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61 竹坦崇彦进阶之赛1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是。”

    “好了,牧竣跟牧谦以及你们几个,就跟着本主和君王妃断后,没道理本主让他们这么紧追着,还不能讨要回来些许利息的。”

    “是,君主。”

    “这两个女人就交给你们负责,务必给本主紧牢了,要是她们跑了,本主唯你们是问。”

    “请君主吩咐。”

    “湛泓维,蒙昂。”

    “是,君主。”

    “由你们带队,顺着这张地图上标准好的地方行进,时间紧迫,你们走得越快本主越满意。”

    “属下在。”

    “顾伟晔顾伟辰。”

    接下来轮到他们抓紧时间走出魑魅林了,有些东西该舍弃就要舍弃,只带走一些必备的东西即可。因此,在牧竣安排下去之后,不出他所说的一刻钟的功夫,鬼域殿此行所有人都已经准备就绪,只等陌殇一声令下,他们便可以迅速的离开。

    “请君主跟君王妃放心,属下等保证一刻钟之后,我们就能离开这里。”

    “无妨。”

    陌殇招来牧竣牧谦两人,对他们交待一番之后,又扭头对宓妃说道:“阿宓,在确保咱们能顺利离开之前,怕是还要辛苦一下你了。”

    “我也正有此意。”

    “熙然,咱们必须赶紧离开这里。”

    鬼域殿・驻地

    ……

    伏碧香姐妹两人一听,默默的对视一眼,皆是忍不住后背窜起一股寒意,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风暴就要来临了。”

    “是。”

    “正如你们所说,鬼域殿的事情咱们插不上手,吩咐下去咱们赶紧离开魑魅林。”

    “母亲,那现在我们要做些什么?”

    只是伏露笛没有想到的是,在绝地山庄镜月宗身后,不遗余力推动这一计划进行的人,是她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之人。

    “若非最近三四年赤焰神君不知去了哪里,几乎不曾在大陆上露过面,凭借鬼域殿的实力,其实稳坐绝地山庄第一势力的位置都足够了,不然你们以为绝地山庄为何不遗余力的要针对鬼域殿,想方设法的要除掉赤焰神君。”

    那些反对的,提出质疑的,无一例外都化作了一胚黄土,谁还记得都还有谁。

    “你们姐妹两个还是太年轻,鬼域殿从建立到现在不过短短十年时间,你们以为赤焰神君凭什么能让他一手建立的鬼域殿位列十大势力第三,而大陆上那么多的势力,却无人胆敢站出来提出质疑。”

    “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知道赤焰神君很强很厉害,可俗语不也说了么,又拳难敌四手,万一他愣是被算计了呢?”

    伏露笛冷笑一声,目光幽深的道:“你们以为赤焰神君是那么好杀的?”

    “可我怎么听说,像绝地山庄镜月宗那些势力已经准备好大招要对付鬼域殿,他们的目的可是要……”伏碧兰抬起白嫩的小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个‘杀’的手势,“母亲,姐姐,你们说他们能成功吗?”

    伸手点了下伏碧兰的鼻头,伏碧香道:“这可不是心眼小不小的问题,鬼域殿是什么地方,岂能允许他人在头上撒野,那纯粹就是在找死。”

    “姐,他也没那么小心眼儿吧。”毕竟是个大男人,总不能跟个女人一样爱记仇。

    “可不就是这样。”摊了摊手,伏碧香的语气里有着几分幸灾乐祸,她轻笑道:“得罪他,可没有什么好下场。”

    “姐姐的意思,以赤焰神君的行事之风,那些眼线背后的主子也被赤焰神君给惦记上了?”

    “女儿听闻赤焰神君在重新回到鬼域殿驻地后,将藏在他们驻地外面那些眼线一个不留的全给杀了。”

    然而,世事难料,一切又岂会真如伏露笛所预想的那样?

    “怎么回事?”伏露笛看着长女伏碧香,对于这个女儿她几乎是手把手的在培养,而伏碧香也从未让她失望,一直都朝着她所期待的方向在发展,将来必定能带领飞鱼坞走得更远。

    “母亲,鬼域殿的事情咱们是管不着的,好在咱们没有安排人去盯着鬼域殿,否则后果真不是我们能承担得起的。”

    “好了,你们的意思母亲明白了。”

    为了这一次的进阶排名赛,她们准备了太长时间,无论如何也是奔着一个好名次来的,断然不能空手而归。

    她们飞鱼坞比不得其他势力,起初她们一是借了运气,二是无形中借了鬼域殿的势,之后鬼域殿不知为何驻守在原地没有挪动一步,她们在拔营离开后损失了不少的人,眼下再不抓住机会离开,谁知道后面还有什么在等待她们。

    伏碧兰话音落下后,伏碧香接口又道:“母亲,女儿也是这个意思。”

    “母亲,女儿的意思是既然大家都在往外赶路,而且只要出了魑魅林,咱们的安全就将得到绝对的保障,那我们不妨也抓紧时间离开。”

    “好了,本坞主知道了。”伏露笛摆了摆手,扭头看向她的两个女儿,沉声道:“你们怎么看?”

    “回坞主的话,属下不敢撒谎。”

    “当真有此事?”

    “据传回来的消息称,绝地山庄跟镜月宗似是得到了什么情报,说是魑魅林里那重重的机关陷阱,还有各种阵法什么的都在奇异的消失,大大为我们打开了方便之门,如若不抓紧时间离开,只怕会突生意外。”

    伏露笛一愣,拧眉道:“为何突然那么急?”

    “回坞主的话,鬼域殿那边的消息全都断了,其余的各个势力以绝地山庄为首,都在抓紧时间走出魑魅林。”

    “如何了?”

    “坞主。”

    ……。

    他总觉得事情的发展,不可能跟他们预计的一样,那人更不可能按着他们安排好的路去走。怕只怕任何一个妄想要操控他的人,最终都落不到好下场,以他对宓妃的了解,那个女人可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好说话,将主意打到她的身上,铁定是落不到好的。

    青衫男子看着司马金,本是想要再说点儿什么,想了想他又咽了回去,转身快步离去,心里却隐隐生起一股不安。

    反倒是她如果活着,只怕一切揭开之时,无力改变一切的她,只会痛不欲生,恨不得从未来过这个地方吧!

    “至于他的君王妃,不论生死都不要管。”在此时的司马金看来,宓妃若能在陌殇身世之谜揭开之前死了,兴许对她而言将是一件幸事,至少她能永远都在陌殇的心里保持最美好的一面,同时她也不用面对那些奚落与难堪,还能让陌殇记她一辈子。

    “明白。”

    “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出手救他。”

    “绝地山庄,镜月宗,观月谷还有金陵宫为赤焰神君设下的局,已经都准备得万无一失,只等赤焰神君一步迈进去了,而且为了永绝后患,他们也将手伸向了赤焰神君的君王妃。”

    “嗯。”

    “罢了,这也不是我该关心的事儿,不说了。”

    不管他的君王妃多么的美丽倾城,甚至都能力压那个被选定的女子一头,也不管他的君王妃是怎样的聪慧机敏,才智谋略不输男儿,她改变不了的是她的血统,也就注定她无法跟那人走到最后。

    司马金抽了抽嘴角,额上黑线直落,清了清嗓子沉声道:“虽然我不曾详细跟你说起那人的身世背景,但你应该了解那人究竟有何特殊,能与他结合的女子,到底不是他身边这位啊?”

    直觉?

    青衫男子嗤笑一声,摇头道:“这样什么理由,我就是那么认为的,说得含糊一点儿就是直觉吧!”

    “理由?”

    “虽然我没有见过鬼域殿的赤焰神君,也不曾见过鬼域殿的君王妃,但我不认为他们不合适啊!”

    “你觉得他们合适吗?”

    揉了揉隐隐作痛的眉心,司马金不由得也想到了那张画像上,美绝人寰的倾城女子,她是那人的君王妃,更是那人捧在手心上的女子,但她却注定与那人有缘无份。

    青衫男子神色严肃的看着司马金,想到收集回来的那些资料上的记载,他就不得不开口道:“岛主,我以为能被他捧在手心上疼爱的女人,断然不会是个简单的,只是她的修为……”

    “她?”

    “那个要不要也安排人保护那个女人?”据他的观察,那位爷可是相当在意那个女人的,如果那个女人出事,后果只怕会很严重。

    “怎么还不走?”

    “行,这一点我会特别交待下去的。”

    “他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岛主到底还是放心不下他。”

    “安排些人在暗处盯紧绝地山庄跟镜月宗他们,必要的时候要他们确保他的安全。”

    青衫男子无语的抽了抽嘴角,顿时没了心思再问别的,就冷着声一板一眼的说道:“现在就算你想说,我也不打算不想再问了。你交待的事情我都会安排妥当的,你尽管放心。”

    “呵呵…”司马金笑了笑,还很正经的点了点头,回应道:“的确,他们是一群疯子。”

    “你们真是一群疯子。”

    “我相信他。”

    “岛主的意思是放任他们随便斗?”

    对于那个他们都抱有希望之人,倘若他就那么被南门长风跟太叔清荣除掉,甚至都没有还手之能,说句心里话司马金也不希望他能回到那个地方去,毕竟,生命只有一次,不管是他还是他,都赌不起。

    最要紧的是,他相信那个人,南门长风跟太叔清荣想要先下手为强,抢先一步将其除掉,怕只怕会得不偿失。

    “南门长风跟太叔清荣已经联手,他们也已然是确定了他的身份,接下来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采取行动的,而我不适合参与其中。”这个局早早就被人给摆下,他不是局中之人,却也并非局外之人,有时候他是想插手都插不上手。

    眼下看司马金的意思,是要彻底解开魑魅林的所有禁制,留下一些无关痛痒的迷阵跟阵法就好,这明摆着就是要大开方便之门,让得他一时间吃不准司马金对那些住在山洞里人的态度。

    这几年,司马金明知道南门长风在魑魅林里的一切动作,似是也知道南门长风是冲着什么而来的,但司马金却从不加以制止,就由着事态不受控制的去发展。

    青衫男子也是从那个地方出来的人,只是他的经历很是有些特殊,而他也断然不想再回到那个地方去。虽然他很担心出自那里,而且身份背景不俗的司马金,但他不会违背司马金的任何指令。

    他心中担心的是司马金对那个占据着山洞,只差自称为魑魅林之王的南门长风的态度。

    “山洞那里……”如若不是司马金故意放水,魑魅林中已然添了数十到上百的尸体,青衫男子对这样的安排并不感意外,毕竟这是他们还没有离开玄阳岛时就商量好的。

    青衫男子转身离开的脚步顿停,转身目露期待的看向司马金,却只听他冷声吩咐道:“传本岛主的密令,解除一部分散布在魑魅林中的迷阵与阵法,既要保证让那些势力顺利离开,又务必不能让他们太轻松的离开。”

    “等等。”

    “嗯,我这便去安排。”

    踏出魑魅林,那么玄阳岛就将受到竹坦崇的保护,所有的危险也都将彻底消失,直到进阶排名赛举行毕。

    “去安排吧,两个时辰之后,我们务必要赶到竹坦崇进阶排名赛给我们指令好的地方安置下来。”

    “好吧,岛主不想说,那我不问便是。”无法从司马金的嘴里套到真话,青衫男子并不意外,要是真套到了的话,他还要心生怀疑呢?

    而在这之前,不知道要比知道安全,也更自在。

    “别人去安排我不放心,还是你去盯着妥当些。”收回远眺的目光,司马金侧过身拍了拍青衫男子的肩膀,看着他紧锁的眉头,嗓音低沉的又道:“你只要知道,我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是有原因的,也是有使命的,并且我做这些并无心不甘情不愿就好,至于其他的,待时机到了你自然都会知晓的。”

    青衫男子:“……”

    “我只做我该做的事情。”

    当然就是装笨,装什么都不懂,装着在探索的过程中,一步一步走到现如今的位置。

    装什么呢?

    但是,为了不引人注目,也为了更符合三流势力这样的身份,司马金要做的就是装。

    “岛主,你明知道我要问的是什么?”魑魅林这个地方对别的势力而言的的确确是危机四伏的,但对由司马金一手建立起的玄阳岛而言,无益于就是过家家,毫无半点危险可言。

    以他这么好的条件,怎么可能不讨女人的喜欢,“咳咳…既然你也没有安心要想解答心中的疑问,下去安排一下,咱们该离开魑魅林了。”

    幽深黑亮的双眼猛地一沉,司马金庆幸自己没有喝茶,要不还不得全给喷了,什么叫他这样的性格,仔细娶不到媳妇儿,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噗――

    “岛主你这么别扭的性格,仔细娶不到媳妇儿。”

    司马金不免也表示出几分好奇跟几分期待,但不过他们之间的谈话,貌似跑题了。

    “那在你的眼里,我又该是什么样子的?”像他们这样的人,自记事起就开始学会了戴着面具生活,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至于自己本来的样子,该是什么样的呢?

    “岛主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有些事情,又或者说是有些使命,自他出生之日起,就已然是注定好的。

    “妄自菲薄,我吗?”他司马金从来都不会看轻自己,更加不会看轻旁人,但人生在世,到底是没有十全十美,万事顺心的时候。

    “岛主你又何必要妄自菲薄呢?”

    “那你以为我是什么身份,我有什么身份?”司马金没有再自称本岛主,而是用了‘我’字,面色平静无波的他,实在很难瞧出他的内心活动。

    “算。”

    闻言,司马金一怔,俊脸上的表情也正经了几分,嘴角微微勾起,道:“这也算是你的问题吗?”

    “为什么要以这样的身份住到光武大陆上来?”

    一边说,他还一边配上丰富生动的表情,直看得青衫男子想要抽他,抽他有木有?

    青衫男子白眼一翻,不等他开口说话,只听司马金接口就道:“以你的年纪,再以你的性格,做出这样的表情实在是有些…呃,有些不雅,不雅。”

    “本岛主还不够正经吗?”司马金扬了扬眉,挺拔的身姿站在山峰之上,清冷的眸光先是掠过玄阳岛的营地,再移向葱郁的山林。

    倘若此时让外人看一看神秘玄阳岛的岛主,青衫男子毫不怀疑,某人的形象会掉得连渣都没有。

    “呃…”青衫男子听着司马金前半句话的语气,顿时额前黑线直落,他的嘴角也僵硬的抽了抽,表情略显诡异,有种话到喉头又被噎了回去的憋屈感,“岛主,您能正经一点吗?”

    谁料,玄阳岛岛主居然那么的年轻,那么的帅气,活脱脱就是一个气质型的美男子。

    都传玄阳岛是个非常神秘的势力,而玄阳岛的岛主亦是非常的神秘,据说司马金是个身上都带着仙气儿的俊美男子,但他到底没有鬼域殿赤焰神君那么响亮的名声,加之玄阳岛一直以来都固守在自己的领地里面,鲜少与外人有接触,故,世人眼中的玄阳岛岛主十有*都是一个年纪颇大的老头儿。

    “你可得想明白了再问哦,要不我可以选择不回答你的提问。”身着一袭墨色长袍的玄阳岛岛主司马金身材颀长,俊逸挺拔,剑眉星目,面容俊朗,是个不过二十出头的大帅哥。

    “这个…我我…”

    “那你想问什么?”

    总觉得不管他怎么想,都无法揣摩到他的心思,这让青衫男子不免有些抓狂。

    “是,我的确是心中充满了疑惑。”玄阳岛在光武大陆虽然并非是什么无名小卒,但也不过仅仅只是区区一个三流势力罢了,青衫男子着实想不明白司马金心中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

    青衫长袍的中年男人还自以为他掩饰得极好,却不想司马金一语就道破了他的心思,不由脸皮抖了抖,略感几分尴尬。

    “你心有疑问?”

    “岛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61竹坦崇彦进阶之赛1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