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64 竹坦崇彦进阶之赛15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清荣兄怎么不说话,难道是被气糊涂了?”

    “那长风兄糊涂了吗?”太叔清荣不答反问,真心觉得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跟他过多的计较,要不气死的一定是他自己。

    “没。”

    “我也没。”

    默默跟随在这两位主子身后的侍卫们,继续默默的存在着,实在非常不想听到他们这毫无营养的对话。

    他们明明都心有算计,却又要装作对任何事情都无所谓,更要表现出一副‘我是为你在着想’的模样,说实话挺让人恶心的。

    “少主,除了这些被丢弃的营帐之外,鬼域殿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线索,并且他们应该离开这里还不到小半个时辰。”杭铭奉命四处探查一番后,语气恭敬的对太叔清荣禀报道。

    想这光武大陆之上,大概也唯有赤焰神君才有此魄力,换了其他势力任何一个势力的当家主子,相信都无此决断。

    只见眼前鬼域殿暂居过的营地,从里到外处处都透着精巧精致,虽说整个儿营地全都是由一个个的帐篷圈围起来的,但摆放在帐内的东西,却绝对挑不出一个瑕疵品。

    单就驻地里的这么些东西,说带来就带来,说丢弃就丢弃,这样的手笔可不是旁人能有的。也不怪他们找到这里,看到几乎没有任何动过痕迹的营地那份激动的心情了。

    可惜就可惜在,这处营地内空无一人,呈现给他们的不过就是一个空相罢了,着实狠狠的打了他们的脸一巴掌。

    “这些营帐内的东西……”

    没等南门长风把话问完,杭铭就接口回话道:“回南门少主的话,营帐内的摆设物件儿什么的都在,一点儿都没有搬抬过的痕迹,但是我想那些跟鬼域殿有关的东西,应该全都被带走了。”

    说句不中听的话,他们此时此刻眼前所能看到的所有东西,虽然无一不精巧,无一不精致,但这些并非是独一无二,不可或缺的,只要有权,只要有钱都可以弄到手,唯有跟鬼域殿有关的知言片语是即便千金万金都难求的,故,赤焰神君当然不在意这些身外之物,只要他手下的人将重要些的东西带走即可,其他的留在这里又有何妨。

    一来不但糊弄了敌人的眼,二来也减轻了他们自己的负担,可以轻装上阵半点都不累赘。

    “该死的。”没忍住,南门长风又恼怒的低咒一声。

    迟了一步,就迟了一步,可恨,当真可恨。

    “杭铭,传本少主之命,让手下的人都小心谨慎一些,既不要随意的乱走乱动,更不要用手触碰这里的任何东西。”猛然想到什么,不禁让太叔清荣的语气都变了调。

    “是,少主。”

    “清荣兄的意思是……”

    没让南门长风说完,太叔清荣就面色严肃的朝他点了点头,道:“我担心的就是你心里刚刚想的,怕只怕以赤焰神君的行事之风,他焉能让咱们太得意?”

    “得意?”南门长风轻嘲一声,也不知笑的是自己,还是笑的是陌殇,总之他的表情挺阴狠的。

    “我们有什么可得意的,自以为我们胜人一筹,也满心以为咱们可以将他们堵个正着,然后再给鬼域殿的人一个下马威?但结果呢?现在是我们被人家耍得团团转,似乎我们所走的每一步都被人家算计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人家那是专门挖好了坑就等咱们自己往下跳,谁得意了,我看是那赤焰神君得意才对了。”

    不说起还没有那么生气,一说上就越说越是生气,越是动怒,整个人都要暴走抓狂了。

    看着身旁处于抓狂状态中的南门长风,太叔清荣整个儿就无语了,他顶着一脑门的黑线,冷冰冰的出口道:“你既以明白咱们现在掉进赤焰神君挖好的坑里了,是不是也该动动脑子想一想,咱们应该怎么离开鬼域殿的这个驻地,从这些个营帐包围圈里走出去。”

    “我…”

    “别我我我,你你你了,现在想办法离开这里才是王道。”太叔清荣的反应其实算不得慢了,可他到底明白得晚了那么一点点,以至于他手下的人跟南门长风手下的人,总有那么几个触摸了这个驻地范围的东西。

    是以,那些人都在无意间触发了陌殇跟宓妃临走前布在这里的阵法,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身影化作虚无,消失在南门长风跟太叔清荣的眼前,让他们想要施以援手都来不及,只能化作一口郁气积压在胸口,怎么都觉得憋屈。

    “tmd赤焰神君,我们之间的梁子结大了。”

    倘若陌殇此时有幸听闻到太叔清荣的心里话,他一定会毫不客气的朗声说道:你我之间何曾有过什么梁子,顶多只是天生的宿敌罢了。

    既然早已注定将会是不死不休的敌人,那又何必假装着你我曾经很是要好的样子?

    难道就不会觉得那样相当的恶心?

    “没想到清荣兄也会爆粗口。”南门长风俊朗的面孔在太叔清荣那一声咒骂中微僵,而后就摇头喃喃出声,露出极为吃惊的表情,“所有人都听着,站在原地不要乱动,否则本少主饶不了他。”

    众侍卫:“……”

    他们苦着一张脸,只要他们没有啥轻生的念头,谁会不怕死的去动上一动?要知道他们可是眼睁睁的,亲眼目睹了刚才还站在自己身边的兄弟,就那么诡异的,凭空的消失在他们的眼前,那种恐惧足以令他们胆寒。

    纵然他们曾经都历经过残酷而血腥的训练,一个个的心理素质都相当的过硬,可却没有哪一种训练,让得他们感觉有如幽灵紧紧跟随在他们的身后,让他们如此近距离的品尝濒临死亡的滋味。

    当恐怖过去,他们劫后余生,就连双腿都是软的,亦是第一次感觉到原来死神曾经距离他们如此之近。

    “光是站在原地不动,亦不触碰周围的东西,这也不是脱身之法,我可不相信赤焰神君就只有这么丁点儿本事。”太叔清荣觉得南门长风太天真,可一时之间他也想不出什么反驳他的计策来。

    赤焰神君的身份,他已然证实,陌殇就是他要寻找之人。

    然而,让得太叔清荣没有想到的是,还没等他接近陌殇,了解陌殇,又或是精心为陌殇编织一个‘美丽’的故事,让陌殇全然的信任于他,他所想象的所有美好的一切都突兀的画上了句号。

    此时此刻,由不得他不起疑,怕只怕不单只有他们知晓了陌殇的真实身份,就连陌殇自己怕也察觉到了什么,继而也证实了些什么,唯一欠缺的就只有真凭实据罢了。

    他花费了无数的心思,甚至是费尽了心机,换来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想想都恼恨至极。

    “他要只有这么丁点儿本事,如何还能活到现在,又如何能成长到如今这样的地步。”摒弃掉他对陌殇所有的成见,南门长风不得不承认,他是佩服陌殇的,是发自内心的觉得陌殇是个大人物,远非寻常人可与之比肩,与之相提并论。

    假如让他跟陌殇易地而处,南门长风也不怕将陌殇捧上了天,而将自己踩进了泥土里,事实证明,如若丢开他的出身背景,南门长风无法站到陌殇现如今在光武大陆上的地位,也无法拥有跟陌殇一样的权势。

    陌殇的强大,既令他心生佩服,却也令他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只因,陌殇越是优秀就只会越发衬托出他的不优秀,这样的事实太特么打击人,也太有损他的个人颜面。

    “可不就是这样吗?”没有家族的力量作为支撑,陌殇能凭借自己的本事一步步走到现如今这样的地位,他的出色毋庸置疑,也就更是令人羡慕嫉妒,恨不得除之。

    正是因为陌殇的强大,陌殇的出色,陌殇的优秀,再加上他那强大到令人胆颤的出身背景,即便不再表现出其他也足以将对手秒成渣了。为此,太叔清荣可以毫不脸红的说,在他们那个地方,几乎没有人真心盼望陌殇可以回去的。

    不为别的,就为陌殇的回归,极有可能阻碍绝大多数人的利益这一点,想要陌殇死的人就数不胜数了。

    “润媚。”

    “少主。”润媚是一路跟着雪慧才从阵法中脱身的,可她没有保护好太叔吉雅是事实,相信等待她的惩罚也轻不了,对于这一点她已是心中有数,可仍是不免有些不甘心。

    在润媚的心里,她觉得她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又或是学识韵味,几乎没有一样是比太叔吉雅逊色的,但她错就错在没有一个好的出身,没能投到一个好胎。

    生来就是一个丫鬟的命小姐的性情,以至于处处受到排挤不说,同时还吃足了各种苦头。

    “趁着现在想办法出阵的空档,你且细细的说说你跟小姐离开山洞后发生的事情。”话落,太叔清荣又补充道:“事无巨细的说,最好是不错落任何的一句话,能精确到神色跟表情就更让本少主满意。”

    “是,少主。”

    “雪慧。”

    “奴婢在。”

    “一会儿润媚没有说到点的,又或是错漏掉的,你来补充。”

    雪慧的右脸肿得高高的,清晰可见一个五指巴掌印,那是在南门长风找到她跟润媚,却发现南门丽娇跟太叔吉雅都失踪之后,他怒极给煽的,与此同时煽凉的还有雪慧那一颗火热的心。

    南门丽娇的失踪,根本就怪不到她的身上,可她却要代南门丽娇受过,如果这么对她的是别人,雪慧兴许不会那么伤心难过,但偏偏那个不问青红皂白给她一巴掌的人是南门长风。

    所以,她怎能不怨?

    “是,少主,倘若润媚有没有说到或是说错的地方,奴婢会一五一十的做出补充。”

    润媚是个极为出色的女子,各方面的条件都堪称为‘优’,概括起事情来也相当的迅速,不出一刻钟的功夫,她就将南门丽娇领着太叔吉雅偷溜出山洞的整件事情交待得清清楚楚,让人一听就能明白过来。

    期间,当然也少不了雪慧不时响起的补充说明声,场面倒一时显得无比的和谐与温馨。

    “你们两个竟然就那么离开了?”南门长风几乎是拖着长长的尾音说完这句话,那咬牙切齿的表情怎么看怎么恐怖,只是他当真关心南门丽娇吗?

    不,他不关心南门丽娇,他甚至收不得南门丽娇就那么死在陌殇的手里,但是,他却担心陌殇从南门丽娇的嘴里知道太多跟他们那个地方有关的事情或是东西,那样于他不利,且是非常的不利。

    他怕的,他恼的,通通都是陌殇会通过南门丽娇和太叔吉雅知道太多不该他知道的事情,那样留给他的时间,与留给他的机会就真的不多了。

    “这同样也是本少主想要说的。”与南门长风不同,纵然太叔清荣也担心陌殇通过南门丽娇两人知晓太多跟他们有关的一切事情,但他却是真心实意担心太叔吉雅,那毕竟是他唯一的嫡亲妹妹,自小就甚得他的心,无论如何他是希望太叔吉雅好好的。

    润媚跟雪慧无从辩驳,这便是她们的命,即便她们之所以会离开,不过只是服从了命令罢了。

    但,显然不会有人想到那一点,他们所关心的只有那要她们保护的人,她们却没有保护好,甚至还让她们陷入了险地。

    “奴婢该死,请少主责罚。”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太叔清荣扫了眼仍旧呆站在各个地方的那些手下,眼角跟嘴角齐抽了抽,再不想办法离开这里,只怕他们再想活着离开就难了。

    赤焰神君果真名不虚传,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让其对手后悔出生来到这个世上。

    “是。”两人闷闷的应了一声,脸上没什么表情,也不曾表露出自己的什么心思。

    “清荣兄,咱们分工合作吧。”

    “也好。”

    “嗯,从我站的这个地方为界,左边归我,右边归你如何?”

    太叔清荣抿唇想了想,沉声道:“好。”

    两方人马有了明确的分工之后,南门长风带领的人跟太叔清荣带领的人都崩紧了各自的神经,就怕自己一个不留神,便会被各自的主子给抛弃或是舍弃掉。

    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他们也绝不是先例,故,他们除了告诫好自己并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雪慧,由你来做主破阵之人,本少主给你当副手。”

    “少主,奴婢没……”

    “你有无那样的实力,本少主心中有数。”

    自知无法拒绝,雪慧也只能咬着牙,硬着头皮上,“请少主放心,奴婢会竭尽全力的。”

    “开始吧。”

    瞥了眼南门长风一行人,太叔清荣递了个眼色给杭铭,示意他也赶紧开始破阵,从润媚的口中,他已经得知雪慧不是一个简单普通的女暗卫,她隐藏得更深,同时也肯定了他心中的猜测。

    如今,再次亲眼目睹了南门长风对她的重视,心中那个盘旋已久的念头,也就越发认为很有实施的必要了。

    “少主,属下需要您的配合。”

    “无妨,你怎么说本少主就怎么做,眼下咱们最要紧的是赶紧离开这里,不然还不知道赤焰神君设了什么局等着本少主自己钻呢。”

    “是,少主。”

    ……。

    竹坦崇彦・风花雪月

    “如何了,可有哪个势力进入咱们的保护范围了,小爷我这都快闲得发慌发霉了。”

    “可不就像二哥说的么,小弟我也快要无聊死了,好歹也让咱们碰上一两个从魑魅林里走出来的家伙啊。”

    “怎么,听四弟的意思,你这又是想要新玩具了?”

    “三哥放心,小弟素来最有爱心了,保证不会把他们玩坏的。”

    “你的保证从来就没有靠谱过,相信你的人脑袋铁定都是坏的。”

    “二哥,你这么诋毁小弟真的好吗?”

    “很好。”

    某月小弟:“……”

    “到目前为止,十大势力尚无一个势力从魑魅林中走出来。”

    “三哥,既然没有十大势力的人,那有没有二流势力的?”某月小弟真心觉得自己的要求好低,如果这样都没有人符合要求,他也真是要醉了,于是再牙疼的问道:“就算二流势力也没有好了,三流势力好歹能有一个吧!”

    噗――

    听了这话花二哥实在忍不住给笑喷了,他颤着嘴道:“你丫的是脑袋被驴踢了么?”

    “什么意思?”

    抽了抽嘴角,雪三哥对月小弟这副呆萌的模样实在无力,黑着脸道:“你花二哥的意思是想问你,究竟是十大势力的人厉害一点还是二三流势力的人厉害一点。”

    “呃…这有区别吗?”

    闻言,众人绝倒,特么很想抽这一脸无辜的他有木有啊?

    “光武大陆以十大势力为首,既然他们都没能走出魑魅林,其他的势力就更不可能走出来了。”花二哥黑着脸说完这话,果断扭头不想再搭理某个脑袋缺根弦的月小弟。

    “话可不能这么说,有时候就算实力不顶用,运气如果好到逆天,那也是能逆袭成功的。”

    “如果你们真那么无聊的话,兴许的确是可以去跟风雷庄的人玩一玩,他们在半个时辰前,刚好走入受我们保护的范围之内。”久久沉默不语的风大哥开了金口,话里透露的意思却让花雪月三大帅哥齐齐傻眼,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竟然第一个走出魑魅林的势力,竟然是个三流的?

    “三弟,联络一下司马金那个家伙,让他放水也别放得太过。”

    “呃,是的大哥。”抹了把额上并不存在的冷汗,雪三哥也是抖了抖那俊逸的面皮,他怎么觉得大哥笑得那么不怀好意呢?

    但愿,只是他想多了。

    ------题外话------

    妞儿五一快乐,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64竹坦崇彦进阶之赛15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