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69 战斗升级风起云涌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如果南门丽娇早知道她的一时任性,就导致了自己阶下囚的下场,甚至就连自己的小命都捏在了别人的手里,她发誓她一定不会对鬼域殿那个容貌绝美的君王妃心生嫉妒,从而还将主意打到她的头上。

    她肯定不会就为了出一口胸中的郁气,就打定主意要去找她的麻烦,想要亲眼看一看她本人的长相,当不当得起画像上那副容颜。

    后悔了,此时此刻她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明明她不是没有见过比她容貌生得更出众的女人不是吗?为什么当时脑子就跟被门夹了似的,一点都没有想过后果呢?

    更何况,光武大陆可不是她的地盘,鬼域殿又岂是那么好惹的,那堂堂的鬼域殿君王妃又是想见就能见到的?

    为什么当时她就没有想到这些,特么的,她的脑子当真是被浆糊给糊住了么?

    “丽娇妹妹,丽娇妹妹…”只因双手双脚被绳子给绑住了,再加上旁边还有人在看守着她们,虽然嘴巴没有被堵住,太叔吉雅也只能压低了声音说话,就怕被人发现她的小动作。

    落到这样的下场,后悔吗?

    她怎能不悔?

    要是早知道她算计南门丽娇,一没接近到鬼域殿不说,二连鬼域殿那位君王妃的影子都没瞧见,最后还彻底失算的沦为阶下囚,光是想想太叔吉雅就有流不完的眼泪。

    但是,哭有什么用,纵然她满腹的憋闷,不堪,屈辱,在这个时候也只能故作冷静坚强的将泪往肚子里咽,首要做的事情就是想办法逃走,而不是呆在这里做人家砧板上的任宰的肉。

    “丽娇妹妹,你能听到姐姐在跟你说话吗?”

    好一会儿之后,太叔吉雅仍是没有听到南门丽娇回应她的声音,不由得就扭动了一下自己僵硬的身体,但她可以活动的范围的实在是不大,手脚被绑住不说,就连眼睛也是被一块黑布给蒙着的,遂,她只能感知到南门丽娇就在她身边不远,却无法看到南门丽娇的模样跟神情。

    抓住她的人也是够心思缜密的,他们虽然没有狠毒的废掉她跟南门丽娇的修为,但却用了手段抑制了她的修为,同时不忘用最简单,也最原始的方式将她们给绑了起来,顺带就连眼睛也给她们蒙上了。

    以至于,太叔吉雅现在完全不知道她被带到了什么地方,又落到了什么人的手里,对方的目的又是什么,出手抓住她跟南门丽娇究竟是蓄谋以久的还是说只是一个意外?

    宓妃向她们出手的时候脸上蒙了面巾,根本没有露出她的脸,而且她还刻意点出了南门世家跟太叔世家,也算间接点明了太叔吉雅跟南门丽娇的身份,这就不得不让太叔吉雅去疑惑,去思考,怀疑自己是不是落到了公冶世家的手里。

    毕竟,她们生活的那个地方太过神秘,而且她们的背景也足够的强大和神秘,纵然在光武大陆有着些许的传闻,但也绝对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接触到的层面,知道少之又少。

    再加上宓妃刻意将话题扯向了南门太叔两大世家,很难不让人将她归为公冶世家,说到底公冶世家跟南门太叔两大世家可是敌对的,这样的人有动机对她们出手不是么?

    至于光武大陆本土的人,太叔吉雅实在想不出有谁不但知晓了她们的身份,而且还那么强势的对她们出了手。

    “丽娇妹妹,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咱们眼下最要紧的是逃出去。”咬了咬有些干涸的唇瓣,太叔吉雅强忍着心中的憋屈郁闷,主动放低了姿态跟南门丽娇搭话。

    事情发展到这样的地步,南门丽娇又不是真的傻的,闹了这么一出,她也应该回过味来了。

    想到是她一直在南门丽娇的面前,看似无意实则有意挑拨,方才挑起了南门丽娇心里的攀比之心,觉得非要亲眼看一看宓妃,还要亲自会一会宓妃,才能看出宓妃是不是有资格狠压她一头,当得起‘倾国倾城,绝色无双’这八个字。

    为了达到她的目的,太叔吉雅甚至还刻意提到南门丽娇的死对头公冶诗语,最终这才引得南门丽娇躲开南门长风安排在她身边保护的人,偷偷从山洞溜了出去。

    当然,为了表现她是站在南门丽娇一边的,适时也表现出她对鬼域殿君王妃的好奇之心,于是,她就跟着南门丽娇一起溜了。

    “本小姐要不是不想把小命交待在这里,又需要一个挡箭牌来吸引对方的注意力,你以为本小姐乐意搭理你。”眼见久久得不到南门丽娇的回应,太叔吉雅也是恼了,但她还没有失去理智,这些话都是放在心里腹议的。

    可恶,可恨,落到这样的下场,身陷这样的险境,她以为她就乐意么,要是早知道从离开山洞起,特么这一路上就状况不断的话,就是打死她她都不会忽悠着她一起偷溜好吗?

    “丽娇妹妹,咱们现在孤身在外,旁边又有人在监视着,一个不小心可是就连性命都会不保的,你就算生姐姐的气,咱们都可以回去再说的行吗?”

    “你想想看,现在咱们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除了靠我们自己可就没人能靠了。”

    “况且姐姐也是无心的,也是有苦衷的,丽娇妹妹能不能给姐姐一点儿时间,等咱们回去之后姐姐再向你解释好吗?”

    在这个时候太叔吉雅也不想逞强,她也没有那个资格和那个实力去逞强,光凭她一个人根本逃不走,反倒是两个人一起行动,逃脱的几率会多上几分,她想活,就不得不赌。

    “好,但愿吉雅姐姐能给妹妹一个让人满意的解释。”就在太叔吉雅以为仍旧等不到南门丽娇回应的时候,南门丽娇突然就开口了,刻意被咬重的‘姐姐’‘解释’四个字,莫名竟给人一种隐形的杀气。

    经此一事,南门丽娇算是彻底把太叔吉雅给记恨上了,同时她的心里也起了疑惑,暗暗猜测是不是太叔吉雅跟太叔清荣这对兄妹联手起来算计了她,否则她何至于落到这般田地。

    尤其现在回想当时大哥南门长风对她说过的话,南门丽娇就越发后悔自己不该不听南门长风的话,更不该轻信太叔吉雅,这个女人分明就是不安好心的。

    然,世上并无后悔药,苦果既以酿成,她也只能咽着泪混着血全都往自己肚子里咽了。

    “丽娇妹妹你……”太叔吉雅被噎了一下,她后背猛然窜起一股寒意,一时间有些拿捏不准南门丽娇的心思。

    “别的妹妹我现在都不想听,不如姐姐就说说看,咱们要怎么逃脱吧!”眼睛看不见让南门丽娇觉得特别没有安全感,但她为人虽说骄纵刁蛮了些,可脑子还是非常灵光的。

    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就是太叔吉雅都还在昏睡的,同时她也放弃了干等大哥南门长风和太叔清荣来救她们的念头。

    现在的她眼睛就算被蒙着,她也清楚的知道,她不但被换了一张‘新’的脸,而且就连她的血脉气息都被掩盖了,当然,太叔吉雅也跟她一样,不得不说对方办事很谨慎。

    被换了一张脸并不可怕,只要大哥通过血脉气息就能将她给找到,但她的血脉气息被掩盖,短时间之内就算大哥有手眼通天之能,只怕想要找到她都不容易。

    细说起来她会知道这些,得多亏了蒙昂在替她换脸的时候,蹲在她身边嘀咕的那些话,同时她也庆幸自己修习过一门比较特殊的隐匿功夫,否则她是清醒却装昏的举动,肯定会被蒙昂给察觉,继而生命受到威胁。

    “这个我…”

    “姐姐不会一点儿想法都没有吧。”

    “那个…我叫醒妹妹就是想要跟妹妹商量商量,看看有什么办法可以脱身。”

    “妹妹素来不爱动脑子,想必姐姐也是知晓的,所以这要动脑子的事情还要多劳姐姐费心了。”

    太叔吉雅被南门丽娇阴阳怪气的话噎得险些口吐鲜血三升,一张被易了容的平凡普通的脸黑沉如水,就连周身的气息都随之发生了改变,可见她是有多么的恼怒了。

    “丽娇妹妹还是在跟姐姐生气。”

    “生气,难道妹妹我不该生气,如果不是因为姐姐你,本小姐至于落到这样的下场吗?”想想这事儿就叫人火大,好不容易将情绪平复下去的南门丽娇又一口气涌上心头,要是手脚能动她都想要扑过去打太叔吉雅一顿出口恶气好么。

    “丽娇妹妹,你这话姐姐可不爱听了,你会落到这样的下场,难道全是本小姐的错吗?”

    “不是你还能是谁,要不是你本小姐会独自偷溜出来吗?”该死的,分明就是她这个贱女人算计了她,偏她还不承认,可恶。

    “哼,要不是你任性赶走了你的贴身侍女,你至于落到这样的下场?”太叔吉雅也不乐意忍受南门丽娇了,听了她满带指责的话,立马也就反唇相讥了。

    要是她没有派走润媚,有润媚护着她,她也断然不会落到这样的境地,算起来她没找南门丽娇的麻烦已是好的,她竟然还有脸指责她?

    简直不可理喻。

    “你…”

    “我并不想跟你吵架。”黑着脸,为了大局着想的太叔吉雅忍着气道。

    “哼,你以为本小姐就想跟你吵。”

    “那些事情咱们现在先就此揭过,谁也不许再翻旧账。”

    “好。”咬了咬牙,南门丽娇也不是看不清形势的女人,眼下只有活着才能找回场子,找回尊严。

    一时间,相对而坐却看不见对方的两人都沉默了下来,想要开口说点儿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们有着相同的目标,那就是逃。

    可她们想逃,但又该怎么逃呢?

    即便她们的修为都还在,可却不知被对方用什么法子给抑制了,浑身根本使不出什么力气来,再加上眼睛被蒙着,手脚又被绑着,逃,她们又能怎么逃?

    “即便抓我们的人没有派很多的人来监视我们,但现在我们是有武功都施展不出来,别说逃脱他们的追捕了,就是摆脱看守我们的那两个人都有困难。”说到这里南门丽娇的脸色很不好看,语气也闷闷的。

    “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

    “我会想办法弄掉自己身上的束缚,我相信姐姐你也有办法弄掉自己身上的,逃脱的办法就由姐姐来想,来安排吧。”

    “我…”太叔吉雅刚张了张嘴,要说的话尚未开口,灵敏的耳朵就听到了若有似无的脚步声,脸色猛地一变,赶紧就收敛了自己的心思,就连脸上的表情都调整了一下。

    聪明如南门丽娇,她当然也是察觉到了朝着她们迎面而来的脚步声,原本是打算装昏睡的,可时间来不及了,她也只能‘乖巧’的坐着了。

    “属下等参见君主,君王妃。”

    “她们有什么动静?”

    “回君王妃的话,按照谦司主的吩咐,让属下对她们放水,不管她们说什么做什么都全当自己听不见也看不见,只把她们的谈话悄悄记在心里即可。”

    闻言,宓妃挑了挑眉,这倒挺符合牧谦的行事之风,“那她们都说了些什么?”

    “回君王妃的话,她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争吵,为免打草惊蛇属下不敢靠得太近,好像是说到什么算计之类的,还有就是她们在商量如何逃跑。”

    勾了勾性感的唇角,陌殇沉声道:“她们要不想着逃跑才见了鬼了。”

    宓妃扯了扯他的袖口,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扭头吩咐道:“你去将牧竣牧谦跟湛泓维叫过来,让他们分别守在那三个本王妃标记好的位置。”

    “是。”

    “还是阿宓做事谨慎。”

    “臭美的你。”

    “走,我可是很好奇能从她们嘴里问出些什么来。”所有的一切都将他往那个地方牵引,困扰他多时的身世谜题,也是时候该揭开谜底了。

    “我也好奇。”

    “要是她们的嘴巴太硬,可就要辛苦阿宓了。”

    宓妃冲她扬了扬眉,表示了解他的意思,那两个女人要乖乖说话就皆大欢喜,可她们要是不听话,宓妃也不介意用催眠术将她们给催眠了,那样的话他们知道的事情会更多。

    只是宓妃没有料想到,她会出师不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69战斗升级风起云涌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