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70 战斗升级风起云涌5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谁?”神色惊慌的缩了缩身子,太叔吉雅又惊又惧的咽了咽口水,要是可以自由活动的话,她没准儿能在地上挖出一个坑,一条缝,果断的将自己给藏起来。

    一个人在眼睛看不见的情况下,对于外界的感知是非常敏感的,尤其是面对恐惧,只顷刻间那恐惧会在看不见的情况下被放大无数倍,她虽看不见,可听觉敏锐起来,让得她也知道有人向她跟南门丽娇靠了过来。

    如果对方的脚步声,不是那么的若有似无,仿如幽灵在逼近一般,兴许她还没有觉得那么恐惧,那么害怕,那么…不顾一切疯狂的只为逃离这个地方。

    第一次,太叔吉雅觉得死亡距离她是那么的近,近到仿佛只要她轻轻伸一伸手,就能够触碰得到。

    “是谁?你们到底是谁?”那无形中散发出来的威压,几乎打得南门丽娇溃不成军,心乱如麻。

    从来人身上释放出来的威压,就那么不近不远的笼罩在她跟太叔吉雅的身上,让她有种透不过气,压抑到要窒息的感觉。

    而她此刻所承受的这种感觉,却是连她在她的父亲身上都不曾感受过的,唯独…唯独她在在那个老人的身上感觉到过。

    会是从那里出来的人吗?

    不,怎么可能会是从那里出来的人?

    即便那些人要动手,第一个要被他们拿来开刀的人,绝对不可能是她这个小丫头,那么究竟是谁?

    鬼域殿的人么?

    当这个念头从她脑海里划过的时候,南门丽娇不由得在心中嗤笑一声,觉得既可笑又荒唐,怎么可能是鬼域殿的人,她都还没有找上他们,他们哪里能知晓她的身份,从而再对她下手?

    不过问出一句话的功夫,在南门丽娇的心里却已经闪过一个又一个的念头,一个又一个的想法跟猜测。尤其是她众多想法的最后一个,明明都被她给否定了不是吗?

    为何她的心里会有那样强烈的不安呢?

    “咳咳…”许是出于女人强烈又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甚至是毫无理由的直觉,南门丽娇的心里越发的不安,恐惧,后怕,略显慌乱的开口却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不由得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她喘了喘气平复心中的躁动,抿着唇强忍心中的恐惧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们跟你们无冤无仇的,你们究竟是为什么要抓我们?”

    凭着一股冲动将憋在心里的话都问出口后,南门丽娇猛然觉得她心里的那份恐惧竟然减轻了几分,躁动不安的她竟然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半晌都没有等到回应,又没有听到任何响动的南门丽娇有些急了,她想到什么却又固执的抿紧唇瓣,保持了沉默。

    哪怕就是眼睛看不见,只能凭借自己的一双耳朵,太叔吉雅仍是感觉到了南门丽娇的情绪变化,遂,她接口说道:“有道是冤有头债有主,不知我们姐妹二人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们,如果有的话我们可以道歉,还望……”

    不等太叔吉雅把话说完,宓妃就松开陌殇的手上前一步,她肆意的轻笑声将太叔吉雅的话打断,轻柔好似三月春风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却带着上位者的霸气与强势,让人无法拒绝,亦无法心生抗拒。

    “太叔小姐一向比较会说话。”

    “我…”太叔吉雅被宓妃的话给呛了一下,恨恨的险些咬碎一口银牙,她记得宓妃的声音,可恨的是她没有看过宓妃的容貌,完全无从知晓宓妃到底是谁,又为什么要针对她。

    “就算你们想要我们的命,至少也要让我们知道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我们死吧,好歹也让我们做个明白鬼,免得下了地狱都糊里糊涂的。”实在没有那个耐心继续跟宓妃陌殇磨叽下去,南门丽娇怒声道。

    “丽娇妹妹,我想这是一个误会。”不到万不得已,太叔吉雅仍是不想撕破脸皮,毕竟她们的生死还掌握在对方的手里,是生还是死都在对方一念之间,那个险她冒不起。

    “呵呵…你们的姐妹情深倒是不用在本王妃的面前表现,如此虚伪的你们着实叫本王妃倍感恶心。”

    宓妃跟陌殇有过商量,他们两人的意思都一致,对于自己的身份没有必要隐瞒,不怕亦不惧她们知晓。

    只要他们出现在竹坦崇彦的进阶排名赛赛场上,那么他们的身份也就随之曝光了,如此又何必多此一举。

    “这个女人自称本王妃?她是谁?”听到宓妃的自称,太叔吉雅整个人先是一愣,再是一僵,心里反复的嘀咕,最终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宓妃跟那个男人不是出自她们那里的。

    那他们…他们,有一个答案在她的心头呼之欲出,却又叫她怎么都说不出口。

    “本王妃,那是什么鬼?”初闻宓妃对自己的自称,南门丽娇的反应跟太叔吉雅是一样的,就连她们脸上的表情都如出一辙,也就唯有她们心里嘀嘀咕咕的不一样罢了。

    鬼域殿,竟然当真是鬼域殿,是她失策,失算了,该死!

    “从头到尾本王妃倒是没有想过要取你们性命。”

    闻言,南门丽娇跟太叔吉雅又是一僵一愣,有些琢磨不透这位鬼域殿君王妃的心思了,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她费尽心机的抓了她们,却又说不会伤她们性命,那她必是有所求了?

    深不见底的水眸微微眯起,宓妃倒也不惧什么,直接就气势全开,那几乎丝毫不逊色于陌殇威压的威压直逼太叔吉雅跟南门丽娇,眼见她们沉默不语她亦是半点不恼,只接着又道:“聪明于你们,想来也猜到本王妃的身份了,怎么都不想说点儿什么吗?”

    “你想做什么?”

    “太叔小姐以为呢?”

    面对宓妃的不答反问,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将问题踢回给她,太叔吉雅就一阵胸痛,特么很想咬宓妃一口有没有。

    “既然堂堂鬼域殿的君王妃你都向我们摊牌了,不知道能不能拿开我们脸上的这块布了。”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南门丽娇仍是固执的想要亲眼看一看,宓妃是不是当得起那八个字。

    她要看看宓妃是否真如画像上所画那般美绝人寰,无人能出其右,也想证实一下自己此番落到这般境地,究竟值是不值。

    “唔,兴许南门小姐还需要把本王妃的话听完整了再提条件跟要求。”

    “什么,你什么意思?”

    “本王妃虽然说了无意取你们的性命,却是有前提条件的。”

    “什么前提条件?”这句话,南门丽娇跟太叔吉雅几乎是异口同声惊问出口的。

    老话说的越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她就怕她们心中万分抗拒且不能言的就是宓妃想要问的。

    如此,她们到底是答呢还是答呢答呢?

    不答的后果又是什么?

    在这个她们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时候,宓妃想要她们的命不过只是眨眼之间的事情。

    那么说与不说,就让她们为难了。

    “倒也不是特别让你们为难的事情,只需你们乖乖回答本王妃几个问题就好。”宓妃的声音轻轻柔柔的,煞是悦耳动听,但不管怎么听都有着她是大灰狼在哄骗小红帽的感觉。

    “如果我们回答了你,你当真会保我们性命无忧,甚至是放我们安全离开?”话是这么说,但太叔吉雅的语气怎么听都满是冷嘲讥笑。

    噗――

    “咳咳…”掌风正中胸口,太叔吉雅直接就喷出两口血来,那即便是易了容的脸也不禁更苍白了几分,可见陌殇挥过去那一掌是实打实的,一丁点儿的水都没有放。

    如果不是留着她还有用,就连宓妃都不会怀疑,陌殇会一掌就了结掉太叔吉雅,谁叫她出言不逊。

    “不想死就要切记祸从口出。”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就连他都舍不得说一句重话的,太叔吉雅竟敢用那样的语气跟她说话,简直就是找死。

    陌殇的声音素来好听,暗磁,低哑,淳厚,偏又不失清悦悠扬,极富男性魅力,是个只要他出了声,别人就会牢牢记住这个声音的人。

    “咳咳…咳。你你是赤焰神君。”颤着唇,从胸口传来的剧烈疼痛,以及体内翻腾的血气通通都在提醒太叔吉雅,她好像触碰到某人的逆鳞了。

    传闻,赤焰神君很宠爱他的君王妃。

    原来,那根本不是什么传闻,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她不过只是言语稍有不敬,他就毫不客气的赏了她一掌,待她丝毫都没有怜惜之心,特么她在他的眼里难道就不是个女人吗?

    倘若宓妃要是知道太叔吉雅此时心里的想法,她估计会笑到肚子抽筋,你他丫的还能有点儿别的想法吗?

    陌殇是她的男人,凭啥要怜惜你啊?除非是脑子抽了,否则他吃多了能撑的啊?

    “你还不配提起本主的名号。”

    “……”这般侮辱,太叔吉雅何曾受过,她的眼圈顿时就红了,偏又不知该用什么话来反驳。

    “你去扯掉蒙着她们眼睛的黑布。”宓妃看了眼瑟缩的南门丽娇,又看了眼被陌殇打击得无言以对,浑身颤抖的太叔吉雅,觉着还是正事要紧,没得再耽误时间下去。

    “是,君王妃。”

    用来遮眼的黑布被扯开,不管是南门丽娇还是太叔吉雅都没有第一时间睁开双眼,而是慢慢的在适应突来的光线。

    “现在大晚上的,你们也不用怕睁开双眼会觉得有强光刺眼。”宓妃勾了勾嘴角,清悦动听的声音满是戏谑。

    几乎是下意识的,在宓妃出声的时候,南门丽娇跟太叔吉雅同时抬头眸光扫向宓妃,只可惜她们又再一次失望了。

    原本以为可以看到宓妃的真容,不曾想站在她们对立面的陌殇跟宓妃都没有以真容示人,而是脸上都戴着一张面具,只露出眼睛跟嘴巴在外面,看起来尊贵又神秘。

    “你们是从那片神秘的海域出来的对不对?”

    “摆在你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你们最好想清楚再开口回话,否则本主不介意送你们下地狱。”

    显然,陌殇的耐心不如宓妃的多,可他又岂知宓妃的耐心也就对着他的时候多一点儿。

    “沉默不语可不是谈事情的态度。”眯了眯眼,宓妃冷声道:“要么死,要么乖乖回答我们的所有问题,毕竟这个时候你们想要等待救援,怕是零可能的。”

    宓妃冰冷刺骨的话音令南门丽娇跟太叔吉雅都心肝一颤,神色都控制不住的流露出几分慌乱,但不知想到了什么,她们仍是选择了保持沉默。

    她们都在赌,赌陌殇跟宓妃只是虚张声势,其实他们不敢杀她们。

    既然他们抓了她们,又迫切的想要从她们的嘴里知道他们想知道的事情,那么他们就不可能杀她们,否则他们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都探听不到?

    打定主意,两人越发觉得不说能活命,说了反而会丧命,也就越发坚持自己的决定了。

    “看来你们是决定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虽说是早就知道她们的嘴巴会很硬,宓妃倒是没想到她们会流露出那样的神色,莫不是那个地方当真有什么限制?

    “你休想从我们的嘴里问出话来。”

    “你别白费心机了。”

    “我们什么都不会说的。”

    “我们不是像你们这样的人得罪得起的,你们最好放了我们,否则后果一定是你们承担不起的。”

    “只要你们放我们离开,那么这件事情我们可以既往不咎的。”

    “对。”

    “……”

    颇有几分无语的掏了掏耳朵,宓妃冷声道:“你们说完了,那该轮到本王妃说了吧!”

    “你…你你想干什么?”实在是宓妃眼睛里表达出来的意思太让人惊恐,南门丽娇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本王妃不想干什么,就只要给你们一个教训罢了。”

    “你要敢动我们,你会后悔的。”

    “本王妃至今还不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要不你们教教本王妃?”

    “你…”

    没了兴趣再听她们说话,宓妃直接吩咐道:“小晨晨,小灿灿,给本王妃狠狠的打,只要不弄死就成,你们可别叫本王妃失望,因着她们是女人就下手不够狠,不够毒啊!”

    刚走到这边的季逸晨跟宫灿一听宓妃对他们的称呼,立马有种遍体生寒的感觉,那什么他们现在可不可以转身逃走?

    “赶紧的,本王妃问完还要去睡美容觉呢?”

    他们兄弟有得选吗?

    答案是没有。

    于是,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吩咐完,就在宓妃靠在陌殇怀里准备看戏的功夫,季逸晨跟宫灿如两道残影般飘落至太叔吉雅跟南门丽娇的跟前,想也没想的就出了手,那是半点都不敢有旁的心思。

    “唔,她们的惨叫声不太好听,夜里听着怪}人的,赶紧将嘴给她们堵了。”

    季逸晨宫灿抖了抖,立马回应道:“是。”

    足足一刻钟之后,宓妃示意他们兄弟可以停手了,“将她们嘴里的布扯掉,就绑在那两棵树上就好。”

    “是。”

    “阿宓,小心。”

    “我有分寸的。”

    “我信你。”

    宓妃点了点,迈着悠闲的步子上前,看着实打实挨了一顿打,身上断了几根骨头的太叔吉雅跟南门丽娇道:“瞧,本王妃早就说过,你们这又是何苦来的。”

    “你…”仅仅只是张一张嘴,南门丽娇就浑身痛得像是要散架一样,她是真没想到宓妃敢真的动手。

    只是即便知道,她想问的那些,她也不能说啊!

    “现在决定要乖乖回答本王妃的话了吗?”

    “你…你死了那条心吧!”太叔吉雅也是恨极,从小到大她都没有吃过什么苦头,像这样被人毒打,绝对是自出娘胎头一回。

    “那可由不得你们。”宓妃早就知道她们不会乖乖回答她的话,就算在受刑后回答了她,只怕真假也有待确认。

    因此,从一开始宓妃打的主意就是对她们施展催眠术,但因考虑到她们是从那个地方出来的,意志力肯定不是寻常人可比,故而,前面宓妃所做的一切都不过只是为了她后面施展催眠术在做铺垫。

    眼下,她等的时机可不就到了么。

    快准狠的抓住时机,只见在宓妃的注视之下,太叔吉雅跟南门丽娇的眼睛都渐渐空洞起来,可就在宓妃即将深入的时候,却突然遇到了阻力。

    然而,那并不是最可怕的。

    好不容易等到宓妃催眠术进行到关键时候,眼看她就要出声询问她要从南门丽娇两人嘴里问的事情,竟然就这么遭到了反噬。

    噗――

    一青一蓝两道光突然自太叔吉雅跟南门丽娇的身体里迸射出来,直击向宓妃,几乎半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留给宓妃。

    若非宓妃反应足够的快,那么她就不是吐口血,整个人被弹飞出去那么简单,而是得当场毙命了。

    “阿宓――”

    “主子。”

    陌殇面色一变,身影一闪就直奔向宓妃,赶在宓妃砸向地面之前将她抱进怀里,看到她嘴角的血迹,漆黑的墨瞳竟然诡异的闪烁着一缕缕紫色的幽光,整个人看起来邪气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70战斗升级风起云涌5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