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67 战斗升级风起云涌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按照陌殇的指引,他们一行人翻过草木葱郁的斜坡之后,一大片犹如风吹麦浪般连绵起伏的沼泽湿地就赫然呈现在他们的眼前,那面积之大,范围之广令人砸舌的同时,也不禁令人后背窜起一股寒意。

    清澈灵动的水眸扫过这片沼泽湿地,宓妃水润粉嫩的红唇紧抿成一条直线,绝美的小脸上神色颇为凝重,好看的眉头也随之拧紧,这地方比起她跟陌殇在进入百草秘地前,战斗过一番的沼泽地更为危险。

    若说那里的阵法布得精妙又凶险,且一环连着一环,想要破阵没有几分真本事压根不可能发现埋藏在沼泽地下的暗室,甚至于是那块几乎不能用金钱去衡量的百草秘地。

    要知道就宓妃从百草秘地里面拿到手的东西,撇开那些金银玉器不太惹人眼之外,单单就是她收获的那一片片药田里种植得好好的各种珍稀药材,也足以让人将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欲除之而后快了。

    一旦她身怀那么多世间罕见珍稀药材的消息,泄露出去分毫,等待宓妃的都有可能是无休无止的追杀。

    除非宓妃有绝对强悍的实力,足以震慑住那些人,否则她就别想再过一天的安生日子。好在宓妃是个做事极为稳当且不留后患之人,当初她在百草秘地得到的东西,除了她自己以为就唯有陌殇知晓,因此,只要她自己没有说漏嘴任谁也不会知道她的身上拥有那么多的宝贝。

    至于陌殇么,他保护宓妃都来不及,又如何会让她置身险地?

    跟那个阵法比起来,此地的阵法简直可说是巧夺天工零瑕疵的存在了,倘若没有陌殇事前的提醒,宓妃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断然不会敏锐的察觉到那一丝丝的,完全都都可以忽略不计的‘破绽’。

    与其说那是一个小小的破绽,倒不如说是某些人故意放的水,至于目的是什么暂且不明。

    “阿宓在看什么?”

    “明知还故问的你很讨厌。”水眸微瞪了一直以护卫之姿站在她身后的陌殇,宓妃撇了撇小嘴,满脸不高兴的道。

    她其实不是一个顶有耐心的人,可她却是一个为了达成某种目的,而非常有耐心的人。因此,前世的那个她,才会一直为了心中那一个执念,一忍再忍,愣是从弱小成长到令教导她的那个男人都为之胆颤,不敢再对她生出轻视之心。

    来到光武大陆,几番波折却意外与陌殇重逢之后,宓妃就察觉到了陌殇身上一个接着一个的谜团,她虽然很想弄个清楚明白,但在陌殇对她说完那番话之后,她不免又耐着性子静待起来。

    是的,陌殇告诉她,待他想起一切,就会将他所有的秘密,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她,不会再有丝毫的隐瞒。

    而那个时候的他,即便想告诉宓妃一些什么,也是无能为力的,因为有很多很多的事情就连他自己都弄不清楚,又如何能对她说得清楚。

    当时宓妃心中确有一丝不快,可她却并不勉强陌殇,只是耐心的等着谜底最终揭晓的那一天,直到这日子一天天过去,她在陌殇的身上又发现了一个又一个的问题,这让得她险些失去所有的耐性。

    渐渐的她发现她对陌殇的了解竟然少得可怜,那种滋味很不好受,时不时让得她的情绪有些失控,心里就会生出一股冲动,想要让陌殇将一切都告诉于她,尤其是在进入魑魅林之后,冥冥之中宓妃总感觉有事情要发生,而且那要发生之事还与她跟陌殇脱不了关系。

    “阿宓说我讨厌?”陌殇嘴角微勾,语气上扬,俊眉轻挑,他修长有力的手臂一伸一揽,宓妃就乖乖的落在了他怀里,明明他的笑容既邪魅惑人又带着无尽的宠溺,宓妃仍是敏感的听出了他的几分不耐,于是那张俊脸就越发朝她凑过去了。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宓妃细腻光滑,白雪如玉的修长玉颈,让得宓妃不禁面露几分羞红跟尴尬,她僵硬的抽着嘴角,黑着小脸道:“咳咳…这个不是咱们谈论的重点好吗?”

    “对我而言,阿宓对我的看法跟阿宓待我的态度就是重点。”

    宓妃:“……”

    “相信我,不许胡思乱想。”陌殇从来就不是一个缺心眼的男人,他的心思之细腻即便就是宓妃都比不了。

    可纵然他明知宓妃的小脑袋瓜里在想什么,但他仍是选择了沉默,有些事情还不到说的时候,不过他对宓妃倒是不会有任何的隐瞒。

    “你都知道了?”

    “就你那点儿小心思,为夫有什么是不知道的。”他多想听宓妃喊他一声‘夫君’的,可这小丫头一点儿都不好拐,每次都能给他把话题转移了,偏他愣是拿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每每想到这一点,陌殇就恨不得到在这片大陆的事情能快些结束,那样他就可以早些回到浩瀚大陆,然后上相府提亲,争取早日将宓妃明媒正娶,十里红妆的迎回家。

    届时,他就再也不用担心这小丫头会耍赖,宁死不屈也不满足他那心心念念的心思了。

    “你臭不要脸。”

    “呵呵…”

    “哼!”听到陌殇愉悦的笑声,宓妃羞恼的扫了他一眼,果断傲娇的别过头去,告诉自己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至于一路跟随的牧竣等人么,虽然惊诧于他们家君主突如其来发出的愉悦笑声,但也没有人愿意做那只出头就要被打的鸟啊!

    所以,就算心中有再多的疑问跟好奇,特么的也只能憋着,再憋着……

    “宝贝儿原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所有的一切,但我向阿宓保证,距离那一天的到来不会太远了。”他所缺失的那一部分记忆,即便有些还是模糊一片看不清楚,但绝大部分他已经记得了。

    而且似是冥冥之中早有注定,只待进阶排名赛结束,也就将是揭开他身世之谜之时。

    “我从未怀疑过你的话。”

    “宝贝儿谢谢你。”陌殇一把将宓妃拥进怀里,他的下巴轻轻搁在宓妃的头顶,柔声道:“你要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我不能舍弃的,只除了你。”

    只除了你。

    只除了你……

    陌殇最后说的四个字,不断的,重复的出现在她的脑海里,一时间将宓妃的整颗心都胀得满满的,从内心深处涌出一股莫名的酸涩感。

    她任由自己就这么靠在陌殇的怀里,然后伸出手臂紧紧环抱住他劲瘦的腰,脸颊贴着他的胸口,静静聆听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浮躁的心瞬间就平静了下来。

    “在你面前,我似乎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了。”那种仿佛来自于骨子里的不安因素,让得宓妃在不知不觉间变得多疑,猜忌起来,她明不该带有这样的情绪,偏生又无法控制那种情绪的产生,这让宓妃很是抓狂。

    “傻丫头。”

    “你才傻,你全家都傻。”

    “呵呵…看到阿宓那么在意我,我很开心。”他若无法带给宓妃安全感,那无疑是他的失职,“阿宓越是依赖于我,我就会越是开心,凡事都有我在,阿宓何不顺其自然,随机应变?”

    “好好好,不管我怎么说都说不过你,我听你的。”

    “宝贝儿真乖。”

    宓妃挥开他轻抚她脑袋的手,不满的撇了撇嘴,怒道:“以后不许揣摩我的心思,这样我在你面前都是透透的,这种感觉太不美好了。”

    闻言,陌殇莞尔失笑,却只是静看着宓妃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哼,既然我的心思你都猜到了,那么想必我要提出的疑问,熙然也能解答了?”

    观察过眼前这片沼泽湿地之后,宓妃可以毫不客气的说,此处的阵法是她前世今生加起来,见识过的最好的。

    按常理来说,如此完美的可攻可防的猎杀阵,不可能出现瑕疵的,但偏偏这个阵法还真就有那么一丝丝的小瑕疵。

    发现那处破绽后,宓妃的第一反应不是满脸的换欣喜,而是满心的警惕与戒备。

    不管她怎么看,怎么思考,都觉得那一丝破绽不是阵法本身存在的,而是人为弄出来的。

    换言之,这魑魅林貌似并非是无主之地,实际上魑魅林是有主的,而且那个背后之主不但异常精于奇门遁甲之术,其智谋跟修为都还非常的高深,否则也不能布出一个近乎于天然的猎杀阵出来。

    真要不幸被困于这片沼泽湿地的猎杀阵之中,宓妃毫不怀疑就是那些身手顶尖的高手中的高手,不出一刻钟就将失去生机,要不初见时宓妃的脸色也不至于那么难看。

    “阿宓发现的那处破绽,的确是人为的。”对于阵法,陌殇亦是特别精于此道的人,宓妃能看出那个破绽有问题,没道理他会被蒙在鼓里。

    “谁那么无聊,在好好的阵法上面弄这么个破绽,难不成他的目的就是给走到这里遇上这片沼泽湿地的人放水的么?”

    特么的,也不是宓妃想要吐槽,既然你他丫的都有意要放水了,何不干脆就把这个阵法给撤了,弄出点儿破绽算什么?

    不带这么逗着人玩的好伐!

    “不排除有这个可能。”

    “有病。”宓妃被陌殇那肯定的语气给噎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幽幽的吐出这么两个字。

    “就如阿宓心中所想的那样,其实我也怀疑魑魅林不是无主之地,这里的一草一木说不得都是有人在暗中操控的。”

    “唔,熙然倒是跟我想的一样,眼看距离进阶排名赛举行的日子已经逼近,撇开十大势力不说,就算他们各有损伤,最终也会出现在赛场之上,他们绝对不可能没有准备。可那些二三流势力就说不准了,如果光凭实力,半点不占运气的成分,以我之见他们很难走到最后。”

    陌殇安静的听着宓妃的话,俊美如天神般的脸上带着温柔深情的浅笑,这样的温情也唯有在面对宓妃的时候才有,“据咱们掌握的消息跟情报来看,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别说那些二三流势力了,就是十大势力也未必就能顺利的走出魑魅林。”

    “所以,阿宓怀疑是掌控魑魅林的人故意放的水。”

    “我是肯定,才不是怀疑了。”

    “那阿宓可有怀疑的对象?”

    “没有,我对这片大陆还不熟。”宓妃摇了摇头,最初她是有想过南门长风或是太叔清荣那两大世家的少主,不过很快这个想法又被她给否决了,若说有什么证据来证明不是他们两个,宓妃是拿不出来的,但出于她的直觉,她不认为是他们两个人。

    眼见宓妃好看的眉头都皱成了小山状,陌殇顿时就心疼了,却不料宓妃突然从他怀里抬起头,水灵的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瞅着他,软声道:“熙然可有怀疑的对象?”

    “有。”

    “是谁?”

    魑魅林这个地方宓妃虽然没有时间将它的每一片土地都踩一遍,可就凭借她那敏锐的感知能力,她就知道这里丝毫不愧那一个‘死亡之地’的凶名。

    假设此地的各种禁制,禁术,各种风格不一却又相辅相成的攻击阵法,防御阵法一点儿都不放水的话,怕只怕会弄得走进这里的人相当的狼狈不说,稍不留神就将命丧于此。

    饶是她对丛林这种地方有着极其丰富的生存经验,在这片以实力为尊的世界里,若无陌殇相护,小命指不定就真得交待在这里。

    “玄阳岛。”

    “什么?”闻言,宓妃猛然瞪大了双眼,黑眸里写了震惊与不可置信,她实在有些无法将玄阳岛跟魑魅林联想到一块儿。

    在宓妃曾翻阅过的那些二三流势力里面,作为三流势力而存在的玄阳岛,说实话还真没引起宓妃的特别注意,如若不是资料上面醒目的注明,玄阳岛是以奇门遁甲之术而闻名的,兴许她都会省略没去翻。

    她对阵法之类的东西感兴趣,同时对于那些精于此道的人,当然也就更感兴趣。

    既然玄阳岛这一方势力的天赋就是精于阵法,转念一想,魑魅林若是真由玄阳岛岛主司马金在操控,倒也不是没有让人信服的理由。

    “很吃惊。”看着宓妃可爱的样子,陌殇忍不住伸手点了点她秀挺的鼻子,嘴角微微上扬。

    “别说你不吃惊。”

    “的确是挺吃惊的。”

    “熙然可曾见过玄阳岛那个神秘的岛主?”

    “没有。”陌殇几乎是想都没想就给了宓妃准确的回答,可话落之后他的眉头又拧了拧,道:“虽然我没有见过他,却隐隐知道魑魅林中的这些变化应该与他脱不了关系,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觉得他跟我一定会碰上面的,可明明在我恢复的那些记忆里也没有一个叫司马金的存在,实在有些闹不明白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宓妃抓着他的手,对于想不明白的问题,她一向都是抱着顺其自然,暂时不去想的态度,“船到桥头自然直,熙然也别想那么多,既是早晚都会遇上的人,那咱们也不惧多等些时日。”

    “嗯,远的不说,进阶排名赛的赛场上,我们一定是可以见到他的。”届时,他再来好好探讨他跟司马金有无渊源这事儿也不迟。

    牵着宓妃的手转身,陌殇清冷淡漠的眸光掠过眼前的沼泽湿地,暗磁的男性嗓音响起,好听得不禁让人竖起耳朵来听,“阿宓可有瞧出些门道来,咱们应该如何通过这沼泽湿地?”

    “熙然不是有办法带领大家过去么,我才懒得动那个脑子。”宓妃撇了撇嘴,要是没有陌殇之前说的那番话,兴许她还真会想办法破这个阵,但现在么她才不白动那个脑子。

    “休息够了没有,咱们得在天黑之前通过这里,不然没准儿就要前后都受敌了。”

    听了陌殇的话,宓妃很是淡定的眨了眨眼,他的意思她懂,通过沼泽湿地进入赤霞焚天谷的范围,前他们要面对的敌人就是绝地山庄跟镜月宗他们计划安排很久的谋算,后他们要面对的敌人可不就是南门长风跟太叔清荣,为了追回他们各自的妹妹,又能借机试探陌殇一二,于他们而言可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是以,别说陌殇不允许出现那样的情况,就是宓妃自己也不会让他们这一行人陷入那样的险境。

    唯有通过沼泽湿地,他们方才能真正的停下脚步歇息歇息,那样前他们不会冒然踏入赤霞焚天谷,暂时避开绝地山庄的解安琪,后他们有沼泽湿地作为终极防御,就算南门长风跟太叔清荣有通天之能,在夜里他们也无法穿过这片沼泽,也算给他们留下了喘息的时间。

    “我没事。”

    “不要逞强。”

    “我可不是那些个身娇肉贵的娇小姐,熙然你别小看我。”特么的,即便一直都没有要突破的迹象,宓妃也不会放弃继续变强的信念,她坚信只要她努力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总有一天,她会站在这个世界的最高处,谁也不能阻止她。

    “照顾好自己,不然我会心疼。”

    “熙然,你去安排一下他们谁该做什么吧,然后准备一下过沼泽湿地要用的东西,我抓紧时间打座调息一番。”

    “好。”

    看着宓妃盘膝而坐,直到进入修炼的入定状态之后,陌殇这才放心的转身离开,可在转身之前他还是异常小心而谨慎的在宓妃的身边布了一个小阵,只要宓妃有丝毫不妥,他都能在第一时间知晓。

    “都休息够了吗?”

    “回君主的话,属下等都休息好了,请君主吩咐。”

    “好,下面的话本主只说一遍,你们都仔细听好了,赶在天黑之前我们一定要穿过这片沼泽湿地,所以谁要关键时候给本主掉链子,可得仔细着你们的皮。”

    “是,君主。”

    满意的扫过这一张张熟悉的脸,陌殇的一个个指令下达得飞快,不出一柱香的功夫,各自领了指令的人就一门心思干自己的事情去了,只留下血司司主湛泓维跟蒙昂还候在陌殇的身边。

    如果不是还需要他们两人看守南门丽娇跟太叔吉雅,只怕陌殇也不会让他们留下,“蒙昂,给你一刻钟的时间,将那两个女人的脸换了,还有将她们身上的血脉气息遮掩掉。”

    “一刻钟?”蒙昂打了个哆嗦,一双眸子不敢置信的望向陌殇,确定自己没有产生幻觉?

    “嫌长,那就改为……”

    “别,不长,真的不长。”顶着一脑门的黑线,蒙昂真是不敢让陌殇把话说完啊,特么的有他这么虐待大夫的吗?

    呜呜,他怎么那么倒霉,还不如跟着牧竣他们一起去出任务呢。

    “那就赶紧的,最好是在他们回来之前弄好。”

    “是。”

    毫不怀疑他要敢说个‘不’字,陌殇能一巴掌拍死他,算了算了,小命要紧他还是忍着吧!

    要给南门丽娇和太叔吉雅换张陌生的脸,对蒙昂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难就难在陌殇还要求他要遮掩掉那两个女人的血脉气息,那就有些难办了。

    一个人的血脉气息原本就难以被隐藏掉,更遑论这两个女人还是来自那个地方的人,且不说她们自身如何,单单就是她们的家族背景,也就注定了她们相对很多人而言的高贵血统。

    想要遮掩这样的血脉气息,不得不说陌殇给蒙昂出了一个大难题,虽说这不是没有办法,可留给他的时间也太短了。

    “要我提醒你吗?”

    “什么?”

    “时间不等人啊!”没头没脑的低喃了一句,湛泓维果断跟在陌殇的身后离开了。

    反应慢了半拍的蒙昂回味过来,险些尖叫着跳起来,他颤着手指指着远去的两个人,哆嗦着好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

    “你们实在太过份了。”

    “你想说什么?”

    湛泓维欲言又止的模样被陌殇看破,他倒也坦荡,直接就开口问道:“君主,咱们一路带着那两个女人是累赘。”

    在他看来那两个女人对他们了解那片神秘海域固然有用,可同时她们身上的不确定因素也太多,一个不注意就会惹来大麻烦,倒不如先将她们知道的都逼问出来,然后是留是杀就有结论了。

    可自打君主将那两个女人拿住,除了交待他们好生看守住之外,竟没有半点要审问的意思,这就让得湛泓维有些坐不住了。

    “你的性子何时变得这般毛躁了?”

    “属下…”

    没等他把话说完,陌殇将目光落到宓妃的身上,语气冷寒似千年冰霜的道:“她们可不是一般的人,要想撬开她们的嘴巴可不容易,没有找到安全的落脚点之前,本主不会冒那样的险。”

    要知道擒住那两个女人,他跟宓妃可很是花了些心思,没道理还什么都没有问到,就让她们引来援军不是。

    “是属下思虑不周。”

    “无妨,你的意思本主心中有数。”

    只等穿过这片沼泽湿地,在真正踏入赤霞焚天谷之前,陌殇铁定是会从南门丽娇跟太叔吉雅口中审问到他想知道的一切的。

    至于审问完之后,南门丽娇跟太叔吉雅还能不能好好的活着,那就要看她们听不听话了。

    陌殇跟宓妃都明白,在他们离开魑魅林之前,赤霞焚天谷那里还有一场硬仗要等着他们去打。

    而他们,不惧,亦不怕。

    ……。

    噗――

    “少主。”

    “少主…”

    继一道低沉的男声发出惊呼之后,紧接着又响起一道语气焦急的女声,他们在看到从自家少主嘴里喷出的血雾之后,几乎都是飞一般的奔了过去。

    “咳咳…咳…”心神受损之后,太叔清荣的脸色惨白如纸,整个胸腔内血气翻腾,让他极不好受。

    跟他一样,落得相同下场的人自然还有南门长风,只见他也捂着自己的胸口,俊脸苍白毫无血色,映衬着他嘴角那鲜血的血迹,倒是形成鲜明的对比,让得他的脸色越发的惨白。

    “该死的。”咬着牙,南门长风低咒一声,复又紧接着开口说道:“丽娇的血脉气息突然消失了。”

    “吉雅的血脉气息也消失了。”想到自己这凄惨的模样,就跟此时的南门长风一样,太叔清荣的脸色又黑沉了几分,他抿唇道:“赤焰神君不愧是赤焰神君,他竟然有办法遮掩一个人的血脉气息,可恶。”

    他跟南门长风都是动用各自家族的秘法来寻找各自的妹妹,但那秘法有利亦有弊,一旦属于他们家族的血脉气息发生改变,那么施展秘法之人就必定会心神受损。

    轻则受内伤,重则损伤筋脉。

    故,若非情况危急,这种依靠血脉气息找人的方法,在他们家族都是被禁用的。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人暂时别找了,先治好咱们的内伤才是正道。”

    “嗯。”

    足足三个时辰之后,由各自的侍卫护法,南门长风跟太叔清荣才从修炼状态中睁开双眼,此时他们的气息都有了极大的变化。

    “准备一下,咱们出发去赤霞焚天谷。”南门长风站起身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去赤霞焚天谷守株待兔。

    联想到南门长风安排在绝地山庄的那颗棋子解安琪,太叔清荣也没有多问为什么去那里,直接叫上自己的人眼上。

    绝地山庄跟镜月宗那四个势力,花费那么多的精力跟心血,欲要除赤焰神君而后快,想来他们是不会让他有机会逃脱的。

    那么,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的妹妹吉雅肯定会出现在那里。

    届时究竟会如何,大家那便各凭本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67战斗升级风起云涌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