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73 神秘海域身世,中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宓妃看着陌殇的侧脸没有说话,粉嫩的嘴唇轻轻的抿着,脑海里闪现浮动着的全都是有关他们调醒到的那片神秘海域,也就是‘绝望深渊’的一切。

    从南门丽娇跟太叔吉雅两大世家千金的嘴里,她跟陌殇得知在‘绝望深渊’其实还存着另外一个,比起光武大陆还要更高一个等级的神奇世界。

    那个地方明明隐藏在波涛汹涌的蔚蓝海面之下,却神奇的同样拥有阳光,雨露,土地…甚至是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人。

    然而,那个地方却是更加讲究以武为尊的地方,绝对的超强实力胜过一切。

    ‘绝望深渊’可以说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地方,那里几乎与世隔绝,从不与外面的人有所接触,从始至终都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插手其他任何事情。

    否则,紧挨着‘绝望深渊’而存在的光武大陆,又焉能发展起来十大势力,从而自成一体?大概在光武大陆这片大陆之上,那些关于‘绝望深渊’的记载跟描述,都已经陨灭在了流逝的时光里。

    “阿宓在想什么?”魑魅林中的种种变化,对于已经恢复对此地记忆的陌殇而言根本无法造成任何的威胁,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甭管这里怎么变化,只要牢记万变不离其宗就好,死门未必就不是生门。

    然,许是出于天生对于危险的灵敏感知力,陌殇在尚未穿过沼泽湿地的时候,心里就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他甚至考虑过要绕道的。

    只是最终在宓妃的坚持下,他压根没得选择,这丫头总是能在第一时间看透他的所思所想,即便在她面前,他已经表现得无懈可击,不露半点破绽。

    “阿宓,你一定要好好的。”对上停下脚步,微仰着头看他的宓妃的眼睛,陌殇清晰的在她的眼中看到自己的影子,嘴角不免就微微上扬,勾勒出一个邪魅诱人的好看弧度,简直就是活脱脱的男色也惑人。

    他伸手揉了揉宓妃的发顶,那温柔似浸透了灵魂的话却没有说出口,只是在他的胸间荡漾。无论如何,他定将保护好他的小女人,不能让她受一丝一毫的伤害,否则他断然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

    若非为他,这丫头何至于吃那么多的苦头,受那么多的罪,要是最后还伤了,或是没命了,岂非叫他生不如死?那样的后果哪怕只是想一想,陌殇都不由得惊骇出一身的冷汗,双腿都有些发软。

    “我会好好的,熙然也要好好的,我们都要好好的。”眨了眨眼,宓妃亦是不知她无意中的一句话,好巧不巧的正中某人的软肋。

    “嗯,我们都会好好的。”哪怕是要他以生命为代价,他都将护她周全,他的小女人活该恣意潇洒,如绝美的精灵般在阳光下轻狂张扬的微笑。

    听到陌殇肯定的话语,却不知他没有说出口的另外半句话,宓妃舒心的笑得眉眼弯弯,她挽住他的胳膊,糯糯的启唇道:“熙然,风也好雨也罢,就算前路尽是荆棘那又如何,我们只要坚守住心中的信念,那咱们只要勇往直前就好,没有什么可以阻拦我们的脚步。”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是很准确的,宓妃的直觉就相对于一般人要灵敏得多,也曾多次在她出任务的时候帮过她的忙,救过她的命。

    说句灭她自己威风的话,自打踏入魑魅林,她的心里就蒙上了一层黑暗的阴影。那让她都为之产生恐惧的阴影,一方面来自处处给她留下线索踪迹,却又见不到真人,甚至都摸不清楚他身份的,在宓妃前世可以算作她‘师傅’的男人;另一方面的恐惧则是来源于陌殇,又或者说是来自陌殇那个过份神秘的身世。

    前者,宓妃即已心中有数,知晓她与他的牵扯必是理不清的,而且无论时间早晚都最终将要遇上的,因此,宓妃有所抗拒是真,却也半点不惧。

    在她看来那个男人不出来便罢,若是出来她自是不会再让他有机会逃脱,他必须要给她一个说法,为此宓妃都不禁做好了要与他拼命的打算。

    当然,前世的宓妃半点都不惜命,今生的宓妃却有了太多太多的牵挂,她惜命得很,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都将不择手段。

    后者,于陌殇是一个天大的谜团,于宓妃更是谜团中的谜团,她不惧他人的算计,就怕问题会出在陌殇身上,让她防不胜防。

    这倒并非宓妃对陌殇没有信心,不相信他,而是她跟陌殇就好比摆在明处的活靶子,明枪也好暗箭也罢,只要有那个胆儿,特么就敢往他们的身上招呼。

    而在他们都瞧不见的暗处,谁知道还有多少双手在伸向他们,算计着他们,这要怎么防?尤其是想到解安琪那个女人背后站着的人是南门长风,不难猜到他们对陌殇的算计,以至于是对她的算计,宓妃都不得不提前防备,以免自己心中没数正中他人下怀。

    “阿宓别想太多,伤神。”陌殇凤眸流转,自有一股慑人的风华,让人的目光无法从他的脸上挪开半分,每当他以为自己就要彻底了解宓妃的时候,小丫头又能给他新的惊喜,总让他觉得在她的身上有着说不完的秘密在等着他去一一挖掘,那种感觉叫陌殇乐此不疲。

    “嗯。”

    “你这小丫头真讨打,人都站在我的面前还敢走神儿,是不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嗯。”

    “是有如何?”宓妃就看着他,看着他,眨巴着水灵的大眼睛是量他也不敢将她怎么着。

    “你就是吃定我。”

    “谁叫你是我男人,不吃定你我吃定谁去。”

    “那为夫真荣幸。”

    “那是。”

    看着小丫头得意洋洋的小样儿,陌殇只觉心中好笑,面上却是一本正经的,“别想那些有的没的,我会心疼,而且阿宓要相信我,我能处理好的。”

    “我不信你信谁?”拉着陌殇的手摇了摇,宓妃轻笑撒娇道:“熙然,我挺好奇那个地方的,真想马上就去看一看,见识见识所谓的海底的世界。”

    宓妃没有告诉陌殇的是,撇开那种种担忧不谈,最最让她躁动不安的,其实是件现在连影儿都没有的事情。

    犹记得那次她跟陌殇在南边儿峡谷的一座山峰上,算不得偶然遇见的公冶润钰,之前他们还不能肯定他对他们而言是敌还是友,倒是在听过南门丽娇跟太叔吉雅的话后,可以确定公冶润钰于他们而言是友非敌。

    他之所以出现在魑魅林的原因,也是为了寻找陌殇而来,不同的是他来是为了保护陌殇,为了护着陌殇平安的回到‘绝望深渊’,甚至是阻止南门长风和太叔清荣要杀陌殇的阴谋。

    可是怎么才说得清楚宓妃在看到公冶润钰后的那种无法用语言去形容出来的感觉呢?反正她就觉得吧,透过公冶润钰她不但感觉到了膈应恶心,还倍感自己的生命受了威胁,总之就是觉得在那个男人的身边,有着让她非常讨厌的存在,不想去面对。

    好像接近他,靠近他,与他之间产生某种联系,就将害得她失去自己最重要的什么一样。

    那种可以说是无厘头的真实感,着实令宓妃抓狂,亦为之心生恐惧。

    “会有机会的。”

    “熙然,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保护好自己。”莫名的,宓妃在说出这句话之后,自己都有些愣住了。

    “傻丫头,你怎么不想想自己。”

    “我福大命大,死不了的。”

    “不许说那个字。”

    猛地被陌殇冷冰冰似要吃人的目光给盯着,宓妃怕怕的吞了吞口水,软声道:“呸呸呸,我呸掉它。”

    “永远都别提那个字,我们都会好好的。”他还没有娶她为妻,他还没有给她盛世婚礼,他还没有将她生生世世都绑在自己的身边,她怎能对他说出那样的话。

    上穷碧落下黄泉,谁也休想从他手里抢走她。

    “嗯,我还等着熙然陪我一起回家呢。”

    “对,我们还要回家。”

    于他而言,有宓妃的地方就是他的家,于他的小女人而言,那个在分家之后,四处都洋溢着甜美温馨气息的地方才是她的家,也是他的家。

    “大家都停下。”

    陌殇话音一落,甭管是在前面开路的还是在后面断后的都停下了脚步,一双双眼睛全都信任且恭敬的落到陌殇的脸上,静待他的吩咐。

    “顾伟晔,拿纸笔过来。”

    “是,君主。”为了路上方便,他们在离开那个临时驻地的时候,收拾出来带在身上的东西并不多,但因为了解自家君主的习惯,笔墨纸砚这类东西还是带有一些在身上方便取用的。

    只见陌殇将一大张宣纸铺在地上,飞快的提笔就画出了一幅赤霞焚天谷的简易地形图,这图虽说简单,可该重点防范的地方全都被标记了出来,且一目了然。

    紧接着陌殇又道:“全都围过来,牢牢记住本主所讲的地方。”

    “是。”

    听着陌殇那极富磁性的邪魅嗓音,大家伙都听得非常的专注,生怕自己错过什么,宓妃虽然没有说话,却也渐渐领悟陌殇为何突然来了这样一出。

    随着陌殇的讲解结束,宓妃亦是发现此时此刻,他们都已经被困在一个看似无害却极其致命的绝杀阵法里面了,对方这是想要他们所有人的命呢?

    这一场,玩得有些大。

    不过有什么关系呢?想要将他们当成是棋子一个个的碾碎掉,也得看看有没有那一口好牙不是?

    “对方的目标是本主,由本主去牵制他们,而你们务必严格按照本主的吩咐,在保护好自身安全的前提下,以最快的速度拔掉对方埋下的阵脚,都听明白了吗?”

    “君主,属下不同意。”

    “是的君主,属下也不同意。”

    “属下等誓死护卫君主的安危,如何能叫君主去…去去做诱饵。”

    虽然他们本事没有君主大,可也不能让君主冲在最前面,而他们这群人却躲在后面享受吧!

    “请君主收回成命,属下等不会让君主去冒险的。”

    “真要那样的话还不如叫属下们去死呢。”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反正就是不同意陌殇去冒险,忠心可见一斑。

    “本王妃打断你们一下。”

    “呃…”众人僵着脖子,表情颇为滑稽的看向一直都没有开口的宓妃,好半晌才缓过神道:“君王妃请说。”

    吼吼,他们怎么忘了还有君王妃这尊大神。

    “看在你们一个个都忠心不二愿意为了陌殇去死的份上,本王妃其实挺感动的。”

    众人默,心说君王妃您这叫说的什么话,咋听着就那么奇怪呢?

    “但是你们君主说的不无道理,对方锁定的目标不是他,就是本王妃,所以由我们去深入诱敌最为妥当,而你们肩负的担子也非常重要,只要你们能抓紧时间在我跟陌殇深入阵中之前干掉他们的阵脚,那么我跟你们的君主也就危险减大半了,明白不?”

    陌殇怎能同意宓妃跟他一同去冒险,可不等他出声反驳就被宓妃瞪了回去,显然这个时候他不能将宓妃给惹毛了,要不这丫头能自己溜掉,让他短时间能根本找不着她。

    如果她再擅自行动去最危险的地方,特么就是陌殇想哭都找不到地儿好么?

    “直白的说,你们家君主跟你们家君王妃我在是否安全这个问题上,其实取决于你们,这样你们还要坚持反对吗?”

    众人抹了把额上根本就不存在的冷汗,不得不承认宓妃说的对,他们也无从反驳,最后只能选择执行。

    “刚才本主说的你们可都听明白了,谁有不懂的再问一遍,以免关键时候出差错。”

    “回君主的话,属下等没有疑问。”

    “嗯。”陌殇是相信自己手下这群人的,断然他们中间也没有那种揣着糊涂装明白的。

    “那大家就抓紧时间行动。”

    “切记,将你们各自要负责的阵脚清除之后,立即退到赤霞焚天谷之外,最好是进入竹坦崇彦的保护范围,然后静待指示,不许冒然行动,违者殿规处治。”

    “是。”

    “抓紧时间出发。”陌殇拒绝了让顾伟晔跟顾伟辰留在身边保护他的提议,出乎意料之外的都给他们安排了任务,就连宓妃也在揣测他这么做的原因。

    牧竣牧谦等人自知无法改变陌殇的决定,也无法说服宓妃帮他们求情,只能一个个都一步三回头的看向他俩儿,看得宓妃都浑身发毛。

    想到自己的那些不好预感,宓妃也是拒绝在身边留人,因此她不但不顾季逸晨和宫灿的反对,愣是就连陌殇的反对都拒绝,硬是将季逸晨和宫灿都安排了出去。

    那两兄弟也没能在一起行动,宓妃在地形图上指出的两个地方,是连陌殇都没有想到的地方,说起来季逸晨跟宫灿还真不得不走,要不铁定得出大乱子。

    “阿宓,不管一会儿发生什么,切记一定要跟紧我明白吗?”

    显然,陌殇的担忧是跟宓妃一样的,他们不怕两人呆在一起遇到危险,就怕被单独给分开。

    “我会的。”宓妃没有说的却是,她有一种非常强烈的预感,不管他们如何的小心谨慎,她跟陌殇最终都会被分开。

    虽是如此,宓妃也不能畏惧前行。

    她只知道如果走不出这片林子,她还何谈与陌殇并肩,何谈与陌殇白首。

    ‘绝望深渊’到底有多大,南门丽娇跟太叔吉雅没有说,但通过她们的口述,宓妃跟陌殇却是弄清楚了,‘绝望深渊’总共分成外城跟内城。

    外城名唤弥月城,在那里居住着的都是‘绝望深渊’最普通的裔民,是一些从高中等家族中筛选出来的血脉几乎废弃的族民。

    内城名唤涅城,无论是地域还是其他都远非外城所能比拟,而有资格居住在内城的,都是排得上品级的高中等家族,其中又以三大世家为尊。

    这三大世家分别就是太叔世家,公冶世家与南门世家,太叔南门两大世家素来同穿一条裤子,公冶世家独善其身,至于公冶世家为何那么多年来从未被挤下去,当然并非是公冶世家一个就比另外两个强,而是因为公冶世家乃是隶属于紫晶宫赫连氏的附属家族。

    遂,妄动公冶世家就是不给紫晶宫面子,那就等同于是在挑衅赫连氏的威严。故,太叔世家与南门世家有胆儿在背后对公冶世家下手,明面上却是半点不敬不尊都不敢有的。

    紫晶宫赫连氏在‘绝望深渊’几乎等同于神明一般的存在,这个家族乃是整个‘绝望深渊’裔民的信仰,神圣而不可侵犯。

    紫晶宫位于涅城的中心,但却并非座落在地上,其整体造型犹如一条紫色的巨龙盘旋在半空之中,那紫色如同水晶琉璃一般晶莹剔透,久而久之,一代一代的就传出了‘紫晶宫’这个名字。

    在‘绝望深渊’紫晶宫赫连氏是当之无愧的霸者,哪怕在这个地方隐藏着其他未出世的家族跟势力,却也没有那能压过紫晶宫一头去的存在。

    而在宓妃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诱导之下,宓妃十有*可以确定她家男人,必定跟紫晶宫赫连氏有挣脱不开的关系,说不准儿那紫晶宫赫连氏才是她家男人的外祖家,而星殒城内的韩国公府压根就不是。

    赫连氏很神秘,紫晶宫又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上得去的,因此,南门丽娇跟太叔吉雅只隐约的知道,大约是在十余年前吧,赫连氏不知因何而轰动了一次。

    据说是赫连氏带了一个人回紫晶宫,但却无人知晓那是男是女,而在五年前赫连氏又秘密的带了一个人回紫晶宫,同样是不知男女,亦不知那是何方神圣。

    从时间上来推算,显然第一个被接回赫连氏的人,应该是陌殇的母亲错不了,接着被带回赫连氏的人应该就是陌殇的父亲,毕竟楚宣王只是失踪,谁也不能说他死了。

    也就只是失踪的时间长了些,方才让绝大多数的人都以为失踪的楚宣王已死。

    这些宓妃能够想到的事情,陌殇又岂会想不到,只是他久久都无法理解,那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他的母亲不是韩国公的女儿吗?

    难道他的母亲跟姨母压根就不是双生子,他的母亲只是被抱来的?

    没由着陌殇想太多,感觉到危险的他,下意识就将宓妃护在身后,嗓音低沉的道:“阿宓,跟紧我,咱们又要联手作战了。”

    “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73神秘海域身世,中篇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