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72 战斗升级风起云涌7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翌日,天清气爽,阳光明媚,魑魅林中蝶飞鸟语,静谧得好似世外桃源一般。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一派宁静之下,却隐藏着风波诡秘,层出不穷的,稍不留神就会致命的重重危险。

    按照事先就约定好的计划,绝地山庄庶出的十小姐解安琪如愿以偿的掌握了执行以绝地山庄为首,结合镜月宗,观音谷和金陵宫三大势力为辅而结成联盟对付鬼域殿赤焰神君的诛杀计划的主控制权。

    换言之,解安琪将是此次任务下达命令的执行者,她的指令高于一切,且不容他人辩驳,否则按照行动四大势力签定的协议,她有权决定此任务参与者的生死。

    故,但凡执行此次任务的人,他们都曾被自己的主子再三耳提面命,丝毫不敢有所大意,就怕一个不留神得将自己的命给搭进去。

    而事实上他们心里也明白,从他们被挑选出来执行这个任务开始,就已经注定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生或是死都不再是他们自己所能把握的。

    以至于为了紧紧抓住那仅有的一丝可能存活下去的希望,他们将奋不顾身,不惜一切代价。不疯狂的他们兴许还不可能,关键就是能豁出一切去的他们,那才是真正让人心生寒意的。

    “回来了。”

    “是的。”

    “人都到齐了吗?”

    “全都到齐了,一个不差,小姐现在要见见他们吗?”一旦宣布开始行动,那么就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了,也意味着胜负天定,谁能笑到最后就要各凭本事了。

    “见,为何不见?”一袭白衣如雪,姣若秋月的解安琪声音轻柔婉转,她站在大树的阴影里,微侧着身无法看清她的容貌,却见她嘴角微微向上勾起,心情似乎非常不错的样子。

    父亲解铮海给她的最后指令,就在前一小会儿到了她的手里,上面意思表达得非常清楚,此番任务无论成功与否,这次任务的参与者一个都不能活着走出赤霞焚天谷,这是他下达的死命令,且不可违抗。

    兴许唯一值得让解安琪开心高兴的,就是那些应该死去的人里面不包括她,她的那位‘好’父亲到底还是很疼爱她的,没有冷血的要将她推入火坑,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她埋葬在那里。

    想到解铮海隐晦暗示她收敛风锋,莫要再触怒她的嫡兄解高明,需得退让再退让,方才能保得自己平安,解安琪不禁嗤之以鼻。

    从小到大她固然尽得解铮海的宠爱,很多时候她甚至过得比嫡出的解思甜还要恣意洒脱,无拘无束,但她的身份到底还是尴尬,对外颇有抬不起头的意味儿。即便那时的她可以将解思甜踩在脚下,然而,庶女就是庶女,她终究是越不过嫡女去的。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她才遇上了她这一辈子都摆脱不了的噩梦。

    饶是她现在放手,不再去计较什么,只图自己过得安乐平稳,但那个男人又岂是好惹的,他能放过她?

    光是用脑子想想南门长风有可能的态度,再回想一下他对待背叛者的种种手段,解安琪认怂了,她没有那个胆量去挑战南门长风的权威。

    于是她只能卑微的,苟且的,屈辱却又不甘心的活着。

    “是,属下这便去将他们都叫过来。”

    “去吧,咱们时间不多,要抓紧些。”为求万无一失,解安琪是一丁点儿险都冒不起,她也赌不起。

    咬了咬牙,躲在夹缝中求生存的她,不得不比别人想得多,算计得多,不但要一步步前进,以便诛杀赤焰神君成功,又要七窍心思再多一窍的为自己留下一条后路,不然她岂非要陪葬。

    赤霞焚天谷是魑魅林与竹坦崇彦之间的最后一站,也是他们动手最后亦是最好的一个地方,大有一种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意思在里面。原本临时接到解铮海要求转换任务进行地点的时候,解安琪是万分不乐意的,毕竟她好不容易才吃透那个地方,而且为了保确计划成功她还损失了好几个,说换就换她焉能不恼?

    好在解铮海后面提出的极有说服力,再三考虑之后,解安琪无疑会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小姐,属下将人都带过来了。”

    “退下吧。”解安琪仍是背对着人站着,听到侍卫的声音后她没有立即转身,而是抬起手挥了一下,继而冷声道:“注意警戒。”

    “是。”

    想到接下来的种种安排,解安琪也没有继续装高冷假拿乔,而是直接将这些围过来的人都叫到自己的身边,拿出一份赤霞焚天谷的详细地图铺在地上,语气严肃的道:“你们都围过来,看清楚本小姐手指过的每一个地方,你们一定都要牢牢的记在脑海里,否则一旦稍有偏差,大家都得小命不保明白吗?”

    “明白。”

    除了绝地山庄的人在回应解安琪的时候态度恭敬之外,镜月宗,观音谷和金陵宫的人就没有那么卖她脸面了,毕竟他们又不是绝地山庄的人,虽然得到的指示是听从解安琪的指挥,但他们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怎么也不能忍受自己在他人面前装孙子。

    撇开镜月宗跟观音谷不谈,金陵宫的人也对解安琪很恭敬,言语间全都是巴结再巴结,谁让金陵宫资本不足,是最有望被踢出十大势力的一个势力呢?

    “对于你们这样的态度,本小姐会如实反应给你们各自主子的。”

    “解小姐可以直言不讳的去说,我等貌似也没有不听从解小姐的指挥。”绝地山庄排名第一怎么了,他镜月宗好歹也是排名第二的势力,若是解铮海在这里还好,偏她一个庶出的小姐凭什么在他们面前摆谱。

    宗主说过的,只要面子上过得去就好,其他的他们可以不用遵从。

    “可不,我等是不会给解小姐添麻烦的。”此番观音谷出现在这里的几个人,无一例外都有得到过谷主史大鹏的暗示,他们很清楚自己是站在谁那一边的。

    演戏谁不会,就端看谁能骗得过谁了。

    解安琪:“……”

    她不过就说了一句,结果别人有十句八句的来堵她,这感觉真他娘的糟心。

    不过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解安琪没胆子闹脾气,她只能暂时将这口气给咽下,等到除去赤焰神君之后,看她怎么一个个的弄死他们。

    “时间紧迫,本小姐不管你们心里是怎么盘算的,但有一点本小姐希望你们认识清楚,那就是本小姐跟你们是绑在同一条船上的人,谁也没有比谁好到哪里去,可谁要是在关键时候掉一下链子,说句不好听的咱们全都得折在这里。”

    众人一时间沉默无语,不得不承认解安琪说的是对的,除非成功除掉赤焰神君,否则他们一个都跑不了,全都得交待在这里。

    因此,继解安琪这番话之后,大家都没有表示出任何的不满,而是安静的等待她下面接着要说的话。

    “废话不多说,咱们就分头行动,分工合作,争取圆满完成任务,咱们都得以全身而退。”

    “请解小姐安排吧。”

    继镜月宗的人表态之后,观音谷的人立马笑着接口道:“我等都听解小姐的吩咐,这是谷主早就交待好的。”

    前两大头都表了态,金陵宫还能怎么着,只能脸上堆满笑意的各种附议啊,要不他们还能翻天?

    “既然如此本小姐也不矫情,这些小份的地图都是按照这份完整大地图描绘出来的,你们人手拿一份,整个赤霞焚天谷现在咱们一分为四,每个势力负责一个地方,但谁负责哪里也不用争,全都得按照我父亲跟其他三位伯父商量好的来,你们可有意见?”

    “我等没有。”

    “如此本小姐也就不多说了,你们对应你们手中地图碎片的颜色,然后找准自己应该所在的位置,务必在一个时辰之内合力催动阵法懂了吗?”

    “懂。”

    “机会只有一次,谁如果有不懂的,赶紧提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弄明白,不要临到头来抱佛脚,那无益于是在玩命儿。”

    随着解安琪这话落下,倒真是有人赶紧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但很快就被大家联手解决,对于那即将展开的诛杀行动也越发的趋近完美。

    道理大家都懂,同时大家也都惜命,是以也就顾不得这样那样的原因,倒是为了尽可能的保命,阴差阳错的弥补了好几个漏洞。

    “时间不多,大家抓紧行动。”

    “是。”

    这一次回话,四大势力的人倒显得齐心也许多,让得解安琪有瞬间的骄傲与自鸣得意。

    “头儿,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是啊,那些眼线盯得那么紧,咱们根本没办法传递消息出去。”

    “要是一个不小心暴露了,不但什么事情都没做成,还得立马将小命交待在这里。”

    “可咱们也不能坐以待毙不是?”

    “那你说该怎么办?”

    刷――

    迎接着大家投射在他一个人脸上的目光,他只得无奈的摸了摸鼻子,沉声道:“谷主是聪明人,鬼域殿更没有谁是傻的,就算咱们现在什么消息都不递出去,想来他们都应该心中有数了。”

    “那头儿的意思是……”

    “咱们以不变应万变,记住自己该做的事儿就好,其他的莫要插手。”

    “这次任务的难度可真高,只是就凭咱们真能帮得上赤焰神君的忙?”对此,她表示怀疑,却实在没胆把这话给说出来。

    “按照指示咱们尽力而为就好,切记不能真的对赤焰神君和他的君王妃出手,不然咱们就是猫有九条命都不够往里搭的。”

    “是。”

    “行啦,一个个都赶紧的往自己负责的地方去,莫要让人抓住小辫子。”

    “是的,头儿。”

    这厢观音谷的人一窝蜂的散了,那厢解安琪就亲笔写了一明一暗两封信,明着写的那封自然是传去给她的父亲解铮海,至于暗的那一封信,自然而然是落到了南门长风的手里。

    “小姐,咱们是不是也该出发了?”

    “是该出发了,走。”

    倘若宓妃又或是陌殇有幸看到刚才那一幕,他们一定会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同时也肯定无法控制自己体内升腾而起的浓烈杀意。

    那些个围绕在解安琪身边听候她指示的男男女女,男的都戴有一张面具,身形肖似陌殇,而女的则是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流露出各种情绪气质的宓妃。可想而知,当这样的一群男女出现在陌殇宓妃的面前,将引发出怎样的后果?

    前期布局那么长时间,又在南门长风的刻意引导之下曝光,却在最紧要的时候再拾起来,不得不承认这一招,足以打陌殇跟宓妃一个措手不及。

    谁曾想,不但有人假冒宓妃,而且还有人假冒陌殇呢?

    “你的眼线给你传达什么消息了?”

    “自己看吧。”

    解安琪传信给他的都是南门长风意料之中的,实在是没什么新意,太叔清荣既然想看,他又何必藏着掖着反倒落了下乘。

    “长风兄眼线挑得不错,是个乖觉的。”

    “天亮了。”没头没脑的,南门长风来了这么一句,一点儿都没有按照太叔清荣话头去的意思。

    “是啊,天亮了,咱们也该走了。”

    事实证明,鬼域殿的人在赤焰神君的带领之下已经进入了赤霞焚天谷,他们只要赶过去跟解安琪前后夹击即可,至于旁的可以先放一边。

    “长风兄要不要去个信提醒提醒你的眼线,毕竟赤焰神君可不是个好惹的。”能在那样的情况下甩掉他们,还将了他们一军,那样的人真叫太叔清荣是又爱又恨。

    爱的是他的才。

    恨的是他们为何不是朋友,而是天生的宿敌。

    “无妨,咱们先过了沼泽湿地再说,到了赤霞焚天谷联络起来更方便。”

    “那行,我们叫上人就出发。”

    “嗯。”

    ……。

    “主子,小的有一事不明想请教。”经过三个多时辰的短暂休息,鬼域殿上上下下所有人都恢复了精神跟活力,其中表现得最为明显的,非宫灿莫属。

    天蒙蒙亮的时候,陌殇就下达了出发的指示,因此,经过一个多时辰的行走,他们已经真正踏入赤霞焚天谷的地界,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高度警戒着。

    “问吧。”

    “那个小的想问的就是,那两个原本就被折磨得只剩一口气在吊着的女人,真的被主子给弄死了?”宫灿可不相信他家主子会下得去那个手,毕竟在他看来那两个女人还是有些用利的,以宓妃对待敌人的处事原则,不压榨干对方最后的一丝剩余价值,特么她怎么能允许对方去死。

    综上所述,他觉得那两个女人死得蹊跷。

    “她们害得本姑奶奶被反噬,你觉得她们不该死?”

    “该,当然该死,任何让主子不痛快的人都该死。”抓了抓后脑勺,宫灿的能说会道到了宓妃的面前都要大大折扣,这让他相当的抓狂。

    “她们还有利用价值,哪能让她们死得那么便宜,只不过最近半个月之内,她们的生机是被断绝了,就算救醒之后也将沦为废人。”不用谢她,暂且全当是她收取的利息,毕竟她被反噬也是件特别丢份的事情。

    “疑问解决了,该滚了吗?”

    宫灿闻言浑身一僵,扭头正对上陌殇那双满含冷意的漆黑凤眸,他尴尬一笑跑得比兔子还要快。

    吼,那位主儿,他惹不起躲得起。

    “熙然怎么了?”

    “没事。”

    “熙然在怀疑南门丽娇跟太叔吉雅说的那些话的真实性?”别说陌殇会怀疑,就是连她自己都要怀疑的。

    毕竟在宓妃的认识观里,只曾在电视里面看到过,有人可以生活在海水下面,而且还不是神话传说中的鲛人之类的。

    按照南门丽娇两人的说法,在她跟陌殇所知道的那片海域下面,不但生活着跟他们一样的人,而且还有城镇,房屋,宫殿什么的。

    这简直亮瞎宓妃的眼好么?

    哪怕是自己魂穿于这个异世,宓妃都没有觉得那么玄乎过?

    难不成她即将有幸去到海底,参观一下所谓龙王才有的水晶宫?

    “可不就是么。”虽然这世上已经有很多事情超乎陌殇的想象,但他还是想象不出,海面下的城镇,宫殿,世家人群是如何存在的。

    “车到山前必有路,我相信她们在那样的情况下不可能对我们说谎,而且就算她们说谎,我们也不必惊慌,只等进阶排名赛结束,亲自去一趟那名叫‘绝望深渊’的海域一探便知。”

    陌殇紧了紧宓妃的手,性感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声音极轻柔的道:“阿宓所言不错,那个地方我一定要去一趟。”

    他要一个真相。

    同时还要证实一个他心中埋了很长时间的猜疑,但愿一切都能如他所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72战斗升级风起云涌7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