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62 竹坦崇彦进阶之赛1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父亲,您找我。”

    “高明来了,进来说话吧。”

    “是,父亲。”

    营帐外,屠顺屠商在门口一左一右的守着,神经高度紧崩的戒备着周遭的一切,生怕出现一丝一毫的纰漏。

    “大公子,里面请。”

    “有劳顺叔了。”一袭青灰色锦袍,墨发高束的解高明冲屠顺轻轻颔首,又拱了拱手方才掀开帐帘走了进去。

    “大公子客气了。”

    “帮为父倒杯茶过来。”

    “是。”

    帐内,绝地山庄庄主解铮海负手而立,站在一个非常形象且生动的沙盘面前,待走近之后方才能看得清楚,那沙盘上呈现出来的,分明就是整个魑魅林的全部布局。

    “父亲这……”解高明瞪大了双眼,漆黑的眸子里满是不可置信,同时他的心里又极不是滋味,觉得他果真是不受解铮海这个父亲所在意的,否则他手里既然有这样的东西,为何从来都不让他知晓?

    生活在光武大陆的人都知道,藏在灵川坞后的魑魅林,那其实就等于是一个死亡之地,但凡走进魑魅林内的人,往往能活下来的不过十之四五。

    相传,没有人知道魑魅林究竟占地面积有多大,也没有人能具体的分划出魑魅林都分为哪几个部分,每个部分又都隐藏着怎样的危险,世人只知道这个地方极其的危险,若无必要切记莫要踏足。

    大陆上不乏能人异士,可却从未有人能够绘制出一张完整的魑魅林地图,这不为别的,单单就因隐藏于魑魅林中的各种迷幻阵,绝杀阵,它们不但会跟随四季的变化而变化,同时还会根据时间的变化而变化,甚至是跟随风向的变化而变化,故,即便是精于此道的人,也无法绘制出一张完整的地图。

    然而,当解高明看着眼前摆放着的,活灵活现的,甚至还用几种颜色标记出哪个地方安全,哪个地方危险,而哪个地方又适合攻击,适合防御,适合潜伏…除了满心的震惊之外,还有在他内心深处慢慢升腾而起的一丝丝愤怒。

    或许就连解铮海都不会知道,他此举非但没有让他的嫡长子,从此与他贴得更近,反而还将他的这个儿子推得更远了,甚至都掐断了他这个儿子心目中对他唯一的一丝依赖,不知他会作何感想?

    可会觉得自己失算?

    又可会觉得素来精于算计的他,终难逃自己也被算计的可笑命运?

    “站那么远做什么,站到为父身边来。”解铮海朝解高明招了招手,可他的目光却从始至终都没有移开过沙盘。

    兴许,此时此刻他若能将自己的目光分出一缕来给他的儿子,以他的精明与老练,断然不会错过解高明眼中掠过的复杂暗光。

    “儿子只是太震惊了,有些缓不过神来。”任谁看到这个沙盘都会震惊的吧,只是不知父亲是从何处得到这个沙盘的。

    自打进入魑魅林后,解高明自认他没有任何一件没做好的事情,同时他所做的很多事情也都得到了解铮海的认可,让得很多事情解铮海都让他参与到其中,倒是掌握了很多以前他需要花费不少心思才能知道的事情。

    可让解高明仍是非常震惊与错局的是,时常出现在父亲营帐中的他,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发现这样沙盘的存在,究竟是他太粗心没有注意到,还是他的父亲有什么特殊的手法将其藏了起来?

    那么,又是出于什么原因,让父亲改变了主意,竟主动让他看到这个沙盘?

    难道,这也是父亲对他的一种试探?

    一时之间,解高明迷惑了,明明一件挺简单的事情,愣是被他完全黑化,阴谋化了。

    哪怕他所面对的是他的亲生父亲,也依然没办法让他相信,更没有办法得到他的信任。

    这,何其可悲,又何其可笑。

    “震惊?的确,任谁看到这个沙盘都不可能保持镇定的。”想当初他看到这个沙盘的时候,可是整个人都失态了。

    解高明仅仅只是震惊到僵在原地,表情闪烁,比起他这个做父亲的来,他的表现倒是让他惊喜。

    毕竟,甭管解铮海的权欲之心有多么的大,他到底还是在意自己儿子的,尤其是这个他花过心思去重点培养的嫡长子。

    待他百年之后,这个儿子可是他生命的延续。

    儿子越是出类拔萃,越是高人一等,那就越发是他的骄傲,怎能不令他这个做父亲的欣喜若狂。

    “儿子给父亲丢脸了。”

    脸上含了一丝轻笑的解铮海扭头看了一脸正色,又隐隐带了几分激动,慌张,惊愕神色的解高明,心下满意的点了点头,接过他端在手里的茶杯,沉声道:“高明仔细看看这个沙盘,若有不明白的地方尽管开口询问为父。”

    “是,父亲,儿子省得。”

    解铮海的心很大,也很野,他想要的东西有很多,多到常人难以想象,他也曾想过争来的那个位置,一定要自己死死的坐着,谁也不能越过他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尤其是上一次他独自被困于一个杀阵之中,不禁让他想明白了一个问题。

    既然他不可能不退位,那也就是说他的儿子里面有一个是一定得上位的,若他还想一如既往的掌权,有些事情就要提前安排妥当了。他的嫡长子自小就聪明睿智,各个方面的条件都是数一数二的,用来接他的班最好不过,而且,掌控他虽说不易,但也绝对不难。

    如若扶持他那个庶出的儿子,虽然他说一那庶子不敢说二,但那庶子能力有限,实在很难得到长老们的认同,想了想解铮海也就放弃了。

    有道是知子莫若父,不管解高明有多难缠,心思有多深,他一只小狐狸想要斗过他这只老狐狸,还有得学呢?

    至于他的那些个女儿,疼的也好,不疼的也罢,原本就是他的棋子,着实也用不着他花太多的心思,只要一个个乖乖听话,能一门心思替他办好差事即可。

    “父亲,这是整个魑魅林的沙盘?”

    “嗯。”

    “可…怎么会,不是说从来没有人能够绘制魑魅林的地图么,更何况是沙盘,儿子原本还觉得这可能是假的,但在仔细瞧过之后,这哪里会是假的,简直真的不能再真了。”

    解高明的情绪有些激动,在沙盘之上可以清楚明白的看到,那片位于红色线和蓝色线之间的地方,原就是鬼域殿的驻地,只是不知现在鬼域殿一行人还在不在那里。

    按照沙盘上给出的说明,之前被鬼域殿挑选出来作为驻地的那片区域,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刚好把魑魅林中的危险隔绝在外,单就是从选择驻地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得出来,鬼域殿不愧是鬼域殿,要么没有动作,要么就是能吓死人的动作。

    而反观他们绝地山庄之前选定为驻地的那个地方,倘若第二天他们仍抱着观望的态度没有选择拔营离开,不出两个时辰他们就将被困于一个迷幻阵之中,能不能走得出去尚得商榷。

    除此之外,解高明一边回想他们曾走过的那些路,再一一对比沙盘上所标示出来的几条线路,他是再也无法生出一丁点儿,这沙盘是作假的念头了。

    特么的,他们绝地山庄能走到现在这个地方,期间途中所经之地,有三处就是赤红色的警戒之地,但凡走进那里面的,能活着走出来的,压根就没有一个不挂彩的。

    事实证明,他们不但挂了彩不说,而且还损失了不少的高手,如若再遇类似的情况,就将要影响到他们的参赛水平了。

    “父亲,儿子有句话憋在心里不吐不快,倘若有冒犯到父亲的地方,还望父亲见谅。”

    “你想问既然为父有个这样的沙盘,为什么之前不拿出来,以至于让咱们损失了不少的高手?”

    面对解铮海直白的反问,解高明微红了红脸,显得有几分尴尬,“是的,儿子要问的就是这个。”

    “这沙盘为父之前并没有。”

    虽然他绝地山庄就损失那些个高手而言,一来影响不到他们的根基,二来也威胁不到他们的参赛水平,但培养一个高手不容易,更何况还是那么好几个高手,说不肉痛是假的。

    以解铮海的性格,他手里要早就握有这样等同于作弊利器的沙盘,如何还能等到损失那么惨重才拿出来,那不是他的风格。

    “为父要是早得到这个沙盘,又岂会迟迟都不对鬼域殿动手,不对赤焰神君动手。”恨恨的瞪了眼沙盘上鬼域殿所在的位置,解铮海还是越想越憋屈,尤其觉得那给他沙盘的人不地道。

    你他娘的,早两天给他沙盘不是很好吗?

    等到昨个儿才给他,有个毛用。

    “父亲所言甚是,是儿子失言了。”

    “你会这么想也没错。”

    “父亲,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做?重新制定对付赤焰神君的计划还来得及吗?”在解高明看来,现在他们有沙盘在手,对付起陌殇来简直就是如虎添翼的事情,比之前要容易许多。

    之前他们的计划是利用鬼域殿君王妃针对赤焰神君,借机以施展魅感之术布下杀阵来对付陌殇,即便就是杀不了他,也要重伤于他,至少要让他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阻拦绝地山庄前进的步伐。

    按照原计划,他们选定布阵的地方就定在出魑魅林之前,意在出其不意打陌殇一个措手不及。为了定下那个地方,他们绝地山庄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可从沙盘上看,那地方并不是最好的,针对性,攻击性都不强,而且不便隐藏自己,一旦被识破生还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高明有何看法,觉得现在改变计划来得及吗?”解铮海不介意牺牲自己的亲生女儿,当然也就更不介意牺牲那些出色的女暗卫死伤多少了。

    但是,解安琪到底是他宠爱了多年的女儿,他在解安琪这个女儿身上花的心思比起在嫡女解思甜身上花费得更多,因此,若有可能保住解安琪的命,他还是愿意保她的。

    尤其,他需要解高明的一个态度,如此他才敢真的对这个儿子放心。

    虽然,他是一个除了自己谁都不相信的人,但从长远来看,他需要一个继承人。

    “回父亲的话,儿子以为现在抓紧时间还能改变施行计划的地点。”眸光闪了闪,解高明面色平静的说道。

    撇开他嫡亲妹妹解思甜的关系不说,单就是他自己对解安琪也是一万分的不满意,可就算他再怎么想弄死解安琪,他也不可能不打自招的。

    “高明。”

    “父亲。”

    “为父知道你不喜欢安琪,思甜也不喜欢安琪,但她不管怎么说到底都是你们的妹妹,你能那么想为父很开心,不管你是真心的还是嘴上说说而已。”

    “父亲,如果我说我不讨厌安琪,也接受了安琪,就算您信儿子自己都是不信的,所以儿子唯一可以对您说的是,我愿意试着接受她,也愿意向对待甜儿那样去对待她,但前提是她没有异心。”

    “嗯,为父心中有数了。”

    “那么说,父亲也同意改变施行计划的地点了。”其实解高明最想问的是,沙盘是从哪里来的,又是谁给他父亲的,为什么更他父亲不给别人,这其中又有什么说法。

    一个个问题盘旋在他的脑海里,他却没有办法问出口,实在是憋屈。

    “对咱们有利的事情,为父没道理不同意。”虽然解高明的话没让解铮海十分满意,但也算是给了他一个明确的态度。

    待此事完毕后,解铮海是觉得他有必要提醒解安琪,让她不要再那么放肆了,他这个父亲护不了她一辈子。

    “请父亲指示和安排。”

    “高明看看这沙盘,可知在哪个地方布阵于我们最有利,对赤焰君的威胁最大。”

    在解铮海的心里一直藏着一个秘密,一个连他父亲老庄主都不知道的秘密,他也曾一度以为那些人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他也不用再履行自已曾许下的承诺,可他哪里知道那些人就那么突然的出现了。

    一方面解铮海很期待那些人的出现,一方面他又非常惧怕那些人的出现,想到那些人强大的背景,他的心里就特别的不安定,也特别的矛盾。

    “父亲,儿子以为这里最合适。”

    “哈哈,不愧是为父的儿子,眼光真好,真好。”他研究沙盘有一段时间了,解高明指的地方就是他最为满意的地方。

    “多谢父亲夸奖。”

    “就这里了,为父将安排权都给你,由你去安排。”

    “父亲,儿子还年轻,这恐有不妥吧!”

    “有什么妥不妥的,你是我儿子,为父相信你。”

    “儿子多谢父亲的信任,儿子不会让父亲失望的。”

    “去安排吧,待离开魑魅林,为父就把跟沙盘有关的一切事都告诉你。”

    解高明闻言浑身一颤,又是一愣,半晌后才出声道:“是,父亲。”

    “一边给安琪传信,收拾一下咱们也一边离开这里。”

    “是,父亲。”

    “思甜他……”

    “父亲,甜儿她会理解您的。”

    解铮海没有说话,只是背对着解高明抬了抬手,直到解高明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营帐外,他才转过身看着那微动的帐帘,幽幽的叹了口气。

    但愿,所有的一切最终都会如他所愿。

    ……

    “如何了?”

    “回安琪小姐的话,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

    “好,很好。”

    “开始吧,但愿咱们都还可以活着从这里走出去。”

    “属下等唯安琪小姐之命是从。”

    “报――”

    “呈上来。”

    解安琪接过新传来的消息打开一看,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嘴唇紧抿成一条直线,久久都没有开口。

    “安琪小姐怎么了?”

    “发动调令,将分派出去的人全都调回来,准备赶往赤霞焚天谷。”

    若能活着谁愿意去死,解安琪不想死,所以她敢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62竹坦崇彦进阶之赛1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