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74 真真假假一场混战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少主。”

    “如何?”

    “回少主的话,属下在前面发现了南门世家跟太叔世家的痕迹。”

    南门太叔两大世家跟他们公冶世家一样,经过那么悠久历史传承的家族,或多或少都有着各种家族特殊的印迹,别人兴许不认识却瞒不过他们的眼睛。

    立华话音刚落,立坤就接口说道:“太叔世家跟南门世家自以为自己在涅城中隐藏得很好,其实谁不知道他们两家的少主已经不在涅城很长时间,只不过没有拿到切实的证据不便摊到明面上去罢了。”

    “那两人都是行事小心谨慎的主儿,他们落下什么东西被你给捡着了?”公冶润钰自出娘胎,刚刚会记事开始,他就跟另外两大家族的少主不对盘,虽说碰面的机会着实不怎么多,可只要一见面那就必定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谁看谁都不顺眼。

    明争暗斗了这么些年,他与那两人之间各有胜负,谁也没在谁的手上讨到多少便宜。可真要说起来,公冶润钰还是觉得自己厉害一些的,毕竟那两人是二对一,他是一对二,怎么的都要略胜一筹不是。

    “咳咳…少主您可真看得起属下。”

    “你那么磨叽做什么,少主让你说你就说,拖拖拉拉的算怎么回事儿。”

    “立坤你是不是想打架?”

    “哼,要不是少主派你去前面探路,这里还有你说话的份儿。”

    眼见自己的左右手就要打起来,公冶润钰真是一个头两大,话说他究竟是哪根神经搭错了,竟然能容忍这么两个‘活宝’在他跟前这么闹腾?

    “都给本少主闭嘴,不然全都立刻马上给本少主滚回涅城。”与其带着这么两个不省心的东西跟他一起行动,公冶润钰明显觉得他单独行动更为妥当。

    立华立坤:“……”

    两人虽说同时闭上了嘴巴,但他们仍是互看不顺眼,一对上眼儿吧,立马就将头扭了过去,端得是孩子气十足,哪有半点高等家族一等侍卫的威严。

    “都别忘了你们跟随本少主出来是为了什么。”多的公冶润钰懒得说,他能很清楚的感受到魑魅林中悄然升腾而起的细微变化,一颗心也不由得提了起来。

    他虽已经可以确认鬼域殿赤焰神君的身份,知道陌殇就是他要找的人,但他除了知道陌殇所在的大方向以外,对其余的是一无所知,尤其当危险在逼近的时候,公冶润钰非常担心他的安全问题。

    “是属下错了,请少主责罚。”

    “少主,属下也错了,不该那么分不清轻重的,请少主责罚。”

    平日里他跟立坤斗嘴什么的,少主见了也当没瞧见,对他们完全就是放养的态度,可这次从涅城出来他们肩上担负的使命不轻,岂能由着他们胡闹。

    万一那人出点儿什么差错,那可就是十个少主的性命都赔不起的。

    “这一次本少主先给你们记着,待回涅城再行追究惩罚你们二人。”

    “谢少主。”

    “说吧,都发现了些什么?”

    “是,少主。”立华崩着脸点了点头,然后从袖口里拿出一件东西,沉声道:“这个请少主过目。”

    接过立华递向他的东西,只看了一眼公冶润钰就‘刷’的一下变了脸色,冷声道:“太叔清荣,南门长风他们竟然敢,竟然真敢……”

    的确以太叔清荣跟南门长风的行事风格,他们断然不会留下什么把柄又或是尾巴给别人抓在手里,但他们的手下人可就说不准了。

    捏着手里特殊的布料,由不得公冶润钰不吃惊,不动怒,这东西放在普通人眼里,不过就只是衣服被划破之后留下的一截破布料罢了,但在他们的眼里却足以说明太多的问题,甚至是作为证据来留存了。

    ‘绝望深渊’是个非常特殊的地方,他们那里祖祖辈辈都流传着一个规定,那就是轻易不得踏足光武大陆,如果在必要的情况之下踏足了光武大陆,那么也不可以动用‘绝望深渊’的力量在光武大陆行走,否则必将受到严惩。

    轻则重伤。

    重则死亡。

    公冶润钰乃堂堂公冶世家的少主,以他这样的身份在光武大陆行走都不过仅带了立华立坤这么两个人,可太叔清荣跟南门长风显然是在没有禀报过紫晶宫赫连氏的前提之下就出现在了光武大陆,这本就不符合规矩了。

    不但如此,那两位少主的身边貌似还跟随了各自家族中的不少侍卫,如此,他们简直就是在向紫晶宫挑衅。

    “上天意外送来的把柄,本少主要不牢牢抓在手里,好像是挺对不住他们的。”在‘绝望深渊’等级划分是非常鲜明的,什么样的布料,什么样的衣服,哪怕就是什么颜色应该由什么人来穿,这些都是有明文规定的,谁要胆敢不遵守,下场是相当凄惨的。

    此时经由立华的手递到公冶润钰手中的布料,以及布料的颜色,足以让他弄清楚是出自哪里的,太叔南门两大家族的影卫暗部人员出现在这里,问题可大可小,端看他要怎么借题发挥了。

    “我们继续往前走,但在行进的过程中,仔细留意他们还有没有留下更多的痕迹。”

    “是,少主。”

    眯了眯眼,公冶润钰将那块破布料给收了起来,率先走到前面,一边凝神感知,一边语气淡漠的道:“如若中途被迫分开,切记不惜一切代价护卫他的周全。”

    这个他,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可是少主我们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模样?”撇了撇嘴,立华觉得要是认错了人,那该得有多丢脸。

    闻言,黑了脸,抽着嘴角的立坤真的忍不住想要吼他,但到底话到了喉咙口他又给咽了回去,省得一时没忍住又跟他吵起来。

    “你以为这世上气质出众,特别到让人一眼就会惊艳到灵魂里的人有几个,放眼这偌大的魑魅林,不过也就一手之数罢了。”

    立华:“……”

    “呵呵…说起来本少主也没有见过他,这还得考你们的眼力,不过立坤说的也不无道理,太叔清荣跟南门长风你们都是认识的,其他势力的当家人本少主还不曾放在眼里,他们又怎么可能与他比肩,遂,他是哪一个也就越发凸显出来了,但愿咱们都不会认错。”

    听着公冶润钰这说了就等于没说的话,立华立坤直接就黑了脸,特么的少主您可真阴险。

    谁不知道您对那人有特殊的感应,才不至于像属下两人这样抓瞎好吗?

    “少主怎么停下来了?”

    “这…这这是上古绝杀生灵阵。”饶是自幼就学习阵法之道的公冶润钰,一感应到那个阵法的气息,他的脸色都瞬间大变。

    “不不会吧。”

    “少主,那个上古绝杀生灵阵可是咱们涅城被列为禁忌的阵法啊,谁会摆?”

    确切的说,立华想说的是谁敢把那样的阵法搬到光武大陆魑魅林来摆,那是不想要命的节奏?

    “我可不相信光武大陆有人会摆那个阵法。”

    “太叔南门两大世家的少主胆儿可真肥,他们也真豁得出去?”

    “除了他们还有谁会摆只有咱们涅城才知道的阵法,而且一旦他们成功了,那就……”说着说着立坤的声音就弱了下去,他扭头一脸惊恐的望向自家少主,哆嗦着道:“少少主,会不会那那人被困在上古绝杀生灵阵之中了?”

    话落,立坤急得都快哭了。

    特么的,上古绝杀生灵阵一旦启动,那真不是闹着玩的,纵然有人能在阵中存活下来,那所付出的代价也是难以估计的。

    “十有*是了。”温润的俊脸此刻彻底的沉了下来,公冶润钰脚步顿停,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看来太叔南门两大世家是打定主意不让那人回到涅城了,只是他们未必就真的阻挡得了。”有道是天命所归,那人若真是个短命的,早在多年前就该死了,又岂会褪去黯淡渐渐变得璀璨起来。

    “请少主吩咐,属下等定不负使命。”

    “不管能救不能救,上古绝杀生灵阵,咱们还不得不闯了。”冷凝过后公冶润钰的心里又隐隐升起一股子兴奋,是的那就是兴奋的感觉。

    他打小就知道在十大禁忌阵法之中,上古绝杀生灵阵排行第七,其威力却并不逊色于排行第三的禁忌阵法,因此,他很渴望能够亲自去闯一闯。

    “谨遵少主之命。”

    “入阵之后你们切记小心行事,尽可能的保全自己,本少主还在这阵法之中感应到了别的气息。”那气息若有似无的,却半点都不容他忽视。

    “是。”

    “现在尚未进入阵中,本少主也说不清楚那究竟是种什么气息,可以感觉到很危险,所以…谁在那里,还不给本少主滚出来。”

    刷――

    立华立坤反应极快的护卫在公冶润钰的左右,腰间的佩剑刷的一下就挥了出来,他们被人跟踪了,可他们竟然毫无所觉?

    这,太惊恐了。

    “是你。”

    “是我。”

    “你来得不是时候。”

    “哦,那依司马公子之见,本少主何时出现才算来得是时候呢?”

    司马金闻言倒也不恼,他轻抬了抬眉,沉声道:“听我一句劝,赶紧回涅城才好。”

    “为何?”公冶润钰不是个好糊弄的人,想要将他弄走不给个合理的解释怎么可能。

    “天机不可泄露。”

    “去你的天机不可泄露。”公冶润钰紧盯着司马金,对他这神棍的行径特瞧不上眼,怒道:“那上古绝杀生灵阵是你弄来的?你想害死他是不是?”

    该死的,以他在阵法方面的钻研,显然不是司马金的对手,真要是他弄出来的,那他还挣扎个屁。

    司马氏世代皆以阵法传家,说句不好听的,人家那是专业的,特么他就是个余业的,这样怎么比?

    “不是我。”

    “那是谁,真是那两个混蛋?”

    司马金对此不置可否,只道:“他命中有此一劫,并非你我所能左右的。”

    “所以你仍坚持我应该离开。”

    “是。”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不可是的,就算你留下也改变不了什么,兴许还会触发更多的危机给他添更多的麻烦,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现身出来见你。”

    公冶润钰张了张嘴,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特么的照他这说法,他丫的还成累赘了?

    “赶紧离开这里,对他对你都好。”

    “你改动了这里原有的阵法。”这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公冶润钰说得笃定。

    “的确有所改动,不然能穿过这里进入竹坦崇彦的人着实太少。”

    “他被困也是你触动的?”

    “可以那么说吧。”

    黑着脸,公冶润钰险些口不择言,他怒道:“你就不怕他真的出事,那个责任你负不起。”

    “如果他没有本事从这里走出去,早晚都是要死的。”司马金的语气平静无波,亦无法从他的表情去窥视他的内心,这个人实难琢磨。

    “该死的,我不相信你没有察觉到,上古绝杀生灵阵里面隐藏了别的气息,你别阴沟里翻了船。”那什么赤霞焚天谷原就有这家伙布下的阵法,然后再加上一个上古绝杀生灵阵,不懂阵法之人入阵即会丧命,此时还暗藏着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怎不令公冶润钰心惊肉跳。

    “我心中有数,你赶紧离开。”

    该说的说完,司马金就闪身离开了,他娘的,他怎么会不明白,可他丫的就是明白也不能出手不是?

    再说了他能不担心么?可他担心了还不能说,更是什么都不能做,否则事情只会更麻烦,真当他忍心呢?

    咬了咬牙,彻底证实自己心中所想的司马金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他得进入阵中去。

    “少主,那个我们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去赤霞焚天谷。”

    “是。”

    ------题外话------

    待男主身世揭开,男女主一起返回浩瀚大陆,进度就会快些了,请大家不要着急。

    荨不是不想更快些,也想更快些,说句不好听的,荨也想整个故事全都出来,然后可以好好的休息,因为荨的体质实在是差,三不五时的出现各种问题,纯属就是那种大问题没有,但小问题不断的,明明也不算费事儿,可就是特别的费时间,很多时候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给大家带来的不便,荨再次道上一声抱歉,而且荨都想好了,如果继这本之后还要开文,特么不存上个几十万字就不开了,以免再次弄成现在这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74真真假假一场混战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