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60 竹坦崇彥进阶之赛1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而且还是大问题……

    果不其然,雪慧这个女人有问题。

    “你若不想被困死在这里面,最好乖乖的闭上嘴巴,安静一点儿。”沉着脸雪慧第一次气场全开的瞪视润媚,后者心下一惊,下意识就倒退了一步,后背猛地窜起一股寒意。

    天知道南门丽娇对南门世家究竟意识着什么,否则家主怎可如此重视于她,少主又因何如此忌惮于她?

    她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破开这个阵法,然后走出去,不说单枪匹马的救回南门丽娇,至少她要弄清楚到底是谁抓走了南门丽娇。

    此时此刻,已经确定南门丽娇被擒的雪慧,哪里还有心思隐藏自己的真本事,当然也顾不得要在润媚的面前掩饰自己了。

    处于抓狂状态中的润媚嚷嚷了好半天都没有一个回应,让她不得不停下来看看雪慧在干什么,这一看她脑门上的问号就更多了。

    “喂,你在干嘛?”

    “你怎么都不说话?”

    “该死的,这又是什么见鬼的阵法,咱们又要怎么离开?”润媚并不精通于阵法,在她所受的训练里面,关于阵法这一块,她也绝对是学得最烂的,几番周折走不出去,她整个儿都抓狂了。

    ……

    “是。”

    “跟着雪慧留下的记号追。”

    “少主,这里曾发生过非常激烈的打斗。”

    一行人紧跟着雪迎三人的脚步,不但非常顺利的穿过了陌殇跟宓妃联手摆下的阵法,而且还非常顺利的发现了侍女雪慧跟润媚在追踪南门丽娇跟太叔吉雅途中留下的记号。

    “是,少主。”

    “你们两个跟雪迎一起。”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占了南门长风的便宜,太叔清荣立马就有所表示了。

    “是。”

    “走吧。”

    “回少主的话,服用过太叔少主的丹药,再调息了一番,现在没什么大碍了。”她受的内伤极重,岂是短短时间内可以好起来的,只是她存在的价值就是永远都要护卫在南门长风的身前,于是只要不是伤得爬不起来,那她就没有退后的可能。

    南门长风的视线从太叔清荣的身上落到雪迎苍白的脸上,沉声道:“你的伤……”

    “少主,属下到前面开路吧。”

    “走吧。”

    “嗯。”

    “既然咱们都想不明白,索性也就不去想了,大不了就是豁出去会一会赤焰神君罢了。”

    可如果要说陌殇是因为知晓了自己的身份,从而要对南门丽娇跟太叔吉雅动手,这就更说不通了。没道理知晓一切的陌殇,所能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对付南门世家跟太叔世家,他该做的是回本家好伐!

    他那个妹妹就算再怎么脑残,也断然不会自爆身份的,再加上还有一个太叔吉雅在身边,因身份暴露而出事绝不可能。

    只是南门长风同样想不明白,在他们眼里本该什么都不知道的陌殇,究竟是为何对太叔吉雅跟南门丽娇动了手呢?

    得了太叔清荣这么一句,南门长风也不好意思再装糊涂了,其实他的心中同样起了疑,怕只怕他们的妹妹都落入陌殇之手了。

    “明人不说暗话。”

    “我只是好奇清荣兄为何突然改变了主意。”

    “这又有何不可?”

    “你的意思是……”南门长风闻言,面色先是一僵,继而他的身体也是一怔,半晌后才又道:“清荣兄的意思要跟他接触了?”

    只是任凭太叔清荣怎么都不会想到,在他跟南门长风都还没有跟陌殇碰面之前,陌殇已经通过宓妃,算是间接跟他们最为防备的公冶润钰见了一面,而且还通过宓妃知晓和确定了某些他们一直心中有所疑惑的事情。

    他很怀疑,不但这阵法是出自陌殇之手,就连他的妹妹跟南门丽娇都落到了陌殇的手里。

    “一会儿从这里出去,应该就能跟他对上了。”原本太叔清荣还想再等一等才跟陌殇碰面的,并且他的打主意是跟陌殇交好,而非与陌殇交恶,但现在看来怕是不成了。

    他想要看看,到底是他强,还是陌殇强。

    现在的赤焰神君都那么强大,那么厉害,没有弄出什么声响就悄无声息的灭了他好几个得力的助手,南门长风一方面对陌殇有着防备,另一方面却又迫切的想要跟陌殇面对面的较量一场。

    从他站在这片土地上开始,他就听闻鬼域殿的赤焰神君有多厉害多厉害,可他一直都没有放在心上,哪曾想还真就有那么一天,他们注定会碰上,也注定将要成为敌人。

    “就算清荣兄说的都是对的,公冶润钰还没有找到那人,可咱们也没有找到,并且咱们都还没有亲眼见过他。”说到这个南门长风就满心的气恼与怨念,他安排去鬼域殿外围监视的人,愣是一个都没有回去,而且还全然失去了消息,这让他想不承认那些人已经都死了都不成。

    若非是想要先公冶润钰一步找到那个人,他这辈子都不会也不愿踏上光武大陆这片土地。

    “既然你都有这样的想法,那么公冶润钰又岂会想不到这一点,一旦他找到那个人,定然第一时间就会带着那人赶回去,而不是继续留在这里参加什么见鬼的进阶排名赛。”在光武大陆各方势力眼中神圣无比的进阶排名赛,落在太叔清荣的眼中,那压根就是一文不值。

    南门长风一愣,而后语气肯定的道:“这个当然不会。”

    “那么倘若你跟公冶润钰换个位置,你要真找到那个人了,你还会任由他留在这个随时都有可能威胁到他性命的地方么?”

    “这个我自是知晓。”

    “长风兄应当知道那人的身份,以及他有多重要。”

    “为何?”这般毫不犹豫且坚定的断言,南门长风怎么都无法相信。

    “不可能。”

    “清荣兄,你说他是不是被公冶润钰给找着了?”出口的话虽是疑问,语气却不难听出肯定之意,南门长风此刻心中没底,也就越发需要一个人来给予他肯定。

    如果他都知道了,只怕这片大陆也不会这般平静了。

    不不不,他应该还什么都不知道才对?

    会是他吗?

    “长风兄所言甚是。”毫无疑问,那布阵之人是个人物,而且还是一个不能小觑的人物。

    “那布阵之人,可算是把咱们的心思揣摩得透透的,回想起来都不禁让人心生寒意。”

    南门长风的低喃声刚落下,就听太叔清荣接口又道:“此处距离鬼域殿的驻地已经不远,而且丽娇妹妹发出的求救信号就在前面,若非咱们赶到这里的时候,察觉到周遭的气息不对劲,遂安排了雪迎去探路,要不咱们压根不会在此停留。”

    “外力若无攻击性,这阵法便如同虚设,然,若外力带有攻击性,那这阵法就会将外力产生的力量加倍的返还回去。”

    他的手,没有受到任何的攻击,更没有受到任何阻拦的就穿了过去,好像之前发生的那一幕都不过只是他们的幻觉。

    得了太叔清荣的指令,一虎背熊腰的青衫男子就走到指定的位置站定,然后小心翼翼的伸出自己的双手,一点一点的靠近那片什么都没有的地方,旋即,令人惊诧的一幕出现了。

    “去一个人,走到那两棵树的中间,然后不要动用真气,轻轻的伸手去触碰那空白的地方。”

    清楚的目睹了这一幕,众人总算明白雪迎为何受那么重的伤,也顿时明白这地方究竟诡异在哪里了。

    只见太叔清荣扔出的石子就朝着雪迎所指的方向砸去,然后,再一次发出‘砰’的一声响,接着石子就以翻了倍的速度往相反的方向弹去,那力道之大令人咋舌。

    “那我便试一试。”

    “清荣兄的意思我明白了。”

    若能找到方法从这里穿过去又不必绕路,他当然就不会去花那个心思,那个脑子去破阵了。

    至于这里是否有阵法,又是谁布下的阵法,太叔清荣此番目的并不在于此,故而他也没那么多心思去猜。

    太叔清荣一边从地上捡起石头跟干枯的树枝,一边用低沉的嗓音开口道:“长风兄,你的女侍卫探路之时,本身过去就带有一定的冲击力,一会儿如果我扔的石头跟枯枝打在上面,要是也被反弹开的话,想来咱们也就找到问题所在了。”

    “是,少主。”

    “都别靠得太近,以免受伤。”

    “是,少主。”雪迎恭敬的应了一声,便低眉顺目的退了下去,神经崩得紧紧的,生怕南门长风会秋后算账,她倒也明白太叔清荣为何一再为她说话,但这只会让她的处境更加的艰难。

    “退下疗伤去吧。”

    “她刚才受了惊吓,只怕也没有时间记得那么清楚,长风就别为难她了,是不是这里,咱们再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这个…属下不不是很能确定。”话落,雪迎就低下了头。

    “确定是这里吗?”

    小心翼翼的摸索一番之后,雪迎最终停在两棵笔直挺立的青松前,语气略显迟疑的道:“少主,太叔少主,属下刚才好像就是在这个地方被撞飞弹开的。”

    “这倒没有。”

    南门长风看了眼发出疑问的太叔清荣,俊逸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冷着声道:“对阵法我可是不精通的,清荣兄可有瞧出什么门路?”

    “莫不是此处布有阵法?”

    越是靠近之前被撞飞的地方,雪迎脸上的神情就越是紧崩,手心里更全是冷汗,她迈着步子,几乎就是一步一步慢慢挪过去的,就怕一个不察自己再度被撞飞。

    “是。”

    “过去指一下路。”

    哪怕她的反应速度已经足够的快,可被撞了那么一下,仍是让雪迎有种五脏六腑都在那一刻被移了位似的,整个儿血气翻腾,喉间立马就泛起了血腥味儿。

    “回少主,能。”咬了咬牙,雪迎捂着钝痛的胸口缓慢的站了起来,若非她的反应能力够快,雪迎毫不怀疑就那么一撞,她的这条命都将要搭进去。

    “还能自己站起来吗?”

    如此,太叔清荣就越发担心太叔吉雅的安危了,但愿她不会有事,不然他委实难以安心。

    南门长风是巴不得南门丽娇出事,但他可是一点儿都不希望太叔吉雅出事,毕竟太叔吉雅此番出来,撇开接受了父亲的安排不说,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为了帮他这个哥哥。

    他对太叔吉雅这个妹妹是真心的疼,而不似南门长风对南门丽娇只是表面的疼爱与宠溺。

    而且他也无法联系上太叔吉雅的贴身侍女润媚,对于太叔吉雅可以说是完全失去了掌控,这种感觉让他不免有些惊恐。

    吉雅跟南门丽娇是在一起的,以太叔清荣对他妹妹的了解,如若不是被逼得连发求救信号的时间跟机会都没有,她是不可能什么消息都没有的。

    “你想仔细再回答你家少主的话,仔细想想你是在什么位置,又是什么地方碰到的?”此时的太叔清荣心中是极为担心不安的,距离南门长风收到南门丽娇发出的求救信号已经足足过去半个多时辰,要是他们不能尽快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你说碰到一堵墙?大概是在什么位置碰到的?”

    既然如此,为免弄巧成拙,太叔清荣采取的手段,还愣就是这种明目张胆式的接近与示好,让人委实难以读懂他的心思。

    怕只怕,不论他许给雪迎多少好东西,也敌不过雪迎那一颗落到南门长风身上去了的心。

    他虽一直都想在南门长风的身边安插一个眼线,但太叔清荣也聪明的没有把主意打到雪迎的身上,这个女人对南门长风的忠心,即便没有动手试探,他也心中有数。

    太叔清荣并不计较雪迎的态度,毕竟当着自己主子的面,冒冒然接受他的馈赠,实在难保南门长风不会有别的想法,而一旦南门长风心中有了那个想法,距离雪迎死亡也就不远了。

    “是。”

    “赶紧服下疗伤吧。”

    看到南门长风点头,雪迎伸出双手接过太叔清荣递出来的丹药,语气恭敬的道:“雪迎谢太叔少主赏。”

    “既然是清荣兄赏你的,还不快些接着。”眼见太叔清荣向雪迎伸出了手,又看在雪迎没有伸手去接,而是将目光投向了他,南门长风积压在胸口的那口郁气倒也是散了。

    不过区区一粒治疗内伤的丹药,若能让雪迎记他一个好,自然是怎么都不亏的。

    “你的内伤极重,光是自己疗伤效果也不明显,把这颗疗伤药服下吧!”纵然太叔世家与南门世家在暗处有着争斗,可在明面上他们两家还是同为一家的,太叔清荣倒是不介意赏南门长风的人一点好处。

    “回少主的话,属下好像突然凭空就碰到了一堵墙,然后整个儿就被反弹回来了。”

    “你刚才碰到了什么?”

    太叔清荣亦是抬了抬手,身后走出六个青衣男人,得了他的指令后就开始四处探查,而雪迎则是退到最后,受了极重内伤的她,如果不尽快运功疗伤,后面的路她只怕没有力气再跟下去。

    拧了拧眉,南门长风吩咐雪迎退下,再按排了几个人在雪迎出事的地方仔仔细细,来来回回的探查,务必要排除一切的隐患。

    “没有。”

    “不知清荣兄可有发现什么异常?”南门长风素来就是个行事谨慎小心之人,每走一步,每动一下,都要衡量对他有无好处,有无利益,否则他断然不会有所行动的。

    “是,属下谢少主宽恕之恩。”

    “这一次就算了,倘若再有下一次,你该知道自己会是个什么下场。”

    “好了长风兄,你也别只顾着教训她了,正事更要紧些。”如若没有安排雪迎去探路,只怕要有损形象的就要换成他跟南门长风了。

    “你是该死。”卑贱的东西,竟然胆敢把血溅到他的身上,简直就是不可原谅。

    那里分明什么都没有,却又仿佛竖起了一堵坚硬的高墙,无论是人还是魑魅林中其他的生物,断然都不可能穿得过去。

    她是受过专业的训练的,但她绝对没有遇上这般诡异的事情,明明在探路的时候,她有仔细的观察,也不曾发现任何的异常,可她就是想不明白,为何她就那么一头撞了过去。

    “属…属属下该死。”雪迎的脸色一变再变,顾不得自己此时狼狈与否,只迅速的垂下头,尽可能的调整自己的气息,以免嘴里的血再度喷溅到主子的身上。

    “脏死了。”

    “咳咳…”好不容易稳住自己的身形不再后退,略显狼狈的雪迎抬起头对上南门长风冷肃的脸,想开口说话却只发出一连串的咳嗽声,甚至还有血从她的嘴里溅出来。

    仍旧是一袭黑色袍裙的雪迎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击中,整个儿如同撞在一堵坚硬的墙壁上,然后又被反弹出去,发出剧烈的一声响。

    “怎么回事?”

    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60竹坦崇彥进阶之赛1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