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66 战斗升级风起云涌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那该死的赤焰神君,本少主一定要杀了他,杀了他…”

    身陷这样的险境,饶是平日里冷静非常的太叔清荣也不由得恼了,怒了,心里憋了一团团的火,却又无处宣泄,以至于他都快要维持不住自己素日里来尊贵优雅的贵公子形象。

    “你想要他命的这个想法不错,但前提是你必须摆脱这个要人命的阵法之后,还能顺利的将他找到。”别怪太叔清荣会泼南门长风的冷水,他也实在是憋屈得没有办法,迫切的需要发泄发泄自己紧崩的情绪。

    哪怕一开始他就没有看轻过赤焰神君,知道他仅凭一己之力就拥有了现如今的实力跟地位,绝非是一般人可比,但太叔清荣还是觉得自己失策失算了,能把他弄得如此被动,如此狼狈的人,真的会如他预想中的那样好对付?

    此时此刻,他不禁对自己以往的自信产生了怀疑,以至于在这之后他便错失了除掉陌殇最好的机会,从而导致他后悔终生,更是悔不当初。

    “本少主不劳清荣兄操心,清荣兄还是顾好自己的妥当。”

    “长风兄所言甚是,本少主的确没有想过要护其他人。”被太叔清荣刻意咬得重重的‘其他人’三个字,若有似无的带着几分挑衅的意味儿,让得南门长风的脸色都不禁猛然一变。

    要说他们两方人马可是分头行动,各干各互不干涉的,又岂料到陌殇跟宓妃布下的阵法不是一般的阵法,以至于都打了他们的眼,让满心以为就快要破解阵法的两人,鬼使神差的竟然在原地碰了头。

    要不朝着两个不同方向破阵的两路人,怎么可能互相碰上,还没说话就互掐了起来,一副谁也看不惯谁的模样。

    “哼!”

    太叔清荣:“……”

    早知道这鬼域殿的驻地就是他娘的一个烫手的山芋,他是说什么都不会来凑这个热闹的,可是一想到他嫡嫡亲的妹妹落到了赤焰神君的手里,太叔清荣又不得不有此一行。

    更何况同为强者的他,平日里颇有几分苦寻不到对手的枯燥感,故,当他意识到赤焰神君将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对手时,他几乎兴奋得难以入眠,体内那好战的嗜血因子,无时无刻不在叫嚣着要与赤焰神君一决高下。

    撇开太叔吉雅不谈,不管早晚总有一天,他跟陌殇会站在各自的对立面,然后斗得你死我活。

    “雪慧,如何了?”

    正心乱如麻的时候突然听到南门长风喊她的声音,雪慧本就因精神高度紧崩而微略僵硬的身子,不由得更僵了,冷汗自她的后背淌下,早已将她的衣衫都浸透了。

    若非她穿的衣服颜色较深,只怕就得当众出一次丑,让人瞧见她曼妙婀娜的娇躯了。

    “回…回回少主的话,奴婢正在想办法。”

    “该死的。”显然,雪慧的回答让得南门长风非常的不满意,他黑觉着一张俊脸低咒怒骂出声。

    “奴婢无能,请少主责罚。”

    “责罚?本少主是很想责罚于你,但却不是现在。”深吸一口气,南门长风暗暗告诫自己要保持冷静,绝对不可冲动行事,尤其不是能失了他的身份,“都给本少主打起精神,这天下没有破解不掉的阵法,只要咱们主仆同心协力,一定可以破阵而出的。”

    “是,少主。”

    雪慧僵着身子,低垂着双眸,袖中的拳头握得紧紧的,可那精心修剪过的圆润手指甲,仍旧扎进了她的手心里,殷红的鲜血顺着她的手心直往淌,一点一点渗透进她的衣袖里。

    “雪慧,你怎么样?”

    “我没事。”

    不知何时靠站在雪慧身边的雪迎蹙了蹙眉,张了张嘴还想再问点儿什么的她,到底不知该如何开口,索性就扭过头去,却仍是没忍住出声道:“少主他是无心的,你也别太放在心上,而且少主他从来没有陷入过这样的困境,心浮气燥,迁怒于我们这些人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

    “他是主子,我是奴才。”

    雪迎对上她冰冷的眸子,不知为何心下一颤,有种被冰水从头浇下的错觉,半晌后方才点头开口,“对,我们不过都只是奴才罢了。”

    甭管之前有多得主子的宠爱,一旦她们失去可以利用的价值,那么她们就将被无情的抛弃。

    之前如若不是太叔少主给了她治疗内伤的丹药,只怕她早就已经被抛下了,可即便她如今一路跟随护卫少主到了这里,少主的心里怕是也对她存了几分怀疑的,毕竟在少主看来,她很有可能被太叔少主收买了不是么?

    “请少主放心,哪怕就是拼了我们自己的性命不要,也定会护送少主安全脱险的。”

    刷――

    凌厉的目光落到脸上,雪迎顿时就感觉到一丝丝刺骨的冰凉逼近了她,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耳畔响起南门长风冰冷却动听,又极富男性魅力的磁性声线,“你们的忠心本少主从未质疑过。”

    到底是花费了陌殇跟宓妃无数的心血跟心力,精心摆出来的阵法,若是当真那么容易破阵,岂非就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纵然陌殇跟宓妃达成默契,毅然决然的抓了南门丽娇跟太叔吉雅,目的在于通过她们的嘴,知晓有关那片神秘海域的事情。但这却不代表他们喜欢一直被人惦记,又或是一直被人追杀,故,以陌殇的性子,哪怕就是自损他一些修为,他也定当让南门长风跟太叔清荣为此付出些代价。

    再加上一个从来都不知吃亏为何物的宓妃,她不占别人便宜都顶好了,又岂能允许别人追杀于她。

    哪怕她实力不如对方,先使些手段收些利息,她是绝对不会手软的,否则她也不可能将自己弄得那么狼狈,遂,这个困住南门长风跟太叔清荣的,将鬼域殿之前驻扎的整个营地都笼罩其中的大阵,从表面上看它就只有一个阵,只要找出阵眼而后毁之,那么此阵便可破,他们也能安然无恙的脱身。

    但事实当真如此么?

    又或者说,陌殇跟宓妃是会这么仁兹的孩子么?

    不,他们当然不是。

    因此,只要不去动那个隐藏得极好的阵眼,那么被困于阵中的他们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危险,顶多就是有点儿有惊无险摆了,可一旦他们毁了阵眼,那就意味着将原本只有一个阵的阵法,瞬间释放到十个同等级的阵法。

    而为了从这十个由第一个阵法衍生出来的阵法中脱身,不管是南门长风带的人也好,还是太叔清荣带的人也罢,半数以上都死于非命,死状更是惨烈到令人遍体生寒。

    除了他们各自的两个贴身侍卫以外,也不过仅仅在他们的身边留下了三个侍卫罢了,好在最终活下来的,身手都是最拔尖的,总算没让他们觉得太过肉痛。

    若非如此,南门长风也不会发疯,天知道他要培养起这么几个好手,需要花费多长的时间,又要花费多少的精力,简直叔可忍婶不可忍。

    “静下心来想想如何破阵吧,只要你们能想到破阵之法,那么之前发生的事情本少主也就既往不咎了。”

    闻言,雪迎扯了扯雪慧的袖口,低声对她说道:“听到少主的话了吗?你的机会来了,慢慢的研究困住咱们的阵法,慢慢的想破阵之法,只要咱们能走出去,少主既然说了不会再追究之前发生的事情就肯定不会再追究,你可得把握好这个机会。”

    即便明知道困住他们的阵法很厉害,很牛逼,可雪迎是个不信命的人,是以她有那个胆量去争取她认为可以争取的一切。

    她跟雪慧都是排在雪字辈受训的,对于专攻阵法的雪慧,她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只要她可以完完全全的静下心来钻研阵法,那么她铁定就能带着他们走出这个鬼地方。

    “嗯。”淡淡的应了一声算是对雪迎的回答,雪慧理了理自己的思绪,抬头正视南门长风审视的目光,恭敬的抿唇说道:“少主,奴婢会竭尽全力破此阵法的。”

    “本少主信你。”

    “谢少主。”

    就在他们满心欢喜自以为找到阵眼,只要毁掉阵眼就可以从这个阵法里面走出去的时候,残酷的现实给了他们狠狠的一巴掌。

    那隐藏极为隐秘的阵眼,找出来的的确确花费了他们很多的心思,然而,任谁都没有想到那个他们认为是生门的阵眼,竟然是开启下一个连环阵的钥匙。

    眼睁睁看着阵眼被少主一掌给轰破,一直眼皮跳个不停的雪慧就心下一个‘咯噔’,那股不好的预感越发的强烈,让她想忽视都不行,当然,她也没来得及阻止南门长风毁坏那阵眼。

    最终的结果就是,阵眼被毁阵法却没有随之消失,而是速度奇快的将他们又卷入下一个阵法,还是接连十个看起来一模一样,内里芯子却完全不一样的凶险杀阵,没有半点留给他们反应的时间。

    正是为了从那十个阵法中拼杀出来,他们才会损失那么多的人,同时也是因为她拼了命似的破了五个阵,否则指不定他们得全军覆没,一个都剩不下。

    或许她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南门长风就是看在那一点上面,不然雪慧毫不怀疑,南门长风能一掌劈了她。

    “杭铭。”

    “少主,请恕属下无能。”只是看了一眼太叔清荣的表情,杭铭便猜到了他想问什么,他倒也是直言不讳的坦言了自己的无能。

    他这一招以退为进用得也当真是妙,顿时就让太叔清荣没了脾气。

    “怪只怪那赤焰神君太精于此道,你也不用将责任都揽在自己的身上,本少主并无责怪你的意思。”即便他就是心中恼了他,恨不得弄死他,太叔清荣在脸上也是不会表现出分毫的。

    那样喜怒皆形于色的人,死得快。

    “少主说得是,倘若赤焰神君与咱们不是敌对的,属下倒是想要向他好好的讨教一番奇门阵法。”

    太叔清荣听了这话愣了愣,幽深的目光扫过他的脸,半晌后沉声道:“眼下咱们跟南门世家都损失惨重,你若与雪慧联手,突破此阵又有几分把握?”

    反正太叔世家与南门世家就是同穿一条裤子的盟友,太叔清荣自然不会认为让他的人跟南门长风的人合作破阵有损颜面,但在下达这个命令之前,他还是需要试探一下杭铭的态度。

    “与雪慧联手,成算也不超过五分。”皱着眉,杭铭沉思片刻给出了一个非常保守的说法。

    的确,单靠他一人,还不知道他们能在这个阵法中支撑多长时间,如果有人协助共同商量之后行事,局面将会大大的改善。

    “五分成算总比一分没有的强。”为了破那十个阵法,他手下的损失已是十足的不少,太叔清荣看了看身边仅剩的五个人,觉得不能再冒险,“你且专心研究这里的阵法,其他的交给本少主。”

    “是。”

    赤焰神君,你越是表现得出类拔萃,本少主对你的兴趣就越大,全当这是你我之间的第一次交手。

    倘若此番本少主惨败,那么下一次谁胜谁负可就说不准了。

    哪怕不是为了家族,更不是为了什么大义,单单就是为了他自己,赤焰神君也非除不可,绝对不可能让他回去,绝不可以。

    “长风兄,现在不是斗嘴的时候,在这个无法预知危险何时降临的阵法里,咱们能不能先出去再谈别的?”也不知赤焰神君的这个阵法是怎么布下的,明明他跟南门长风就是朝着两个不同方向行进的,可当他们因毁了‘假’阵眼而引发出新阵法,再从那十个阵法中脱身后,竟然奇迹般的让他们两方人马面对面了。

    这诡异的一幕,简直让他们找不到言语来解释跟形容,足以见赤焰神君在奇门阵法这方面的惊人天赋了。

    继续由着他这么壮大下去的,于他们是大大的不利,想当然尔是宁可错杀也绝不能放过的。

    “雪慧,若是让你跟杭铭联手破阵,你有几分成算咱们可以平安的从这里走出去?”南门长风是个聪明人,不用太叔清荣把话说明,他就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反正,他的心里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想法,杭铭就如同隐藏在他身边的雪慧一样,是个被他跟太叔清荣雪藏起来的高手。

    杭铭与雪慧的唯一区别在于,一个被放在明处,一个则是被放在暗处,其实某些习性相同的他们,兴许老早就发现了对方的存在,只是他们都选择了沉默,到底什么都没有说。

    微怔了怔,雪慧抬头看了面无表情的杭铭一眼,最后抿唇保守的道:“回少主的话,不超过五分。”

    不超过五分?

    太叔清荣的目光先是掠过杭铭,再一瞬不瞬的落到雪慧的脸上,莫名觉得这两个人难不成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猫腻?

    还是说同样精于阵法的他们,在这一点上面有着惊人的相似敏感度?

    “太叔少主为何这样看着奴婢,难道奴婢的脸花了。”

    面对雪慧如此直白的询问,太叔清荣略显尴尬,沉声道:“雪慧姑娘想太多了,本少主对你可不感兴趣。”

    “既有五分,那你们两人就商量着来,咱们必须赶紧从这里出去,也不知道外面现在是怎样一副光景。”

    南门长风的感叹也是太叔清荣所关心的,无法掌控全局的这种感觉让他无比的抓狂,更何况他还收到了公冶润钰出在魑魅林的消息,万一让他先一步找到赤焰神君,那么一切就都完蛋了。

    有那个家伙在,他们就是想打陌殇的主意都难,否则引起那位的注意,分分钟灭掉南门太叔两大世家都不带眨眼的。

    “是,少主。”

    “咳咳,既然你们两人要破阵,那你们就先看看我们几个所在的位置要不要变动。”

    换句话说,太叔清荣想问的是,他们可不可以随意的走动,但他又着实担心会不会一个不小心就踩到什么不该踩的,碰到什么不该碰的,然后又掉入下一个陌殇事先挖好的陷阱里?

    “回少主的话,暂时还是不要动的妥当。”

    南门长风将目光投向雪慧,后者点头附议道:“少主,杭铭所言正是奴婢要说的。”

    得了这么个回答,南门长风跟太叔清荣都消停了,以眼神示意其他几个也都站在原地不要轻举妄动,然后就看到雪慧跟杭铭艰难的移动各自的步伐,一步一步的在探索着什么。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通过雪慧跟杭铭的不懈努力,总算是让他们两个对这个阵法摸出了些门道,又接连花费了近两个时辰,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将阵法给破了。

    呼――

    待得他们从阵法中解脱出来,所有人都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此时放眼望去,他们居高临下的才清清楚楚的看到,原来他们以为自己闯进了鬼域殿的驻地,实则不然,他们根本就还没有进入鬼域殿的驻地,就已经身陷一个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凶险阵法之中。

    走出阵法之后,他们赫然就站在一座山峰之上,在那山脚之下才是以阴阳八卦图为基础,扎建起来的一个个营帐。

    “咳咳,清荣兄,那下面咱们还去探吗?”好不容易摆脱那个阵法,南门长风仍是心有余悸,谁知道那真的营地里有没有更隐秘的阵法,万一又中了招那不是作死么?

    嘴角微抽了抽,太叔清荣沉声道:“不去了。”

    “以赤焰神君的性情,断然是不会给咱们留下什么线索的,去了也是白去,想要找到丽娇跟吉雅也只能通过别的办法了。”

    “正如长风兄所言。”

    “那咱们找个地方休整一下,顺便咱们也事不宜迟的各自施展血脉秘术搜寻各自妹妹的下落?”

    “就按长风兄说的办。”对此,太叔清荣没有意见,他也担心下面鬼域殿的营地仍有问题,就算真没问题,他也不想再去冒那个险。

    算算时间,距离进阶排名赛举行的日子就快到了,他们就算不用出席,不用露面,但也绝对不能不出现,那样不利于他们接下去的计划跟布局。

    因此,无论如何山峰下面的营地,他们都是不可能再去闯的,哪怕里面当真还留有鬼域殿的一些线索,此时的他们也冒不起那样的险。

    ……

    这边南门长风跟太叔清荣两人刚刚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不到小半个时辰,那边便有人停在了他们步入阵法的地方。

    “少主怎么了?”

    “是啊,少主为何停下来不走了?”

    立华立坤想不明白自家主子的心思,倒也非常干脆的直接问出了声,半点都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咱们运气挺好的。”依然是那一袭白衣胜雪的公冶润钰,他感受着空气中些微的震动,幽深的黑眸里带着几分难得的欣喜,喃喃出声道:“这里有属于他的气息,他曾在这里停留过很长的时间。”

    他只恨自己没能早一点找到这里来,不然又岂会扑了空。

    “少主,您在说什么呢?”

    “少主,我怎么在这里闻到了南门世家跟太叔世家的气息,难道咱们来迟一步?”

    公冶润钰摇了摇头,嘴角勾起一丝浅笑,喜怒不辨的道:“咱们的确是来迟一步,可那两人未必就没有来迟一步。”

    “呃…”立华立坤互视一眼,有点儿没转过那个弯来,不太明白公冶润钰话里的意思。

    “看来在他离开之前,特意在此地布下了一个阵法,咱们比那两人来迟一步倒是捡了天大的便宜。”说到这里,公冶润钰的眼里满是笑意,虽然他不喜与人争斗,但他真特么想要教训教训南门长风跟太叔清荣有没有。

    “少主所言甚是。”

    “走吧,我们深入里面去瞧瞧,兴许能找到更多的线索。”

    “是。”

    倘若南门长风跟太叔清荣知道,他们没有进去的鬼域殿驻地,却在他们破了阵法之后便宜了他们的死对头公冶润钰,不知道会不会当即就被气得口吐鲜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66战斗升级风起云涌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