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68 战斗升级风起云涌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日落月出,黑夜降临。

    魑魅林被笼罩进漆黑的夜色里,清风徐徐,暗香浮动,透着几分神秘,亦散发出几分凄婉与森冷。

    南门长风跟太叔清荣利用家族秘法,意欲通过血脉气息判定南门丽娇跟太叔吉雅的下落,结果遭到反噬,导致他们同时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不得不放弃用这一方式寻找各自妹妹的办法。

    打座调息治疗好伤势之后,南门长风提议直接赶往赤霞焚天谷堵陌殇一行人,明了他心中打算的太叔清荣亦没有理由拒绝,于是两人默契的发出几个指令,而后便带着贴身的侍卫直奔赤霞焚天谷。

    诚如陌殇跟宓妃所预料的那般,纵然从魑魅林通往竹坦崇彦有着不下十几二十条路,但就在昨日清晨之前,那些路所通往的方向,最终都汇集到了同一个地方。

    那里便是沼泽湿地,一切的一切,冥冥之中早就已经是安排好的。

    换言之,要想去到赤霞焚天谷,必须就要从沼泽湿地通过,否则倒霉悲催的就只能在魑魅林中永不停歇的转圈,直到进阶排名赛结束。

    至于那些个赶在鬼域殿前面,已然靠近魑魅林与竹坦崇彦边缘的势力,他们则没有受到这样的限制。显然,现如今魑魅林这样的局面,倒并非是玄阳岛岛主司马金刻意所为,而是自以为手握魑魅林布局沙盘,就掌握了身处魑魅林大部分人生死的绝地山庄庄主解铮海一手弄出来的。

    他要在赤霞焚天谷对陌殇动手,他要陌殇葬身在那里,那么他就必须得保证陌殇只有通过赤霞焚天谷那一条路走出去,方才能达成所愿不是?

    是以,在他不确定继鬼域殿之后还有多少势力没有靠近魑魅林边缘地带的这个前提下,解铮海不得不只为陌殇的鬼域殿留下唯一的一条通向竹坦崇彦的捷径之路。

    巧妙利用魑魅林那些隐藏着的阵法,将其余的路一条一条的阻断,隐藏,独独只留下沼泽湿地那一条路,解铮海就是要陌殇没得选择,只能走他刻意安排好的路。

    解铮海倒是不担心鬼域殿在陌殇的带领下无法顺利穿过沼泽湿地,他有信心陌殇一定可以通过,否则岂不白花了他那么多的心思,至于落在鬼域殿之后的势力,怪只怪他们没能提前抓住先机,不然也不会那么倒霉。

    进一步,十有*葬身在沼泽湿地。

    退一步,那便彻底失去参加进阶排名赛的资格。

    无论是进还是退,貌似危险系数都特别的高。然,这些通通都妨碍不到解铮海的计划,他管那些人的死活,只要陌殇能准时出现就够了。

    “该死,咱们来晚了一步。”

    “可恶。”

    接到太叔吉雅求救信号出来寻找的南门长风跟太叔清荣,原本被他们带在身边的侍卫几乎全部都折在鬼域殿之前的驻地里,从那里离开赶往赤霞焚天谷的时候,两人为了各自的安全保险起见,每人又赶紧各调了六大高手出来做护卫。

    寻着方向,一行人紧赶慢赶总算是赶到了眼前这片沼泽湿地,结果却听到一个非常让人抓狂的消息。

    沼泽湿地里的阵法非常霸道且凶险,硬闯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而且还是相当凄惨的死。

    因此,就算太叔清荣南门长风着急得要死,他们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冒险前进,没得还没跟陌殇正面碰上,就先把自己给交待了。

    看着两大主子面沉如水,身上不断的释放着威压跟冷气,他们这些做侍卫那可真是苦不堪言,听着两大主子抓狂恼怒的话,他们更是只能低着头,一再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就怕被看到然后被当作出气筒。

    “难道真要就此错过,留给他喘息的机会?”太叔清荣喃喃出声,一张俊脸黑得堪比锅底的灰。

    赤焰神君是何等人物,留给他的时间越多,也就越是对他不利,对他的家族不利,可眼下他却已经超出了太叔清荣能够掌控的范围,光是想想就让他恨得牙根直痒。

    “你我都不想给他喘息的机会,但老天似乎格外的偏袒于他。”若非如此他怎能那般顺利的逃脱,还将他们困在那该死的大阵里,回想起来南门长风就满心的窝火。

    赤焰神君,咱们之间的梁子结大发了。

    “老天?那你也信?”对南门长风的话,太叔清荣压根就是嗤之以鼻,若非他们自己太过轻敌大意,又焉能叫陌殇钻了空子。

    “清荣兄就非得跟我斗嘴么?”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场合,没得目的没达成,反倒是窝里反了。

    南门长风素来心高气傲,自出娘胎到长这么大,一直以来都是顺风顺水的,吃苦委屈什么的压根没吃过,哪曾想这还尚未跟陌殇正面相碰,他就已经在陌殇手里吃了暗亏,叫他如何不恼,如何不怒?

    “长风兄何不就此承认,是咱们太过轻敌才落至现在这般局面的。”

    “哼!”

    眼见南门长风露出这样稚气的一面,太叔清荣的眸光闪了闪,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会儿,倒也没了再跟他说句的意思,扭头沉声道:“杭铭,你再仔细琢磨琢磨,看看有无其他的办法。”

    如若真要等到天亮之后,方才有办法通过这片沼泽湿地,那整整空出来一夜的时间,谁知道会发生怎样的变数,太叔清荣放不下那个心,他必须尽快找到吉雅,否则他着实难以安心。

    还有赤焰神君,纵然他不想那么快就跟陌殇正面为敌,但事情却没有按照他所以为的轨迹去发展,无奈也只能他加快速度,跟上节奏了。

    “是,少主。”

    他们赶到这里的时候,天已经就黑了,月亮慢慢的爬上夜空,洒下一片清冷的月辉。

    借着明月的清辉,杭铭也是在神经高度紧崩的状态下观察起这片沼泽湿地来,足足花了近一刻钟的时间,他才看出这是一个什么阵。

    知晓了这是什么阵,又意外的发现了那个破绽,当时的杭铭那简直就是又惊又喜,却又实在高兴不起来。

    纵然他想到了破阵之法,可以带着少主平安通过沼泽湿地,进入赤霞焚天谷的范围,但这阵法诡异就诡异非白日里不可破阵,否则非死即伤。

    当然,按照阵法奇书之上的记载,若是想打破这样的规则,落得身死的下场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

    那百分之十能活着却不排除重伤的可能,几乎无人胆敢去赌,是以才有了前面两位主子的低咒声。

    “雪慧,你也去看看。”深吸了几口气,南门长风安抚着自己心中的那股躁动,提醒自己莫要失了仪态,失了风度。

    “是,少主。”

    雪慧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从善如流的走向杭铭,她的看法跟杭铭其实是一样的,这里的阵法非白日不可破,不然他们铁定无法全身而退。

    但,既然少主有命,她不得不服从。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杭铭跟雪慧无奈的对视一眼,到底还是硬着头皮走到南门长风跟太叔清荣的面前,告诉了他们那残酷的事实。

    “罢了,既然没有第二条可走,第二个办法可用,今晚暂且就在此歇息一晚吧!”

    “那就让他再逍遥一晚。”

    “怕只怕咱们的一举一动,都让对方给猜到了,要不他的动作兴许还没那么快。”

    “猜到如何,猜不到又如何,咱们与他早晚是要对上的。”

    “长风兄所言甚是。”

    “甭管他跑得有多快,到底还是没能逃脱本少主的算计。”

    闻言,太叔清荣仅是短暂的怔愣了一下,很快也就回过味来,轻笑道:“也是,有了长风兄提前安排好的那颗棋子来对付他,咱们到底不算太过被动。”

    “他的动作那么快,应该就是防着咱们,生怕自己落个腹背受敌的局面,这片沼泽湿地完全就是他对付咱们的一块天然屏障。”整个人冷静下来之后,南门长风的思绪也渐渐清晰起来,到底还是拿准了陌殇的几分心思,只是他又当真全都猜中了?

    哪怕就是宓妃都不敢说十全十能猜对陌殇的心思,就凭他,只怕还不够那个资格。

    “若是长风兄有办法跟你安排的那颗棋子传话,让她主动给赤焰神君找点儿麻烦,别让他太不将咱们放在眼里。”

    “呵呵…清荣兄可真了解我。”

    “哈哈哈…”

    当南门长风起身去给解安琪传信时,太叔清荣也没有闲着,吩咐侍卫们寻块平坦些的地方搭几个简易的帐篷,以便于休息。

    既然已经确定过不去这片沼泽湿地,他又岂能允许自己风餐露宿?就算吃的不讲究,住的地方总不能天当被子地当床吧,那不是他的风格。

    ……。

    “唉!”

    看着面前唉声叹气的主子,立华立坤也是僵着一张脸,万分无奈的相互对视着,却是不知该说些什么。

    没看见主子已经够失望的了吗?

    难道还要叫他们开口去补刀?

    要说他们的运气也真是够差的,离开那片峡谷之后,少主就再一次非常清晰的感应到了那个人的气息,于是他们几乎是插了一对翅膀似的直奔这里而来,结果呢?

    他们就连鬼影子都没有瞧见一个好伐!

    “少主您还好吧!”

    “好。”

    “那您…”

    “居然又来迟一步。”公冶润钰俊美如玉的脸上虽是挂着浅笑,那笑意却未到达眼底,看似容易亲近却实则拒人于千里之外。

    立华立坤抽着嘴角,满头都是黑线,“……”

    敢情少主这是在自言自语?

    他们表错情了?

    “既然又来迟一步,错过了,今晚就先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再出发去找他。”

    “是,少主。”

    确定自家少主这番话是看着他们两个人说的,立华立坤赶紧就行动起来,好在鬼域殿留下的这个驻地,不管是现成的营帐还是吃的用的都有,直接一个人住进帐篷里就可以。

    “少主,那一个帐篷是主帐,今晚您就歇在里面吧,属下跟立坤就安置在旁边那个营帐。”

    “嗯。”

    “请少主稍等,属下进去查看一番。”

    公冶润钰叫住立华,轻声道:“这里没什么危险,你也不用去查看什么,那个帐篷应该是他居住过的,本少主断然不想错过。”

    “少主说得不错,真正有危险的可不是这个驻地,而是那布在外面的阵法,也不知是哪个倒霉鬼替咱们开的路,反倒是这个地方被完整的保留了下来,正好便宜了咱们。”

    阿嚏――

    那正被立坤念叨的倒霉蛋可不只一个,而是好多个,但领头的那两个本是呆在各自的帐内准备休息,不曾想就连连打了两个喷嚏,险些连眼泪都给打出来,可见他们那一会儿是有多难受了。

    特么的,谁在算计他们。

    “那你跟着少主到帐内休息,我去找找有没有吃的,然后准备一下晚饭?”

    “去吧。”公冶润钰出来这些天,每天吃的不是野果就是猎来野味烤着吃,说实话他是挺想念米饭味道的。

    鬼域殿的人离开之后,他们的驻地却保存的非常的完整,他毫不怀疑这里不但剩有米粮等物,指不定连新鲜的蔬菜都有。

    毕竟从他感知到陌殇的气息,再到他一路追过来,顶多不过半天的时间,既然这里绝大多数的东西都不曾被动过,那么他脑子里想的那些东西就肯定是有的,而且还是新鲜的。

    “少主,什么线索都没有发现。”撇了撇嘴,里里外外转了一圈的立华不满的嘟囔道。

    “好歹咱们可以确定,我们要找的人是鬼域殿的赤焰神君不是吗?”出来之前,公冶润钰可是不确定这一点的,现在哪怕只是确认了这一点,对他来说都是一大收获。

    然而,他所不知道的是,他此时的出现就正如司马金所言,来得挺不是时候的。

    早一些,或是晚一些,于陌殇而言方才是助力。

    “少主,咱们当真要在这里过夜吗?”

    “不然你有更好的办法。”公冶润钰挑了挑眉,不知为何脑海里竟然又一次浮现出山峰之上,宓妃那张美绝人寰的脸。

    他不禁在心中暗问自己:她当真只是去那里采药的?

    那她身上属于赤焰神君的气息又该如何解释?

    “属下没有。”

    “既来之则安之。”皱了皱眉,公冶润钰难得耐着性子又开口说道:“许是他有所察觉,又许是他遇到了什么麻烦,竟然将自己的气息给隐藏了,本少主暂时感应不到他在什么地方。”

    “所以少主的意思是现在咱们只能等?”

    “对,就是等。”

    “属下明白了。”点了点头,立华想了想又道:“要不属下去其他营帐内找找看有没有相对重要一点儿的东西,然后都拿过来给少主过目。”

    “嗯。”

    立华退出去之后,公冶润钰坐在之前陌殇办公用的椅子上,眼下他感应不到陌殇的气息,但他却还有另外一手准备,只等下半夜消息传来,他才能有下一步的动作。

    在此之前,留在这里才是最妥当的。

    无论如何,不管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他一定会将他带回去的,绝对不会让他继续流落在外。

    ……

    “顾伟晔。”

    “属下在,不知君王妃有何吩咐?”

    他们一行人在陌殇跟宓妃的带领下穿过沼泽湿地,赶在日落天黑之前迈出最后一步,索性是暂时顺利的摆脱了后面紧追不放的南门长风跟太叔清荣,赢得了一个晚上的时间。

    现在的他们没有真正踏入赤霞焚天谷的范围,而是为了安全起见,选择在外围找了一个隐蔽的山洞作为落脚点,同时也是为了方便陌殇跟宓妃联手审问南门丽娇跟太叔吉雅。

    “可有看到你们君主去了何处?”

    “回君王妃,君主交待他出去探一探路,很快就会回来。”

    宓妃了然的点了点头,抿唇道:“你去忙吧,本王妃知道了。”

    “是。”

    证实了自己心中所想,宓妃刚刚转身离开,陌殇就沉着一张脸回到了山洞,叫来牧竣牧谦吩咐了一番,他便直接到里面找到了宓妃。

    “阿宓。”

    “熙然你回来了,可有什么收获?”自踏入赤霞焚天谷,宓妃心中的那股不安就越发的强烈,她总觉得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然而她却无力阻止,这让她异常的暴躁。

    “阿宓,咱们时间不多,现在就一起去审问那两个女人可好?”

    “我听你的。”

    “别想太多,一切都有我在。”

    “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68战斗升级风起云涌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