她觉得她要是不逃的话,这个男人肯定会要她的命。

    “怎么样,疼吗?”

    “疼。”在自己男人的面前,宓妃向来是不会矫情的,果断就趴在他的怀里撒起娇来。

    “你啊。”

    “熙然,你得给我报仇。”撇了撇嘴,宓妃揉了揉自己的肩膀,突然又改变了主意,冷声道:“不行,我得自己报仇,熙然还是拿下那位太叔小姐的妥当。”

    陌殇运用巧劲儿将宓妃安全的送到地上,自己则是趁着太叔吉雅尚未缓过劲儿来之前,干净利落,拳风凌厉的攻向南门丽娇,誓要打趴她给宓妃找回场子不可。

    “你…你你别太过份。”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竟然对一个女人出手。”眼见陌殇压根就没赏她一个正眼,南门丽娇是又羞又恼,憋屈得不要不要的。

    就算她的容貌比不上公冶语诗,可她好歹也是绝色大美女一枚,怎么的这男人就真对她下得了手?

    即便陌殇有面巾遮面,她无法看清楚他的脸,但单就陌殇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的清绝出尘,如妖更似魔的尊贵气质,以及他那无法用言语去形容的强大气场,都深深的吸引着南门丽娇。

    如他这般的男人,哪怕就是在她们那里也是极为少见的,焉能不让南门丽娇心生倾慕。

    不只是她,就连太叔吉雅也是对这个男人抱有念头的,只是看到太叔吉雅被陌殇一脚狠踹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好一会儿都爬不起,她这心里方才对陌殇生了几分畏惧。

    “本主是不是男人无需你来操心,这只要本主的女人知道就好。”

    “你…”原以为陌殇会不屑于回答她,可她万万没想到陌殇竟然给了她这么一个回答,真真是堵得南门丽娇无言以对。

    难道在他的心里,那个被他护着连脸都看不清楚的女人,真就那么好,值得他那么宝贝。

    可恨!

    “至于你,是个女人么?”

    噗嗤――

    意识到自己乱没形象的喷笑出声,宓妃赶紧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心说:熙然,你丫的嘴巴可真毒。

    质疑一个相貌相当出众的大美人儿的性别,断然没有比这更侮辱人的了,你这样为自己出手打女人找的理由,真的好吗?

    “啊,本小姐要杀了你。”抱头尖叫一声,南门丽娇一双黑眸都不禁泛起淡淡的腥红之色,显然是被气极了。

    她口中叫嚷着要杀的人,也不知指的是陌殇,还是被陌殇给护得严严实实的宓妃。

    突然,宓妃灵敏的耳朵动了动,神色一变道:“熙然,有人在朝这里靠近,咱们得加快速度。”

    “嗯。”

    意见达成一致之后,陌殇下起手来更是不留情面,出手狠辣至极,逼得南门丽娇是节节败退。

    另一边,太叔吉雅在跟陌殇动手的时候,不但受了皮外伤,亦是受了算不得轻的内伤,以宓妃目前的修为,倒是可以跟她打个平手。

    如若再加上宓妃那一手出神入化的使毒功夫,任凭太叔吉雅修为高于宓妃,她也断然讨不到半点好处。

    “咳咳…”起先被陌殇逼得没有还手之力,现又被宓妃压着打,她无攻击之能,唯有死死防御,简直都快让太叔吉雅憋屈死,她一边与宓妃对打,一边分出心神冲南门丽娇吼道:“赶紧发求救信号,咱们不能被抓。”

    一旦她们两人落到这一男一女的手中,后果只怕不堪设想。

    虽然她们两人老早就想过要逃,但陌殇跟宓妃也不是吃素的,岂能看着她们在眼皮子底下逃脱?

    “我我都自顾不暇了,你就不能自己发求救信号吗?”

    “我要能发,那我还叫你干什么。”

    砰――

    又一次硬接了陌殇一掌,南门丽娇心中怒火熊熊,却也不禁心生后悔,她不该发脾气,更不该让雪慧离开她身边的,否则她何至于落到如此狼狈的境地,甚至还有可能沦为他人的阶下囚。

    这样的认话,简直气得她抓狂。

    “谁叫你让润媚离开你身边的,该死。”

    太叔吉雅:“……”

    的确,原本南门丽娇让雪慧去找水,她不该也让润媚跟着去的,不然再加上润媚的话,她们又何至于落到这进退两难的境地。

    “熙然,结束了。”

    听着宓妃对陌殇说的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果不其然太叔吉雅跟南门丽娇都被吸引了注意力,就借着这么一个机会,宓妃果断出手了。

    “你…你使毒。”

    “这叫兵不厌诈。”宓妃撇了撇嘴,还相当任性的用脚踢了踢中了毒烟倒地不起的太叔吉雅。

    另一边,陌殇也没让宓妃失望,出手相当迅猛的将南门丽娇给劈晕了,若非太叔吉雅那句‘你使毒’,想来陌殇要拿下南门丽娇还是有些难度的,他们两人赢就赢着攻其不备。

    “熙然,救她们的人马上就到了,咱们快走。”

    “阿宓,她们由我来带。”

    “好,熙然走前面,我断后。”

    “小心。”

    “嗯。”

    陌殇当然不会那么好心抱着太叔吉雅跟南门丽娇离开,只见他一手提一个,就跟拎只小鸡仔似的,看得后面的宓妃嘴角直抽,但心里却又相当的甜蜜。

    她的男人,只能抱她一个。

    陌殇跟宓妃带着南门丽娇跟太叔吉雅前脚刚刚离开,雪慧跟润媚就赶了回来,目露惊恐的看到眼前这发生了激烈战斗的地方,她们只觉双腿有些发软,整个人都有些站不住。

    “果真出事了。”润媚捡起掉在地上的一支凤钗,失神的喃喃低语道。

    “别愣着了,赶紧追。”

    “哦!”

    跑出去几步后,润媚又道:“对了,你发求救信号了没有。”

    “早发了,等你提出来黄花菜都凉了。”黑着脸,雪慧寻着一些痕迹赶紧追了上去。

    ……

    “什么人在前面?”

    “君主,君王妃是你们吗?”

    宓妃闻言一愣,遂轻启红唇道:“是牧竣跟牧谦?”

    “回君王妃,是属下二人。”

    “赶紧的,把熙然提的两个女人接过去。”

    “呃…是。”牧竣牧谦上前,从陌殇的手里接过太叔吉雅跟南门丽娇,他们倒也没有多问,就听陌殇冷声道:“你们带着这两个人从那边离开回驻地,我跟阿宓留下来清理后面的尾巴。”

    “是。”

    以他们目前的实力,万万不能与那个地方的势力硬碰硬,因此,陌殇暂时还不准备让人知道,他跟宓妃抓了南门世家跟太叔世家的小姐。

    “熙然,咱们摆下个阵法吧。”

    “为夫正有此意。”

    宓妃嘴角一抽,也不知从何时起,这个男人就总是‘为夫为夫’的称呼他自己,真是厚脸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59竹坦崇彥进阶之赛10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